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四二三章 鬼影如魅

章節目錄 第四二三章 鬼影如魅

    四周眾人聽到軒轅破之言,幾乎是下意識地敲響身邊之人,不經意間,紛紛拉開了一些距離。??

    金劍盟主諸葛長亭神情一凜,已經高聲道:“若是有人易容宋林,此刻定然還在營地,大伙兒立刻找尋,莫讓他跑了。”

    立時間便有不少人散開,欲要在人群之中找尋。

    便在此時,就聽一個似有若無聲音笑道:“八幫十六派,好大一盤菜,西門神侯府,江湖大病虎......!”

    這聲音來得十分突然,滿是戲謔嘲諷之意,四周黑壓壓圍著一群人,眾人一時間根本搞不清楚是誰出。

    軒轅破卻陡然間如同靈猿一般騰身而起,隨即又如同鷹隼般飄然向人群之中飛掠過去,探手而出,又快又急,已經抓住了一人的衣襟。

    不少人瞧見軒轅破身法,都是心下贊嘆。

    齊寧并未見識過軒轅破的真功夫,可是見他身形魁梧,但是出手之時,身形敏捷異常,快如閃電,此時才確知,這軒轅破的武功果然是非同凡響,也難怪是北斗七星之。

    被軒轅破抓住衣襟那人一臉驚恐,駭然道:“軒轅.....軒轅校尉.......!”

    軒轅破松開手,皺起眉頭,便聽得角落里又傳來笑聲道:“巨門校尉,狗屁不如,好臭好臭.......!”

    聽得“叮”一聲清吟,金光閃動,齊寧卻是瞧見諸葛長亭宛若流星般直射出去,其度竟是不輸于軒轅破,長劍在前,人隨其后,一瞬間,人和劍宛若合二為一,向人群角落爆射過去。

    “金鳳劍!”有人驚叫一聲。

    諸葛長亭身形宛若鬼魅,眨眼間已經是進入人群之中,人群雖然略有些散開,但互相之間的縫隙并不大,可諸葛長亭偏偏在狹小的人縫之中前進自如,等到眾人回過神來,諸葛長亭手中金光閃閃的寶劍劍鋒已經指在一人的咽喉處。

    那人臉色慘白,身體如同石頭般僵住,一臉恐懼。

    諸葛長亭手臂前抬,劍鋒指喉,冷聲道:“是你說話?”

    “不......不是我.......!”那人被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金鳳劍指著咽喉,雖然長劍并無觸碰肌膚,卻感覺到刺骨的寒意已經深入肌膚,浸透骨髓。

    眾人聽到此人聲音,與方才說話之人完全不同,便知諸葛長亭也找錯了人。

    諸葛長亭冷哼一聲,收回長劍。

    “就這些蛇蟲鼠蟻,也想攻打千霧峰,當真是自不量力。”夜色之中,聽到西北角遠遠傳來似有若無聲音:“西門無痕做縮頭烏龜,派你們這些小嘍啰前來送死,嘿嘿,有多少人上山,就有多少尸.......!”

    齊寧聽到聲音,眉頭緊,心想這人的度當真是駭人聽聞,方才聲音還近在咫尺,可是轉瞬之間,卻已經去了那么遠。

    蘭師弟和定師弟兩名神侯府吏員聽到聲音,身形已動,便要追趕過去,軒轅破沉聲道:“不要追趕,小心調虎離山之計。”

    諸葛長亭皺眉道:“軒轅校尉,看來是黑蓮教妖人前來偷襲。”

    “此人武功,不在你我之下。”軒轅破皺眉道:“尤其此人的輕功已經是登峰造極.......!”

    諸葛長亭道:“以此人的武功修為,在黑蓮教身份必定不凡,難道是.......?”卻并無說下去。

    軒轅破問道:“你是說黑蓮教主?”搖頭道:“應該不會,黑蓮教高手眾多,黑蓮教主應該用不著親自下山。而且以黑蓮教主的武功修為,也不至于玩弄這些小花招,那是自墮身份。”

    “若不是黑蓮教主,最大的可能就是黑蓮四圣使之中的鬼使了。”諸葛長亭道:“黑蓮四圣使,毒、醫、色、鬼,此人鬼鬼祟祟,輕功卓絕,而且擅長易容,與那傳聞中的鬼使倒有幾分相似。”

    龍閣主在旁道:“軒轅校尉,鬼使陰險狡詐,他擅長易容術,可以易容成任何一個人......!”頓了一下,眉頭緊鎖,并無說下去。

    只是聽到此言之人心里都明白他想說什么。

    如果來人當真是黑蓮鬼使,又能易容成任何人,營地有數百之眾,他便可以扮成任何一人在營地活動,稍有不提防,便要遭他毒手,這種隨時可能來臨的威脅,當然會威脅到任何一人的性命。

    此刻四周已經有不少人顯出戒備之色,可以與身邊之人拉開距離,任誰都能看出來,鬼使這樣一鬧,已經讓眾人心中對身邊同伴產生了懷疑之心,一旦此種情緒蔓延加深,對此番攻打千霧峰來說,當然是個不好的消息。

    黑蓮教占據天時地利,八幫十六會以及大小幫派如果能夠團結一心,或許還能攻下千霧峰,可是一旦互相之間疑心重重,離心離德,再想攻打千霧峰,自然是難上加難。

    軒轅破微一沉吟,終是吩咐道:“蘭師弟,加派人手巡邏,所有人不要單獨行動,最少要五人一隊,多加提防。此外若是現有形跡可疑者,不管認不認識,先行拿下,交由神侯府審訊。”

    營地聚集了江湖上各大幫會,其中不乏武功高明者,可是黑蓮教一人孤身潛入,易容殺人,更是當眾出言譏嘲,來去無蹤,所有人都只覺得臉面上大大的不光彩,心中卻又暗暗駭然,暗想黑蓮教派出一名高手就能將營地攪得雞飛狗跳,若真是攻上山,卻又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兇險。

    眾人散去,各自戒備,軒轅破神情凝重,眾人往大帳過去,走到一半,齊寧忽地感覺有些不對勁,左右瞧了瞧,停下腳步,問道:“戰櫻在哪里?”

    軒轅破等人都是停下腳步,四下里瞧了瞧。

    先前西門戰櫻還在人群之中,只是后來連番有人被殺,營地眾人來來去去,齊寧只以為西門戰櫻一直跟著,這時候才猛然現,西門戰櫻竟然已經沒有了蹤跡。

    軒轅破臉色微沉,問道:“定師弟,你們幾個是否瞧見小師妹?”

    幾名神侯府吏員都是面面相覷,齊寧皺起眉頭,心知西門戰櫻在這種時候,只會和神侯府吏員在一起,絕不會擅自走開,此刻除了蘭師弟安排加強崗哨,其余神侯府吏員盡數在軒轅破身邊,唯獨缺了西門戰櫻。

    “定師弟,你去看看小師妹是否在蘭師弟那邊。”軒轅破壓低聲音吩咐:“你們幾個立刻去營地里四處找尋,不要聲張。”

    雖然群豪并不知曉西門戰櫻的真實身份,卻也知道有一名神侯府女吏員跟隨軒轅破前來,如果神侯府的吏員突然失蹤的消息散開,必定讓本就有些軍心渙散的群豪更是人心惶惶。

    齊寧也是神色凝重,回到大帳內,諸葛長亭冷笑道:“黑蓮教派人前來,就是為了讓大家互相猜疑,削弱我們的士氣。”

    龍閣主道:“事實上他們已經得逞,咱們還為攻山,已經死了數人,大家心中難免有些不安。”

    “那是什么?”齊寧并沒有在意幾人的對話,心下卻是擔心西門戰櫻,目光掃動,卻瞧見大帳內的一根木柱上插著一把匕,匕之下,懸掛著一塊麻布,他起身走過去,拔出匕,拿起麻布,只見到麻布上竟然留有血跡。

    軒轅破和諸葛長亭等人靠近過來,只見到麻布上寫著幾行殷紅字跡。

    “色兄性好美人,今借之送于良友一用,用之歸還!”

    除此之外,再無多余字跡,已無留名。

    齊寧神情冷峻,軒轅破亦是瞳孔收縮。

    “軒轅校尉,看來是被黑蓮妖人挾持而去......!”諸葛長亭神色凝重:“我們是否立刻攻上去救援?”

    正在此時,卻聽到外面傳來聲音:“大師兄,孫勝不見蹤跡。”

    “進來說!”軒轅破沉聲道,只見到一名神侯府吏員匆匆進來,道:“大師兄,我在營地找尋小師妹,經過五行門那邊,現守護孫勝的弟兄倒在地上,被人從背后重傷擊殺,孫勝不見蹤跡。”

    五行門幾乎全軍覆滅,只有孫勝一人失魂落魄返回,軒轅破令人守住,等他清醒一些才審問,卻不想此刻竟然失蹤。

    龍閣主皺眉道:“難道......孫勝已被劫走了?”

    “不對。”齊寧嘆了口氣,道:“我們都被騙了,孫勝根本就不是孫勝。”

    他話一出口,其他幾人瞬間反應過來,諸葛長亭雙眉一緊,道:“原來......那人是扮作孫勝進了營地。”

    “不錯。”齊寧道:“孫勝已經死在了山上,鬼使扮作孫勝光明正大地進到了營地,然后在營地連續殺人.......!”目光如刀,冷笑道:“果然是鬼蜮伎倆。”

    卻又聽到外面傳來急切聲音:“大師兄,小師妹......小師妹被帶走了!”

    軒轅破快步過去,將外面那人扯進來,沉聲問道:“什么狀況?”

    那人道:“西頭那邊,有人先前看到......看到一人背著一只袋子離開,那人還說,看那袋子大小,里面好像.....好像裝著一個人!”

    齊寧和軒轅破對視一眼,軒轅破冷聲問道:“為何不攔阻?”

    那人道:“離開之人一身神侯府的衣衫,雖然有人看見,卻......卻不敢攔阻。”

    “是否看清長相?”諸葛長亭忙問道。

    那人搖頭道:“那人戴著斗笠,斗笠故意往下壓,遮擋面孔,他是神侯府吏員的打扮,沒有人敢詢問阻攔。”8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