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六零五章 同黨

章節目錄 第六零五章 同黨

    那人取出石磚,并沒有立刻去取包裹,停了一下,向房門那邊瞧了瞧,這才伸從里面將那包裹捧出。

    既已得,那人也不收拾,拎起包裹,徑自向后窗奔來,剛要翻窗而出,卻感覺側旁一陣勁風忽起,來勢凌厲,那人還以為是被喇嘛發現,大吃一驚,身體疾退,孰知對方的目標卻是他里的包裹,一只已經搭在包裹上,那夜行人向后疾退之時,一道身影卻是被他帶入到屋內。

    這突然出的自然是齊寧。

    齊寧本想趁奪下包裹,孰知此人的反應著實靈敏,感覺有異狀,立時后退,齊寧左抓住那包裹,也不松,順勢進到屋內。

    夜行人右拿著包裹,只怕被對方搶走,并不松,左掌卻是斜劈過來,齊寧跟隨向百影學過一套精妙功夫,雖然尚未完全領悟透徹,但拳腳上的功夫已經是突飛猛進,右探出,直取夜行人脈。

    兩人都擔心被那群喇嘛聽到動靜,心照不宣,盡量不發出聲音,雙方掌上交纏,齊寧腳下卻是陡出一腳,直踢那人的膝蓋,那人亦是反應迅速,大腿擺動,閃躲過去,反過來直踢齊寧。

    昏暗之中,兩人各自用一抓包裹,你來我往,片刻間已經交十余回合,齊寧只覺得對方的力量倒不如何,但招式卻是變幻多端,而且出速度極快,也幸虧他得蒙向百影在拳腳上的教導,與那人倒也是不相上下。

    猛聽得“撕拉”一聲響,卻原來是兩人打斗之間,不自禁上用力,這兩人內力都是不弱,那包裹箱子的布巾如何抵得住這兩人的撕扯,從中已經被撕開,里面一只木箱子直往下落,兩人都是一驚,齊寧反應迅速,抬腿勾住那木箱子,夜行人見狀,一掌拍過來,齊寧反掌迎過去,兩人掌對掌,都覺得一股力道將自己向后推搡,各自退了幾步,齊寧腳下一挑,已經將那木箱子抱在了懷中。

    他既已得,也不多糾纏,轉身要走,那夜行人豈容齊寧如此輕易離開,足下一點,人如風中鴻毛,輕飄飄地飛掠到齊寧身后,探往齊寧肩頭抓過來,齊寧并不回頭,那夜行人正好抓在左肩頭上,眼眸顯出驚喜之色,便要吐力,卻忽地覺得上的力道在瞬間消失。

    夜行人吃了一驚,自然不知齊寧已經催動六合神功,這肩頭正是吸收外力的穴位之一。

    夜行人催動內力,齊寧亦是調動氣息吸納,向百影對他有過教導,他體內是純陰真氣,不宜吸收純陽真氣,否則對自身大有傷害,齊寧倒也無法判斷這夜行人的內力究竟是純陰還是純陽,他知道這夜行人的功夫著實不弱,兩人再交幾十回合也未必能分出勝負,此刻那幫青藏喇嘛近在咫尺,一旦被發現,事情反倒不妙,恰好這夜行人一抓在自己肩頭,也就自然而然地催動六合神功吸取其內力,盡快解決這個麻煩。

    他體內畢竟有那股吞噬外來內力的寒冰真氣,心想就算此人是純陽真氣,吸入之后,由那寒冰真氣慢慢吞噬就是,即使有所損耗,慢慢調養修復,也不會有太大傷害。

    他在西川千霧嶺亦曾意外得到那套炎陽神掌,只是向百影有過告誡,倒也不敢輕易動用。

    夜行人自然不知六合神功玄妙,拼力向外催動內力,齊寧則是拼力向里吸取,如此一來,夜行人的內力就如同決堤洪水,瘋狂外涌,只片刻后,夜行人眼眸中已經顯出駭然之色,似乎意識到什么,想要收回,但此刻卻已經由不得他說了算,掌宛若黏在肩頭,根本掙脫不得,他微張開嘴,內力外涌之際,就是說話也是不能。

    又過片刻,那夜行人身體已經委頓下去,雙腿軟綿綿地,整個人已經趴倒在齊寧身上,齊寧心知此人的內力損耗殆盡,這才收功,身體一閃,那人身體晃了一晃,“噗”的一聲,已經跪倒在地,身體向前軟軟趴下。

    齊寧抬腳將那人踢翻了個身,探扯下他面布,昏暗之中,倒也看清楚了樣貌,卻正是風皇子下那名藍衣人,齊寧亦懷疑過他是五行神君之一。

    那人睜著眼睛,目中毫無光澤,有氣無力道:“你.....你是.....!”還沒說完,齊寧已經聽到外面傳來腳步聲,心知這夜行人方才趴倒在地之時,發出一絲動靜,定是被那群喇嘛瞧見,二話不說,迅速向后窗跑去,他剛到窗邊,房門已經被踢開,幾人已經沖進來,齊寧回頭瞧了一眼,只見當先一道身影抬指向自己,大叫一聲,齊寧身形騰起,已經翻窗而出。

    他出了后窗,也不回頭,飛奔向林木茂盛之地。

    聽得后面傳來叫喝聲,齊寧也不理會,沖進一片小樹林中,走到盡頭,卻發現是一道圍墻,圍墻倒是不高,齊寧足下一點,一抱住那木箱子,一已經勾住圍墻,臂一用力,整個人已經躍上圍墻,蹲在墻頭,向下瞧了一眼,見到幾道身影正往這邊追過來,速度也都是不慢。

    齊寧知道這木箱子在那幾名喇嘛眼中珍貴無比,必定是不惜一切代價要找回,在墻頭掃了一眼,確定了路徑,跳下了墻頭。

    那幾名喇嘛追進小樹林,也是跑到圍墻之下,一名喇嘛身體微曲,身后兩人先后躍起踩在他背上,隨即跳到墻頭,上到墻頭之后,一名喇嘛伸下來,將同伴拉了上去,前后只是眨眼間的事情,配合的十分默契,三名喇嘛站在墻頭,居高臨下掃視,夜色深沉,卻并無瞧見任何動靜,齊寧便似乎憑空消失一般。

    幾名喇嘛臉上都顯出焦急之色,一人做了個勢,三人同時從墻頭跳下,分成三路,各自追尋。

    此刻貢扎西等幾名喇嘛已經抓住了夜行人,早有人拿了牛筋繩子,將他牢牢捆住,貢扎西看到包裹不翼而飛,又驚又怒,令人將夜行人帶到了中間那屋子,屋內點著燈火,這時候看清楚夜行人樣貌,邊上立時有人指指點點,貢扎西自然也已經認出來。

    貢扎西與北堂風打過幾次交道,北堂風每次出現,身邊必有一紅一藍二人,十分顯眼,想不認識都難。

    貢扎西雖然怒極,但此刻卻還是保持著冷靜,雙合十,問道:“包裹在哪里?”

    夜行人全身虛脫,若不是身后有兩人押著,都要趴倒在地,有氣無力道:“不是.....不是我,被.....被別人搶走......!”

    貢扎西沉聲道:“你們為何要偷包裹?”

    夜行人身體搖晃,卻不說話。

    “你的同伴奪走了包裹。”貢扎西冷聲道:“現在你帶我們去拿回來,拿不回包裹,用你的性命賠償。”

    夜行人急道:“那.....那不是我同伴,我.....我不認識他!”

    貢扎西冷笑道:“我們不是傻瓜,你騙不了我們,如果不是同伴,為什么在一起。”

    夜行人一時間卻不知該如何辯駁,貢扎西沉聲道:“我們與你們并無仇恨,你們幾次三番與我們作對,我們都是忍讓,可是你們欺人太甚,搶走了我們的東西,我們不會罷休。”上前兩步,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夜行人眼睛,問道:“是不是你們的皇子派你來?”

    夜行人立刻道:“與.....與皇子無關,是我.....是我走錯了路,迷迷糊糊.....迷迷糊糊到了這里.....!”

    貢扎西立時怪笑起來,笑聲極其詭異,猛地探抓住夜行人衣領,厲聲道:“我們是逐日法王的弟子,法王的寶物你們也敢搶奪,若是你們皇子不交出來,我們就要將你們的皇子帶回大雪山,交給法王處置發落。”

    夜行人雖然有氣無力,聽得此言,卻還是吃了一驚,失聲道:“你們.....你們是逐日法王的人?”

    天下五大宗師,逐日法王便是其中之一,只是逐日法王遠在青藏,傳言逐日法王武功出神入化,乃是青藏第一高,受吐谷渾人膜拜,這夜行人得知這些喇嘛竟然是逐日法王座下弟子,還真是吃驚不小。

    便在此時,從門外進來幾人,正是追尋齊寧那三人,到得貢扎西面前,雙合十,說了幾句,夜行人也聽不懂,貢扎西臉色難看,微一沉吟,沉聲說了幾句,轉身便向門外走去,兩名喇嘛立刻推搡著夜行人向外走,其他喇嘛都是拿起棍杖,跟在身后。

    一行人腳步很快,從后花園出來,徑自向驛館東苑過去,驛館的格局并不復雜,從驛館正門而入,是一條寬闊的青石大道,走出一段路,左右兩邊各有一條水池,池子上面修有石拱橋,往左邊便是西苑,往右邊則是東苑。

    貢扎西等人剛過石拱橋,便有數名北漢兵士擁上前來,擋住了去路,貢扎西神色冷沉,道:“青藏古象王國貢扎西,要見你們的皇子,讓他出來!”

    幾名北漢兵士尚沒有看到后面的夜行人,一人冷笑道:“管你是貢扎西還是貢扎東,這里是北漢使團的住處,閑雜人等不得靠近,還不快滾!”

    貢扎西并不爭辯,徑自往前行,北漢士兵見狀,都是顯出惱怒之色,兩名兵士已經挺槍照著貢扎西直刺過來,貢扎西探出雙,速度奇快,已經抓住長槍槍桿,輕松奪了下來,隨即雙槍左右分拍,打在那兩名兵士的腰間,只聽得“哎喲”兩聲,那兩名兵士已經軟倒在地。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