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一七九章 知恩圖報

章節目錄 第一七九章 知恩圖報

    堂內一時死一般寂靜,楊寧本是個膽大包天的性子,可是不知為何,此時卻覺得背心出冷汗。

    那仆人不明所以,見楊寧半天沒說話,小心翼翼問道:“侯爺,要不要讓他進來?”

    楊寧正要說話,就聽顧清菡聲音淡淡道:“有客登門,而且是要找侯爺,怎能將客人拒之門外?快去請進來吧。”

    那仆人答應一聲退下。

    楊寧轉過身,只見顧清菡拿起桌上的一只茶杯,也不看楊寧,竟是饒有興趣地將那只茶杯翻來覆去地看,那茶杯制作倒也精巧,還描有水墨畫,古色古香,顧清菡倒像是在欣賞杯子上的水墨畫。

    楊寧頓時很為尷尬,試探地叫了一聲:“三三娘?”

    顧清菡也不看他,只是淡淡道:“侯爺別著急,有客人到來,你先接待客人,免得讓人家說你不熱情。”

    仆人很快就領來一名三十出頭的漢子,一進門,就跪倒在地,道:“小人王祥,拜見侯爺!”

    楊寧只能道:“起來說話吧。”等那人起來,才問道:“你來找本侯做什么?”

    那人躬著身子,從懷里取出一份名刺呈給楊寧,恭敬道:“侯爺,這是仙兒姑娘送來的名刺,仙兒姑娘說,昨晚沒有讓侯爺盡興,都是她的錯,所以要備下薄酒給侯爺賠罪,還請侯爺這兩天務必賞光。”

    楊寧打開名刺,一陣幽香撲鼻而來,卓仙兒那嬌美可人的面容似乎就在眼前,這名刺十分的精美,上面竟然畫著一對鴛鴦,下綴一行娟秀的小字:“昨夜失禮,輕待侯爺,甘愿賠罪,念及念及!”

    下面的落款,正是卓仙兒。

    字跡娟秀,明顯是出自女兒家的手筆,只看卓仙兒墨寶,卻也是寫的一手好字。

    楊寧咳嗽一聲,故作肅然道:“本侯與仙兒姑娘只是萍水相逢,所謂君子之交淡如水,那個,你先回去吧。”

    那人一愣,也不知道楊寧是答應還是不答應,還是壯著膽子問道:“不知侯爺何時有空,仙兒姑娘那邊可以提前準備一下。”

    楊寧恨不得抽這家伙幾巴掌,顧清菡就在自己身后,這家伙就那么沒有眼力界,硬是沒有發現氣氛不對。

    “回頭再說。”楊寧將一只手放在胸前,避開顧清菡眼睛扇了扇,眨了眨眼睛,示意那家伙趕緊離開。

    那人倒也還算機靈,看出名堂,此時也瞧見了楊寧身后的顧清菡,知道事情又些不妙,干脆利落拱手道:“小人先告退!”彎著身子,也不等楊寧說話,便急匆匆退走。

    楊寧沖著王祥背影嘟囔道:“都不怎么熟,送什么名刺,搞得和熟人一樣。不就是聽她彈了一首曲子嗎,什么不盡興,真是胡說八道。”他這自然是故意說給身后的顧清菡聽,調整了一些臉上的表情,轉過身時,臉上已經帶著笑:“三娘,這幫人說話沒頭沒腦,真是!”

    卻見顧清菡放下茶杯,不等楊寧說完,已經沖著門外喊道:“韓壽!”

    很快就聽外面有人答應了一聲,一名五十多歲的半老老頭兒進來,先是向楊寧拱了拱手,然后走到顧清菡面前,恭敬道:“三夫人有什么吩咐?”

    “邱毅走了之后,府里這陣子也沒個總管。”顧清菡語氣倒也是十分淡定:“你是侯府里的老人,做事也算干練,這些年對侯府也是忠心耿耿,而且兢兢業業,從今天開始,你就把擔子先挑起來吧,幫著侯爺處理一些雜務。”

    韓壽先是一怔,很快反應過來,激動道:“三夫人,我!”正要拜謝,顧清菡搖頭道:“你先別急,問問侯爺,看他同不同意你做總管。太夫人將侯府交給了他,府中大小諸事,都由他做主。”

    她語氣十分平靜,可越是如此,楊寧便越感覺這美少婦是真的動怒了。

    “三夫人既然說你能行,那你自然可以。”楊寧道:“從今天開始,你就是侯府的總管了。”努了一下嘴,示意韓壽趕緊退下,韓壽十分識趣,謝了一聲,忙退了下去。

    “書院那邊的銀子,明天可以送過去了。”顧清菡道:“賬房那邊已經說過,只要直接去拿銀子就成。”

    說完,顧清菡便要出門,楊寧忙攔住,苦笑道:“三娘,你聽我解釋。”

    “讓開。”顧清菡冷冰冰道。

    楊寧還要說話,顧清菡惱道:“你再不讓開,我可對你不客氣。”抬起手,推在楊寧胸口,她氣力也不是很大,但楊寧知道她是真的動怒,這時候不能硬頂,只能閃到一邊,顧清菡看也不要看他一眼,扭著腰肢,快步而去。

    楊寧看著顧清菡背影消失,嘆了口氣。

    他沒有將昨晚事情告訴顧清菡,本是害怕顧清菡擔心,誰知道事情卻變成這個樣子,只覺得女人實在是不好對付。

    他知道這時候是顧清菡最惱怒的時候,這種時候去勸說,無疑是自討沒趣,只能碰冷釘子,現在只有等顧清菡先消消氣,然后再去哄一哄。

    他此時也確實十分困乏,回到自己屋里,倒下便睡,這一覺一直睡到了傍晚時分才起來,洗刷一番,換了一身干凈的衣衫,出了院子,想著這都快一天了,顧清菡的火氣應該削減了一些,便要過去哄哄顧清菡。

    順著小石徑走出一段,到得一處石拱門前,卻見到一人正斜靠在墻根下,夕陽西照,陽光灑設在那人身上,一團黑色。

    “丑漢,你怎么在這里?”楊寧見到那人,露出一絲笑容,走過去蹲下,道:“怎么樣,最近吃的可飽?”

    這人卻正是楊寧從江陵帶回來的黑氅丑漢。

    黑氅丑漢在危難時刻,救過顧清菡,那也算是顧清菡的救命恩人,從江陵回來時,楊寧便將他也一同帶了回來,臨行時倒也囑咐那位舅父顧文章幫忙查查是否能找到黑氅丑漢的家人,若有消息,再將他送回去。

    侯府上下幾百口子,自然也不差黑氅丑漢一碗飯。

    這黑氅丑漢到了侯府,一日三餐自然是管飽,府里有什么力氣活缺人手,也會讓黑氅丑漢跟著一起搭搭手,有顧清菡的囑咐,府中上下倒也不因為此人智商有問題而欺負他。

    這家伙閑來無事,便會在府中隨便找個地方曬曬太陽睡上一覺,反正侯府龐大得很,什么地方都夠他美美睡上一覺,侯府本來給他專門安排了住處,可這家伙并不喜歡在屋內睡覺,半夜三更,總喜歡貓在一些奇怪的地方,開始的時候,冷不丁地總是嚇人一跳,以為是府里鬧鬼,這些時日下來,侯府上下倒也已經習慣了有這么個人。

    侯府也早為他更換了新的衣裳,入冬后,也同樣為他配備了棉服,可這家伙無論穿什么衣服,都會在外面披上他的熊皮黑氅。

    楊寧瞧見他黑氅下面穿著棉袍,棉袍是新近配發的,但穿在他身上,短短時日,已經是沾滿了污漬油膩。

    黑氅丑漢本是靠著墻根悠閑曬太陽,聽到楊寧聲音,睜開眼睛瞧過來,見到是楊寧,坐起身子,咧嘴笑了起來。

    他右邊半張臉滿是肉疙瘩,十分丑陋,一笑起來,那半張臉更是難看,可楊寧能夠看出,這丑漢的笑卻是十分的憨厚。

    忽見那丑漢想到什么,伸手到懷中,很快就拿了一個饅頭在手中,用滿是污漬的手遞了過來,甚至晃了晃,似乎是示意楊寧接過來。

    楊寧笑著搖搖頭,丑漢將那饅頭收回懷里,又摸索了幾下,從懷里掏出一只雞腿來,天色已經頗為寒冷,那雞腿上裹著一層凍油,楊寧愣了一下,丑漢卻又將那雞腿遞過來,憨笑道:“吃,吃!”

    楊寧心想你這家伙不放棄黑氅,難不成就是為了好藏東西?這黑氅倒似乎成了他的食庫。

    顧清菡知道這黑氅丑漢唯一的要求就是吃東西,所以吩咐府里在食物上任其食用,這丑漢吃飯的時候往身上藏點東西,大家都是看的一清二楚,卻也沒有人說他。

    楊寧知道一個人對食物如此渴求,肯定不是因為這黑氅丑漢天性貪吃,無非是因為他曾經經受過饑餓的折磨,只有切身體會過什么是饑餓,才能對食物充滿著無窮的。

    對這黑氅丑漢來說,什么黃金白銀,什么美女佳人,顯然都不如一塊饅頭來的實在,而食物在他的眼中,那自然是最為寶貴的東西。

    他能夠將自己藏起來的食物拿出來送給自己,就等若是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分享出來。

    “我知道你的意思。”楊寧伸手推回去,溫言道:“我現在不餓,你自己留著吃,如果太涼,找人幫你熱一熱。你不用將食物藏在身上,有我在,你以后不會挨餓。”起身來,輕輕拍了拍黑氅丑漢的肩頭,“你知恩圖報,比許多人要強出許多,僅此一點,就要太多人比不上你。”嘆了口氣,望向夕陽落日,喃喃道:“可是你到底是誰?你來自何方?”

    --------------------------------------------------------------------------------------

    ps:第一更,今日三更,還有兩更!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