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八三三章 立后

章節目錄 第八三三章 立后

    七月十八,欽天監選定的大吉之日,諸事皆宜。

    禮部和鴻臚寺的官員盡出,皇宮內幾乎所能用上的太監宮女全都用上,調過來的幾萬匹上好大紅絲綢,都用來罩住了宮殿的黃色琉璃瓦,整個皇宮的殿門銅釘、燈籠、門廊柱子,甚至連羽林武士的矛戈一端也都系上了紅綢,以示皇帝大婚止戈禁戰,祥和仁厚之意。

    按照楚國的禮儀,皇帝大婚須有正副二使主持操持。

    正使需要德高望重的長輩擔任,能從皇室宗親之中挑選出人選自然是最合適不過,如果是幾日之前,淮南王自然是當仁不讓的最佳人選,但皇陵之變的發生,自然改變了正使人選,最終由鎮國公司馬嵐擔任正使,而副使自然而然有禮部袁老尚書擔任。

    七月十八清晨,天剛蒙蒙亮,皇宮大門就已經打開,兩隊魁梧的兵士手持金瓜、玉撾、金爐、香盒等依仗,后面又是領隊身穿醬色袍服的宦官,高舉代表皇后依仗的九翅屏扇,三十六人抬著一乘巨大的金色玉輦,由手執長戟的羽林武士開道,緩緩從皇宮之內出發,向禮部尚書袁府過去。

    皇帝娶妻的程序跟民間采納、問名、納征等大同小異,但在細節方面卻要繁瑣得多,而且動用人力物力和對天下造成的影響,自然也不是民間百姓成親所能相提并論。

    納采問名這些流程早已經由禮部官員代皇帝走過,按照禮制,皇帝娶親不必親自出宮迎娶,畢竟皇帝是天子,九五之尊,輕易不可動駕,所以大婚的正使和副使就代表皇帝執行這個程序。

    東齊天香公主并非楚國人,出宮迎親的隊伍自然也不好去往外使驛館迎親,所以事先禮部就經過商榷,在迎親之前,先讓天香公主入駐禮部尚書府,迎親的隊伍再從禮部尚書府迎娶天香公主。

    京城的百姓自然早就知道皇帝大婚的日子,所以迎娶皇后的儀仗隊剛剛出宮沒多遠,街道兩邊萬千百姓就已經是人滿為患。

    這種場景也早在預料之中,所以京都府、虎神營早已經做了準備,隔兩步便有一崗,將看熱鬧的百姓和依仗隔得遠遠的,皇宮正門外早就已經被清理出一條通暢的大道,所以倒也沒有耽擱儀仗隊的時間。

    人群擁擠不堪,少不得有人混在其中渾水摸魚,伸手偷些銀錢又或者趁機去摸小媳婦的屁股也是難以避免的事情。

    大婚正是鎮國公司馬嵐雖然年事已高,但職責所在,卻是雙手高高托舉著一卷明黃色的絲絹走在儀仗隊伍的最前方,副使袁老尚書也是隨在身后,二人神情肅然,目不斜視,在圍觀百姓滿懷敬意的目光之中,倒也是步伐方正,不疾不徐往前行。

    將天香公主安排在禮部尚書府,其中一個考慮就是路途的問題。

    禮部尚書府距離皇城并不算遠,畢竟皇帝大婚兩位使臣都是年事已高,而且按照禮制絕不可乘車騎馬,所以若路途太過遙遠,兩位老臣也難以支撐。

    迎娶帝國的皇后,自然是非同小可的事情,此番隨同儀仗隊一同迎親的有數十名朝臣的大員,齊寧也是赫然在列。

    齊寧本身就是錦衣候,再加上前往東齊求親是他擔任正使,如今迎娶天香公主,他自然是不可或缺。

    如同其他官員一樣,齊寧也只能徒步而行,雖然官員眾多,但齊寧在人群之中卻還是十分顯眼,能夠成為朝廷重臣,年紀都是不小,而齊寧年紀輕輕,又走在前方,所以迎來許多目光。

    迎親的隊伍浩浩蕩蕩抵達禮部尚書府,而袁家這邊也是早做了準備。

    東齊太子一聲華服,領著東齊使團的大小官員們早已經等候在府門外三十丈處,袁家老小也都跟在隊伍之中,袁榮也是一身錦衣,隨在人群之內,看到天子迎親的隊伍浩浩蕩蕩而來,袁府門外立時鼓樂聲聲,數百人組成的鑼鼓樂隊演奏起來,響徹云霄。

    禮部袁老尚書抬起手,示意隊伍停下來,鎮國公司馬嵐則是上前去,緩緩展開手中的黃絹,高聲道:“圣旨到,齊國太子接旨!”

    東齊太子段韶一撩錦袍,納頭便拜,身后眾人也都跪拜在地。

    黃絹展開,司馬嵐緩緩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承天序,欽紹宏圖,經國之道,正家為本。夫婦之倫,乾坤之義,實以相宗祀之敬,協奉養之誠,所資惟重。今遣使持節,以禮采擇,茲冊齊國天香公主為皇后,命卿等持節奉冊寶,行奉迎禮,欽此!”

    圣旨念完,段韶三拜之后,雙手恭敬接過圣旨,臉上倒是意氣風發。

    鑼鼓聲中,便是由女官將身穿鳳冠霞帔的天香公主扶出府門,送上三十六人抬的金色玉輦,而東齊太子段韶也將隨同入宮。

    此番天香公主嫁來楚國,齊國卻也是精挑細選了三十六名隨侍宮女,這些宮女也都將追隨天香公主入宮,服侍左右。

    天香公主在女官的簇擁下,出了府來,走到段韶面前,向段韶三拜行禮,如今是在遠在異國,齊國國君未在面前,長兄為父,天香公主向段韶行禮,也便是告別父母,遠嫁出門。

    段韶上前扶起天香公主,眉宇之間卻頗有些感慨之色,三拜過后,女官這才扶著天香公主往金色玉輦過去,禮部袁老尚書挺著嗓子叫道:“跪迎皇后!”第一個跪了下去,前來迎親的群臣立時撩起袍裾,紛紛跪倒在地。

    皇后乃是一國之母,皇帝下了冊封的圣旨,天香公主雖然尚未入宮,但已經是名正言順的大楚皇后,作為楚國的臣子,跪拜本國皇后,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鎮國公司馬嵐眉頭一緊,猶豫了一下,終究也是跪了下去。

    待得女官將天香公主送上了玉輦,司馬嵐才率先起身,袁老尚書也緊隨起身來,高聲道:“奉迎皇后,起駕!”

    三十六名身材魁梧的漢子幾乎是在同時起身,將金色玉輦穩穩抬起,楚國安排的二十名女官分左右伺候在玉輦兩邊,而追隨天香公主前來楚國的三十六名隨侍宮女則是分成三隊,每隊十二人,整整齊齊地列隊在玉輦后面。

    這三十六名隨行宮女卻并非都是青春妙齡,其中有十二人都是四十歲上下左右年紀,眾人也知道這些年紀大的宮女雖然不比年輕宮女青春貌美,但為人處世卻必然要老練的多,楚國后宮佳麗眾多,齊國派出這些宮女來,自然也是為了讓天香公主在楚國宮廷萬無一失。

    手持金瓜玉撾的儀仗隊走在最前方開道,其后便是高舉九翅屏扇的宦官儀仗隊,其后便是皇后所在的金色玉輦,左右各十名女官扶著金色玉輦緩緩前行,其后便是三十六名齊國宮女,在宮女后面,司馬嵐一馬當先,后面緊隨著袁老尚書,而齊寧便是跟在袁老尚書身后幾步之遙。

    齊寧心中清楚,從袁府迎走天香公主,大婚的儀式也才算剛剛開始,一旦入宮,接下來的各項儀式多如牛毛,全都折騰下來,只怕要到天黑時分。

    走了一段路,齊寧卻覺得有些不對勁,按照道理,迎娶了天香公主之后,便要直接返回宮中,回宮的道路齊寧一清二楚,但前面的隊伍卻忽然轉到另一條道路上,明顯不是回宮的道路。

    他有些奇怪,瞥見邊上就是武鄉侯蘇禎,忍不住低聲問道:“武鄉侯,咱們這是去哪里?”

    武鄉侯一怔,也是低聲道:“錦衣候不知道嗎?迎娶了皇后,還要去往鎮國公府,今天不但要迎娶齊國公主,還要將司馬家的大小姐一同迎入宮中。”

    齊寧皺眉道:“司馬菀瓊?”

    蘇禎微微點頭,齊寧疑惑道:“這就有些不對勁了。哪有迎娶皇后,卻半道又去迎娶別的女子?即使同一天婚娶,也該派另一支隊伍過去迎娶才是。”

    隊伍緩緩而行,蜿蜒如同長龍一般,齊寧瞧見去往鎮國公府的道路兩邊也有兵士立崗,心想原來早就已經準備好。

    蘇禎輕笑一聲,微微貼近,低聲道:“派另一支隊伍?迎娶齊國公主,朝中的重臣都已經過來,另一支隊伍又該派誰去?”

    齊寧頓時就明白過來。

    派出隊伍迎娶天香公主,無論是皇后的地位還是顧及齊國的顏面,楚國的重臣必然都要在迎娶皇后的隊伍之中,如此一來,即使派出另一支隊伍去往司馬家,那也都是些地位底下的官員,司馬家當然不愿意出現如此狀況。

    “按照禮制,也只有迎娶皇后才會派出迎親隊伍。”蘇禎壓低聲音道:“司馬家雖然是朝廷重臣,但皇上暫時還沒有下旨冊立司馬菀瓊為皇貴妃,應該是由司馬家直接將小姐送進宮中,也不會有什么儀式,嘿嘿.....關鍵是司馬菀瓊出身于司馬家,才會如此大動干戈,不過聽說這是太后的意思,既然有了旨意,咱們遵從就是。”

    齊寧心下冷笑,暗想原來如此,司馬家讓司馬菀瓊在迎娶皇后的同一日入宮,就已經大為不妥,今日竟然還要讓皇后的玉輦半道折向司馬府迎親,還真是無視禮法。

    只是這時候隊伍井然有序前行,齊寧也不好多生事端,抬眼瞧向司馬嵐,老頭兒雖然須發皆白,但此時看上去精神還健爍的很,走起路來依然是步態方正。

    齊寧百無聊懶,目光前往,見到司馬嵐前方就是那群齊國宮女,齊國陪嫁而來的宮女清一色都是紅妝在身,不過之前他就發現,年輕的宮女都是身穿艷紅服裝,而年紀大些的宮女卻都是穿著暗紅的喜裙,三隊齊國宮女前面都是年輕宮女,而年紀大的宮女卻都是排在后面。

    這時候目光隨意落在一名最后面的宮女身上,那宮女一聲暗紅衣裳,自然是年歲大的宮女,但從后面瞧過去,那宮女的身段卻實在不差,雖然臃腫的紅妝無法讓那宮女的身段完全占展露出來,但行走之間,那宮女步態妖嬈,腰肢輕擺,被紅裙包裹的臀兒飽滿豐潤,搖曳生姿。

    齊寧心中忍不住感嘆,暗想這宮女年輕的時候,即使不是一個絕色美人,那也定然是風情萬種撩人至極的尤物,到了這個年紀,這身形依然保持的風流妖嬈,充滿了誘人的女人味。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