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七四六章 愁上心頭

章節目錄 第七四六章 愁上心頭

    。

    /p>從黑鱗營回到侯府,齊寧先不急著和其他人說話,徑自回到了自己的臥房,將門窗關嚴實,這才從墻磚里取了地藏卷軸出來。

    卓青陽留下這幅卷軸,自此下落不明,齊寧雖然知道這幅卷軸暗藏玄妙,但一直都不曾窺透這其中到底隱藏著什么秘密。

    到了東齊之后,從東齊國相令狐煦口中卻是意外得知,這幅卷軸之中的曲譜,卻是暗藏著一個驚人的秘密。

    令狐煦聲稱這幅卷軸暗藏影萍書卷的下落,而影萍書卷是足以媲美文王八卦的絕世寶典,可以參透天地循環,知曉人鬼前生后世,齊寧雖然覺得有些聳人聽聞,但想著文王八卦確實是奧妙無窮,與文王八卦同出河圖洛書的影萍書卷,即使沒有令狐煦所說那般神奇,也必然是世所罕見的寶典。

    齊寧見到地藏卷軸安然無恙地在墻面之內,這才松了口氣。

    其實他在東齊知道這地藏卷軸的秘密之后,心里就一直牽掛著,擔心地藏卷軸會被人竊取,如今安然無恙,自然是放下心來。

    打開地藏卷軸,鋪在桌面上,齊寧趴在桌上細細查看,半晌過后,只能是搖頭苦笑。

    這地藏卷軸的文字乃是影萍居士創造出來的秘影字,自己除了識得開頭那“地藏曲譜”四字,后面的文字符號是一個也不認識,這是樂譜,且不說齊寧對樂譜一竅不通,就算真的在前生習過樂譜,但古樂譜和后世的樂譜區別也是極大,這地藏曲譜他也是難以辨識。

    齊寧深知既然這曲譜里藏著那么大的秘密,自然不會輕易就被解開,想要解開其中的秘密,這一點就必須通曉樂譜才成。

    不過這樂譜許多人都是垂涎欲滴,自然不能正大光明地找人請教,只能請教自己身邊的人幫助查出這曲譜之中的蹊蹺。

    身邊信得過之人,第一個自然就是顧清菡,顧清菡出自世家大族,也是精通琴棋之人,不過上次顧清菡瞧過這曲譜,當時顧清菡的反應,似乎無法奏出這卷軸上的曲子,也不知道是謙虛還是真的不能。

    齊寧凝視卷軸,心知如果真的能夠從這地藏曲譜之中發現影萍書卷的下落,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到時候將那影萍書卷搞到手,對自己必將有著極大的裨益,雖然目下還不知道影萍書卷會給自己帶來何等樣的幫助,但如果令狐煦不是信口開河,那么得到媲美文王八卦的影萍書卷,對自己當然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他無法參透這曲譜之中暗藏的玄機,只能將地藏卷軸重新收好,尋思著此事不宜操之過急,等找到機會再來研究不遲。

    雖然禮部袁府的袁榮袁大公子琴棋書畫無所不通,但齊寧自然不可能拿著地藏卷軸去請教。

    袁榮雖然和他關系還算不錯,但要找尋破解曲譜之人,不但要精通音律,最為重要的是必須信得過,袁榮交友廣闊,在京中與許多官宦子弟都有來往,而且此人性情灑脫不羈,誰能保證這家伙知道此事之后,一個不慎會將此事泄露出去。

    秦淮河上的卓仙兒倒是音律造詣不淺,但齊寧覺著秦淮河上人多眼雜,帶著地藏卷軸去往秦淮河更不安全,除非將卓仙兒請到府里來請教,但從秦淮河帶著一個姑娘回府,即使卓仙兒白璧無瑕,只怕傳出去也不大好聽。

    他一面尋思,一面收好卷軸,瞧瞧外面天色也快暗下來,心中卻又想起了隆泰賜婚之事。

    隆泰欲要將神侯府穩在自己的勢力范圍之內,提議讓齊寧迎娶神侯府的西門戰櫻,其實這樁親事對齊寧來說,還真是猶豫不定。

    從感情上來說,齊寧自然不會討厭西門戰櫻,而且如今既然自己是扮演錦衣候的角色,倒了這個年紀,迎親婚娶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最為緊要的是,隆泰這門親事固然是為了拉攏神侯府成為皇家勢力范圍,但對錦衣齊家來說,卻更是有著極大的益處。

    若說早些年,楚國朝堂最有實力的自然是四大世襲候,而錦衣老侯爺當年與武鄉侯蘇家定下的娃娃親,從某種角度來說,本身也是一種聯盟,以穩住兩大家族在朝堂中的位置,但武鄉老侯爺過世之后,蘇家的影響力已經是江河日下,蘇禎更是親自解除了兩家的婚約,這一門親事自然不可能再有回旋的余地。

    今日朝中的勢力,自然是以司馬家為首,淮南王勉強與司馬家抗衡,而金刀澹臺家始終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除了這幾大勢力,剩下在朝中左右威望和實力的人物,自然非西門無痕莫屬。

    齊寧自然清楚,西門無痕手握神侯府,掌控楚國境內的江湖勢力,這其實是一股極為可怕的勢力,無論是司馬家還是淮南王,只怕都想將神侯府拉到自己的實力范圍之內。

    今日的錦衣齊家,其實也是處在極為嚴峻的環境中。

    錦衣齊家目下還能夠在朝中占據一席,無非是因為自己和小皇帝的關系,小皇帝竭力維護錦衣齊家所致,無論是司馬家還是淮南王,都將錦衣齊家視為對手,只是這兩股勢力暫時還在爭斗之中,無暇將過多的精力放到錦衣齊家身上,一旦這兩股勢力有一日決出勝負,錦衣齊家必將面對一個從血泊之中走出來的強大敵手。

    齊寧知道小皇帝的維護自然十分重要,但錦衣齊家要在楚國站穩腳跟,說到底,還是需要自身有著足以應付任何敵手的實力。

    與西門家結親,自然是壯大錦衣齊家實力的手段之一。

    一旦神侯府和錦衣齊家走在一起,勢必成為又一股龐大的勢力,就算有朝一日淮南王和司馬家決出勝負,面對壯大的錦衣齊家,那也是不敢輕舉妄動,從長遠來看,迎娶西門戰櫻,對錦衣齊家自然是有利而無害。

    如果只是為了壯大錦衣齊家的實力,毫無個人的感情,齊寧未必會考慮這門親事,但這門親事于公于私,對齊寧都有著極大的好處,齊寧卻是不得不細細考慮一番了。

    西門戰櫻也到了婚配的年紀,遲早都要出閣,從個人角度來說,想到西門戰櫻被別的男人摟入懷中,齊寧心中自然是很不痛快,他決不允許其他男人染指到西門戰櫻的身上。

    從錦衣齊家的角度來考慮,一旦錦衣齊家拒絕這門親事,那么其他勢力為了拉攏神侯府,勢必會向西門戰櫻提親。

    以西門無恨在楚國的地位和身份,能向西門家提親的人也是屈指可數,齊寧最擔心的便是淮南王甚至是司馬家打起西門戰櫻的主意,司馬家也算是人丁興旺,從其家族之中挑選出一位年輕才俊向西門家提親,未必不會帶來威脅。

    如果西門戰櫻進了其他家族的家門,對錦衣齊家來說自然是極大的威脅。

    只是要迎娶西門戰櫻過門,齊寧心中卻有些愧疚。

    他在西川與依芙山盟海誓,答應迎娶依芙為妻,但如今卻要迎娶西門戰櫻,心里總是有些愧疚,而且他與赤丹媚有了夫妻之實,不告而娶,心里卻也覺得對不住赤丹媚。

    最要命的是他對顧清菡一直暗中展開攻勢,只盼有朝一日能讓顧清菡接受自己,但這時候將西門戰櫻娶過門,無疑會給自己與顧清菡的關系帶來極大地障礙,顧清菡對這種地下關系本就不敢越雷池半步,西門戰櫻過門后,顧清菡更可以利用這個為借口,與自己拉開更大的距離。

    齊寧越想心中越有些煩悶,他只覺得自己的運氣實在不大好,前世的時候也看了寫小說,里面的主人公穿越過后,身邊的女人一個個大度的不得了,互相之間相親相愛,到了自己這里,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群芳環繞固然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可是齊寧這時候忽然發現,女人多了,那麻煩事情也跟著多了起來。

    這件事情遲早都要向顧清菡說明白,畢竟隆泰給了三天時間,時限一到,便會直接頒下賜婚詔書。

    距離時限已經過了一天,到時候若是詔書到了,顧清菡卻一無所知,必然又是一番麻煩,他昨日本就想將這件事情告訴顧清菡,但昨日顧清菡那樣的情緒,齊寧又如何好說,瞧瞧天色已晚,這事情也無法拖下去,雖然心里有些沒底,但也知道宜早不宜遲,這事兒還是早點向顧清菡說明為好。

    他背負雙手,順著小徑出了院子,心里尋思著待會兒應該怎樣向顧清菡說明白這件事情,愁上心頭。

    正尋思著,轉過一道回廊,忽聽得“哎呀”一聲,齊寧感覺眼前影子一動,急忙止步,抬頭看時,卻見面前是一名丫鬟,差點迎面撞上。

    這時候天色昏暗,這條回廊也沒有點燈,齊寧突然轉過來,也難怪差點撞上,那丫鬟看清齊寧,急忙道:“侯爺,奴婢.....奴婢該死......,奴婢不小心......!”

    齊寧見那丫鬟有些眼熟,想了起來,含笑問道:“你是素蘭吧”

    那丫鬟二十歲上下年紀,樣容清麗,雖然不算極美,但十分耐看,正是黑氅怪漢十分在意的素蘭姑娘。

    素蘭手里拎著一只飯盒,似乎是要給誰送飯,聽齊寧叫出自己名字,愣了一下,但馬上道:“回侯爺話,奴婢是素蘭。”

    齊寧微微頷首,忽地一愣,卻是發現在素蘭身后還跟著一名丫鬟,仔細瞅了兩眼,竟是自己從東齊帶回來的秀娘。

    --------------------------------------------------------------

    ps:刪減復原版在公眾號已經發布領取方式,需要的盡快去領,免費領取,公眾號【錦衣沙漠】。

    (本章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