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二三一章人心難測

章節目錄 第二三一章人心難測

    齊寧回到府里,見到顧清菡,從顧清菡口中得知侯府并無一人感染,這才微微寬心。

    顧清菡自然知道唐諾被接到永安堂,卻不知詳情,齊寧知道如果告之唐諾正在研究尸,只怕要嚇死這美婦人,只說是在藥鋪研究藥物,并不告知真相。

    他只是囑咐顧清菡,這幾日先不要讓侯府里的任何一人輕易出門,實在萬不得已要出門,也要小心謹慎。

    “是了,那個西門姑娘你看到了吧?”顧清菡忽地問道:“一大早她就過來,在外面等了大半個時辰,她只說要找你有事,請她進來,她也不說話,只站在門外,古怪得很。”壓低聲音道:“她是神侯府的人,我看她這個時候找你,也沒告訴你去了哪里,就讓人告訴她,你出門辦事,她也沒有問你去了哪里,就在那里等著。”微蹙秀眉:“一個姑娘家,天寒地凍,只怕也是凍壞了。”

    齊寧心知神侯府素來都與刑案接觸,雖然是帝國正式的衙門,但是在很多人眼里卻是神神叨叨隱隱秘密,一聽到神侯府名字,自然而然地想到案件。

    神侯府的人一大早站在門口,也難怪顧清菡賣了個心眼,沒有據實以告,他知道這是顧清菡在維護自己,微微一笑,道:“三娘可知道她是西門神侯的女兒?”

    “哦?”顧清菡有些詫異:“她就是神侯的女兒?我倒是聽說過,卻不曾見過。”美眸一轉,問道:“是了,昨天送你回來的姑娘,是不是就是她?”

    西門戰纓昨天將齊寧送到侯府門口,最后被齊寧激怒,拔刀要砍,這事兒就生在家門前,顧清菡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此后齊寧匆匆去了秦淮河,接下來又是一夜奔勞,顧清菡急著檢查侯府里是否被感染,所以兩人都沒有機會提及。

    齊寧點頭道:“昨天和神侯飲酒,離開的時候,神侯比較熱情,讓她女兒送過來。”

    顧清菡唇邊泛起一絲似有若無的淺笑:“昨天是她送你回來,今天一大早,又是她過來找你.......!”

    齊寧馬上道:“三娘,你可別胡思亂想,我和她......那可沒什么,她到侯府來,可都是神侯的意思。”

    前番就被顧清菡誤會自己和唐諾有什么關系,今次顧清菡話一出口,齊寧擔心她又多想,急忙解釋。

    話一出口,卻感覺很奇怪,心想自己干嘛急著解釋?如果是為了怕顧清菡誤會自己和西門戰纓有什么,又為何害怕顧清菡誤會?

    這個時代,男人三妻四妾稀松平常,流連風月也只是被人許以風流二字,堂堂錦衣侯爺,即使真的有很多女人,那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可是他內心深處,卻似乎擔心顧清菡誤以為自己和別的女人有什么牽扯,齊寧知道,這只能說明自己內心深處對顧清菡已經太過在意。

    顧清菡美眸如霧,瞟了齊寧一樣,嬌美動人,淺笑道:“你急著解釋做什么?我又沒說你們有什么,我是說......!”頓了頓,左右瞧了瞧,確定無人,才壓低聲音道:“我是說西門神侯為何會這樣做?神侯府又不是沒有人,昨天讓一個姑娘家送你回來,本就有些反常,今天這一大早,又派他女兒過來,難道神侯府的人都騰不出手,非要西門大小姐親自過來請?”

    齊寧皺起眉頭,只覺得顧清菡話中有話,不禁湊近顧清菡,從她身上彌散出來的美婦體香更為濃郁,“三娘,你是說這中間有蹊蹺?”

    昨天派西門戰纓來送,齊寧倒也沒有想太多,只以為西門神侯是因為那本書的緣故,所以要和自己關系走得近一些。

    可是今早又是西門戰纓過來,齊寧也確實感覺有些不對勁。

    顧清菡不動聲色微微走開一步,拉開了與齊寧的距離,在椅子上坐下,道:“有沒有蹊蹺我也不知道。這西門姑娘學武出身,比普通姑娘自然有些不同,但再是不同,也畢竟是個大姑娘,和你接觸太多,咱們倒無所謂,難道西門神侯就沒有顧忌?”

    齊寧不自禁又走到顧清菡身邊,湊近顧清菡低聲道:“三娘,我覺著你一定有什么擔心,盡管說來。”

    顧清菡瞟了齊寧一眼,見他靠在自己邊上,近在咫尺,她甚至能夠清晰聞到從齊寧身上散出的男子味道,臉頰微熱,努了努豐潤的粉唇,低聲道:“別湊得這么近,被人看到不好。”

    齊寧心中一蕩,心想你只是怕被別人看見,卻不是說不讓我靠近,心下自樂,在邊上椅子坐下,顧清菡才輕聲道:“寧兒,這朝中的官員,都沒有簡單的心思,西門神侯坐鎮神侯府二十多年,雖然和我們錦衣侯府關系不差,可也沒有到無話不說的地步。”頓了一下,才道:“反正這些事情,我也說不上來,只是你多少還是要防備一些,老話說得好,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以后和朝里的官員接觸,都要小心為是。”

    齊寧心想別看顧清菡只是個美貌嬌柔的婦人,可是見識確實不淺,含笑柔聲道:“三娘,有你這個賢內助,我吃不了虧。”

    “又在胡言亂語。”顧清菡瞪了他一眼,“人家姑娘還在外面等著,就別耽擱了,早去早回。”又蹙眉道:“忙了一晚上,也沒吃東西,要不要先吃些東西再過去?”

    齊寧笑道:“我若再耽擱下去,只怕那位西門姑娘真要拿刀沖進來了。”

    洗刷一番,用熱水洗了個臉,收拾一番,齊寧出了門,隨著西門戰纓一同往神侯府去,趙無傷依然帶著兩名護衛跟隨。

    天已經完全亮起來,馳馬而行,齊寧現大街小巷都頗為冷清,時不時地看到有虎神營的官兵守住一些緊要路口,是不是還有虎神營的騎兵在大街小巷巡視,人數雖然確實不多,但氣氛看上去卻十分的森然。

    不用齊寧亮出身份,西門戰纓一身神侯府的穿著打扮,遇上哨卡,亮出神侯府的牌子,她雖然還沒有正式成為神侯府的吏員,不領薪俸,但平日里實際上和神侯府的吏員一般無二,畢竟是西門無痕的女兒,所以神侯府的特制名牌也給了她一塊。

    齊寧每次看到西門戰纓亮出牌子來,便覺得這姑娘自有一股英姿颯爽的氣勢,在自己面前時不時地被調侃的怒火中燒,可是在其他人面前,西門戰纓卻還是顯得冷靜如水。

    看到街道上冷清異常,齊寧心下反倒是有些忐忑。

    他忽然想到,自己忙碌一夜,是為了讓官兵早做準備,應對即將到來的疫毒爆,可是如果今天并沒有自己預料的那種情況生,而薛翎風卻又派了兵馬出來,那后果可就有些麻煩了。

    薛翎風固然可以說丐幫弟子突然在街上瘋,有擾京城的安危,所以調動兵馬維護秩序,可是如果京城疫情遲遲沒有爆,薛翎風也不敢因為上百名丐幫弟子在街上亂竄就一直封鎖街道。

    到時候少不得有人會參薛翎風小題大做,甚至說不準直接有人參個借事調兵的罪名。

    而且那些丐幫弟子在京城亂竄,如果再無疫毒爆,朝廷只怕還要對丐幫嚴懲,到時候丐幫的人可能就將怨氣對著自己。

    如果今日疫毒爆,大災之下,無論是丐幫還是薛翎風的作為,可能都會被大災禍暫時掩蓋,可是如果沒有疫毒爆,那么薛翎風和丐幫的作為就顯得異常顯眼了。

    尋思之間,馬不停蹄已經到了神侯府。

    齊寧來過一次,對神侯府倒也算是熟悉,西門戰纓領著齊寧進了神侯府,瞧見院中有一名神侯府吏員,上前問了兩句,這才回頭道:“你跟我來。”

    齊寧心想看這架勢,在神侯府吃早餐的夢想只怕是化成泡影了,跟在西門戰纓后面穿過一座庭院,走了一小段路,到得一處半月門前,守著兩名神侯府吏員,西門戰纓問道:“神侯在里面?”

    一人道:“小師妹,神侯和大師兄他們都在,神侯說了,任何人都不得擅入。”

    西門戰纓回頭看了齊寧一眼,指著齊寧道:“這是.....這是錦衣侯,神侯請過來,快去稟報。”

    齊寧看在眼里,心想神侯府畢竟還是井然有序,西門戰纓即使是神侯的親生女兒,但是在這神侯府內,看起來也都還是按照規矩辦事。

    兩名守衛立時都向齊寧行禮,神侯府雖然神秘低調,管理江湖之事,但畢竟還是朝廷的衙門,這些吏員也都是朝廷的衙差,見到帝國侯爵,自然要行禮。

    一人進入院子,沒過多久,出來道:“小師妹,神侯請錦衣侯爺進去。”

    西門戰纓這才向齊寧淡淡道:“你跟我來!”便要進去,那吏員抬手擋住,“小師妹,神侯只請錦衣侯爺過去,你.......!”低下頭,也不敢看西門戰纓。

    西門戰纓先是一怔,隨即臉頰有些泛紅,有些尷尬,慍怒道:“為什么不讓我進去?”扭頭看了邊上的齊寧一眼,只見齊寧正笑瞇瞇瞧著自己,心下惱火,沒好氣道:“看什么看,沒看過啊?你自己滾進去。”轉過身,背對齊寧,瞧見前面一棵樹,扭著腰肢走上去,拔出刀,一刀砍在那樹上,顯得異常惱怒。

    ps:說兩點左右,稍微了一點,對不起!<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