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五七六章 誘敵

章節目錄 第五七六章 誘敵

    。

    齊寧冷笑道:“此人果然是處心積慮,他刺殺胡大人,自然是要阻擾使團去往東齊。今次若是被他得手,咱們當然只能停下來向朝廷快馬稟報,無法繼續往東齊去。耽擱在此,說不定就是他的軌跡。”

    胡伯溫嘆道:“下官雖然知道他與錦衣侯府有仇隙,但想著出使東齊畢竟是國家大事,他總不能因為私怨而耽誤國家大事。”搖了搖頭,輕聲道:“如此看來,先前被殺害的三名兵士,應該也是他所為了。”

    “胡大人,你莫忘記,吳達林可是司馬家提拔起來。”齊寧淡淡道:“皇上要向東齊求親,司馬家可是不甘心,我直就尋思,司馬家可不會讓咱們順順當當地將和親之事談成。我現在只擔心這背后還另有陰謀。”

    “另有陰謀?”胡伯溫憂慮道:“侯爺此話怎講?”

    “胡大人,咱們出京之后,可是直有人在暗中窺伺。”齊寧冷冷道:“之前我還在想那幫人有什么膽子敢對使團動手,現在看來,那幫人很有可能就是吳達林的黨羽,他們是要里應外合,伺機破壞出使。”

    胡伯溫駭然道:“侯爺,你是說,直跟蹤監視咱們的那幫人,是吳達林的人?”

    “現在看來,應該是如此了。”齊寧嘆道:“胡大人,你試著想想,今晚如果吳達林得手,身為副使的你被害身亡,會是怎樣個結果?不消說,定會是混亂團,便是我,也會方寸大亂的。”

    胡伯溫猛地想明白,道:“侯爺,吳達林要殺死下官,是否就是為了造成混亂?如此來,尾隨跟蹤的那幫人趁虛而入,與吳達林里應外合,損毀禮品?”

    “應該就是如此了。”齊寧道:“胡大人被害,禮品被毀,出使東齊便成泡影。我齊寧只能狼狽回京,身為正使,難辭其咎,到時候參劾本侯的折子定會如同雪片般,就算本侯能保住性命,想要再次組建使團出使,那必將是千難萬難。”

    胡伯溫喟然長嘆,苦笑道:“想不到鎮國公手段竟然如此狠辣,為了達成目的,根本不顧大楚的利益。”

    “我之前猜測,被害的三名守衛,定是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事情,所以才被殺人滅口。”齊寧低聲道:“雖然眼下還沒有真憑實據,但事情應該不出我的猜測,今夜吳達林必定是偷偷出去與他的黨羽接頭,恰好被三名巡邏的兵士瞧見,吳達林擔心三名兵士走漏風聲,所以出手擊殺胡大人,你以為我的推測是否可能?”

    胡伯溫微微點頭道:“此事本就蹊蹺,但時候也這樣解釋,就說的通了。”低聲問道:“侯爺,吳達林今夜行刺下官,看來已經是開始動作,咱們應該如何應對?若是不能及時解決,下官擔心還會有更兇險的事情發生。”

    齊寧微沉吟,才道:“胡大人,依你之見,咱們該當如何處置此事?”

    胡伯溫忙道:“侯爺,下官并非推搪,但此事委實事關重大,還請侯爺定奪,無論侯爺如何決斷,下官定當遵命。”

    齊寧在椅子上坐下,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才道:“吳達林不除,后果不堪設想,胡大人,若是將此人除掉,以絕后患,你以為如何?”

    “侯爺,若是真的真的除掉吳達林,是否會觸怒司馬家?”胡伯溫微皺眉頭,擔心道:“司馬家如今權勢極大,咱們咱們不好招惹。”

    “怎么,胡大人害怕了?”齊寧淡淡笑道:“你放心,時候若有人要追究,盡管沖著本侯來就是。”

    胡伯溫忙道:“侯爺誤會了,下官絕不是這個意思。如果侯爺決定真要除掉此人,下官定當與侯爺共同進退。”

    齊寧笑道:“如此甚好,咱們也是為了使團能順利前往東齊,國事為大,有些顧忌,咱們就不要在乎了。”

    胡伯溫走到前窗,微打開窗戶向外看了看,夜雨瓢潑,外面昏暗片,關上窗戶回來道:“侯爺,依下官之見,就算要動手除掉吳達林,也需要謹慎小心,萬不能引起使團的震動。”低聲道:“這兩百羽林衛士,咱們并不知道底細,其中有沒有吳達林的心腹,那還真是不好說。”

    齊寧微點頭道:“胡大人所言極是,你我此前都與羽林營沒有接觸,對他們并不是十分清楚,如果這其中有不少是吳達林的人,動起手來,只怕要引起內訌。此前我瞧這吳達林似乎和手底下的兵士關系頗為融洽,若是輕易對吳達林下手,只怕會很麻煩。”微皺眉頭,若有所思。

    胡伯溫想了想,眼睛忽地亮,道:“侯爺,有個人,或許能幫著咱們解決這個麻煩?”

    “是誰?”

    “梁雄!”胡伯溫肅然道:“梁雄是羽林營的人,與這些兵士關系也是不差,而且他對羽林營的狀況十分了解,如果他能協助動手,應該是個不錯的幫手。”

    齊寧笑道:“不錯,梁雄為人機警,胡大人,不瞞你說,這梁雄早就發現吳達林不對勁,而且離京之前,遲鳳典就已經交待過他,要他小心提防吳達林,找此人幫手,定是馬到功成。”

    胡伯溫歡喜道:“若是如此,那可就太好了。侯爺,梁雄是副領隊,如果到時候有人追究吳達林之事,你我加上梁雄三人都能證明吳達林意圖破壞使團求親,別人也就無話可說了。侯爺,你在這里稍后,下官去找梁雄過來商議。”

    齊寧輕聲道:“越少人知道越好。”

    胡伯溫點頭道:“下官明白。”這才過去打開房門,輕步出去,沒過多久,只見胡伯溫領著梁雄進了屋來,胡伯溫進門之后,順手將房門關上,梁雄上前來拱手道:“侯爺,眾弟兄還在搜找刺客,暫時還沒有找到刺客的蹤跡。”

    齊寧點點頭,與胡伯溫對視眼,才輕輕咳嗽聲,招招手,示意梁雄靠近些,梁雄有些疑惑,卻還是湊近上前,齊寧身體微微前傾,壓低聲音道:“刺客已經找到!”

    梁雄怔,吃驚道:“找到了?”

    “梁副領隊,方才人多,我沒有當眾直言。”胡伯溫靠近過來,低聲道:“今夜欲圖行刺本官的刺客,乃是使團的護衛領隊吳達林!”

    梁雄身體震,濃眉緊,異常吃驚,沉默片刻,才道:“胡大人,您您是否看清楚?吳領隊雖然有些奇怪,但是但是他不至于行刺大人吧?”

    齊寧道:“胡大人十分確定,而且本侯也認為,吳達林是最大的嫌疑人。”

    梁雄苦笑道:“離京之前,遲統領有過囑咐,卑職也只以為是遲統領謹慎小心,想不到!”頓了下,才道:“侯爺,胡大人,你們找卑職前來,告知此事,定是有事吩咐,無論有何吩咐,卑職定當全力以赴。”

    齊寧笑道:“就等你這句話。”神情隨即冷峻起來,道:“梁副領隊,本侯帶隊出使,目的就是要完成皇上的旨意,向東齊求親成功,所以阻擋出使東齊的切擋路石,必須都要踢開。”盯著梁雄眼睛,問道:“你明白本侯的意思?”

    梁雄微微點頭,道:“侯爺是否說,要要制住吳達林?”

    胡伯溫低聲道:“梁副領隊,這兩百名兵士之中,可有吳達林的人?”

    梁雄道:“吳達林雖然來羽林營不久,但他此前就名聲在外,他是窮苦人出身,羽林營中大部分兵士也都是窮苦出身,所以對他頗為敬服。”

    “侯爺,看來還真是不能正大光明懲處此人。”胡伯溫道:“既要干脆利落,還要悄無聲息。”

    齊寧點點頭,道:“梁副領隊,事關重大,你可有什么好主意?”

    梁雄微沉吟,終是道:“侯爺,您和胡大人的意思,卑職已經明白,要做的隱秘,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卑職倒有個法子,不知可行不可行。”更是湊近,低聲細語了番,齊寧邊聽邊點頭,等梁雄說完,齊寧含笑道:“如此甚好,就按照梁副領隊的主意來辦。”

    大雨之中,吳達林此刻正領著兵士在村中各處角落搜尋刺客的下落,卻是無所獲,忽聽得有人叫道:“吳領隊!”人從昏暗中過來,吳達林瞧了眼,見是梁雄,立刻問道:“可有刺客的蹤跡?”

    梁雄湊近上前,低聲道:“吳領隊,侯爺發現了端倪,已經帶人出了村口,令卑職過來通知您,讓你迅速趕過去。”

    吳達林皺眉道:“侯爺出了村?發現什么端倪?”

    “應該是刺客的蹤跡。”梁雄輕聲道:“侯爺令我們不要打草驚蛇,其他人繼續在村子里佯作搜尋,你我二人偷偷過去。”

    吳達林露出古怪之色,猶豫下,終于還是點頭道:“侯爺在哪里,領我過去。”

    梁雄在前領路,吳達林跟在后面,兩人前后到了村口,守衛自然不敢攔阻,行出段路,只見到前面是片小樹林,林邊還有處小池塘,吳達林皺眉道:“梁副領隊,侯爺到底在哪里?”

    梁雄抬手指向前方,道:“那不就是。”吳達林抬眼望過去,果然瞧見前面有道身影站在林邊,加快步子上前去,距離五六步之遙,看清楚果然是齊寧,正要行禮,齊寧卻已經轉身往林中進去,吳達林眉頭微緊,扭頭看了梁雄眼,還是跟了上去。

    207-05-522:25:0。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