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八五一章 疑心

章節目錄 第八五一章 疑心

    顧清菡嬌美的臉上也是顯出緊張之色,見齊寧在思索之中,也不打擾,只是滿懷期待看著齊寧。

    對顧清菡來說,太夫人就如同夢魘一般給她帶來了心理上的巨大壓力。

    之前奉太夫人之命,暗中監視齊寧,因為齊寧對此一無所知,顧清菡心中壓力還是小一些,但自從得知齊寧已經知曉了太夫人的意思,顧清菡這幾日心神就一直不寧,那夜齊寧偷偷進入她閨房,她將許多密事都告知齊寧之后,更是心情焦躁,總擔心太夫人知道此事。

    她現在只希望齊寧真的能夠找到那牛頭馬面,從而控制住太夫人,如此一來,自己一直擔驚受怕的生活或許能有所改變。

    “三娘,除了那晚,你之后在府中可發現關于牛頭馬面的線索?”齊寧沉吟片刻,才低聲問道:“我不是說你后來還見到那兩個人,我的意思是你在府中可有發現關于與牛頭馬面相關的東西?”

    顧清菡搖頭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你也說了,牛頭馬面是勾魂使者,活人對他們十分忌諱,就是平常小戶人家也不會出現和他們有關的物事,就更不必說咱們錦衣侯府了。”

    齊寧微微點頭,低聲道:“我思來想去,最可能的也只有兩個解釋。第一個便是他們的喜好,那兩人偏愛戴著牛頭馬面掩飾真容,故意裝神弄鬼,給敵人帶來視覺上的威嚇,這也是有可能。”

    “另一個緣故呢?”

    “圖騰。”齊寧輕聲道:“他們隸屬于某個組織,又或者因為某種非做不可的原因,這才扮作牛頭馬面。”

    “可是什么樣的組織能進入到錦衣侯府?”顧清菡蹙眉道:“太夫人又如何能夠操控這樣的組織,讓牛頭馬面對他俯首聽命?”

    齊寧嘆道:“我也不清楚,不過我相信總會找到答案。”見顧清菡漂亮的眼眸帶著擔憂之色,柔聲道:“別害怕,有我在,一切都會好起來。”

    顧清菡也知道就算自己害怕,但出于這種形勢下,除了依靠齊寧破除這樣的局面,也沒有其他好的辦法,只能微點螓首。

    齊寧心知要讓顧清菡說不害怕也不害怕,那是癡人說夢,看到她嬌艷動人的模樣,心中柔情頓起,情不自禁抬手想要去輕撫顧清菡雪膩的臉龐,顧清菡對他早已經是防備有加,他剛抬手,顧清菡立刻后退兩步,瞪著他道:“做什么?”

    齊寧一只手抬在半空,有些尷尬,只能訕訕笑道:“三娘那副畫很好看,不如賞了給我,作為回禮?”

    “回禮?”顧清菡瞧了桌上的天羅膏一眼,猶豫一下,一咬嘴唇,將那副畫遞過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你要就拿去,這下子也不欠你人情。”

    齊寧哈哈一笑,伸手接過顧清菡所作的那副畫,顧清菡如今最擔心的就是和齊寧呆在一起久了被人密告給太夫人,輕聲催促道:“寧兒,你先走吧,待在這里時間長了不好。”

    齊寧也知道顧清菡心思,也不想讓她太過緊張,柔聲道:“那我先去了,回頭再偷偷和你說話。”微微湊近,低聲道:“我有空閑,半夜就去你房里......!”

    “不行,你.....你快走!”

    齊寧嘿嘿一笑,這才出門,等齊寧出了門,顧清菡走到前窗,看他走出院門,這才輕舒了一口氣。

    她緩步回到桌邊,忽地看到齊寧剛才畫的那幅畫還留在桌上,一看到那胸挺臀翹的輪廓畫,顧清菡臉上便是一紅,一手拿起,便要撕掉,但猶豫一下,四下看了看,見到冰巧還在院內修剪花枝,這才紅著臉,低下頭瞧了瞧自己的胸脯。

    她其實對自己的身體優勢了若指掌,但這輪廓畫太過夸張,這時候看了一眼,發現自己的胸脯確實是豐滿挺拔,也難怪齊寧會在畫上特別注重這樣的地方,又瞧見那素描上的臀部輪廓像小山丘一樣往后面隆起,腰陷臀翹,這美少婦一時間竟然是鬼使神差地將一只手繞到自己后面,輕輕摸上了自己的翹臀。

    渾圓飽滿,卻又不失結實緊繃,顧清菡忍不住有些得意,忽然之間,意識到自己這般實在是有些輕浮放浪,臉上一熱,急忙收回手,咬著紅唇,嬌艷欲滴,恨聲啐道:“沒正經的小王八蛋,原來總是盯著.....盯著我這些地方看......!”想要將這幅畫撕了,猶豫再三,終究還是小心翼翼卷了起來。

    齊寧離開顧清菡院子,剛走到半道上,就瞧見齊峰正小跑過來,到得齊寧身邊,左右看了看,才湊近上來,低聲道:“侯爺,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齊寧一愣,沒想起什么事,齊峰忙道:“侯爺不是要見那灰烏鴉?”

    齊寧這才想起來,一拍腦袋,低聲問道:“灰烏鴉現在情況如何?”

    齊峰道:“我過去看了,灰烏鴉中的毒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連白舵主都感到驚奇,不過灰烏鴉身上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丐幫的兄弟正在照料。”

    齊寧心中頓時興奮起來。

    唐諾幫他化血之后,齊寧也知道自己的血液已經成了極品瑰寶,可以百毒不侵,前番灰烏鴉身中劇毒,連鐘琊都沒有法子解除灰烏鴉身上的毒,齊寧念著灰烏鴉還算條漢子,便即取了幾滴血為他解毒。

    其實連他自己都無法確定,那血液是否真的可以解除灰烏鴉身上的劇毒,暗想灰烏鴉是否能活轉過來,就只看天意了。

    孰知灰烏鴉竟果真因為那幾滴血逢兇化吉,一想到自己渾身血液都是解毒之寶,齊寧頓時興奮無比,忍不住想老子以后混跡江湖,若有人想要毒藥對付自己,那還真是枉費心機了,心中愉悅,輕笑道:“活著就好,你安排什么時候見面?”

    齊峰低聲道:“我告訴白舵主,侯爺想見灰烏鴉,是白舵主過去和灰烏鴉說了。灰烏鴉不知道侯爺的身份,但知道是侯爺救了他,那人倒也算是性情中人,知道救命恩人要見他,也顧不得傷勢未愈,今晚就要面見侯爺。”

    齊寧微微頷首,問道:“可安排在什么地方?還是去他那里?”

    “白舵主知道侯爺是有事情要和灰烏鴉商談,所以找一個體面的地方。”齊峰道:“秦淮河邊有一處茶館,是丐幫弟子的窩點,用來打探消息的地方,里面都是丐幫的人。白舵主的意思,若是侯爺不嫌棄,就安排在那茶館里。”

    “茶館?”齊寧笑道:“原來丐幫還做起了生意來。”想了一下,道:“什么時候?”

    “天黑之后,灰烏鴉就會在那邊等候。”齊峰道:“白舵主保證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覺,侯爺只要過去就好。”

    齊寧對白圣浩倒是頗為信任,點點頭。

    華燈初上時分,秦淮河上已經是歌舞升平,或許是因為皇帝大婚之故,秦淮河上的畫舫都是點著紅色燈籠,紅彤彤一片,鶯歌燕舞之聲不絕入耳。

    一到秦淮河邊,齊寧便想起卓仙兒,上次卓仙兒送了他一件刀槍不入的烏蟒鱗,倒是讓齊寧心下感動。

    他想著今晚見過灰烏鴉過后,正好就地去瞧瞧卓仙兒。

    距離那茶館還有一段路,齊寧望著秦淮河上往來穿梭的畫舫,也不知道哪個是卓仙兒的船,猛地想起一件事情,一拍自己腦袋,齊峰跟在身邊,見齊寧拍打自己腦袋,很是奇怪,低聲問道:“侯爺,你怎么了?”

    “差點忘記一件大事。”齊寧懊惱道:“這幾日皇上大婚,又遭逢淮南王作亂,差點把那件事情忘記了。”向齊峰低聲道:“秦淮河上的卓仙兒你知道吧?我已經答應為她贖身,男人說話總不能不算話,我自己不好出面,你趕緊將這事兒幫我辦了,需要多少銀子,你回頭告訴我,是了,在京城找一件宅子,回頭你將卓姑娘安排進去,派人好生照料著,等辦好之后,你再告訴我。”

    齊峰心下大樂,暗想小侯爺這是要金屋藏嬌了,這等隱私事情交給自己辦,那是對自己絕對的信任,眉開眼笑道:“侯爺放心,這事兒我保管辦好,絕不讓任何人知道。”

    齊寧看他面帶猥瑣模樣,知道他想什么,低聲罵道:“老子是幫她,沒有其他意思,就算被人知道也無妨。”

    “那......真的要讓三夫人知道?”齊峰低聲問道。

    齊寧臉色一沉,齊峰忙道:“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齊寧這才將視線重新投向河上,尋思自己為卓仙兒贖身,又給她買宅子安排,難道自己真的那般偉岸高大,只是為了幫她?這話感覺自己都不大相信,腦中想到卓仙兒那秀美之下透著的那股兒嫵媚勁,心跳微微加速。

    這時候卻忽然又想到,卓仙兒將那珍貴的烏蟒鱗送給自己,看來對自己確實是有情義,只是一個秦淮河上的歌姬,又從哪里得到那寶貴的烏蟒鱗?齊寧知道自己貼身穿的那件烏蟒鱗可不是凡品,屬于價值連城的寶物,就算是王公貴族也未必有如此珍寶。

    想到此處,齊寧心下陡然一凜。

    卓仙兒送給自己烏蟒鱗,當然是防止自己被人所刺殺,但贈送烏蟒鱗,剛好是在皇陵之變的前夕,如果不是灰烏鴉事先送出消息,自己面對皇陵之變中影耗子的突然行刺還真的可能猝不及備。

    難道卓仙兒未卜先知,知道自己即將面臨一場突如其來的刺殺,所以才將烏蟒鱗相贈?

    否則卓仙兒早不送晚不送,為何會在那當口拿出來?

    齊寧皺起眉頭,又想是否自己太過多疑,秦淮河上的一名歌姬,怎么可能知道淮南王會在皇陵作亂?畢竟此事連淮南王身邊許多親信都不知道,又如何會讓一名歌姬知曉?或許事情本身就是這般湊巧而已。

    他心里這樣想,但生出的那個念頭,一時間揮之不去,便在此時,邊上齊峰已經打斷了他的思緒:“侯爺,茶館到了!”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