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九一零章 夜會佳人

章節目錄 第九一零章 夜會佳人

    ,

    齊寧從宮里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過了半夜時分。

    如果是其他地方官員發生意外,自然還輪不到齊寧親自前往調查,但這一次出意外的卻是東海水師都督,這已經不僅僅是澹臺家的大事,而且亦是楚國的大事。

    齊寧自然能夠聽出來,司馬嵐話風之中,倒并不想由自己去調查此案,但澹臺老侯爺卻明顯十分堅持。

    齊寧也敏銳地意識到,這一次澹臺炙麟之死,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東海水師群龍無首,如此一來,東海水師必將迎來一場極大的震蕩。

    從宮里出來之后,齊寧并沒有直接回府,而是往西門神候所在的閑樂居過去。

    西門無痕雖然是神侯府的神候,但如今在神侯府的時間越來越少,倒是經常待在閑樂居內,而且老神候的身體看起來也大不如前。

    閑樂居地處偏僻,齊寧來到閑樂居的時候,已經是深更半夜,他不能確定西門無痕是否已經知道了澹臺炙麟自盡的消息,畢竟此事在第一時間就封鎖了消息,并無對外擴散,但神侯府神通廣大,西門無痕即使知道了這個消息,也不足為怪。

    閑樂居內一片寧靜,西門無痕似乎已經睡下,齊寧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敲了門。

    敲門聲在夜間十分的清脆,隔了好一陣子,才聽里面傳來聲音道:“是誰?”卻是一個姑娘的聲音,齊寧立時便聽出是西門戰櫻的聲音。

    當日在皇宮比武過后,齊寧便再無見過西門戰櫻,如今已經很有一些時日,而且按照楚國的風俗,定親之后,男女雙方不宜私下里相見,是以齊寧這陣子也并無私下找過西門戰櫻,但今夜前來閑樂居,自然也是避不開。

    齊寧猶豫一下,才道:“戰櫻,是我!”

    屋里先是一陣沉寂,片刻之后,齊寧才聽從門后傳來聲音道:“你你來做什么?已經很晚了!”

    “那個神候在不在?”齊寧輕聲道:“我有急事要見神候!”

    “爹已經睡了。”西門戰櫻在門后低聲道:“要不要不你明天一早過來。”

    齊寧心想方才議事的時候,無論是皇帝還是澹臺老侯爺都是希望自己盡快動身,自己也就空出一天的時間來處理手頭上的事物,后日便要啟程,還真沒有時間來來回回,想了一下,才輕聲道:“我知道神候歇下了,不過!”頓了一下,還是道:“罷了,那你也早點歇著,我明天抽時間再過來。”

    他心想事情再急,半夜三更將西門無痕叫起來,終究還是不妥,轉身便要離開,沒走出幾步,聽得“嘎吱”一聲,屋門卻是被打開,齊寧停下步子,回過身去,只見到屋門拉開了半扇,西門戰櫻就站在門邊上,也沒有說話。

    齊寧左右瞧了瞧,也不廢話,身形一閃,已經輕手輕腳鉆了進去,西門戰櫻順手關上門,回過身來,便見到齊寧就在自己身前,兩人近在咫尺,西門戰櫻心下一跳,后退了一步,齊寧這時候借著月光打量,見得西門戰櫻穿著一身極為寬松的青色絲裙,云鬢微亂,顯然是剛剛起身來,但這般看上去更顯俏麗。

    西門戰櫻習武多年,身體的線條自然比之普通姑娘更為立體,美好的身體裹在絲裙之中,曼妙動人。

    看到齊寧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掃過,西門戰櫻臉頰微燙,齊寧卻還是忍不住低聲道:“戰櫻,你好像又漂亮許多。”

    “你你就喜歡胡說。”西門戰櫻被齊寧一夸,心中卻是一陣歡喜,有些羞澀道:“半夜三更你跑來做什么?”

    齊寧故意走湊近一些,低聲道:“我過來瞧瞧自己的媳婦,總不會有罪吧?”

    “還還沒成親,不是你媳婦。”西門戰櫻低下頭,不敢看齊寧。

    齊寧看到平日里英姿颯爽的西門戰櫻一副羞澀之態,別有動人風味,不禁伸手過去,握住她手兒,西門戰櫻吃了一驚,便要掙脫,低聲道:“你你別亂來,爹爹還在。”

    齊寧心想這倒不是開玩笑,要是被西門無痕瞧見自己半夜三更跑來占他女兒便宜,自己未必有好果子吃,對那位老神候,齊寧還是頗為忌憚,松開了手,西門戰櫻見狀,唇邊忍不住泛起笑意,白了他一眼,低聲道:“原來你也有害怕的時候。”

    “倒不是害怕。”齊寧低聲道:“我只是耐心好,反正再過一些時日,你就是我媳婦,到時候我想怎么牽你就怎么牽你,想怎么親你就怎么親你!”

    西門戰櫻聽他說的不堪,一咬牙,低聲道:“還說?你要是要是再胡說八道,我可喊爹爹出來了。”

    齊寧嘿嘿一笑,低聲問道:“戰櫻,神候睡著了嗎?我真有急事要找他。”

    “什么急事要半夜三更跑來?”西門戰櫻蹙眉道:“這幾天爹爹身體又不大好,我要找大夫他也不讓,真不知道不知道該怎么辦。”

    “神候病了?”齊寧皺眉道:“還沒好嗎?”

    “有一陣沒一陣。”西門戰櫻眉宇間顯出擔心之色,輕嘆道:“前幾天夜里,還還吐了血!”

    齊寧吃了一驚,以西門無恨的修為,還會吐血,可見其卻是病的很重。

    但齊寧也知道,武功再高,那也是血肉之軀,并非神仙,免不了生老病死,西門無痕如今年事已高,身體衰弱,那也是難以避免的事情,但重病至此,卻不請大夫瞧病,還真是奇怪。

    見西門戰櫻一臉擔憂,齊寧柔聲道:“戰櫻,神候武功了得,身體不同常人,就算有病在身,假以時日細心調養,一定會康復過來。”

    西門戰櫻輕嗯一聲,輕聲道:“你幫我勸勸爹爹,我每次讓他找大夫過來,他都說那些大夫醫術不成,連他自己都治不了的病,那些大夫根本看不出什么來。”幽幽道:“爹爹這一生太過自傲,從不求人,如今年紀大了,還不服輸,連生病了也不讓大夫瞧。”

    “神候英雄一輩子,自然不覺得生點小病就要找人。”齊寧輕嘆道:“戰櫻,你也別太擔心,我回頭好好勸勸他。”

    西門戰櫻點點頭,這才低聲道:“你這么晚過來找爹爹做什么?”

    齊寧猶豫了一下,才道:“其實是關于咱們兩個婚事。”

    西門戰櫻臉一紅,低頭道:“這陣子不都是你家那位三老太爺過來商議嗎?你你自己跑來做什么?”心想別人成婚都是由媒人前后張羅,也用不著你這位新郎官親自出馬吧。

    “戰櫻,你可知道,東海那邊出了大事。”齊寧神情凝重起來。

    “大事?東海?”西門戰櫻疑惑道:“什么大事?”

    齊寧看西門戰櫻反應,心想西門戰櫻看來是真不知道澹臺炙麟已死,卻也不知道是西門無痕故意隱瞞,還是連西門無痕也沒有得到情報。

    齊寧也不隱瞞,將澹臺炙麟自盡一事告之,西門戰櫻花容失色,吃驚道:“澹臺都督自盡了?這這怎么可能。”

    “朝廷也覺得此事大有蹊蹺,所以!”齊寧欲言又止。

    他心里很清楚,對西門戰櫻來說,如今或許正沉浸在將為人妻的喜悅之中,這一陣子兩家一直都在張羅著這門親事,好事將近,如果這時候告之自己將要前往東海調查,或許會讓西門戰櫻很是失望。

    西門戰櫻卻似乎明白了什么,低聲問道:“那那朝廷是否派你前往東海?”

    齊寧一怔,心想西門戰櫻倒是聰明,苦笑道:“我剛剛到宮里過來,今晚澹臺老侯爺單獨和我說話,他的意思是這次澹臺都督自盡,事有蹊蹺,只能由我前往東海祥加調查。而且朝廷擔心澹臺都督過世之后,東海的局面會出現動蕩,朝廷如今正在籌備北伐事宜,一旦東海有變,必然會阻擾朝廷的北伐大計,甚至錯失一統天下的良機!”

    西門戰櫻眉宇之間果然略帶一絲失望,卻還是道:“你是你是刑部尚書,東海發生如此大案,派你前往那也是那也是理所當然。”

    “戰櫻,咱們很快就要成親了,可是在這當口!”齊寧心中有些愧疚。

    西門戰櫻卻是勉強一笑,低聲道:“你不用擔心,我知道,國事為大,發生這么大的事情,如果你置之度外,反倒不是你了。你去往西川,出使東齊,最后都是馬到功成,這次這次去往東海,也一定會順利查清真相。”

    西門戰櫻如此體貼,齊寧心總更是內疚,伸手輕輕攬過西門戰櫻,抱入懷中,西門戰櫻怔了一下,卻還是任由齊寧抱住,齊寧柔聲道:“戰櫻,這次去東海,我會很快將事情辦完,等我回來,咱們立刻成親。”

    “你你好好去。”西門戰櫻低聲道:“爹爹身體不好,我要留在他身邊照顧,這次這次不能陪你一同過去,你自己在外面要多加保重,反正反正我等你回來就是。”

    齊寧更是將西門戰櫻柔軟的身軀抱緊,月光幽幽,情意綿綿。

    “我去叫爹爹。”片刻之后,西門戰櫻才輕輕推開齊寧:“你去東海,一時半會趕不回來,只能改變婚期,這事兒這事兒要和爹爹說。”

    “嗯。”齊寧點頭道:“今晚我過來,就是想和神候商議此事,看看能否將婚期推遲個把月。”

    西門戰櫻微點螓首,低聲道:“你等一等,我去看看。”徑自去西門無痕屋里,齊寧在院內等待,尋思著待會兒如何向西門無痕說明才妥當,片刻之后,卻見西門戰櫻匆匆過來,臉上滿是擔憂之色,齊寧急忙上去,問道:“神候醒了?”

    “沒有!”西門戰櫻焦急道:“他他不在屋里,人不在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