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五三七章 輕描淡寫破鋒芒

章節目錄 第五三七章 輕描淡寫破鋒芒

    。

    竇馗問的義正詞嚴,正是抓住了司馬嵐那句朝堂無父子。

    齊寧冷眼旁觀,司馬嵐主動承認圈地占田之事,倒也是讓齊寧有些錯愕,但他心里很清楚,這鎮國公能爬到帝國權臣的位置,當然不是老糊涂,那是比狐貍還要狡猾的老怪物,心知這老怪物只怕又在玩什么花樣。

    他從前只是聽說這兩派明爭暗斗,但畢竟沒有親眼目睹,想不到今日首登朝會,便是看到了這樣場好戲。

    司馬嵐被竇馗逼問,卻還是顯得淡定自若,道:“此事內情復雜,還是不便在朝上明言。”轉向小皇帝:“皇上,老臣懇請降罪!”

    隆泰顯然也沒有看透司馬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微皺眉頭,忽見淮南王出列道:“皇上,鎮國公乃是幾朝老臣,公忠體國,既然這樣做,必有道理,臣相信鎮國公自有不得已的苦衷。”向司馬嵐道:“老國公,若這其中當真有什么難處,你盡管向皇上明言,本王絕不相信你是徇私枉法。”

    司馬嵐微顯感激之色,道:“多謝王爺體諒,只是哎,有些事情,還是不說為好。司馬常慎圈地占田,觸犯國法,求皇上治罪,老臣知情不報,也是也是懷罪在身,求皇上并治罪。”

    便在此時,卻見到臣列之中人沖出來,跪伏在地,高聲道:“啟稟皇上,臣有本要奏。”

    眾人瞧過去,見到這出列之人乃是工部尚書皇甫政,有人心下便是冷笑,心想這樁案子還真是熱鬧,雙方的人馬盡皆登場。

    六部之中,吏部、戶部、工部都已經卷入其中。

    司馬嵐當年是太宗皇帝第近臣,當年錦衣老侯爺和武鄉老侯爺征戰在外,金刀候則是被冷落,而司馬嵐便是協助理政的第肱骨之臣,司馬嵐內政才干出眾,當年也是勤勤懇懇,要干事,總是要提拔批官員。

    當時的京城經過戰火之后,要重修之處眾多,這皇甫政精通建筑工程,當年是被司馬嵐手提拔,此后步步高升,直坐到了工部尚書的位置,許多人心里都清楚,吏部左侍郎陳蘭庭和工部尚書皇甫政也直被視為司馬嵐的左膀右臂。

    不過今日案件,與工部完全牽扯不上,這皇甫政卻突然闖出來,卻頗有些不合時宜,誰都猜到這皇甫政出來必然是要為司馬嵐說話,有人心中便想這皇甫政本也是個聰明人,今日倒有些煩糊涂了,雖然知道你是司馬嵐的人,但也不該如此明目張膽出來說話。

    隆泰倒也顯得鎮定自若,問道:“皇甫愛卿有何事啟奏?”

    “皇上,義安圈地,臣也知道其中內情。”皇甫政正色道:“雖說司馬家有錯,但正是因為此事,卻證明司馬家對皇上的忠心。”

    群臣面面相覷,時間都不明白皇甫政意思,有人心想司馬家圈地占田,反倒能證明司馬家忠心耿耿,真是荒謬透頂。

    隆泰皺眉道:“皇甫愛卿這是什么意思?”

    “皇上,義安圈占了千三百傾良田,固然是不對,可是可是皇上可知道這些賦稅銀都去了哪里?”皇甫政抬頭看著隆泰,“臣對這些賦稅銀的去向,最是清楚。”

    “你清楚?”

    “回稟圣上,這千三百頃良田的賦稅銀,全都交給了臣。”皇甫政道:“司馬家并無占用兩銀子。”

    肅穆的朝堂之上,立時片嘩然,有人立時敏銳想到,難道這皇甫政對司馬家竟是忠誠如此,在這危難時刻,挺身而出來背黑鍋?不過這筆賦稅銀并非小數目,即使皇甫政要頂替黑鍋,到時候調查起來,是真是假,卻也并不困難。

    “皇甫政,到底是怎么回事?”隆泰顯然也被搞糊涂了,沉聲道:“那些賦稅銀怎地到了你的手中?”

    皇甫政俯臥在地,道:“臣臣不能說!”

    “皇甫大人,你若不說,忠義候便不得清白。”竇馗大聲道:“圈地占田是忠義候令人所為,你又自稱賦稅銀到了你的手里,你和忠義候都卷入其中,若是不能將其中來龍去脈說清楚,不但無法向皇上交代,這滿朝大臣,只怕也是心中不滿。”

    皇甫政道:“皇上,臣!”猛地抬頭,道:“臣如實稟明,其實那些賦稅銀,俱都用在了宮里。”

    “用在宮里?”隆泰怔。

    皇甫政朗聲道:“皇上或許有所不知,我大楚立國之后,皇城內的各殿只是換修過次,太宗皇帝和先皇帝俱都是勤樸節儉的圣君,并不耗費庫銀在這宮殿的翻修之上。我大楚與北漢在秦淮開戰之后,錢糧軍餉耗費巨大,國庫空虛,而恰在此時,宮內有處宮殿塌陷,皇上并無對外聲張,是老國公知道此事之后,讓臣翻修文德殿。”

    隆泰若有所思,微頷首道:“朕記得,三年前工部翻修文德殿,耗費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問道:“此事與義安賦稅銀有關聯?”

    “宮中要翻修的宮殿不在少數,文德殿是先皇帝平日理政休息之所,國公見到殿內有多處成舊,所以才讓臣想辦法。”皇甫政道:“雖說有多處宮殿需要翻修,但耗資甚巨,前線將士又在與北漢廝殺,先帝為了保證前線后勤供給,開始拒絕入宮重修宮殿,所以也并不讓從戶部撥銀子。”

    隆泰微微點頭,皇甫政才繼續道:“老國公不想讓先帝受委屈,多方籌措,欠下了大筆銀兩,這才讓文德殿順利重修。可是翻修文德殿欠下來的銀兩,又不能由戶部負擔,老國公日夜愁煩,忠義候為了替老國公解憂,這才在義安圈地占田,只是想將那筆欠銀償還。”聲音竟是哽咽:“老國公知曉此事之后,還將忠義候痛罵頓,而且稟明了先帝,先帝對此事清二楚,只讓償還欠銀之后,將那些田地歸還于民。”

    群臣這才恍然大悟,心想難怪馮若海祭出這殺手锏,鎮國公卻并不慌亂,原來此事竟然涉及到先皇帝。

    “老國公欠下大筆銀子,只是為了替宮中重修文德殿,但此事畢竟不好聲張,所以老國公也讓我等不必對外張揚。”皇甫政說到這里,趴伏在地,“臣有詳細的賬冊在手中,可以現在派人去取來,呈于皇上過目。”

    隆泰看向司馬嵐,問道:“老國公,事情是否如此?”

    鎮國公嘆道:“皇上,此事當時是老臣固執己見,力主重修,與他人并無干系。先帝勤儉愛民,臣卻不忍看到先帝居于危殿之中。”竟是顫巍巍跪下,道:“老臣有罪,縱容司馬常慎圈地占田,罪該萬死,求皇上降罪。”

    齊寧心中暗嘆,心想這司馬嵐果真是了得,馮若海費盡心機,到最后卻是被鎮國公輕而易舉解決。

    試想此事既然涉及到先皇帝,誰還敢說司馬嵐的不是?

    難道籌措銀子為宮中修殿,反倒要降罪下獄?事情說的很是清楚,先皇帝對義安圈地占田之事也是清二楚,卻并無治罪,作為后繼之君,隆泰當然不可能再為此事降罪于司馬家。

    淮南王眼角抽動,此刻卻迅速上前躬身道:“皇上,老國公公忠體國,亦是為了宮中殿宇才會如此,臣請皇上下旨無罪。”

    此時幫大臣齊齊躬身道:“求皇上恕老國公無罪!”

    隆泰知道不可能再以此事降罪司馬家,否則豈不是說先皇帝昏聵無能?見得諸臣求情,順水推舟道:“鎮國公,圈地占地,有違國法,但念你對先帝片忠心,功過相抵,不賞也不罰。不過賦稅銀的賬目以及重修文德殿的賬目,轉交到戶部,此外旦欠銀償還,所占之地,便按先帝所言,還之于民。”

    鎮國公感激道:“老臣謝皇上不罪之恩你,老臣定當派人盡快還地于民。”

    “平身吧。”隆泰抬手道:“此事到此為止,誰也不要再提。”

    馮若海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正要回到臣列,卻聽個聲音道:“馮大人且慢!”人走出來,高聲道:“啟奏皇上,臣御史臺侍御史胡庚有本參奏,臣要參劾馮若海,此人徇私舞弊,貪贓枉法,更是不顧人倫,厚顏無恥,乃本朝第大奸佞,求皇上明察!”

    馮若海臉色大變,扭過頭去,見到那侍御史神情肅然,也正瞧向自己,兩人四目相接,胡庚唇角帶著冷笑,馮若海卻感覺渾身上下徹骨寒冷。

    齊寧差點憋不住要笑出來。

    今日朝會,當真是精彩紛呈,波未平波又起,這馮若海費盡心機參劾司馬家,未能得逞,轉過臉來,卻瞬間又被人所參劾。

    這胡庚手舉奏折,執殿太監接了過去,呈給隆泰。

    齊寧看在眼里,陡然間卻意識到,這件事情恐怕極不簡單,這侍御史胡庚既然是備有奏折,那么就是說明早就有了準備,馮若海今日參劾司馬常慎,而胡庚卻做好準備參劾馮若海,這明顯不是偶然。

    他忍不住微扭頭去看司馬嵐,只見這老家伙微躬著身子站在臣列首位,神情淡定,八風不動,人雖老矣,但是腳步扎實,就似乎塊石頭扎根在那里,瞬之間,齊寧便即明白,這老家伙只怕在朝會之前,就已經知曉馮若海要發難,所以早就做好了準備,等到圈地占田的事情解決,立馬將刀對著馮若海砍下去。。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