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五二零章 焚畫

章節目錄 第五二零章 焚畫

    眾人正不知齊寧要人抬什么上來,很快便見到兩名漢子從樓梯口抬著一只火桶出來,眾人面面相覷,有人立時便明白了什么。

    齊寧拿過那幅神女朝露圖,遞給其中一名漢子,吩咐道:“將它卷起來。”這才上前幾步,拱道:“諸位,欺世盜名的風氣不可長,以假充真的風氣更不可長,今日這兩幅畫卷,我就當眾將它們都燒了,也讓大家見證,我齊寧絕不容忍贗品存在。”

    此言一出,不但是在場眾人,便是袁榮也有些吃驚。

    他按照齊寧吩咐,在翠德緣設宴,卻并不明白齊寧究竟想要做什么,這時候才知道,齊寧竟然是要當眾燒畫。

    其實這兩幅畫雖然是贗品,但真要拿出去,賣個上千兩銀子還真是不成問題,齊寧卻眼也不眨要將之燒毀,魄力倒也不小。

    顧文章此刻卻是張著嘴,大驚失色。

    他和袁榮一樣,一直也鬧不清楚齊寧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這時候聽說要燒了兩幅畫,心下大是吃驚。

    齊寧卻是徑自走到顧文章身邊,伸出,道:“那副畫交給我。”

    顧文章握著神女暮歸圖贗品,心下卻著實有些不舍,雖說這是贗品,但他也知道兩幅畫能值上千兩銀子,如今他在外欠下一屁股債,這時候能有一兩銀子就是一兩,卻要眼睜睜地看著上千兩銀子丟進火中,有些猶豫,但齊寧的臉上卻是一副不容抗拒的神情,顧文章無可奈何,只能將神女暮歸圖交到齊寧中。

    齊寧也不多言,走到火桶邊,將神女暮歸圖丟入到火桶里,轉過身,又接過那漢子卷好的神女朝露圖,也丟入了火桶之內。

    兩幅畫卷丟入貨火桶之中后,只是瞬間便被烈火吞噬,齊寧背負雙,神情凝重,站在火桶邊上,盯著那竄起的火焰,在場眾人也都不說話,片刻之后,只等那兩卷畫化為灰燼,齊寧這才轉身道:“今日勞煩諸位前來,我在這里謝過諸位。贗品已經銷毀,這事兒也就了了。大家今夜盡管在此暢飲歡歌,不醉不歸,我尚有點小事在身,就請袁大公子代為陪客了!”

    許多人眼見兩幅畫被燒毀,心下暗叫可惜,不過見得齊寧如此堅決銷毀贗品,自然也都是拍叫好。

    袁榮示意眾人坐下飲酒用宴,齊寧辭別眾人,袁榮親自送出了翠德緣,顧文章自然不能在這里繼續留下去,隨著齊寧一起出了翠德緣。

    他本以為齊寧有什么好辦法幫助自己解決這次麻煩,誰知道今日宴請賓客,竟然是要當眾銷毀自己的那兩幅贗品,這連一口飯都沒吃,便要匆匆離開,心下頗有些不快,但卻又不敢多說什么。

    辭別袁榮,兩人騎馬并肩而行,走出一段路,顧文章見齊寧一直沉思,并不說話,苦笑道:“侯爺,現在兩幅贗品都沒了,這這下子可什么都完了。”

    “舅父,我知道你心里不快。”齊寧嘆道:“可是贗品就是贗品,留在里并無用處。你欠下的銀子,我只能另想辦法。”

    顧文章道:“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明晚一過,后天錢莊就要找上門來,到時候我那幾處鋪子,還有還有宅子可都!”這時候卻是想到,顧家幾代人辛苦打拼掙下來的家業,竟是在自己中化為煙云,又是懊惱,心中卻又是酸楚。

    齊寧道:“舅父明日就在當鋪守著吧,我未必能保住你其他的產業,但是當鋪我盡力為你保留下來,也算是留有營生。”

    顧文章急問道:“真的?那那如何保住?”事到如今,想要保住其他的產業,那已經是癡人說夢,若是還能保住當鋪,已經是阿彌陀佛了。

    齊寧也不解釋,只是笑道:“舅父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再不多言,顧文章雖然心急如焚,但齊寧既不說話,他也不好追問。

    齊寧回到侯府,顧清菡卻已經笑的他在翠德緣擺宴之事,迎過來問道:“那邊情況如何?”

    “情況?”齊寧笑道:“什么情況?”

    “你不是讓大哥帶著那兩幅假畫取了翠德緣嗎?是不是是不是找人幫他解決麻煩?”顧清菡問道。

    齊寧嘆道:“三娘,你還真以為我是神仙,那可不是幾百兩銀子的事情,我又如何能夠擺下一頓宴席就能解決?我只是過去當眾將那兩幅畫燒毀,以免還有人步其后塵,給大家提個醒而已。”

    顧清菡一怔,默默無語。

    齊寧柔聲道:“你先不用擔心,我再想想辦法,至少保住當鋪就是,總要給舅父謀生的營生。”

    顧清菡苦笑一聲,只是微微搖頭,神情看上去頗為黯然。

    齊寧也不多解釋,徑自到了唐諾院中,他心中倒有許多疑問想要找唐諾解答,見到屋里燈火亮著,上前去敲門,很快屋門被打開,唐諾那張清秀的臉便即出現在門后,見是齊寧,依然是波瀾不驚,微微一笑,道:“你回來了?”拉開門,讓齊寧進了屋內。

    齊寧進屋之后,掃了一眼,一切如常,桌子上依舊是擺著瓶瓶罐罐,在椅子上坐下,唐諾卻是過去倒了一杯茶,送了過來,齊寧含笑接過,道:“唐姑娘在京城久了,也懂了這些客套?”

    唐諾只是微微一笑,燈火之下,清麗秀美,問道:“這一趟西川之行,一切可還順利?”

    “一切都算順利。”齊寧凝視唐諾那雙清亮眼眸,“我見到了黑蓮四圣使之一的黎西公黎老前輩。”

    唐諾一怔,秀眉臉上依然是淡定自若,問道:“他一切可還好?”

    “他叮囑我說,要好好照顧你,不能欺負你,若是你在京城少了一根汗毛,他便要找我算賬。”齊寧笑道:“唐姑娘,以后見著黎老前輩,可千萬不要向他告狀說我欺負過你,你要是有什么委屈,先和我說。”

    唐諾抿嘴一笑,道:“師傅的話,你別放在心上,我在這里一切都很好,并無什么委屈。”

    “唐姑娘為何不問我是在什么地方見到黎老前輩?”齊寧問道。

    唐諾道:“我不問你也會告訴我,不是嗎?”

    齊寧嘆了口氣,道:“八幫十六派在神侯府的率領下,攻打千霧嶺黑蓮教,此事你應該知道。”

    “結果如何?”唐諾的性子似乎從來都是八風不動,穩若泰山:“千霧嶺被攻陷了?”

    齊寧搖頭道:“八幫十六派已經殺到了黑石殿,但最終雙方卻是罷兵息戰,九溪毒王秋千易隨我來到京城。”

    唐諾只是微微頷,并無說話。

    “我在千霧嶺誤打誤撞進入了迷花谷。”齊寧道:“迷花谷中有一處冰潭,我是在冰潭見到了黎老前輩。”

    唐諾明顯嬌軀一顫,瞧著齊寧眼睛,問道:“你進入迷花谷,見到冰潭?”

    “如此說來,唐姑娘也知道迷花谷的冰潭?”齊寧立刻問道:“那冰潭之下的冰棺,唐姑娘是否也知道?”

    “冰棺?”唐諾秀眉微蹙:“冰棺如何?”

    “有人想趁八幫十六派攻打千霧嶺的時候,偷偷潛入迷花谷盜取冰棺。”齊寧道:“幸虧黑蓮教主及時出現,這才保住了冰棺。”

    唐諾低下螓,若有所思。

    “唐姑娘,恕我冒昧,你是黎老前輩的弟子,黎老前輩卻又是黑蓮教的圣使,卻不知?”

    唐諾抬頭道:“你是問我與黑蓮教有什么干系?”搖頭道:“我現在與黑蓮教并無任何瓜葛,師傅其實也早已經退出了黑蓮教,黑蓮教四大圣使,如今也只剩下三位而已。”

    “其實只剩下兩個。”齊寧道:“色使段清塵背叛了黑蓮教,否則八幫十六派也無法殺到黑石殿,段清塵如今是黑蓮教頭號叛逆,黑臉上下人人欲殺之而后快,所以這位色使也就不再是黑蓮圣使了。”

    唐諾眼眸之中微顯不屑之色,道:“段清塵人品低劣,他心術不正,本就毫無忠誠可言,這種見利忘義之圖,背叛黑蓮教也是遲早的事情。”她語氣之中,滿是對段清塵的不齒,齊寧自與她接觸以來,唐諾素來都是給人一種清心寡欲不食人間煙花的味道,這般明顯的不齒于一個人,倒也是頗為罕見。

    他心中此時倒是已經確定,唐諾與黑蓮教果然是淵源極深。

    唐諾方才說現在與黑蓮教并無任何瓜葛,那隱含的意思,便是說從前與黑蓮教有瓜葛,畢竟黎西公曾是黑蓮圣使,唐諾既然是他的弟子,若說與黑蓮教沒有絲毫瓜葛,那是誰也不相信的。

    唐諾如今雖然與黑蓮教沒有了牽扯,但她顯然對黑蓮教的情況十分清楚,甚至對教內人物的秉性人品也是了若指掌,否則也不會如此評價段清塵。

    “唐姑娘,有一件事情,我想向你請教。”齊寧微一沉吟,才問道:“你可知道那冰棺之中究竟是何物?我聽黎老前輩說,冰棺之中好像是一個人,卻又不是死人,這這實在是讓人奇怪。”

    唐諾微抬起秀美下顎,問道:“他告訴你冰棺之中是一個人?”

    “是。”齊寧道:“所以我一直好奇,既然不是死人,為何要躺在冰棺之中,沉在冰潭之下,唐姑娘,你可知道其中緣故?”

    唐諾凝視齊寧,小片刻之后,才道:“天地之大,無奇不有,不過冰棺與侯爺并無太大干系,侯爺其實不必知道里面究竟是誰。”

    齊寧一怔,但他心里知道,唐諾既然這樣說,那就說明她并不想直言相告,他自然不會強求,笑道:“唐姑娘既然勉強,就不必告訴我,我也只是好奇而已。”便在此時,卻聽外面傳來聲音:“侯爺,有客來訪,他說姓秋,只要告訴侯爺就知道是誰。”

    齊寧立刻起身,唐諾也是秀眉微緊,齊寧輕聲道:“應該是秋千易如約而至,唐姑娘要不要見他?”

    唐諾搖搖頭,齊寧“嗯”了一聲,這才出門,吩咐人請了秋千易進來,到了前廳,很快就見秋千易來到廳內,齊寧笑道:“毒王來去無蹤,以你的本事,要進錦衣侯府易如反掌,還如此客氣,讓人通傳。”

    秋千易倒是不客氣,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斜睨了齊寧一眼,道:“你若是喜歡,以后老夫進來,便不再讓人稟報。”

    齊寧一想到這老毒物在錦衣侯府來去如鬼魅,想想也瘆得慌,笑道:“毒王何時到京?一路辛苦了。”

    “不必廢話。”秋千易道:“老夫已經如約進京,接下來你準備怎么辦?要帶老夫去見你們的皇帝?”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