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七一四章 醋意

章節目錄 第七一四章 醋意

    。

    齊寧見狀,知道事情不妙,心想自己今日還真是自作聰明,微微湊近,輕聲道:“三娘,你生氣了”

    顧清菡也不看他,冷冷道:“我生不生氣與你何干你又當真在乎我生不生氣”

    “三娘,是我錯了。”齊寧賠禮道:“誰說我不在乎你的感受普天之下,我最在乎的人便是你了。”

    顧清菡扭頭白了他一眼,道:“你現在是越來越沒長進了,你作弄三娘,我也無話可說,可是你怎能用自己的生死來開玩笑你你可知道我有多驚怕”

    齊寧抬手豎起,道:“我發誓,以后絕不這樣作弄三娘,若是違背,必定!”他沒說完,顧清菡已經打住道:“不要胡亂發誓。”這才看向齊寧眼睛,幽幽嘆道:“你安然無事,那比什么都好了。”

    齊寧心中一暖,顧清菡卻是打量齊寧兩眼,蹙眉道:“你怎地變成這個樣子連聲音也與以前不同,我差點都沒認出你來。”

    齊寧卻是往邊上椅子一屁股坐下,攤開四肢,只覺得渾身上下一陣輕松,看向顧清菡,疑惑道:“三娘,我倒很奇怪,我都變成這幅模樣,你怎么認出來”

    “你當三娘是傻子嗎”顧清菡白了齊寧一眼,風情萬種:“你形貌雖然變了,但眼睛卻與從前一眼。樣貌可以騙人,眼睛卻糊弄不了,我一開始就有些奇怪,但不敢肯定,可是后來你舉止古怪,我便猜到幾分。”

    齊寧這才釋然,心想原來顧清菡竟是從眼睛看出了破綻。

    鐘琊易容之時,倒也說過,這易容術雖然可以讓人改變形貌,但卻不可能真的完全創造出一個新的人來,特別是身邊親近之人,就算易容改扮,時間一長,也很容易被發現端倪。

    只是想不到顧清菡的目光竟然是如此敏銳。

    由此卻也可見,顧清菡對自己也確實是異常的在意,只怕普天之下,也只有顧清菡才能發現破綻來。

    一想到這里,齊寧暗自慶幸,心想幸好當初那位錦衣世子是個傻子,否則自己假冒錦衣世子,恐怕也要被顧清菡看出端倪來。

    “三娘扯我衣裳,自然是要看我肩頭的胎印,我還以為!”齊寧干干一笑,顧清菡柳眉微豎,咬著銀牙道:“以為什么以為三娘不守婦道,勾搭一個初次相見的男人不成”

    “不是不是。”齊寧忙道,身體微微湊近,低聲道:“三娘是普天下最好的女人,當然不會那樣!”這時候距離顧清菡咫尺之遙,只見到顧清菡俏美的臉上惱中帶俏,說不出的美艷,心下一跳,輕聲道:“多日不見,三娘三娘又美了幾分。”

    顧清菡狠狠瞪了齊寧一眼,輕斥道:“不要胡說八道。”但是齊寧安然無恙回來,雖然面上做出一副惱怒之色,但心里卻還是十分歡喜。

    “三娘,把香帕還給我吧。”齊寧見顧清菡手中兀自捏著那方錦帕,伸手過去。

    顧清菡立時將手后縮,似笑非笑,冷哼一聲,道:“你倒是作的美夢。本來就是被你騙去,你用它糊弄我,如今回到我手里,你還想拿回去真是癡心妄想。”

    齊寧苦著臉道:“怎么能說是騙來的,我記得是三娘主動送給我的,而且!”

    “住口。”顧清菡臉頰微紅,艷若桃花,“反正不會再給你,你就死了這個心。”白了齊寧一眼,沒好氣道:“反正從今以后,你從我這兒休想得到一點東西。”

    齊寧苦著臉,猛地探手而出,速度宛若閃電,兩指探出,已經夾住顧清菡手內的香帕,沒等顧清菡反應過來,已經從顧清菡手中抽走。

    齊寧武功已經達到一流高手的境界,顧清菡又如何能反應,只等到香帕落入齊寧之手,顧清菡怔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又羞又惱,伸手出來,慍怒道:“還給我!”

    “不還!”齊寧卻是將香帕揣入懷中,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這香帕在我心里就是三娘,有它在身上,就等若是三娘一直在身邊,打死我也要留在身上。”

    “你這個無賴。”顧清菡咬著紅唇,有些惱怒,沒好氣道:“你要留著就留著,反正它與我無關了。”似笑非笑道:“對了,你既然回來,也不著急去看看你讓人帶回來的女人,可別讓人等急了。”

    “女人”齊寧一愣,很快就反應過來,知道顧清菡說的自然是秀娘。

    齊寧在東齊臨別之際,令狐煦送了一名美人,齊寧不好太過拒絕,后來讓人帶回到京城安頓,這事兒他自己都差點忘記,若非顧清菡忽然提起,都想不起來有這檔子事。

    顧清菡道:“已經被安頓到院子里,也派了人服侍,等著你回來處理。”

    “不過是東齊國相送的一名侍女。”齊寧解釋道:“我要是拒絕,擔心破壞兩國關系,所以只能帶回來。三娘,既然是送的侍女,如何安置,自然都由你做決定,反正府上侍女多得很,多她一個也不多,讓她干些雜事就成。”

    “說得輕松,那可是東齊國相送的人。”顧清菡道:“咱們若是太過怠慢,到時候被東齊國相知道,還以為你是沖著他。”輕輕一笑,道:“我瞧那姑娘相貌不差,就連在你身邊服侍也無妨。”

    “我可不要。”齊寧被顧清菡似笑非笑的表情搞得有些發毛:“三娘,你不會以為我是真的看上她的美色吧”

    顧清菡卻是一副淡定神態,道:“是不是看上她美色,與我有何關系反正許多人都知道,你錦衣候從東齊帶回一名美女,你就算沒什么想法,外面的人可不這么想。”

    齊寧見顧清菡表情古怪,忍不住往前湊湊,壓低聲音問道:“三娘,是不是是不是我從東齊帶了個女人回來,你心里吃醋”

    顧清菡一怔,隨即又羞又惱,臉頰如血,惱道:“你還真是自作聰明,我管你帶誰回來,這錦衣侯府本就是你的,無論誰進門,與我何干我我犯得上吃醋”越想越惱,起身道:“你不在侯府,我倒安寧些,你一回來,就讓人生氣,我眼不見為凈,少看到你才好。”便要離開,齊寧卻已經起身攔住,笑道:“三娘,只是和你開玩笑,你別生氣。這次出使東齊,兇險得很,差點回不來,所以!”

    顧清菡聽他這般說,臉色和緩一些,畢竟齊寧外出許久,剛剛回府,自己也不好太冷淡,問道:“李堂回來稟報,說你過了淮河,就突然離開,奉皇上密旨去辦事,事情已經辦完了”

    齊寧點點頭,道:“三娘不說我還忘記了。”向門外瞅了一眼,見天色還沒暗下去,道:“我的趕緊進宮一趟,有些事情還要向皇上稟報。”

    顧清菡忙道:“你路上可吃東西了我現在就去準備,你吃點東西再進宮,不要急在一時。”

    一路上馬不停蹄,還真沒吃什么東西,顧清菡不說還好,這一說,齊寧還真覺得有些饑餓,道:“那也好。”

    顧清菡這才笑道:“那你先回屋去,我讓人給你準備,瞧你現在這樣子,誰能知道你是咱們的侯爺,你也不能這幅樣子進宮,先洗個澡,吃完飯再過去。”也不多言,轉身要走,齊寧輕聲道:“三娘,你等一下。”

    顧清菡回身問道:“怎么了”

    齊寧靠近一些,才壓低聲音道:“那個秀娘,是東齊國相贈送,令狐煦老謀深算,他送來的人,只怕不簡單。”

    顧清菡見他神情嚴肅,低聲問道:“你是說,那繡娘會是東齊派來的奸細”

    “是否奸細,也不能確定。”齊寧輕聲道:“不過對她要好生提防,我正在想著該如何安置她。”頓了頓,才輕聲道:“上次淮南王讓人在朝上參劾司馬常慎,卻反挨了一刀,那定然是淮南王身邊有司馬家安排的奸細,所以我一直擔心,咱們錦衣侯府也有奸細混在其中。”

    顧清菡微點螓首道:“你這樣小心,總是好的。其實你上次和我提過,我這些時日也暗中觀察,但府里兩百多號人,而且如果真的是奸細,也一定隱藏得很好,一時半會也看不出破綻。”秀眉微蹙,輕聲道:“寧兒,你懷疑那個秀娘是奸細,為何不找個理由將她送出侯府”

    “她身上還有價值。”齊寧道:“如果她果真是奸細,那反倒還有利用的價值。”微一沉吟,才笑道:“讓我好好想想,三娘,你可記著,我可不會對別的女人胡亂生出心思,你以后這樣說我,我可是要傷心的。”

    “不對別人亂生心思,就對我!”顧清菡脫口而出,說到一半,立時便反應過來,臉上一紅,齊寧卻已經睜著眼睛,問道:“三娘,后半句是什么”

    “沒什么。”顧清菡已經轉身:“我去給你安排飯食,你趕緊回屋洗澡換衣衫去。”扭著腰肢,快步離去。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