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五五七章 野王戰

章節目錄 第五五七章 野王戰

    廣場之上,那人出一聲怪笑,隨即仰起頭,仰視蒼穹,聲音卻是十分的感慨:“暮野王?老夫很久沒有聽到這個名字了,原來這世間還有人記得老夫。”

    齊寧心想原來這人叫做暮野王,只是自己從無聽說有這樣一號人物。

    卻見到靜澄上前一步,厲聲道:“暮野王,凈塵師兄可是你所害?”

    “你們這些和尚,修來修去,就是要堪破紅塵,早登極樂。”暮野王道:“這么多年來,凈塵老和尚在我耳邊喋喋不休,讓我不至于太過孤獨,我出來之后,助他早登極樂,也算是還了他的人情,暮野王恩怨分明,有仇必報,有恩也是必嘗。”

    “好你個魔頭。”人群中沖出一名老僧,齊寧倒是認得,乃是戒堂座凈能,只沖出兩步,凈空已經沉聲道:“凈能師弟!”

    凈能對凈空顯然還是頗為敬畏,停下腳步,雙握拳,冷冷瞧著暮野王。

    暮野王笑道:“老夫十八年來不見天日,你們這幫人似乎還沒有任何長進。”掃視一番,冷冷道:“空藏在哪里?”

    凈空上前一步,雙合十,平靜道:“暮施主,十八年來,你在大光明寺清修,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凈塵師兄也說你在佛法之上有著極高的悟性,既是如此,又何必再起屠刀哦,多造殺孽?”

    暮野王搖頭道:“老夫修佛,不為正果,只為療傷,當年你們這些狗屁和尚趁人之危,這才將老夫囚禁于此,老夫如果不虛與委蛇,只怕早就死在你們這幫臭和尚的里。”嘆道:“我問你們,北宮連城如今在哪里?”

    齊寧聽他陡然提到北宮連城心下一驚,心想原來這暮野王竟然與劍神北宮連城也有瓜葛。

    “這里是大光明寺,北宮連城自然不在這里。”靜澄冷笑道:“暮野王,當年如果不是北宮連城不屑殺你,你今日還能在此張狂?你要找北宮連城,是想自尋死路嗎?”

    暮野王哈哈笑道:“北宮連城又如何?當年老夫不過一時失,敗在他底下,如果不是如此,你們這些臭和尚又如何能夠趁人之危?十八年來,老夫苦思冥想,北宮連城的劍招都已經被老夫所破,一劍之仇,老夫自然不能不報。”

    靜澄也是怪笑道:“暮野王,你當年也算是一代宗師,怎地被囚十八年,這腦子也糊涂了,十八年過去,北宮連城難道還是當年的北宮連城?看來你還不知,北宮連城乃是當世劍神,五大宗師之一,你便是在修煉十八年,也不是他的對。”

    他言辭之中,對劍神北宮連城顯然是十分的推崇。

    “十八年......十八年......!”暮野王低下頭,喃喃自語,忽地抬頭,厲聲道:“老夫不管,北宮連城在哪里?告訴我他的下落,老夫或許能饒你們一命,否則老夫今日要血洗紫荊山!”

    “好大的口氣。”一僧厲聲道:“暮野王,十八年過去,你毫無悔改之心,今日你休想離開這里。”

    他話聲剛落,齊寧便見到人影飄動,那暮野王竟是如同鬼魅般飛起,宛若被風吹起的一片樹葉,直往十大高僧這邊飄過來,便聽得凈空沉聲道:“小心!”第一個搶出去,僧袍鼓起,雙成掌,迎了過去。

    齊寧心下駭然,暗想這暮野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武功便算厲害,可是竟敢孤身挑戰十大高僧,若非太過自信,便是太過愚蠢。

    雖然之前凈空也自承大光明寺諸僧之中,除了空藏大師之外,并無人是是暮野王的敵,但十大高僧在此,暮野王以寡敵眾,自然是兇多吉少,這凈空大師還擔心找不到暮野王蹤跡,卻不想此人不知天高地厚,竟是孤身前來,自投羅網。

    此時從四周已經有不少光明僧眾圍攏過來,大殿鳴鐘,亦是示警,許多僧眾在紫荊山布下天羅大陣,余下諸人俱都是往這邊過來,只是說話間的功夫,已經有兩三百人涌過來,在廣場之上形成半月之狀,擋住了暮野王的退路。

    暮野王尖叫一聲“來得好”,已經如同鬼魅般到了凈空身前,右成掌,竟是直往凈空胸口拍過去。

    凈空雙掌翻飛,招式倒也不如何玄妙,但卻十分厚重,一掌斜劈暮野王掌側,另一卻是化掌成爪,往暮野王腕拿過去,尚差幾寸許,暮野王那掌卻是一個內旋,反繞到凈空的背處,反拿凈空腕。

    這時候主人卻是看到,暮野王左背負在身后,右孤臂應對凈空。

    眾僧心下駭然,他們都曉得凈空的武功在光明十三僧中排行前列,他悟性極高,在武學之上造詣極深,這暮野王單應對,可說是狂傲至極,可是眾僧又都知道這魔頭武功了得,如此狂妄,那也是自有本錢。

    果然,暮野王雖然只是單與凈空相搏,但不到十招,凈空便已經被逼得連連后退。

    眾僧互相瞧了瞧,靜澄已經叫道:“這魔頭殘忍好殺,今日絕不可讓他逃離,無需和這等魔頭講什么規矩。”中拎著那柄鐵杖,已經飛身上前,掄起來便往暮野王砸了過去。

    齊寧心知光明十三僧任何一人都不是暮野王對,但是群起而上,未免也有以眾欺寡之嫌,這靜澄有言在先,也是免得大家心有顧忌,他欺身而上,凈能諸僧也都不猶豫,齊齊上前,各施段。

    暮野王卻是全然無懼,雖然在重圍之下,卻是應對自若,身法忽左忽右,鬼魅一般,十僧一時間卻也是奈何不了暮野王,反倒是人數太眾,略顯擁擠。

    光明十三僧雖然名動天下,但普天之下,還真不曾有人要勞動光明十三僧一起動,便是三五人合力出,也是極其罕見。

    今日十僧同時出,固然都是各有所學,但互相之間的配合卻是十分生疏,雖有幾人心意相通,配合默契,但整體而言,卻還是頗有些凌亂。

    十僧雖然有心配合,奈何這暮野王卻早就看穿諸人心思,十僧之間的漏洞,他是一目了然,應對自如,見縫插針,硬是讓著十僧難以形成整體,廣場之上,這時一道身影交纏在一起,讓人看的眼花繚亂,圍觀的光明僧眾便有不少看的稀里糊涂。

    齊寧倒是看的一清二楚,越看越吃驚,心想難怪凈空大師等人對這暮野王心存忌憚,眼見為實,這暮野王的武功當真是匪夷所思,孤身應對十大高僧,竟還是游刃有余,心想以這等武功,卻也不知道是否能與五大宗師相媲美。

    場內勁風呼呼,齊寧微皺眉頭,心下卻是想著,這暮野王當年傷在了北宮連城的劍下,所以才被大光明寺囚禁到寺內,卻也不知道這暮野王當年與北宮連城又有什么恩怨。

    他此前也聽人說起江湖軼事,對于江湖上的頂尖高也是略知一二,可是記憶之中,并無人提及過這位暮野王,可是這暮野王當年能與北宮連城一較高低,如非傷在北宮連城劍下,便是大光明寺也奈何不了他,如此人物,當然不可能是籍籍無名之輩,卻怎地沒有聽人說起過。

    他心下疑惑,忽聽到一陣張揚放肆之聲響起,聽出那聲音正是暮野王的笑聲,心下暗想這暮野王還真是夠狂妄的,被十大高僧圍攻,還能笑出聲來,當今天下只怕也是獨此一份吧,還未多想,便聽到驚呼聲起,隨即瞧見一道人影從人群之中飛出去,聽得暮野王哈哈笑道:“第一個!”

    那人影飛出,眼見要摔落在地上,卻見那老僧一個旋身,正面朝下,單掌撐在地上,身體彈起,隨即落地盤膝,雙橫攤胸口,掌面朝上,齊寧一見便知道這老僧是在運功調息,見到他肩頭一塊血印,鮮血染紅僧袍,竟是被暮野王所傷。

    廣場之上,此刻已經聚集四五百人,眾僧都是目瞪口呆,光明十三僧在他們的眼中,那都是高山仰止,任何一人都是讓他們敬畏非常,可是眼前盡是聚集十大高僧對付一人,此情此景,便是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們實在難以明白,那邋遢無比如同瘋子般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要勞動諸多高僧合力出。

    忽聽得“砰砰”又是兩聲響,又有兩道人影飛出,暮野王尖聲叫道:“第二個,第三個......哈哈哈,當年老夫被你們趁虛而入,這十八年的債,你們也該要還清了,空藏,空藏,你個老禿驢,再不出來,老夫要讓你這些師兄弟一個個血濺當場......!”他越戰越勇,此刻宛若瘋癲一般,出狠辣,十大高僧連傷三人,也都是吃驚,更是小心。

    “空藏老禿驢,老夫不但要殺了你這些師兄弟,便是你的徒子徒孫,老夫也一個不放過,讓你們大光明寺雞犬不留。”暮野王出如電,聲音洪亮:“大光明寺.....哈哈哈,堂堂住持成了縮頭烏龜,還自詡光明,老夫看還是改名叫烏龜寺為妙......!”

    齊寧心知與人相搏,一旦說話,氣息便外泄,對于自身絕無好處,可是這暮野王竟是毫不在乎,而且他雖說話,但上卻不慢,以寡敵眾,非但沒有處于下風,甚至還占了上風,隨知此人是個大魔頭,但此人的氣魄和膽識,倒也讓人心生幾分欽佩。

    ----------------------------------------------------------------------------

    ps:先祝大家五一快樂,好好放松一天,當然,對于我們這類寫來說,依然要繼續堅持,沒有假期之說,你們越閑,沙漠就越忙,只望寫出來的文字能夠讓你們打一些時間。

    繼續努力,也繼續請大家投下保底月票!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