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四四三章 蓮花峰巔

章節目錄 第四四三章 蓮花峰巔

    齊寧心下疑惑,不知不覺中,已經是過了最后一道關卡,最后一道關卡只有兩名守衛,卻也都被殺死。

    此時已經身處云霧繚繞之中,這時候倒也依稀能夠看到峰巔。

    小妖女卻是喘著氣道:“我走不動了,咱們歇歇再走。你們的人既然已經攻上山,黑蓮教只怕已經輸了,也不必急在一時。”

    她說起來十分輕松,倒似乎黑蓮教勝敗與否,與她并無多大干系。

    西門戰櫻卻一直記掛著山上的戰局,雖然也有些疲憊,卻哪里肯停下來,冷冷道:“都不動也要走,走!”

    小妖女卻是往后縮過去,靠在石壁上,楚楚可憐道:“求求你們,我是孩子,你們就忍心讓我這般累死?好姐姐,你就可憐可憐我,讓我歇歇,我一直聽你們話,帶你們走到這里,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她親熱地叫喚姐姐,西門戰櫻一怔,隨即冷笑一聲。

    便在此時,卻聽“咔噠”一聲響,齊寧本來還在尋思峰巔那邊的局勢,聽到聲音,立時知道事情不對,低喝道:“小心。”人已經向小妖女撲了過去。

    卻只見到小妖女背靠山壁,那山壁卻陡然間旋轉起來,速度奇快,宛若旋轉門一般,西門戰櫻吃了一驚,哪里想到這山壁還有如此機關,想要搶上前去已經是來不及,瞧見小妖女已經背靠山壁旋轉到里面,而齊寧的身法好快,也已經搶過去,幾乎在旋轉山壁要關上的一刻,從狹窄縫隙竄了進去。

    所有一切,幾乎只是發生在一眨眼間,西門戰櫻想不到山壁有問題,也想不到齊寧的身法那般快,等他回過神來,只見到山壁已經完全契合,依稀看到邊緣有些縫隙,但若不仔細查看,幾乎看不出任何破綻。

    西門戰櫻大是懊惱,不想到頭來還是中了這小妖女的詭計,小妖女對這邊的地形狀況異常熟悉,自然對山上的機關也是了若指掌,她老老實實帶著上山,卻突然在這里停下來,顯然是早就算計好。

    西門戰櫻拿刀砍了兩下山壁,叫道:“齊寧,齊寧,你聽到我說話嗎?”

    里面卻是毫無聲息,西門戰櫻抬手去推,那山壁紋絲不動,焦急無比,不知道齊寧現在究竟是何狀況。

    她將耳朵貼在山壁上,卻聽聞不到里面絲毫的聲音,心知這機關設計的異常巧妙,不但無法打開,而且內外的聲音也都互相聽不見。

    她尋思著山壁上會有機關,找了許久,幾乎將這塊山壁每一處都觸碰過,依然沒有尋到機關所在。

    又過了小片刻,依然沒有半絲動靜,西門戰櫻擔心齊寧安危,眼圈不由一紅,喃喃道:“你為我上山,要是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心中一酸,竟是不由自主落下淚來。

    “他一定沒事。”西門戰櫻忽地抬手拭去眼淚,自己對自己道:“他那么聰明,武功那么高,絕不會有事!”心想齊寧既然被困在這里面,總要想個法子救出來,以自己一個人的實力,根本無計可施,只能去找尋人來幫忙。

    她抬頭往上面瞧過去,云霧飄渺,心想既然有一支奇兵從這里殺上去,或許八幫十六派如今占了上風也未可知,八幫十六派中有的是人才,找尋幫手過來相助,定能打開石壁救出齊寧,心里這樣尋思,當下也不耽擱,握緊刀,順著狹窄山道獨自向山上去。

    順著小徑向封頂快步而行,她心中牽掛齊寧安危,竟不覺得疲累,腳下越走越快,身周白霧越濃,不到一個時辰,竟已經到了蓮花峰絕頂,只見到峰巔處到處都是青松古木,躲在一塊石頭后面,抬眼望去,只見到前方是一條青石板撲救的道路,道路盡頭,竟然是一座巨大的石堡巍然聳立,雖然峰巔霧氣飄繞,西門戰櫻卻是看的頗為清晰。

    那石堡巍然聳立,獨立峰巔,想來當初為修建這座石堡,定是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石堡外面,卻是黑壓壓一片,衣衫各異,一時間也看不出到底有多少人,竟是將那石堡團團圍住。

    瞧見那群人,西門戰櫻精神一振,她自然已經看出來,圍住石堡的人馬,正是八幫十六派中人。

    見得此景,西門戰櫻反倒是周身一陣疲倦,似乎連道路也走不動,心知先前擔心齊寧,勉勵而行,已經是達到了體能的極限。

    “什么人?”西門戰櫻從石頭后面站起,正要過去,卻聽得身側一聲低喝,勁風忽起,兩道人影已經竄過來,西門戰櫻立時后退,卻感覺腿上無力,隨即寒光一閃,一柄長劍竟然指在了自己的咽喉處。

    西門戰櫻便瞧見兩名身著青袍的男子森然瞧著自己。

    “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獄無門你自投。”邊上一人冷笑道:“這定然是黑蓮教的妖人,師兄,一劍殺了她。”

    西門戰櫻柳眉豎起,怒道:“大膽,我是神侯府的人,還不收劍!”

    “神侯府?”兩人都是笑起來:“你是神侯府的人,我們還是九天樓的人,好大膽子,竟敢冒充神侯府的人。”

    西門戰櫻心知此番攻打千霧嶺,兵分四路,千霧嶺四面俱有人馬,自己是從東面攻山,即使是東面那路人馬,也未必所有人都認識自己,皺眉道:“軒轅校尉在哪里?我要見他。”

    兩人對視一眼,見得西門戰櫻神色凜然,毫無畏懼之色,心里尋思若這女子當真與神侯府有干系,那是萬萬不能得罪,持劍頂住西門戰櫻喉嚨那人向另一人使了個眼色,那人心領神會,轉身飛奔而去。

    持劍之人已經收回長劍,神色有些尷尬,道:“姑娘當真是神侯府的人?怎地是從山下來?”

    西門戰櫻也沒有時間和他啰嗦,問道:“戰況如何?”

    持劍那人立刻道:“黑石殿已經被咱們圍困起來,黑蓮教的人都在里面,咱們將他們團團圍住,他們插翅也難飛。”

    西門戰櫻想不到會是這樣局面,疑惑道:“蓮花峰就這般容易被攻下?”

    持劍那人立刻道:“姑娘,這可不容易,咱們少說也死了上百人,這幫妖人,害死了不少人江湖同道的性命,這次說什么也要將這幫狗雜碎殺個干干凈凈,一個不留?”

    西門戰櫻望見黑石殿被團團圍住,群豪東一簇西一簇,不少人似乎還在休息,有些人則是低聲細語,倒也無人注意這邊,奇道:“既然圍住了黑石殿,怎地不攻打進去?為何要守在外面?”

    持劍人苦笑道:“我們也想攻進去,可是投鼠忌器,那幫妖人抓了我們不少人,現在都被他們當做人質困在里面。而且這黑石殿不知道是用什么壘成,石頭都是黑色的,堅硬的緊,刀劍砍上去都無事,他們封住了黑石殿所有的門,咱們想進也進不去。”

    西門戰櫻一怔,暗想原來竟是如此光景。

    便在此時,瞧見那邊匆匆走來幾個人,當先一人正是巨門校尉軒轅破,身后跟著兩名神侯府吏員,西門戰櫻一眼認出其中一人是破軍校尉嚴凌峴,另一人正是文曲校尉韓天嘯。

    神侯府北斗七星,自然都是與西門戰櫻極其熟悉,而且都對著小師妹十分的呵護。

    西門戰櫻心里也知道,北斗七星之中,祿存校尉如今在東齊國內,武曲校尉則是潛伏在北漢國內,而神侯府一旦有事,貪狼校尉曲小蒼都是坐鎮神侯府,至若廉貞校尉,主要是負責神侯府的武器藥物等研制工作,并不輕易出門,此番能夠出馬的三大校尉,俱都是出現在這蓮花峰巔。

    “小師妹!”嚴凌峴瞧見西門戰櫻,一臉喜色,第一個跑上來,“我可擔心死了,還以為哈哈,你沒事就好,哈哈哈!”他欣喜若狂,恨不得立時上前抱住小師妹,只是他心里也清楚小師妹的脾氣,莫說抱一下,便是碰一下這小師妹也定然是火冒三丈。

    西門戰櫻見到幾名師兄都是安然無恙,這才松了口氣,叫了一聲“七師兄”,并不如何激動。

    她此時對其他人的安慰并無掛念,一心只想著齊寧。

    嚴凌峴見小師妹顯得頗為冷淡,有些尷尬,瞥見邊上那持劍人,明白什么,罵道:“你是不是冒犯小師妹了?”

    持劍人此時想死的心都有,暗想原來這姑娘竟果真是小師妹,他出自普通門派,連八幫十六派也算不上,就算是八幫十六派的人得罪了神侯府也沒有好果子吃,更何況他這種小門小派,苦著臉道:“這位姑娘我!”

    西門戰櫻也不計較,道:“與他無關,你不用對他大喊大叫。”

    那持劍人頓時顯出感激之色,軒轅破已經上前來,打量一番,眼眸中略顯欣慰之色,道:“小師妹,你沒事就好。”

    韓天嘯尖嘴猴腮,背微有些駝,相貌不善,有些陰鷙,那雙小眼睛宛若毒針一般,讓人一看就有些不自在,但是瞧見西門戰櫻,韓天嘯臉上倒是露出一絲溫和笑容,道:“我就想小師妹福大命大,絕不會有事,果不其然,小師妹,七師弟可是一直擔心你。”

    破軍校尉嚴凌峴與西門戰櫻年紀相仿,兩人自小一起長大,在神侯府眾人眼中,那算得上是青梅竹馬,一直以來西門無痕對嚴凌峴也算是頗為疼愛,所以不少人暗自覺得這兩人是天造地設一對,西門無痕很有可能會將女兒許配給嚴凌峴,為此神侯府諸人偶爾還會拿兩人開玩笑。

    嚴凌峴聽得韓天嘯說的曖昧,有些尷尬,但心中卻還是美滋滋的,不自禁往西門戰櫻身邊靠了靠,道:“小師妹,我已經知道,是那個黑蓮鬼使抓了你去,你放心,等到攻破黑石殿,我抓了那鬼使出來,任你千刀萬剮,好好出氣。”

    --------------------------------------------------------------------------

    ps:凌晨短短幾個小時,已經更了三張一萬字,求大家砸幾張月票鼓勵一下哦,我變了,勤勞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