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九七零章 蓄勢待發

章節目錄 第九七零章 蓄勢待發

    到下午時分,沈涼秋下令航船開始轉向東南方,這是為了繞過海盜出沒最頻繁的海域。

    此番沈涼秋帶了三艘船出航,人數加起來也不過百人,若當真被海盜知道了位置,難保那幫海盜不會趁機圍殺過來,畢竟黑虎鯊已經是明目張膽地與東海水師,為了搶奪人頭,已經殺了東海水師的人,自然不會在乎再與東海水師結仇。

    雖然兩名探子言之鑿鑿,而且也確實有足夠讓人信服他們投誠的理由,但那兩人帶來的情報是否真的完全屬實,在抓到黑虎鯊之前,誰都不敢確信。

    萬一這是黑虎鯊布下的圈套,就是為了引誘東海水師的人自投羅網,那么三艘船的處境就十分兇險。

    好在航船一路航行之間,還真是沒有碰到一艘海盜船,更沒有碰到海盜,沈涼秋等人畢竟是混跡在東海十幾年,雖然圍剿黑虎鯊一股海盜的難度很大,但是要讓海盜們也無法發現,卻也并非困難之事。

    沿途倒是碰到了幾座島礁,俱都是空無人跡的荒島,島上甚至樹木蔥翠,一片綠意,若非是有要緊事要辦,齊寧甚至想登島一游。

    不過幾座島礁的出現,大倒是對航線大有幫助,這幾座島礁在海圖之上都有標明,以這些島礁為標,更可確定無名島所在的位置。

    船上的人換成兩班,輪流換崗,到次日下午時分,已經距離無名島越來越近,而航線也已經繞過來,順利地越過了海盜活動的區域,進入了遠海地域。

    齊寧心想黑虎鯊選擇的地方其實在情理上還真是無懈可擊,不但是一個毫不起眼的荒島,而且中間還有海盜活動區域作為屏障,等若是有了一層防線,如果不是有間諜泄露其行蹤,東海水師還真的不可能找到他的下落。

    “侯爺,再有兩個時辰,應該就能抵達無名島。”站在船頭,沈涼秋向齊寧道:“他既然帶的人少,應該不至于在無名島附近派探子,不過如果島上有高點,黑虎鯊又派人在高點盯住無名島附近海域的情況,那么我們一旦靠近,很可能就會被發現。”

    “言之有理。”齊寧頷首道:“咱們可以暫且停歇,等天黑之后再靠近過去,晚上他們的視線不好,即使有高點,他們也無法看到遠方,而且晚上他們的精神必然松懈,靠近之時更不易被發現。”

    沈涼秋微笑道:“侯爺的想法與卑將不謀而合。卑將的意思,也是讓大家先歇上兩個時辰,吃飽喝足,養精蓄銳,等晚上咱們再偷偷摸上島,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當下沈涼秋下令航船停行,又囑咐眾人喝水吃干糧,甚至可以小憩片刻。

    看到主船停下,唐輝二人的船也立刻停了下來,這邊向那邊傳過去命令,所有人俱都休息下來補充體力。

    “侯爺,此島看起來不大,卑將想好了行動的計劃,還請侯爺斟酌。”沈涼秋等齊寧吃過東西,這才拿著一張草圖過來,上面很隨意地畫了一座形似小島的草圖,鋪在桌上,手指指在上面:“黑虎鯊此來,必定是乘船而來,他們只有四個人,人不多,所以船也不會大,要斷他們的后路,首先便要將他們的船毀掉。”

    “不錯。”齊寧道:“船可能停在岸邊,但如果以防萬一,怕被人發現,黑虎鯊很可能將船藏到了島上,但不會藏得太深。”

    “所以等到今晚靠近海島之后,卑將先派幾個人潛水登島,讓他們找到船只,將其控制。”沈涼秋低聲道:“然后我們兵分四路,從無名島的四個方向同時登島,卑將和唐輝祝碩各領一路,侯爺手下的吳統領也可領一路人手,為免損傷,吳統領那一隊人只要守住位置便好,不必與他們交手,一旦其他三路人馬殺過去,黑虎鯊發現情況,從吳統領守衛的方向尋求脫身,大可以一舉擒獲。”

    齊寧笑道:“沈將軍的計劃十分周密,黑虎鯊除非有上天入地之能,否則絕不可能逃脫。其實我們如果找到他們的船只之后,可以不必移動船只,只派幾個人隱藏在那條船的附近,黑虎鯊就算從你們手底下逃脫,他要離開無名島,沒有船只自然不成,定會先去找船,那時候便自投羅網了。”

    沈涼秋點頭道:“侯爺此計更可保萬全,卑將就留十個人在那條船附近守著,只等他出現,立刻抓捕。”

    齊寧心知這也只是以防萬一,畢竟這次來了百人之多,自己手下吳達林等一干護衛固然都是以一當十的角色,沈涼秋手下的人,也都是從水軍之中挑選出來的驍勇善戰精銳,四面圍攻,黑虎鯊區區四個人,還有一個是大夫,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抵擋住這么多人的圍攻,能夠脫身找船的可能微乎其微。

    “沈將軍的計劃,可謂周密的很,按你的計劃實施便可。”齊寧微笑道。

    沈涼秋拱手道:“那卑將現在就去分派任務。”

    “沈將軍,我說過,這次行動,你全權指揮,一旦成功,也都是你的功勞。”齊寧含笑道:“本侯希望這次一舉成功,不但能給大都督獻上祭禮,而且還能重挫東海群盜。”

    “卑將不敢。”沈涼秋立刻道:“若能成功,都是托了侯爺之福,侯爺才是真正居功至偉之人。”

    齊寧哈哈笑道:“你是軍人,不必說這些不著調的話,到時候慶功宴上,多敬本侯一杯就是。你立了大功,本侯方能向朝廷舉薦你為大都督,用最合適的人來統領水軍,這是有利朝廷,我不和你爭功,可不是因為你,而是為了朝廷大計!”

    沈涼秋肅然起敬,恭敬道:“侯爺大公無私,卑將欽佩!”深深一禮,肅然道:“卑將絕不負侯爺重望!”

    齊寧微微一笑,想到什么,問道:“沈將軍,抓捕黑虎鯊,你是準備活捉還是如何?”

    “侯爺,黑虎鯊是東海群盜之中最有實力的匪首,如果能夠將其活捉,便可以從他口中逼問出那些海盜的藏匿之所。”沈涼秋道:“此番大可以一勞永逸地真正解決東海海盜的難題。”隨即皺眉道:“只是卑職擔心想要活捉黑虎鯊,并不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齊寧嘆道:“其實我和你想的一樣。黑虎鯊有能耐將幾股海盜收攏在一起,還是有些能耐,而且敢和東海水師為敵,那也是有些膽魄的,此人也算得上是海上梟雄,這樣的人物,自然是不甘心被水師生擒,若是逼到絕路......!”并無說下去。

    沈涼秋自然知道齊寧的意思,肅然道:“卑將會竭力將其活捉,如果實在沒有法子,只能取他人頭回去祭奠大都督了。”

    齊寧只是微一點頭,并不多言。

    三艘船俱都停在海上,養精蓄銳,等待夜色降臨,這一旦等待起來,時間就似乎過得很慢,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之后,沈涼秋立刻下令三艘船同時向無名島的位置進發。

    雖然天上有月,但能見距離卻并不遠,沈涼秋始終盯著瞭望臺上的水兵,等他傳遞信息。

    快船雖然不大,但卻也有小型的瞭望臺,一直安排一名視力極佳的水兵在上面探看附近海面的動靜,忽見得瞭望臺上的水兵打出手勢,那時發現目標,齊寧和沈涼秋立刻到了船頭,果然,只小片刻,齊寧憑借過人的視力便發現在前方的海面上出現一團灰影,就宛若是匍匐在海面上的一頭遠古海獸一般。

    沈涼秋雖然因為內功視力及不上齊寧,但很快也發現了目標,眉宇間獻出一絲興奮之色,低聲道:“侯爺,這座島看來確實沒錯了。”

    齊寧點點頭,這時候已經是深夜時分,沈涼秋既然發現了目標所在,便不讓三艘船繼續靠近,吩咐三船都停了下來,又派出了早就安排好的六名水兵先潛水上島,找尋黑虎鯊的船只。

    這些水兵都是常年在水中訓練,而且這六人更是水兵中的佼佼者,下水之后,三船人都屏住呼吸,等候他們傳回消息來。

    雖然看到無名島的影子,但其實還很有一點距離,等了一個多時辰,終于有兩名水兵回來,同伴將他們拉上船,一名水兵立刻稟報道:“侯爺,將軍,我們登島之后,并無看到人跡,但在靠近岸邊的益處山洞里,發現了一條船。”

    “那條船可容多少人?”

    “最多六人!”水兵道:“那條船藏在山洞里,外面還有一塊大石頭堵著,但藏得并不深,我們很容易就找到。”

    齊寧和沈涼秋對視一眼,不用多言,兩人心里都明白。

    既然島上果真有船,而且是藏在山洞里,那就證明島上確實有人,而且幾乎可以確定就是黑虎鯊,黑虎鯊藏船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將船藏的嚴嚴實實,無非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如果無名島附近真的有其他船只出現,卻瞧不見岸邊有船,自然不會想到島上有人。

    而且這里距離海岸很遠,無名島又是一座孤島,這附近也極罕見有船只出現,倒也不必將那條船藏得太深。

    “侯爺!”沈涼秋轉身看向齊寧,雙手拱起,齊寧知道沈涼秋意思,微微點頭 :“可以按計劃行動了!”

    --------------------------------------------------------------------

    ps:向大家解釋一下,大家知道沙漠參加了郭靖宇特訓營,上個月參加第一輪,順利入圍第二輪,所以前天就到了北京。早上五點多就出發,到了北京之后,自然是要見見一些相關的朋友和老師,應酬必不可少,半夜回到酒店,精疲力盡,所以沒辦法更新。昨天早上就去上課,一直到下午六點多,出去參加完飯局回來,再和導師們聊起創作,回到酒店已經十點,沙漠知道不能偷懶,立刻碼字,現在剛碼出一張,實在是沒辦法,大家多體諒。明天最后一天,課程結束,沙漠馬上就恢復更新,還會有三更出現的,鞠躬!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