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六七二章 利箭長鞭

章節目錄 第六七二章 利箭長鞭

    夜幕之中的利箭快如閃電,宛若霹靂,來的無聲無息,北堂風全無察覺,北堂煜驚駭之下,失聲道:“小心......!”

    眼見得利箭便要射中北堂風,旁邊一道身影搶出,正是火神君,只聽得火神君低吼一聲,一股激蕩勁氣硬是將那利箭改了方向,北堂風呆了一呆,這時候北堂風下那幾人已經以西門戰櫻接上,曹威見此情狀,叫道:“弟兄們,幫助神侯府拿下這些奸細。”

    丐幫眾弟子都是叫喊出聲,紛紛沖上前去。

    齊寧瞧見那支利箭直射北堂風,亦是吃了一驚,那一箭明顯是要致北堂風于死地,卻原來暗中盡是早有人想要找會射殺北堂風。

    他方才看清楚那支利箭的來路,扭頭望過去,只見到不遠處的屋頂之上,一道身影正迅速撤走,顯然便是刺殺北堂風的刺客,齊寧正待要追,忽聽得“咻”一聲響,扭頭看去,原來蘭師兄落地之后,迅速從懷中取出一物,沖天射出,齊寧知道那定然是召喚支援的信號,神侯府的援兵應該很快就會趕到。

    北堂煜知道事情已無可回轉,下眾人正與西門戰櫻和丐幫眾人廝斗,立刻向火神君道:“快帶他走。”

    北堂風急道:“皇.....皇叔,那你怎么辦?”

    “不必管我。”北堂煜嘆道:“快走,他們的援兵馬上就到,再不走就來不及。”

    火神君向北堂煜一拱,竟是二話不說,上前一把抓起北堂風,將他放到自己背上,他人高馬大,北堂風在他肩頭倒也不顯累贅,他也不去管正在廝斗眾人,轉身就往側墻跑過去。

    西門戰櫻看得清楚,哪里肯讓火神君走脫,一刀逼開一名北漢侍從,冷聲道:“想跑,沒那么容易。”足下一點,朝著火神君追了過去,便有隨從想上前攔住,邊上沖上兩名丐幫弟子,將那隨從逼退。

    蘭師兄被火神君所傷,一時卻是起不來身,瞧見西門戰櫻去追火神君,心知西門戰櫻并非火神君敵,叫道:“小師妹不要落單.......!”

    西門戰櫻眼見得火神君已經跑到側墻邊上,如何能讓他就此逃離,也沒管蘭師兄的叫喊,握刀追過去。

    火神君跑到側墻邊,那側墻并不高,他雙足猛地一蹬,竟是扛著北堂風約上土墻,回頭看了一眼,見到西門戰櫻追過來,冷笑一聲,飛身從土墻跳了下去,西門戰櫻追上前去,也是躍上土墻,見到火神君速度極快,已經拉開數丈距離,根本不做猶豫,跳下土墻追了上去。

    齊寧眼見西門戰櫻追拿火神君,暗道真是不自量力,唯恐西門戰櫻有閃失,起身來,便在屋頂上往前追,他居高臨下,對火神君的蹤跡看的很是清楚,瞧見火神君已經跑到大街上,奔出數十步,閃身拐進一條巷子里。

    西門戰櫻尾隨其后,也是拐入巷內,齊寧嘆了口氣,剛才還覺得這姑娘不是胸大無腦,誰知道這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論斷,不過想想西門戰櫻在神侯府所接受的訓練,如此可疑人物,當然不可能輕易放過,能夠孤身去追,也算是驍勇。

    方才那刺客射已經不知蹤跡,火神君的武功也確實了得,齊寧心想西門戰櫻如此魯莽,可莫從獵人變成獵物,身影如魅,從屋頂飛掠而下,尾隨在后方。

    他進到巷內,依稀看到前方西門戰櫻矯健的身影,盯住了西門戰櫻。

    火神君雖然負有一人,但速度奇快,西門戰櫻也是拼了命的追趕,深夜時分,襄陽城頒下宵禁令,所以大街小巷也都是冷冷清清,齊寧在后面跟著追出三條街,發現四周更是僻靜,忽見到前面的西門戰櫻忽然停了下來,齊寧立時閃身躲到邊上,遠遠望過去,只見西門戰櫻四處張望,顯然是已經被火神君甩開。

    齊寧心想九天樓名震天下,五行神君自然都不是泛泛之輩,火神君要甩掉西門戰櫻,倒也不算太難事情。

    西門戰櫻一跺腳,看起來十分懊惱,冷聲道:“你們跑得了一時,想要跑出襄陽,那是癡心妄想。”語氣顯然是大不甘心。

    忽聽得一個怪笑聲響起:“小妹妹,你說誰想跑出襄陽啊?半夜三更,一個姑娘家在大街上浪蕩,可是夜里太過寂寞。”

    齊寧心下一凜,聽出聲音絕非火神君,但言辭粗鄙,絕非好人。

    “是誰?”西門戰櫻被人一語道破真身,吃了一驚,握刀在,環顧一周,“藏頭露尾,算什么男人,還不滾出來?”

    “你想知道我是不是男人?”那聲音怪笑道:“那倒容易得很,正好夜深人靜,咱們找個僻靜的地方,我讓你瞧瞧我是不是男人。”

    “無恥。”西門戰櫻怒道:“狗東西,滾出來。”

    卻又聽一個聲音嘿嘿笑道:“小娘們的脾氣倒是很夠味,真是我喜好的,想不到西門無痕的女兒長得竟是花容月貌。”

    “不但花容月貌,還有個大屁股。”先前那聲音淫邪道:“這樣漂亮的屁股,萬里挑一,可說是價值連城了。”

    齊寧聽得對方竟然知道西門戰櫻的身份,而且出言愈發的粗鄙,神情變得冷峻起來,他微閉雙目,聽到后面那聲音道:“咱們拿了西門無痕的女兒回去,也算是大功一件吧,到時候瞧瞧西門無痕用什么東西來換他女兒。”

    西門戰櫻又羞又惱,叫道:“無恥鼠輩,有種就出來,躲躲閃閃,是見不得人嗎?”

    那兩人立時齊聲怪笑,忽聽得“咻”一聲響,街道之上“啪”的一聲,齊寧看的清楚,只見到一支利箭正射在西門戰櫻腳邊幾寸地方,箭簇沒入地面,箭桿兀自在抖動,齊寧霍然抬頭,立時便瞧見,斜對角的屋頂上,一道身影正居高臨下站著,中握有長弓,夜色之中,身材瘦長。

    他看那箭的身形,正是之前欲要射殺北堂風之人。

    齊寧心知這刺客必然是知道北堂風的身份,否則絕不會跑來刺殺一個毫不相干之人,他記得北堂風還說過有人一直在追殺,暗想這箭應該是從北漢而來,不出意外的話,很可能是北漢其他皇子派來的刺客。

    不過此人箭術當真了得,無論是力道還是速度以及準頭,那都是頂尖箭。

    長箭沒入西門戰櫻腳邊,西門戰櫻也是吃了一驚,立刻后退兩步,抬起臂,大刀橫在胸前,她自然也察覺到長箭從何處而來,抬頭望去,便見到屋頂上那道黑影,只聽那箭笑道:“小妹妹,我現在可出來了。”

    西門戰櫻知道對方是勁敵,不自禁再次后退兩步,問道:“你是什么人?”

    “我們不是壞人。”從西門戰櫻身后傳來聲音,西門戰櫻立時回頭,只見到自己身后十來步遠,一道黑影站在那邊,中卻是拿著一根長鞭,長鞭卷成一團,正輕輕瞧著自己的掌,笑道:“我們瞧見小妹妹長得漂亮,所以想和你做個朋友。”

    西門戰櫻冷笑道:“想和本姑娘做朋友,問問我里的刀答不答應。”她既然被對方看穿身份,卻也不再隱瞞。

    長鞭搖頭笑道:“小妹妹,你本事稀松平常,我二人任何一人出,你都不是對。你可千萬要聽話,我那位同伴箭術了得,你自己也瞧見了,他要是想射死你,只是動動指頭的事情。”

    西門戰櫻冷冷道:“那又如何?你們若是殺了神侯府的人,還能走出襄陽?”

    長鞭立時笑起來,向那屋頂上的箭道:“他說咱們走不出襄陽?”

    “那你告訴他,我們不但要走出襄陽,還要帶她一起走。”箭笑道:“我現在只想讓她脫了褲子,瞅瞅她屁股到底有多白。”

    長鞭道:“小妹妹,你可聽見了?他想瞧瞧你屁股白不白,你乖一些,脫了褲子讓他瞧一瞧。”

    “無恥。”西門戰櫻惱怒交加,雙腿繃直,人已經向長鞭直沖過來。

    長鞭哈哈一笑,道:“千萬莫射箭,我來陪小妹妹玩一玩。”身形前欺,向西門戰櫻迎了過來,西門戰櫻揮刀砍過去,長鞭臂一抖,長鞭宛若毒蛇般襲出,瞬間便卷住了西門戰櫻的刀身。

    西門戰櫻吃了一驚,那長鞭猛地一抬,西門戰櫻中大刀竟是生生被長邊奪過去,長鞭隨即一甩,那大刀便被遠遠拋開。

    “小妹妹,我說過,你不說我對。”長鞭笑道:“據說西門無痕的武功十分了得,不過她這女兒的身實在普通,好在長相不差,也不算一無是處。”

    西門戰櫻怒火中燒,雖然明知不是對,卻并無退卻之心,嬌叱一聲,赤空拳沖上去,那長鞭身形一晃,中長鞭再次如同毒蛇探出,這一次卻是直接卷住了西門戰櫻系在腰間的腰帶,隨即用力一扯,腰帶頓時就被扯開,衣襟微散,長鞭嘿嘿笑道:“我兄弟想要看你屁股白不白,我自然不能讓他失望,小妹妹,你自己不脫,那我只能來幫你。”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