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四九二章 柔情似水

章節目錄 第四九二章 柔情似水

    齊寧伸拍了拍巴耶力強壯的臂,這才輕聲道:“巫醫是否信得過?”

    巴耶力笑道:“侯爺放心,找到巫醫之后,我會讓他日夜陪在這位朋友身邊,在這位朋友傷勢恢復之前,巫醫便不會離開。”

    齊寧點點頭,巴耶力靠近過去,仔細瞧了瞧向百影,身體突然一震,隨即伸拿起向百影臂,感覺軟綿綿如同蛇一般,毫無氣力,擼起向百影臂上的衣袖,失聲道:“他他的經脈!”

    向百影肌膚粗糙,但此時他的整條臂上,卻是經脈凸起,而且色澤泛紅,巴耶力雖然武功不高,但畢竟也是有些底子,對于經脈也是熟悉,只瞧一眼,便知道向百影的經脈出了大問題。

    齊寧神情凝重,道:“他經脈受損,全身無法動彈,連一片葉子也是拿不起來。”

    巴耶力駭然道:“是何人如此狠毒?”并不知道向百影的傷勢是逆筋經所致,話一出口,便知不該,這種事情,自然是不該多問,低聲道:“侯爺,苗人擅長草藥,你也不必擔心,或許能想出法子來。”

    齊寧知道巴耶力這也是勸慰之言,勉強一笑,才道:“黑巖洞人多眼雜,此人的安危極其重要,洞主可有十分隱秘之處,絕不會為人所知?”

    向百影身受重傷,齊寧雖然想過將他帶出西川,但是西川道路難行,崇山峻嶺,舟馬勞頓,以向百影目前的狀況,根本不可能撐到離開西川,僅這兩天趕到黑巖洞,向百影的傷勢就已經惡化。

    若果是換作常人,身受此傷,只怕早已經撐不住,但向百影畢竟是習武多年,而且武功達到頂尖水平,其筋脈皮肉也不是普通人能相提并論。

    放眼西川,齊寧并無幾個真正的朋友,反倒是對諸多。

    6商鶴的影鶴山莊,白虎長老的西川丐幫,甚至是花想容背后的神秘組織,還有蜀王李弘信這一黨,無一不是麻煩的對,這些人在西川具有根基,而且耳目靈通,要想確保向百影的安全,著實不易。

    他將向百影秘密帶來黑巖洞,也是無奈的選擇,心中尋思那幫人未必不會滲透到黑巖嶺來找尋,所以向百影即使留在黑巖嶺養傷,也是必要找尋一個極其隱秘之處。

    巴耶力想了一想,才低聲道:“侯爺,黑巖嶺秘密藏身之處,其實并不算少,但要一個絕無人找到的地方,想來想去,也只有一處。”

    “什么地方?”

    “喪洞!”

    “喪洞?”齊寧一怔。

    巴耶力解釋道:“苗家人的葬禮與你們漢人不同,便是苗家各部,也大為不同。我們花苗人是洞葬,將先人的遺體放入棺木之中,然后送入喪洞之內,每年都會在喪洞之外祭奠,但是不能靠近洞中。”

    齊寧心想雖然那里陰氣盛盛,讓人聽著都覺得瘆得慌,但若論隱秘,確實是一個極佳的隱蔽之處。

    “洞主,喪洞既然是苗家先人安息之所,咱們咱們進去打擾,是否?”齊寧聽巴耶力語氣,那喪洞在苗人心中是極為神圣之處,不得驚擾,暗想若是將向百影安排在那里,是否會讓巴耶力為難。

    巴耶力搖頭道:“侯爺救了黑巖洞六寨,先人們有知,也會感激侯爺。如今侯爺有吩咐,先人們也能盡一份力,他們若是知道,也一定會答應。”

    齊寧知道巴耶力這是打破了苗家慣例,心下感動,頷道:“多謝。”

    “侯爺客氣了。”巴耶力起身來,走到門前,看了看天色,見到天色已晚,這才回來道:“再有一個時辰,寨子里的人就都會歇下,到時候我和侯爺兩人帶著這位朋友去喪洞,不要被別人知曉。”

    齊寧點頭,心想還有一個時辰,問道:“依芙現在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她。”順用黑袍子將向百影重新卷好。

    巴耶力道:“侯爺隨我來。”領著齊寧出門,齊寧吩咐齊峰等人守住房子,這才隨著巴耶力到了距離不遠的一處吊腳樓,巴耶力領著齊寧上了樓,屋內十分安靜,門前一名苗家老婦正在守著,見到巴耶力,便要行禮,巴耶力示意苗家老婦先離開,這才輕聲向齊寧道:“侯爺,阿妹就在里面,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沒有什么問題。”

    齊寧這才寬心,巴耶力識趣地先退下,齊寧進了屋里,屋內一片幽靜,他進到內屋,只見到依芙正平躺在地板上的棉被上,身上蓋著一層薄被,這苗女似乎睡著,呼吸勻稱,齊寧輕步走過去,在他身邊雙膝跪膝,盤坐在地。

    依芙臉上血色紅潤,顯然是沒有什么大礙,瞧著那張俏美秀氣的臉龐,皮膚細膩如溫玉,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欲滴,腮邊兩綹絲貼在面龐,平添幾分動人的風情。

    齊寧見她唇角微翹,似乎正在做著什么美夢,愛憐之心大生,禁不住伸出去,想要撫摸依芙額頭,還沒觸碰到,擔心驚醒了依芙,猶豫了一下,收回來,微微一笑,凝視著依芙,就坐在邊上守候。

    忽見到依芙長長睫毛微動,隨即看到依芙微微睜開眼睛來,屋里點著燈火,依芙輕眨了兩下眼睛,猛地扭頭看過來,見到邊上有一人影,怔了一下,等看到一個男人帶著笑臉正靜靜看著自己,臉色微變,可是瞧清楚那張臉,身體猛地震了一下,張了張櫻紅小-唇,卻是沒有說出話來。

    齊寧這才伸過去,握住了依芙一只,柔聲道:“睡好了?是不是知道我來了,所以醒了?”

    依芙死死盯著齊寧,此時完全看清楚,眼圈卻是一紅,咬著嘴唇,眼淚已經流下來,齊寧伸指拭去她眼角淚水,柔聲道:“怎地見到我就哭了?我的依芙姐可是一個堅強的姑娘,沒這么容易落淚吧?”

    依芙猛地坐起身來,一把抱住齊寧,眼淚已經直流下來,抽泣道:“你怎么現在才來,你怎么現在才來!”

    齊寧一環抱她腰肢,一輕輕拍她玉背,柔聲道:“你的小弟弟有點大事要做,做完大事之后,本來也想長著翅膀飛過來,可是那對翅膀就是生不出來,沒有辦法,只能用一雙腿跑過來,依芙姐,你看,我現在都累得沒力氣,抱都抱不起來你。”

    依芙不由破涕為笑,嗔道:“你盡瞎說,我才不信你是跑來的。”卻還是關心道:“那你是不是很累了?吃東西沒有?”

    “先前還真是又累又餓,可是看到依芙姐,現在神清氣爽,也不覺得餓了。”齊寧雙抱住依芙,身體后仰,打量依芙,燈火之下,佳人垂淚,更是嬌美不可方物,依芙見他笑瞇瞇的盯著自己看,倒有些不好意思,臉頰微暈,道:“你你看什么?”

    “我日夜趕路過來,不就是為了看我的依芙姐。”齊寧委屈道:“怎么我到了,反而不讓人看了?依芙姐,你實話實說,這些日子是不是每天都在想我?”

    依芙臉上更是燙,低頭道:“沒有,誰誰會想你,你自己你自作多情!”

    “哎1”齊寧嘆了口氣,道:“可是我每天無時無刻不在想念我的依芙姐,原來我是一廂情愿,唔,我心里好疼,這!”故意做出疼楚模樣。

    依芙知道他是在裝腔作勢,心下好笑,可是見到他,心里卻是說不出的歡喜,伸出一只,撫在齊寧臉龐,一雙水汪汪迷人的眼眸瞧著齊寧,柔聲道:“我我是每天都在想你,就怕你就怕你說話不算話。”

    齊寧心下一暖,抱緊依芙,依芙將螓搭在齊寧肩頭,輕聲道:“瞧見你安然無恙回來,我我心里好歡喜。”

    “我看你安然無恙,心里也歡喜。”齊寧柔聲道:“你傷口如何,還疼不疼?”

    “沒事了。”依芙輕聲道:“你不用擔心。”

    齊寧笑道:“依芙姐,我們在成都分別的時候,我對你許過承諾,你可還記得?”

    “自然記得。”兩人抱在一起,感受著對方的體溫,都不忍分開,依芙輕聲道:“你說在見到我時,我會給我一個大大的禮物。”

    齊寧道:“我是誠實可靠小郎君,說話算話,給你帶了個大大的禮物,你一定歡喜。”

    依芙奇道:“是什么禮物?”并無見到齊寧帶有禮物在身邊。

    齊寧貼在她耳邊,輕聲道:“李弘信害你受傷,我自然不會放過他,只是還沒有會除掉他,所以先拿了他兒子開刀,一直殘害你們黑巖洞,還欠下你們許多條人命的李源,已經被我親斬殺,以后再也做不得惡了。”

    依芙嬌軀一顫,急道:“那那你沒事吧?”

    “你看我樣子,像是有事?”齊寧松開依芙,展開雙,生龍活虎,嘿嘿笑道:“依芙姐,這禮物你可還歡喜?”

    苗人敢愛敢恨,恩怨分明,蜀王世子李源在西川為非作歹,黑巖洞更是多受其害,而且黑巖洞有數條人命斷送在李源中,整個黑巖洞對李源可說是恨之入骨,雖然都想食其肉吞其骨,但蜀王人多勢眾,在西川勢力龐大,小小的黑巖洞當然不可能有會除掉李源。

    依芙聽說齊寧斬殺李源,心中自然也是歡喜無比,只覺得大大出了一口惡氣,卻又擔心齊寧因此事被牽連,壓低聲音道:“那那會不會連累到你?”

    依芙心知肚明,齊家雖然和李家素有仇隙,但以齊寧的性情,還沒有到在西川殺死李源的地步,齊寧出,完全都是為了自己,又是歡喜又是感激。

    齊寧輕笑道:“我做事滴水不漏,他們就算懷疑,也沒有證據。”目光劃過一道厲色,道:“李弘信傷了你,這次就用他的兒子為代價,若有會,我遲早都會親斬殺李弘信。”隨即一笑,輕聲道:“依芙姐,我送你一個大大禮物,你是不是也該回禮,表示表示?”

    依芙如何不曉得齊寧話中意思,咬了一下嘴唇,忽地雙捧住齊寧臉,櫻桃小嘴湊上前去,吻在了齊寧的嘴唇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