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八五六章 邪魅

章節目錄 第八五六章 邪魅

    齊寧猜到小妖女擅自行動,很可能反受其害,此時看到小妖女被反綁在床上,心下冷笑,暗想好在段清塵并未逃離,今夜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此人逃了。

    但此時卻又感覺有些棘手。

    他見識過秋千易的武功,那自然是一流高手,但齊寧自思以今時今日自己的武功,即使與秋千易對上手,也未必落於下風。

    四大圣使之中,他無法斷定誰的武功最強,但卻確定這段清塵的武功絕對比不上秋千易。

    段清塵耽于聲色,但凡有此癖好,定然會對武學修為有著極大的影響。

    習武之人以身體為根基,許多人為求得武功更進一步,甚至嚴格禁欲,而段清塵放浪不羈,縱欲傷身,若是他的武功高過了秋千易,齊寧卻是萬萬不行。

    他自思以自己的武功,即使拿不下段清塵,也足可以將他纏住,一旦驚動周圍的人,巡城官兵定會趕來,到時候段清塵也就無路可逃。

    但此刻小妖女落在了段清塵的手中,一旦自己破門而入,段清塵必然就會以小妖女作為要挾。

    齊寧現如今和秋千易關系良好,互相合作,自然不能不顧秋千易的面子而置小妖女的生死于不顧。

    他一時間倒也不好輕舉妄動,只是盯住了段清塵。

    段清塵一邊晃著酒杯,一邊將眼睛在小妖女身上掃動,看上去十分的愜意,悠然道:“青澀是青澀了一些,不過含苞未放也自有她的味道。”輕輕一笑,道:“小阿瑙,你膽子好大,竟敢向我屋里施放迷藥,跟了老毒物這些年,你就學會這個?”

    小阿瑙在床上掙扎,只是周身都被困住,根本無法起身。

    “雕蟲小技,實在是貽笑大方了。”段清塵一口將杯中酒飲盡,這才起身走到桌邊,拿起酒盞,又往杯中添了半杯酒,這才回去重新坐下,靠在椅子上,雙腿張開,一副悠閑自得模樣,輕笑道:“你段叔叔在圣教待了那么多年,教中眾人的那點家底,我又豈能不知?老毒物半生心思都放在毒藥上,我對他素來提防,若是今日他親自前來,我或許還會忌憚幾分,你這小東西跑過來,竟對我施放那等過家家的迷藥,實在是太小看你段叔叔了。”

    船頭那邊依然是歌聲裊裊,段清塵的聲音不算大,但卻剛好讓齊寧聽得十分清楚,換作從前,齊寧未必能聽明白,但他如今內力異常充沛,感知力絕非常人能比。

    齊寧心中嘆氣,知道小妖女又是故技重施,肯定是偷偷跑到這里來,然后往頂艙里面施放迷藥,這種手段,前兩天還曾對自己用過。

    自己都不曾著了這小妮子的道兒,久經江湖的段清塵又豈會中套?

    他想也能想明白,段清塵發現有人施放迷藥,便將計就計,將小妖女引入進去,爾后突然出手,制住了小妖女。

    小妖女施毒的本事雖然還算馬馬虎虎,但武功實在是差勁的很,對付一些尋常之輩或許還能湊合,但要對付段清塵這般角色,那還是差的太遠。

    小妖女扭動身體,奈何口中被東西堵住,根本發不出聲音來。

    “你是否想告訴我,我若動你一根汗毛,圣教就會將我碎尸萬段?”段清塵輕笑一聲:“如今你段叔叔已經是圣教的公敵,圣教上下都想取我性命,害的你段叔叔東躲西藏,如同不見天日的耗子一樣。”嘆了口氣,繼續道:“所以我無論對你怎樣,結果都只是一樣,你說是不是?”

    小妖女瞪著段清塵,似乎要用目光宰了他。

    段清塵依然是晃蕩著酒杯,悠然道:“你在這里,老毒物自然也在附近。只可惜你現在在我手里,只要你在我手中,別說是老毒物,就算是教主親自來了,那也不敢對我怎樣。”哈哈一笑,身體微微前傾,道:“小阿瑙,你可知道,這次你來看段叔叔,可是幫了我大忙,你段叔叔這陣子正在發愁,外面那么多敵人都要取我性命,我該如何自保,現在有你在我手里,我可終于能夠高枕無憂了。”

    小妖女口里勉強發出“嗚嗚”之聲,段清塵笑道:“你是想知道段叔叔的心思?哈哈,無妨,自今而后,你段叔叔會將你一直帶在身邊,我生你生,我死你死,所以段叔叔有什么秘密,都不會瞞你。”站起身來,走到床邊,在床沿坐下,目光在小妖女身上游動,聲音變得異常柔和:“叔叔告訴你,回頭叔叔會放風出去,讓他們知道你在我手中,如此一來,他們投鼠忌器,絕不敢找我麻煩。最要緊的是,有你在手中,就等若是皇帝手中的玉璽,以后我就算讓圣教幫我做些什么棘手的事情,那位教主大人也不敢不從。”

    齊寧皺起眉頭,心想段清塵這倒有些自以為是了。

    黑蓮教主對小阿瑙十分照顧,甚至暗中收了小阿瑙為徒,這倒是不假,但這一切也不過是黑蓮教主顧念舊情,看在太陰長老為圣教而死的份上,這才對他的遺孤多有照顧。

    可是段清塵若想因此而利用小阿瑙控制黑蓮教主,實在有些癡心妄想。

    天下五大宗師,那都是出類拔萃的頂尖人物,這些人的武功都進入化境,一個個自然也是心高氣傲。

    他親眼見過劍神北宮連城和東海島主莫瀾滄,這二人都是出塵脫俗孤高之輩,在他們眼中,只有他們操控世人命運,自然不可能由世人操控他們的命運。

    黑蓮教主既然與他們同樣處于巔峰,自然也是不甘人下之輩。

    黑蓮教高手如云,這些人都是拜伏在教主腳下,教主又豈能因為小妖女而任由段清塵驅使?

    “或許那位教主大人顧忌你性命,將教主的位置讓給我也未可知。”段清塵伸出一只手,輕輕放在小妖女腿上,小妖女立刻掙扎起來,段清塵輕笑道:“小阿瑙,你又不聽話了?段叔叔剛才說過,你要是亂動,我可要點你穴道了。段叔叔點穴的功夫很是厲害,不但可以讓你不能動彈,而且還可以讓你痛不欲生,你師父總告訴過你這些?”

    小妖女聞言,身體果然靜下一些。

    “當年段叔叔為了修習點穴,找了不少人,有幾處穴道點下去,能夠活活讓他痛苦而死。”段清塵含笑道:“所以你要聽話,要乖,你只要聽段叔叔話,段叔叔自然好好待你。”大手輕輕掀開小阿瑙的衣裾,就露出小阿瑙白嫩嫩的小腿來。

    小阿瑙生長于苗疆,苗疆女子都喜歡穿短褲,而且如今正是天氣炎熱的時候,小阿瑙外面雖然喬裝打扮成小公子的樣子,但內里也只是穿了一條小短褲,所以衣服掀起來,白嫩嫩的小腿兒立刻便顯露出來。

    “果然是白白嫩嫩。”段清塵嘖嘖贊嘆道:“年輕就是好。你段叔叔也見過不少年輕姑娘,但像小阿瑙這樣白白嫩嫩的還真是一個也沒有。”端起酒杯,飲了一口,才繼續道:“等段叔叔成了教主,到時候圣教上下就唯我是從,我想踩誰就踩誰,不錯,第一個就是老毒物,那老東西多少年來一直和我過不去,回頭我可要好好收拾他。”

    齊寧心下冷笑,暗想黑蓮教主都未必會因為小阿瑙饒你性命,你還在這里異想天開,竟然想著利用小阿瑙讓黑蓮教主讓出位置,看來這家伙縱欲過度,連神智思維也有些不清楚了。

    他大手在小阿瑙小腿上撫摸,小阿瑙雖然畏懼,卻還是扭動身體,想要躲閃,段清塵輕笑道:“怎么,你是不是擔心段叔叔真的會收拾老毒物?你若是不愿意,讓我網開一面放過他,段叔叔也聽你的。小阿瑙,段叔叔有個好主意,一定要說給你聽聽,等段叔叔成了教主,你就跟著段叔叔,段叔叔讓你做教主夫人,只要你伺候好段叔叔,以后圣教的生殺大權,段叔叔都可以聽你的,你說妙不妙?”

    齊寧這時候卻已經是握緊了寒刃,暗想這段清塵如果真的要對小妖女有所侵犯,自己即使投鼠忌器,卻也要出手了。

    到時候就算害了小妖女性命,總也好過讓小妖女遭受段清塵凌辱要強。

    他運氣在手,只待段清塵得寸進尺,便破窗而入。

    段清塵將杯中酒飲盡,這才起身走過去,將酒杯輕輕放在桌上,轉過身來,伸了個懶腰,他肌膚白皙,身材也是不賴,樣容俊秀,而且有著吸引女人的獨特邪魅之氣,也難怪采荷會對他死心塌地,受他擺布。

    “你可知道,多少年來,我最大的兩個夢想是什么?”段清塵輕輕嘆道:“本來我以為這兩個夢想今生都無法實現,但現在看來,卻也不是沒有希望。”背負雙手,緩步靠近窗邊,微微底下身子,輕笑道:“這第一個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夠成為黑蓮教主,爾后統御苗家七十二洞,自立為王。”

    齊寧心下冷哼,卻聽段清塵繼續道:“這個愿望現在看來,未必不能實現。這第二個愿望,便是你的母親!”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