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一一三章 吃里扒外

章節目錄 第一一三章 吃里扒外

    顧清菡雖然已經出嫁齊家,但顧府卻還是留有她的院子,平日里依舊是打理的干干凈凈,楊寧進屋之后,就見顧清菡正在屋內等待,看到楊寧進來,顧清菡立刻起身來,快步上前。

    楊寧正準備說兩句話安慰,顧清寒已經抬起來,照著楊寧的臉頰便打過來,楊寧本可以輕松閃躲,可這一刻卻并無閃躲,顧清菡的落在楊寧臉上,顯然是收了力氣,并不疼痛,楊寧苦笑一聲,顧清菡已經面帶怒容道:“你知道我為何要打你?”

    “三娘是怪我那天單獨離開。”楊寧輕嘆道。

    顧清菡眼圈一紅,道:“你心里還知道?你可知道,若是你有個三長兩短,我又怎么能活下去?”

    “三娘......!”楊寧心下感動,柔聲道:“你也知道,那天是情勢所迫,否則我又怎能讓你單獨離開?”

    顧清菡眼淚滑落,道:“無論發生什么,你都不該自己冒險。你知道你身系一族的命運,豈能因為我而涉險?還好你能安然無恙,否則......!”抬蒙住紅唇,嬌軀顫動,楊寧溫言道:“三娘,咱們現在不都是安然無恙,不要再難過了。”

    “那你答應我,以后不能這般糊涂。”顧清菡美眸如霧。

    楊寧笑道:“我不會輕易冒險,不過如果還是這般情況,我依然會那樣選擇。”

    “你......!”顧清菡氣急,抬又要打下來,楊寧已經伸抓住她粉潤玉腕,道:“三娘,你都說我已經長大了,既然已經長大成人,有些事情我心中有數,難道你希望我是一個沒有擔當沒有骨氣的男人?”

    “你.....你放!”顧清菡被楊寧抓住,臉頰微紅,掙扎抽回去,轉身氣呼呼坐了下去,道:“那好,反正你也長大了,以后你的事兒,我也不去多管,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我也懶得操那份心。”

    楊寧走到顧清菡背后,見她郊區依舊微微顫動,柔聲道:“我的事情三娘不管,誰又能管?三娘,你可不能撂挑子,你要是不管我,我怕我以后會變成一個壞人。”

    顧清菡扭頭過來,白了楊寧一眼,風情無限,“你現在不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的壞人?”

    “我現在是壞人嗎?”楊寧摸了摸鼻子,“三娘,你倒是說說,我究竟哪里壞了?”

    他也只是隨口一問,顧清菡聽在耳中,卻覺有些輕佻,耳根一熱,卻故意冷下臉,轉變話題問道:“老宅那邊如何了?那幫人到底是誰派來的?”

    楊寧伸拉過一張椅子,要靠近顧清菡身邊坐下,顧清菡使了個眼色,道:“坐那邊去。”

    楊寧一愣,無可奈何,只能到顧清菡對面坐下,道:“那個賬房趙淵已經死了,齊澄也是假的,也已經死了。”

    “啊?”顧清菡吃驚道:“他們......!”

    “他們這幾年一直控制著老宅,賦稅一直都是按照四成在收繳,其中兩成都送到了京里,是為了穩住那邊,其他的銀子,據說是暗地里送到了巴蜀。”楊寧道:“具體送到什么地方,如今也是不知曉得了。”

    “巴蜀?”顧清菡蹙眉道:“他們控制老宅的目的,就是為了那多出的兩成銀子?”

    楊寧搖頭道:“應該不會這么簡單,假齊澄臨死前招供,在咱們侯府,有他們的眼線,侯府的一舉一動,他們都一清二楚。我相信這不是假話,這一次我們回來江陵,日夜兼程,而且知道的人寥寥無幾,可是老宅這邊卻似乎一清二楚,甚至還設下了陷阱,如果不是有人事先向他們通風報信,他們絕沒有時間準備的如此充分。”

    “你是說侯府那頭有內奸?”顧清菡吃驚道。

    “不錯。”楊寧道:“今次這批稅銀,他們其實也送到了京城,只是沒有交給侯府而已,但確實是交給了齊家。”

    “這怎么可能?”顧清菡蹙眉道:“咱們分明沒有見到一分稅銀。”

    “都在三老太爺那里。”楊寧冷笑道:“稅銀早被三老太爺收入囊中,可是他明知道侯府捉襟見肘,卻連提也沒有提一嘴。”

    顧清菡秀眉鎖得更緊,微一沉吟,才問道:“難道是三老太爺在背后搗鬼?他就是內奸?”

    楊寧搖頭道:“三老太爺確實卷入此事,但他并不是假齊澄所說的那個內奸。”頓了頓,才道:“三娘,咱們前來江陵,除了跟隨咱們過來的人,侯府那頭知道此事的人不超過四個,而三老太爺那邊恰恰不知道,看這邊設計準備,是我們剛一出京,后腳就有人往江陵這邊來報信,絕不可能是三老太爺的人。”

    顧清菡此時也聽得有些糊涂,問道:“寧兒,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越聽越糊涂?”

    “三娘,趙淵和三老太爺一定有過接觸,甚至與齊玉都有接觸。”楊寧肅然道:“他們私下里也一定達成了某種目的,而府中的眼線,另有其人。”身體微微前傾,道:“趙淵至少是和齊家兩路人有暗中聯系,一路是三老太爺和齊玉,一路就是那只眼線。”

    顧清菡道:“三老太爺一直想讓齊玉繼承爵位,他們暗中與這邊勾結,是想控制侯府的進項,說到底,目的就是要與我們為難。”

    楊寧猶豫了一下,才道:“按照假齊澄的招供,布下陷阱,讓我們兩個......那個,他們好以此為要挾,將我控制在他們中......!”說到這里,便即想到那天顧清菡銷魂的嬌-吟,那蕩人心扉的嬌-喘似乎依舊在耳邊響起,心跳不由加速,顧清菡本來一直盯著楊寧,神情嚴肅,聽到這里,扭過頭去,臉頰暈紅,酥胸起伏,亦是很不自然。

    屋里靜了一陣,楊寧有些尷尬,打破沉默道:“我覺得他想借此事控制我,甚至是控制你,絕不僅僅是為了讓齊玉繼承爵位。趙淵并沒有將齊玉看在眼中,齊玉只不過是他要利用的棋子而已,如此大動干戈,僅僅只是為了幫助齊玉奪取爵位,趙淵只怕沒有這么好心。”

    顧清菡想了一想,才道:“寧兒,有沒有可能這幫人一開始沒有想過直接能控制你,私下里與齊玉有勾結,是相等齊玉繼承爵位之后,利用齊玉做其他事情。只是此番我們來到江陵,他們才想過直接控制你?”

    楊寧頷首道:“自然也有這個可能,但他們無論是控制齊玉還是控制我,都只是想讓我們當做他們的棋子,其后必然還有更驚人的陰謀,他們究竟想要謀劃什么?”想到什么,問道:“三娘,那個趙淵自身并無這樣的實力,僅憑這區區幾人,當然沒有能耐對錦衣侯府下,我已經得知,這幫人背后的主使,是個喚作九幽地藏的人物,此人似乎和我們齊家有些仇怨,你可聽說過此人?”

    “九幽地藏?”顧清菡一怔,想了一想,搖頭道:“從未聽過這個人,這人和咱們有什么仇?”

    “我也不知。”楊寧苦笑道:“敵在明,我在暗,雖然解決了老宅的事情,但我擔心九幽地藏不會就此善罷甘休。這一次他只是派出趙淵這樣的小嘍啰搞鬼,并沒有親自出面,應該是暫時還沒有精力全部放在我們身上,我擔心回頭他親自找過來,事情就有些麻煩了。”

    顧清菡眼眸之中也微有一絲擔憂之色,隨即冷笑道:“我一直對齊玉母子忍讓,雖然明知他們母子不安好心,可畢竟是齊家血脈,凡事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此番他們竟然吃里扒外,絕不能輕易饒過。”

    “還有一事,三娘或許不知。”楊寧肅然道:“皇帝已經駕崩了!”

    “啊?”顧清菡大吃一驚,“你.....你從哪里知道的?”

    “千真萬確,絕對不假。”楊寧道:“所以我們要盡快趕回京城,如今京城只怕亂成一片,咱們不在京里,我只擔心齊家別有居心之輩會將齊家拉下水。咱們如果不在京里控制侯府局面,必然有人趁攪事。”

    顧清菡神情愈加嚴肅,點頭道:“寧兒說得對,這種時候,最是要緊,走錯一步,粉身碎骨。”起身道:“咱們收拾一下,盡快回京。”隨即想到什么,猶豫了一下,終是道:“寧兒,京里這么亂,要不......要不你先留在江陵,我獨自回去......!”

    楊寧知曉她是擔心自己這種時候回去,可能卷入紛爭之中,讓自己留在江陵避開亂局。

    憑心而論,即使到現在,楊寧對齊家也沒有什么好感,更談不上他對他們有什么責任感,只是想到一旦齊家失足獲罪,顧家作為齊家的姻親,也定然被牽連進去,顧清菡自然是難免受難,能幫一把也就幫一把,更何況他是個恩怨分明之人,對他有恩,他必然報答,可是若有仇怨,他也絕不會網開一面。

    此番在江陵差點喪命,與齊玉和三老太爺不無關系,更為重要的是侯府的那只眼線,無論如何,也要將其揪出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