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九二四章 密室

章節目錄 第九二四章 密室

    。

    在這里先要向大家道歉,半個月沒有更新,實在對不住。寫過請假條,公眾號也詳細說明過,沙漠因病做了手術,住院十余天,剛剛出院兩天,兩處刀口還在恢復愈合中,實在是對不住大家了。這幾天刀口還疼,因為手術地方不大好,愈合的速度也慢,所以這幾天我能寫多少就更多少,還請大家體諒,熬上幾天,等病體恢復,一定瘋狂碼字彌補過來,再次向大家表示歉意!——

    夕陽西下,庭院內頗為昏暗,四下里一片靜怡,一陣風起,老槐樹茂盛的枝葉隨風輕動,幾片老葉從枝頭飄然而落。

    沈涼秋走到屋門前,停下腳步,齊寧背負雙手跟在邊上,盯著屋門。

    屋門很普通,并沒有太多的雕飾,兩塊厚門板關閉著,齊寧掃了一眼,看到屋門已經上了鎖,也不說話,只是看向沈涼秋。

    “事發當日,門上并無上鎖。”沈涼秋自然明白齊寧的意思,立刻解釋道:“侯總管說過,那天晚上房門是從里面拴起來,侯總管找了夫人過來,又喚了兩個勞力才將屋門撞開。因為要保護現場,我們安置大都督的遺體之后,屋門就鎖了起來,這段時日,沒有任何人敢靠近過來。”

    “沈將軍能夠及時保護現場,對此案的幫助極大。”齊寧點頭道。

    沈涼秋也不多言,上前去打開了門鎖,推開了屋門,齊寧并不急著進去,向韋御江遞了個眼色,韋御江心領神會,向沈涼秋一拱手,第一個進到了屋內。

    韋御江是刑部老手,接觸刑事甚多,對于現場的勘查自然也是輕車熟路,齊寧知道這等事情,經驗十分重要,自己并不搶先進去,而是讓韋御江率先進入,也好勘察一下現場。

    其他幾名刑部官員也都是心知肚明,等在門外,并不輕舉妄動,沈涼秋似乎也明白緣故,站在門前,也不進去,片刻之后,才將韋御江走到門前來,向齊寧點點頭,齊寧這才緩步進了門去。

    一進屋內,便感覺一股寒氣鋪面而來,與屋外的溫度形成鮮明對比。

    屋內十分寬敞,但擺設卻很簡單,左側靠窗戶附近,擺放著一張書桌,桌上散亂地放著書籍,距離書桌不過幾步遠的地方,靠墻放著一排書架,書架上擺放的書籍并不算多,此外在書房正中間,是一張小圓木桌,周邊擺放著四張紅木圓凳。

    桌子上有茶壺茶杯,亦有一盞油燈,除此之外,并無其他物件。

    齊寧目光掃動,已經看到屋子中間擺放著一張椅子,那張椅子明顯是與書桌匹配,常理而言,應該擺放在書桌后面,但此刻出現的位置卻很不尋常,齊寧緩緩抬頭,就看到在椅子上方,懸空一條繩子,繩子下端則是套成了繩環,毫無疑問,澹臺炙麟便是用這條繩索懸梁自盡。

    幾名刑部官吏跟在齊寧身后進到屋內,便已經四周打量,觀察現場。

    這一次齊寧帶來的刑部官員,也都是刑部的老手,在斷案方面還都是有些水平,今次能夠被小侯爺挑選前來東海調查如此重要的大案,眾人都知道事情重大,不能有絲毫馬虎,所以都是十分小心謹慎,但內心又希望這次能夠在小侯爺眼皮底下立下功勞,所以也都很是積極。

    齊寧目光環顧一圈,終于落在了角落處。

    只見到角落處架設了一塊板床,板床邊上環繞著幾只鐵通,板床下方,亦有水漬溢開,板床上方用一塊白色的麻布蓋著,齊寧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白麻布下面應該就是澹臺炙麟。

    堂堂金刀候世子、東海水師大都督,如今卻是靜靜地躺在這里,確實讓人唏噓不已。

    “侯爺,卑職檢查過,如果這里確實不曾有任何的破壞,那么事發當日,絕不可能有人進入屋內。”韋御江在屋里檢查了好一陣子,這時候已經走到齊寧身邊稟報:“屋內總共有兩扇窗戶,但都是從里面栓死,從外面絕無可能打開。”

    “確定沒有其它地方可以進入”

    韋御江搖頭道:“這屋里并無什么機關暗道!”抬頭向上方望過去:“屋頂瓦片也沒有移動過的痕跡。”看向沈涼秋問道:“沈將軍,案發當夜你便迅速趕過來,這屋里的一切,都是保持當時的模樣”

    沈涼秋神情凝重,上前來道:“這一點侯爺和諸位大可放心,從發現大都督被害之后,這屋子一直都是在監看之下,我來到這里,也立刻將這屋里屋外細細檢查過一遍,可以有很多人作證,屋里的窗戶和擺設都沒有動彈過。除了!”指了指懸空的繩環:“除了大都督的遺體,當時大都督遺體就在上面,侯總管和夫人破門而入之后,發現大都督身體冰涼,已經遇害多時,所以并不敢取下大都督的遺體,直到我趕過來,帶人一同將大都督的遺體抱了下來。”

    “沈將軍擔心大都督遺體因為天氣炎熱而受破壞,所以!”齊寧抬手指了指被白麻布掩蓋的尸首,并無說下去。

    沈涼秋點頭道:“回侯爺話,卑將看到大都督懸梁自盡,根本不相信這是事實,所以一心想著朝廷派人前來調查此案。大都督的遺體是此案最重要的線索,事關重大,卑將知道必定要全力保護好大都督的遺體,所以派人找尋了冰塊,將大都督的遺體安置在此,用冰塊保護遺體不至于受損。”

    齊寧微微頷首,這才看向手中提著包裹的那名吏部官員,吩咐道:“鄭主事,大都督的遺體就交給你了。”

    那鄭主事當年也是仵作出身,聽齊寧吩咐,立刻往遺體那邊過去,蹲了下去,放下包裹,向遺體拱手道:“大都督,得罪了!”伸手過去掀起白麻一角,齊寧和韋御江等人緩步靠近過去。

    屋內十分昏暗,白麻掀開,下面自然是一具尸首,首先露出了澹臺炙麟的發髻來,這時候后面忽然燈火亮起來,卻是沈涼秋已經點著了油燈,手托著油燈靠近過來。

    澹臺炙麟的臉上蓋著白紗,邊緣露出黑須,齊寧知道面罩白紗也是對澹臺炙麟的一種尊重,他目光往下移動,移動到澹臺炙麟的脖子處,在脖子上有一道十分顯眼的勒痕,一看就是懸梁之時繩套勒住所留下。

    “侯爺,沈將軍,若要驗尸,必然要冒犯大都督的遺體,甚至對皮肉有所切割損傷。”鄭主事抬頭看向齊寧,小心翼翼道:“不知”

    “沈將軍,皇上和金刀老侯爺差遣本侯前來調查此案,自然是要小心謹慎。”齊寧看著沈涼秋:“沈將軍也在懷疑大都督之死另有蹊蹺,那么咱們也不必早下定論,大都督究竟是自盡還是被人所害,咱們一步步調查清楚,拿事實說話才好。”

    沈涼秋道:“卑將也是這個意思。”

    “所以咱們第一步,自然是要確定大都督的真實死因。”齊寧神情肅然:“要確定死因,難免要仔細驗尸,之前沈將軍已經主動要求要驗尸,那也是本侯的意思,所以接下來就由鄭主事仔細驗尸,如果有冒犯大都督的地方,那也是沒有辦法。”

    沈涼秋道:“不瞞侯爺,你們抵達之前,卑將已經請示過夫人的意思,夫人說過,只要能夠將大都督被害查個水落石出,可以給大都督驗尸。”目光看向鄭主事,道:“有勞鄭主事了!”

    鄭主事得到齊寧和沈涼秋的應允,便無顧忌,打開包裹,從里面一件一件向外取出工具。

    沈涼秋微皺眉頭,向齊寧道:“侯爺,恕卑將失禮,為大都督驗尸,卑將不想留在這里,只能出門去等候。”

    齊寧神情凝重,微微頷首,又向韋御江道:“韋司審,你留在這里協助鄭主事,其他人都先離開這里,咱們在外面等候。”

    死者為大,今日形勢所迫,要對澹臺炙麟的遺體進行檢查,眾人當然不好在驗尸的時候圍觀在旁邊,所以齊寧主動提出讓眾人出門等候,沈涼秋聞言,眉宇間顯出一絲感激之色,抬手請齊寧先行,齊寧留下了韋御江和鄭主事,領著其他人出了門。

    或許是那棵老槐樹的緣故,庭院內顯得異常昏暗,甚至有一股陰森氣息,齊寧背負雙手瞧著那棵老槐樹,忽然問道:“沈將軍,這棵大樹在院子里很有些年頭吧”

    沈涼秋一怔,隨即搖頭道:“卑將還真不知道這棵大樹是什么時候種下。老侯爺當年坐鎮東海的時候,府邸在城中的東南角,后來老侯爺回京,大公子大都督奉旨鎮守東海,便將府邸搬到了這里,這座宅子,最早是東海江家的產業,后來獻給了朝廷。”

    “東海江家”齊寧精神一緊。

    沈涼秋點頭道:“正是,韓盧江陳,東海四族,也是東海地面上實力最強的四大家族,江家便是其中之一。”

    “沈將軍可知道江隨云”齊寧轉視沈涼秋。

    沈涼秋點頭道:“那是江家的大公子,江漫天的嫡長子,聽說如今已經在京中為官,侯爺自然知道這個人。”

    齊寧嘴角略帶笑容,道:“他如今在兵部當差。”略一沉吟,才道:“據我所聞,這江家在東海勢力極大,號稱東海第一巨賈,不知是真是假”

    “名副其實。”沈涼秋淡淡一笑:“三十年前,江家自然遠不能與韓家和盧家相提并論,但今時今日,江家的實力絕不在韓家之下,江家手頭上有一支船隊,每年往來貿易,如今斗金,有人說江家富可敵國或許夸張了一些,但是東海第一巨賈,確實是名副其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