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九三九章 賞月

章節目錄 第九三九章 賞月

    齊寧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輕聲道:“我先帶你離開這里,出去再說。”橫抱著夫人,轉身從后窗離開。

    夫人身軀豐腴柔美,但齊寧卻感覺輕若鴻毛,夜色之下,迅速跑到花園后門,好在那陳老爺之前不讓任何人進后花園,這花園后門也無人看守,齊寧打開后門,后面是一條小巷,抱著夫人出了門,直往自己先前拴馬的地方去。

    月色幽幽,夫人被齊寧抱在懷中,除了方才熟悉的聲音,卻漸漸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那是之前她幾次在齊寧身上聞到的味道,這時候再次聞到,竟是有著前所未有的親切感,先前本來惶恐無比的心,這時候卻漸漸平靜下來,被齊寧抱在懷中,甚至感到說不出的踏實。

    齊寧抱著夫人柔軟的香軀,這時候倒是沒有太多想法,只是從夫人身上散發出來那種成熟婦人特有的氣息,卻也是讓他偶爾心神悸動。

    他腳步飛快,徒步而行卻宛若奔馬,夫人一開始很是驚詫,但很快卻是感覺說不出的刺激。

    拴馬的地方不遠,只是片刻間就趕到,接到一片死寂,齊寧將夫人小心翼翼放在馬背上,夫人身上依然柔軟無力,軟軟趴在馬背上,齊寧過去解開馬韁繩,這才回身過來,翻身上馬,從后面伸手,一手輕摟住夫人的腰肢,一手拿住馬韁繩,一抖馬韁,催馬便行。

    這時候在馬背上,離陳宅遠了,夫人的心才送下來,而齊寧這時候與夫人身體緊緊相貼,一只手臂更是摟著夫人的腰肢,駿馬飛馳間,兩人身體輕輕摩擦,竟是讓小侯爺渾身有些發酥。

    忽聽夫人問道:“咱們.....咱們要去哪里?”雖然種種跡象顯示這人幾乎就是齊寧,但那張臉完全不是一個人,夫人又不敢完全確定。

    齊寧勒住馬,這才想起,自己竟然還不知道商會會館所在,苦笑道:“忘了,夫人,會館在何處?”

    夫人心想你不知道會館在哪里,這般糊里糊涂要往哪里去, 只能說明了會館位置所在,齊寧這才發現自己竟是走了反方向,有些尷尬,兜轉馬頭,向會館方向馳去。

    兩人一路之上并無說話,齊寧摟著夫田雪蓉腰肢,田雪蓉顯然有些不自在,時不時地扭動兩下,但騎騎在馬上,她又全身無力,自然是無法擺脫,將近會館,田雪蓉終于道:“快.....快到了!”

    “我知道!”齊寧道,馬匹依然向前,田雪蓉忍不住重復道:“我.....我快到會館了。”

    齊寧心想你都說過,何必重復,但馬上意識到什么,醒悟過來,那商會會館自是古藺城一處匯集各地商旅之地,許多來到東海的大商人可能都住在會館,人多眼雜,雖然這時候天色已晚,但還沒有到深夜,會館內外必定還有不少人,自己在這個時候將田雪蓉送過去,自然會被人看見。

    田雪蓉自然是心存顧忌,她對名聲素來看得很重,這個時候讓一個男人送到會館,哪怕外表看起來是一個老者,也總免不了會讓人閑言閑語,有夫之婦對此十分禁忌,而一個孀居的婦人,其實對此更是禁忌。

    齊寧既然明白過來,便勒住了馬,按照夫人所言,往前面過去往左折進一條長街,會館便在那條街上。

    “你是不是還沒有恢復氣力?”齊寧輕聲問道。

    田雪蓉其實一路上都在嘗試自己是否恢復氣力,但到了此時,兀自渾身軟綿綿的,只能輕嗯一聲,齊寧心想那老色鬼既然是有心要用藥物讓女人失去行動能力,爾后加以褻玩,那么藥性的持續時間當然就不會短,田雪蓉到現在還沒有恢復氣力,那實在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氣力沒有恢復,當然無法自己走回去。”齊寧想了一下,湊近夫人耳邊低聲問道:“那你說怎么辦?”

    田雪蓉心想我現在又能知道怎么辦,猶豫一下,才輕聲道:“要不.....要不你將我放在路邊,等我.....等我有了氣力,我自己走回去.....!”

    齊寧輕嘆道:“你不怕有壞人從路邊經過,然后看到一個美貌的女人在這里動也不能動?”

    夫人臉一紅,道:“我......我不知道怎么辦。”其實她也明白,如果自己真的被丟在路邊,萬一這里真的有人經過,即使對方一開始沒有壞心思,但看到一個美貌的婦人癱坐在路邊無法動彈,那么沒有壞心思也會生出壞心思,知道自己是絕不能被單獨留在這里。

    齊寧四下里看了看,忽然笑道:“今晚的月光還算不錯,不如我請你賞月吧?”

    “賞月?”夫人一臉納悶。

    齊寧卻是一抖馬韁繩,催馬到得不遠處的一處屋邊,田雪蓉正不知齊寧意欲何為,卻感覺身體一輕,竟是被齊寧橫身抱起,齊寧卻已經站在馬背上,雙足一蹬,整個人已經飄然而起,往邊上那屋頂掠了過去。

    這處屋子本來就不算很高,此時齊寧又是站在馬背上,距離屋頂更是甚近,田雪蓉感覺自己身體似乎一下失去重心,驚駭萬分,輕呼一聲,等他回過神來,齊寧已經橫抱著她,站在了屋頂之上。

    田雪蓉只感覺一顆心似乎都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齊寧卻已經將他輕輕放在屋頂上,爾后坐在夫人身邊,雙手枕在腦后躺在屋頂上,一雙眼睛望著夜色蒼穹,悠然道:“現在就讓我們靜靜看看月亮吧!”

    田雪蓉軟坐在屋頂上,這時候兀自感覺心跳得厲害,扭頭看著齊寧,見齊寧雙臂枕頭,還翹著二郎腿,他樣貌雖然是老者,但這動作卻絕非老者做出,柳眉微蹙,忍不住問道:“你.....你到底是誰?”

    齊寧扭過頭來,眼眸中帶著笑意,含笑問道:“你到現在也不知道我是誰?”

    “你的聲音和.....和動作,好像.....好像一個人!”夫人輕咬了一下粉唇,才輕聲道:“可是......!”

    “可是這張臉你卻從未見過。”齊寧悠然道:“你一定在想,這老人家到底是哪路神仙?為什么會突然出現救了你,而且吊兒郎當,也沒有長者的莊重,是不是?”

    田雪蓉臉頰一熱,被他說穿心思,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有時候你的膽子該變得大一些。”齊寧悠然道:“我問你,你是不是將我想成了哪個人?”

    “我.....!”

    “那人說話和動作,你是否熟悉?”齊寧凝視著田雪蓉眼睛,輕聲問道:“如果你真的很有心,許多被假象所掩蓋的事物,都能被你一眼看穿。”

    田雪蓉微微眨了眨眼睛,月光之下,恬靜而嬌美。

    “先前我在窗外聽那老色鬼說,那位錦衣候是因為對你另有目的,才會出手相助,你卻說錦衣候是發了惻隱之心,那是你心里話?”齊寧看著田雪蓉水波般的眼眸兒:“你心里真的當那錦衣候是好人?”

    田雪蓉眼眸之中立時顯出警覺之色,身體微微后縮,盯著齊寧眼睛道:“錦.....錦衣候當然是好人!”

    “你言不由衷吧。”齊寧眼眸中似笑非笑:“那位陳會長有句話說的也不錯,他是帝國侯爵,身份很高,你是一個商人,他便是再好,難道真的會毫無所求幫助你?你實話告訴我,他是不是對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圖謀?”

    田雪蓉一開始還真是懷疑眼前這老者和齊寧有莫大關系,但這時候聽他說話對齊寧很是不客氣,俏臉便有些不好看,道:“你認識錦衣候?”

    “認不認識都不要緊,我就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怎樣看他!”齊寧將目光重新轉到蒼穹:“每個人做事情,都不會是無緣無故。我相信你的話,他或許真的是個好人,也或許真的對你沒有什么目的,但如果他對你沒有任何感覺,你覺得一個人會對一個全不在意的人真的會出手相助?”

    “你放我下去。”田雪蓉顯然不想繼續和齊寧談論這個話題。

    齊寧輕輕一笑,道:“今晚我出手相救,難道你不覺得欠我一個天大的恩情?你便這般對你的恩人?”

    “我.....!”田雪蓉心想這話倒是沒錯,今晚如果不是眼前這人出手相救,自己被老色鬼毀了清白,那后果實在是不堪設想,語氣頓時柔和下來,道:“我.....謝謝你救命之恩,以后.....以后我會找機會報答你的恩德。”

    “我不求你報答,只想問你兩個問題。”齊寧道:“回答了這兩個問題,我這個老頭就絕不會再多問你一句,而且以后也不會讓你再見著我,今晚發生的一切,也當從無發生過,你看如何?”

    “你.....要問什么?”

    “問題很簡單,你告訴我,錦衣候對你是不是很在意?”齊寧輕斜田雪蓉:“他對你是不是有好感?你只要老實回答,我也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

    田雪蓉低下頭,并不言語。

    “你不想回答,是不是擔心有人會對他不利?”齊寧再次問道。

    田雪蓉幽幽嘆了口氣,道:“你對我有恩,但.....我不愿意別人在背后議論小侯爺。”

    齊寧嘆了口氣,道:“第一個問題你就含含糊糊,看來你對我真是沒有感恩之心。那好,咱們換一個問法,你對錦衣候可有男女之間的喜歡?”

    田雪蓉一怔,更是尷尬,別過臉不看齊寧,齊寧輕笑道:“看來你對他也沒有什么好感,既然如此,我知道該怎么做了,嘿嘿,你瞧瞧我如何對付那位錦衣候。”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