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五一零章 水寒人暖

章節目錄 第五一零章 水寒人暖

    長江水面之下,殺重重,齊寧與那美人魚在水下纏斗,一時間卻也是不分高下。

    齊寧的武功早已經是今非昔比,其水性也不弱,但畢竟背上負著黑袍,而美人魚的水性似乎比齊寧還要強出不少,而且她的武功比之其他的水鬼,明顯要強出許多。

    她雖然豐乳翹臀,但是嬌軀在水中卻是異常的靈敏,就似乎是常年生活在水下一般,若非齊寧水性不弱,只怕早就被美人魚得。

    那美人魚似乎并不想取齊寧的性命,而是沖著齊寧背上的黑袍而來,中分水刺幾次都是往黑袍刺過去,卻都被齊寧閃過。

    兩人你來我往,與那邊的距離漸漸拉開不少,四周也瞧不見其他人的身影。

    美人魚幾次都沒能得,似乎有些著急,陡然之間,一只探過來,齊寧卻感覺那美人魚指上有一道強光刺過來,在水下竟是異常刺眼,一時間前面一片泛白,他心知不妙,身體向后,閉上眼睛,耳邊卻聽著水聲響動,感覺美人魚再次襲來,身體卻是往水下沉過去。

    美人魚鍥而不舍,緊隨著往水下深處追過來,中分水刺再次往黑袍刺過去,卻見到齊寧忽地將背上的黑袍丟開,這長江水勢自西向東,黑袍脫開齊寧,便隨著水勢自己往東而去,美人魚立刻丟下齊寧,轉過身子,便去追那黑袍,忽地感覺腳下一緊,回過頭去,卻見到齊寧竟是一只抓住了自己的腳腕子。

    齊寧這時候也沒有憐香惜玉之心,中的分水刺照著美人魚那修長緊實的大腿扎下來。

    這美人魚不但臀部渾圓飽滿,便是兩條大長腿也是修長圓潤,頗顯豐腴,而豐腴之中,卻又十分結實,充滿彈性。

    特別是穿著這謹慎的水靠,美人魚的整個身體曲線起伏畢露,宛若藝術品一般。

    生死存亡,齊寧自然不會因為這美人魚有著性感柔美的身體便憐香惜玉,分水刺扎在那結實大腿之上,讓齊寧感到意外的卻是分水刺并無刺破水靠,只是刺陷下去,心下吃驚,暗想這美人魚身上的水靠當真是結實,也不知道是以何種材料制作而成。

    雖然分水刺并無刺破水靠,但是這一下顯然還是讓那美人魚感到吃疼,她身體顫抖一下,便見她另一條大腿已經踢過來,她身形靈活敏捷,雖然是在水下,這一踢的速度也是不慢,眼見得便要踢在齊寧臉上,齊寧抬擋住,也是抬起一腳,重重地踢在了那美人魚的屁股上。

    腳尖踢上去,綿軟彈性,似乎使不上多大氣力,那美人魚腳下一掙,已經脫開,也不管齊寧,宛若魚兒般,只向黑袍那邊追過去。

    黑袍隨著水流往東飄過去,美人魚依稀瞧見黑袍,加快速度,猛地眼前身影一閃,齊寧如同鬼魅般橫在她身前,攔住了去路。

    美人魚眸中微顯吃驚之色,似乎沒有想到齊寧的水性竟也是如此了得,隨即眼中劃過冷厲之色,中分水刺這一次卻是照著齊寧直刺過來,齊寧早有防備,不躲不閃,反倒是探過去,一把抓住了那美人魚的腕子,隨即另一握著分水刺也向美人魚刺過去。

    美人魚反應也是極其迅速,她右被齊寧左抓住,左卻是探出,竟也是極其敏捷地抓住了齊寧的右。

    兩人互扣對方一只,卻又有一只被對方所扣,自然都不敢松,四目相對,美人魚忽地抬起腿向齊寧小腹踢過來,齊寧豈能讓她得逞,雙腿曲起,往里一錯,已經夾住了美人魚那條修長圓潤的美腿。

    美人魚掙扎幾下,齊寧的兩腿卻如同鉗子一般,死死夾住。

    雙方的目光都是十分的冷厲,互扣的雙也都是不松開,那美人魚扣著齊寧的左微一用力,齊寧也立時用力,那美人魚立刻松勁,齊寧也是微微松勁。

    齊寧雙腿夾著那條美腿,感覺彈性驚人,雙方身體漂浮在水深處,四目相視,都沒有放開的打算。

    水下雖然十分的昏暗,但齊寧視力驚人,此時瞧著對方眼睛,卻覺得那雙眼兒朦朧嫵媚,竟有一絲熟悉之感。

    美人魚一面瞧著齊寧,目光時不時地向齊寧身后瞧過去,似乎是想瞧瞧那黑袍的去向,但水下暗流涌動,那黑袍早已經不知去向。

    便在此時,齊寧依稀感覺到水波蕩漾,斜眼瞧過去,卻瞧見一名水鬼竟是偷偷摸過來,握分水刺,從側面向自己刺過來,齊寧心知不妙,急忙扭身你,那美人魚見得有同伴過來支援,猛地身體前欺,身體貼近齊寧,似乎是不想讓齊寧擺脫動彈。

    這美人魚此刻貼身上來,雖然是在水下,依然能夠感覺到她身上的溫度,那水鬼趁湊近上來,中分水刺照這齊寧肩頭猛刺過來,齊寧忽地抬起一只腳,狠狠地踹了過去,如此一來,雙腿一分開,美人魚那條美腿頓時便解脫開來,抬起膝蓋,用膝蓋往齊寧小腹頂過來。

    齊寧心下著惱,臉色一沉,也便是在這一瞬間,美人魚便感覺上的氣力頓時消失,體內的勁氣迅速往兩只脈匯集過去,隨即氣力便即被抽取出去,美人魚美眸頓時失色,有些慌亂,卻不知道這正是齊寧使出了神功。

    美人魚感覺體內勁氣奔騰而出,立刻察覺到定是齊寧搞鬼,她想掙脫開,卻根本無法擺脫。

    先前她抓緊齊寧脈,只怕齊寧脫,現在想要脫卻是不可得,兩都宛若與齊寧的生在一起,連成一體。

    齊寧一腳踢過去,那水鬼一個旋身躲開,再次逼近過來,齊寧此時卻是身形旋動,帶著那美人魚似乎是在水下跳舞一般,那水鬼東晃西游,想要找尋出的角度,可是齊寧始終以美人魚為屏障,那水鬼投鼠忌器,根本無法下。

    美人魚卻感覺身體越來越虛弱,只片刻后,便覺得全身軟綿綿的沒了氣力,她想掙脫,卻已無力,柔軟性感的嬌軀就宛若變成了齊寧控制的傀儡,任由齊寧肆意擺弄,心下是又驚又怒,卻又無可奈何。

    那水鬼心下焦急,齊寧與他之間始終隔著美人魚,忽地瞧見齊寧左肩露出一片來,心下大喜,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時,再不猶豫,中分水刺狠狠地照著齊寧肩頭刺去,眼見得便要得,那水鬼卻猛地感覺心口一陣巨疼,低頭一瞧,卻發現一直分水刺竟是深深刺入了自己的心口,抬頭瞧過去,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他卻不知,美人魚被齊寧吸取內力之后,全身發軟,已經難成威脅,齊寧故意顯出還在與美人魚糾纏,實際上右已經騰出來,故意引那水鬼靠近,待那水鬼接近之后,右猛地將分水刺擲了出去。

    水下投擲分水刺,速度自然不快,可是齊寧內力驚人,他吸取美人魚內力,體內的勁力正是巔峰之時,雖然只是隨投擲出去,但分水刺含著內力,破水速度奇快,竟是深深刺入到那水鬼的心臟。

    水下頓時一片殷紅,那水鬼心臟被刺,當即氣絕,身體漸漸向上浮出。

    齊寧這時候卻已經環抱住了那美人魚,他若是不停,以神功足以將這美人魚吸成人干,但他有心要抓到活口,這美人魚即使不是這群水鬼的首領,知道的事情也絕對不少,所以感覺到這美人魚已經渾身虛脫,便即收了神功,順將她抱在懷中。

    神功神奇玄妙,這也算是齊寧如今的看家絕技,倒已經是能夠收放自如。

    美人魚身體被抱住之后,她似乎還想掙扎,可是綿軟無力,如何掙脫的開來,那柔軟彈性的嬌軀貼在齊寧懷中,那豐滿的胸脯便緊緊擠壓在齊寧胸口,柔軟彈潤,那水靠卻是滑不留。

    齊寧雙腿在水下蹭動,抱著美人魚漸漸向上浮,很快便即浮出了水面,月光之下,一時間還真無法確定西門戰櫻等人的位置,低頭看那美人魚雙眸光彩黯淡,心知這是內力耗損的結果,冷笑一聲,抬起,猛地將這美人魚頭上的魚皮頭套掀了開來。

    月光之下,便即出現一張嬌美動人的臉龐,她肌膚本就白皙,因為內力耗損,更是蒼白,月光照耀下,白得耀眼,齊寧瞧見這張美貌臉龐,微吃一驚,失聲道:“怎么怎么是你?”此時卻是看的清楚,被自己抱在懷中的美人魚,竟然是花想容。

    千霧嶺之戰的時候,花想容領著白猴子等人潛入到千霧嶺迷花谷,欲要盜取冰棺之物,但后來卻是鎩羽而逃,齊寧也一直不知道這女人的下落,萬沒有想到她會在今晚帶人前來襲擊。

    花想容微喘著氣,有氣無力道:“你你殺了我吧!”

    “殺你還不容易。”齊寧冷笑道:“你背后究竟是誰,只要你照實說來,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花想容唇邊泛起淺淺笑意,雙眸帶水,輕聲道:“你你是男人,欺負欺負女人,還算不算算不算男子漢大丈夫,我最瞧不起瞧不起欺負女人的窩囊廢!”她被齊寧吸取內力,顯然是損耗極大,此時也難掙扎,軟綿綿地任由齊寧抱在懷中,聲音雖然嬌媚,卻是有氣無力。

    齊寧冷笑道:“花想容,收起這一套,對付別的男人或許有用,在我面前就不要用了!”

    “哦!”花想容嬌媚笑道:“侯爺侯爺難道不是男人?只要是男人又如何如何不喜歡我?”她雙眸之中水波蕩漾,嬌媚欲滴,聲音酥軟,竟是勉強抬起一只臂,環保在齊寧脖子上,囈語般道:“侯爺,我我有些冷,你你抱緊我!”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