首頁 > 星辰爭霸 > 章節目錄 120精神病總院

章節目錄 120精神病總院

    眼見蕭云根本沒有與他們合作的興趣,燕翔雖然剛才說以后再也不沖動犯錯,可事到臨頭卻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性子,第一個暴躁起來。

    “姓蕭的,你這是什么意思,合著你這是玩我們哥幾個呢,現在該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你一句話就想撇干凈?告訴你,今天你不答應就別想出這個門!”

    蕭云還未發作,馬彪已經被這傻貨駭的心驚肉跳,猛地站起來,啪一巴掌,把燕翔打的連人帶椅向后摔去。

    他一身的功夫都在手上,這一下絕非做戲,燕翔被打的倒在地上,一歪嘴吐出一口血來,還混著兩顆斷牙。

    “混賬東西,什么時候有你說話的份了?!剛才你說的什么來著,一切聽我安排!轉過眼來你就忘了是吧,你腦子讓狗吃了?”

    其實非但是馬彪,侯青、牛通等人也都嚇的不輕。

    今天再次遇到蕭云,本來心里壓力就很大,這燕翔忽然間不知死活的冒出這么一番話,若真是惹惱了對方,估計哥五個立刻就可以到西天打牌去了。

    這次馬彪出手打了燕翔,侯青等人雖然趕緊上前扶起他,卻未有一人為他辯解開脫。

    這一巴掌,打的一點都不過分。

    雪青莎也很氣惱燕翔,但是看他半邊臉,腫的跟塞了個饅頭一樣,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地上還留著兩顆斷牙,如此凄慘模樣,她畢竟是女生,便有些于心不忍。

    再想想這五人為了報救命之恩,十幾二十年如一日的到處奔走,如今不過是為了替謝小石拿回那個東西,便接二連三的身犯險境,不禁又覺得讓人可憐。

    最主要的,畢竟當初還是因為他們的緣故,她才終于與蕭云不打不相識。出于女生的感性心理,她對這五人并沒有壞印象,相反還有一些好感。

    嘆一口氣,她一揮手,將一道溫和的水靈氣融入燕翔的傷處。

    只見那傷處頓時裂開,汩汩的往外流出一些黑血,但是青腫卻飛快消退,扎眼的功夫已經恢復如初。

    更讓燕翔驚詫莫名的是他,竟然清晰的感覺到,那兩顆斷牙竟然又長了回來!

    一時間金龍五爪都傻在當場,此情此景實在是難以置信!

    蕭云已經足夠厲害,但也沒有這么神異的表現,莫非這個年輕的女娃子,才是真正的大高手不成?

    咦!這一幕好熟悉,似乎從某些電視劇上看過啊!

    朱猛為人憨直,口無遮攔,心中想著什么,立刻就說了出來。

    “你,你們莫非就是楊過和小龍女?”

    雪青莎一聲冷哼,但是心中卻有幾分歡喜。

    畢竟要真的論起來,她似乎還真算得上蕭云的啟蒙恩師,因為精神力就是她開啟的嘛。

    這樣一來,倒是真有點楊過與小龍女的感腳了。

    蕭云并沒有雪青莎的小女兒心思,笑了笑說:“好了,你們說的我們也都已經聽到了,雖然我不會幫你們偷東西,但是也絕對不會幫助向天星對付你們,這一點你們可以放心。最后再次勸告一句,最好不要試圖進入天星科技里面去偷東西,這絕對是非常不明智的行為。好了,咱們就此別過吧!”

    見識了雪青莎展現的神跡,馬彪對兩人更增敬畏,堅信只要得到他們的幫助,對付向天星不過是易如反掌。

    眼看蕭云要離開,趕緊繼續嘗試說服他們。

    “蕭、蕭大師,剛才你問我若是那個小黑柱換到謝小石手中他是否會做的更好,我認為這完全是有可能的!謝小石真的很有天賦,否則那向天星怎么會選他做接班人?否則那個小黑柱唯獨他一眼看到就覺得有緣?”

    馬彪雖然嘴上這么說,可是心中也沒什么底氣,這畢竟是他一廂情愿的猜測而已。

    于是,他開始說一些客觀、現實的事情,希望能夠打動蕭云的愛才之心。

    “還有,謝小石回來以后,這幾年一邊跟著謝總學習公司管理,一邊跟著我們學習武藝,剛開始他還有點興趣,可沒過多久就不再理會我們這一套了。雖然他并沒有說出口,但是我可以看得出他并非懶惰,吃不了苦,而是實在看不上我們的水平。我雖然本領微末,但是這點看人的眼力還是有的,蕭大師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說的也許不錯,謝小石也許真的有天賦。不過有時候天賦高并不能說明一切,很多事情都是有緣無分。”

    “蕭大師,你說的這個我不明白。”

    馬彪內心開始緊張起來,他知道很多高人,都講究一個緣分,甚至把緣分一事看的比什么都重。蕭云說別的還就罷了,一說出這“有緣無分”四個字來,他直覺的天空一片灰暗。

    蕭云回道:“謝小石有機緣,但是他卻沒有抓住。如果當年他在得到小黑柱的第一時間立刻就逃離,經過向天星五年時間的培養,他當時的生存能力,想要在任何城市活下去,都不會有太大問題,那么哪里還會有今天的天星科技集團?”

    這話的確不錯,當時的謝小石,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在那種環境下被精心栽培,生存能力已經可以比擬成|年人。

    若是他當時能夠狠下心來,根本不回老巢,而是找個機會逃走,成功率可以說會非常非常高。

    蕭云又看了一眼馬彪,繼續說:“反觀向天星呢?他當時已經是垂暮之年,可是卻死死抓住了這唯一的機會,一舉翻盤,創下這居于世界科技領域鰲頭的大公司。他也遇到了屬于自己的機緣,但是卻比謝小石抓的可要緊多了。”

    馬彪無法接受這種觀點,立刻開始辯解。

    “向天星已經快七十的人了,可是當年謝小石還不到十歲,兩者的人生經驗根本不成比例啊!”

    “你說的一點也沒錯,”蕭云并沒有否認這一點,“但是,這又何嘗不是人的另一種機緣呢?好吧,拋開這種形而上的問題不論,咱們來討論比較現實的事,你覺得是讓天星科技,在如此堅實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好呢,還是讓謝小石,以未知的概率,從零開始好呢?”

    …………

    在離去的路上,雪青莎歪著腦袋想了半天,也是沒有想清楚這里面的對與錯。

    “蕭云,你覺得這里面到底誰對誰錯?那個什么小黑柱究竟應該給誰?”

    “哪里有這么簡單的誰對誰錯?向天星強占了小黑柱,可是小黑柱又何嘗不是謝小石偷來的?以我之見,應該給你才對啊!當初都有人送到你手上了,沒想到你竟然這么大方,把這么貴重的東西又送還回去。”

    雪青莎故作嬌嗔的哼了一聲,媚態當真讓人心動神搖。

    “你還說!我當時哪里知道這是什么鬼東西啊,黑不溜秋的,一點也不漂亮,怎么能想到竟然會是這么逆天的東西?早知道的話,無論如何也得好好敲一敲向天星的的竹杠不可!”

    “哈哈,現在敲也來得及啊!走,我帶你找他算算賬去。”

    雪青莎仔細一看,蕭云這次開的路線,竟然真的是沖著天星科技總部去的。

    “你真的要去找向天星?若那‘蚯蚓無爪’說的是真的,咱們直接找上門,會不會太危險了一些?這段時間在天星化學實習,我看他們的確有不少東西很具有威脅性的。向天星作為他們的首腦,必然掌握著更加厲害的東西,咱們是不是從長計議為好?”

    “放心吧,我心里有數,保證你小命無虞便是。”

    說著,蕭云拿出電話給向天星打了過去,接通后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要見他一面。

    而向天星竟然一句話都沒有問,只說了句“好,你來吧”,干凈痛快的答應下來,然后便扣了電話。

    這是蕭云第一次到天星科技總部。

    這里地處海京遠郊,并非天星科技沒錢選擇更好的地段,而是因為這個總部占地實在是太大,達到驚人的7000畝,是真真正正的巨無霸!

    這種恐怖的體量,想要建在普通的工業區,根本就不可能!

    總部建筑風格與其他分公司如出一轍,一如既往的奇葩至不可理喻,而且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有的直接將區域土地沙漠化,建起了一個矗立在沙漠之上的樓蘭古堡。

    有的將地面深挖百米,引注海水建了一個沉沒的亞特蘭蒂斯。

    有的在地面做了最好的綠化,然后架起了超大功率的反重力陣列,半空之中則停留著一個空中之城。

    如此種種實在是極盡“城會玩”之能事。

    雪青莎也是第一次來,同樣看的目瞪口呆。

    “這里若是有一天直接改名為精神病院,我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

    “不用等,我估計這里已經是精神病院的代名詞了。”

    刷了卡,一輛星璇飛行器從遠處飛了過來,這里畢竟太大了,分公司的那種磁懸浮也不是很適用。

    兩人邁上飛行器,平穩而有力的加速后,很快便來到了高空,自上而下俯瞰整個天星科技總部,又是一番別樣的景致。

    一眼望去,這里雖然是妖魔鬼怪聚集之地,可是各分部彼此交融,又形成了一副和諧融洽的整體形象。

    在集團總部的最中心處,一個方方正正的四層樓,矗立在那里,這就是向天星的辦公室以及實驗室了。

    在各式奇葩建筑的圍繞下,這個外觀很正常的建筑,忽然顯得不正常起來。

    星璇飛行器在高空劃過一道弧線,很快降落在了樓前。

    兩人下來之后,腳下已經浮起一個銀色圓盤,這就與其他分公司的設置一樣了。

    圓盤飛動,帶著兩人進了大樓,這一下兩人都有些小吃驚。

    這做四層高的大樓,竟然從一進門開始就是密密麻麻的實驗室,連一點的鋪墊都沒有。

    甚至連一個迎賓、禮儀、秘書之類的也看不到,全都是實驗室,各種各樣,應有盡有。

    一個位居世界最頂端的超級科技集團公司,其董事長的辦公大樓,總部中的總部,核心中的核心,竟然就是這么一副模樣?

    不過仔細一想,卻覺得這才是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作為一個詭異公司的核心,若是沒點怪異的地方,那才叫不合理呢。

    過了片刻,兩人見到了向天星。

    此時他依然在做著實驗,見兩人來了,一揮手,各種實驗設備有條不紊的向后隱匿,同時,地面之下升起一套簡單的沙發、茶幾。

    接著又有機械臂給三人端來礦泉水。

    “向總這種精神真是讓人佩服,不像是一個集團的董事長,更像一個真正的科學家啊。”

    向天星笑了笑:“行政的事情自然有專業的人去做,讓我過問太多也并不一定是好事。”

    “這處實驗室就你自己嗎?”

    “嗯,就我自己在這。”

    “也對,以這里面的科技水平,估計能跟隨上你腳步的人不會很多,若是找助手的話,相反只會給你增添麻煩。”

    “也不一定這么說。現在天星物理的于寒、化學的吳蘭蘭,還有其他幾人,他們都是我原來的助手。他們能獨當一面之后,還是讓他們自由發展的比較好,總是跟著我倒是會束縛他們的能力。”

    向天星一邊說,一邊招呼兩人坐下,他也感到口渴了,端起水來喝了一口,這才又開始講。

    “我沒再找助手,主要是沒有時間篩選,但公司里面人才還是有很多的,比如和你一個實驗室的周子晗。你們現在研究的漫射波就讓我大開眼界,原本按照我的估計,這種技術,最少還需要有二十年才能出現,你們的這個研究絕對是劃時代的!”

    蕭云點點頭,隨口說道:“向總還真是一貫的愛才惜才啊,那么不知道向總覺得謝小石這個人的才情如何?”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