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九九六章 情深意重

章節目錄 第九九六章 情深意重

    齊寧想不到這底下另有洞天,他對這里的地形毫不熟悉,也不知道接下來往哪里去,舉著火折子,順著那條地下河往前行。

    火折子的光芒照射的范圍有限,但齊寧四下觀察,發現這地下石窟明顯不是人工開鑿出來,而是早就存在,便是這條河流,也似乎是顯然形成。

    地下石窟怪石嶙峋,也唯獨地下河兩邊稍微平坦一些,齊寧舉著火折子往前行了片刻,除了石頭還是石頭,沒有任何特別之處,而且這條地下河也不知道是通向何方,又走了片刻,忽然之間,卻聽到隱約出來哭聲,那聲音似有若無,若非齊寧聽力驚人,還真無法聽到那聲音。

    齊寧精神一緊,心想這地下石窟又為何會有哭聲傳來?取出寒刃,一手握寒刃,一手舉著火折子,側耳聆聽,感覺那聲音就在前面不遠處,當下小心翼翼往前摸過去,走出一段路,卻發現邊上的巖壁下,竟然有一處最多能容兩人的裂縫,就像是被古神用斧子劈開一般。

    他湊近過去,這時候聽的清晰,那隱約傳來的哭聲正是從那里面傳過來。

    這時候他甚至判斷出,那哭聲竟似乎是個女人的聲音,心下好奇,隨即想到這島上有不少南洋女子,難不成自己竟是誤打誤撞來到了囚禁那群南洋女子的處所?

    他握緊刀,熄滅了火折子,側身進到那條縫隙之內,往里面緩緩摸過去,這條縫隙也就四五米長,穿過縫隙,齊寧明顯感覺自己似乎進了一處比較空闊之所,那女人的哭聲就在耳邊,雖然四下里一片昏黑,但齊寧還是利用自己出眾的視力大致看到不遠處似乎有一個身影。

    他屏住呼吸,平心靜氣,雙目在昏暗之中掃動,發現這里面似乎就只有一個人,有些詫異,猛然之間,想到什么,低聲道:“是....是夫人嗎?”

    他聲音一響,便隱約看到那身影往里面縮了縮,隨即聽到一個聲音道:“你....你放我走,我和你....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為何要害我?”

    聽到那聲音,齊寧歡喜不已,長出一口氣,立刻上前,道:“是我,夫人!”他卻是已經聽出來,這聲音不是別人,正是田家藥行的東家田雪蓉。

    “你.....你是誰?”田夫人身處困境,在這不見天日之處被困,對一個柔弱婦人來說,自然是受到驚嚇,一時間還沒能認出齊寧聲音。

    齊寧取出火折子,將其吹亮,火光亮起,齊寧一眼便看到縮在角落處的田雪蓉,火光亮起那一刻,田夫人卻異常害怕,低下頭去,不敢看齊寧這邊,但齊寧從她的衣飾和身形輪廓,已經確定這是田雪蓉無疑,四下里看了一下,這里果然是一處小石窟,倒掛如尖刀的鐘乳石懸掛在上方,怪石嶙峋,而且這石窟之內頗為陰冷。

    再看田雪蓉,只見到她雙腿被綁著,兩只手臂也被反綁在后面,在邊上不遠,卻有兩只水袋子。

    齊寧心知這一遭田夫人必定是受到前所未有的驚嚇,緩步走過去,在田夫人身前蹲下,想到自己臉上還有面具,當下取了面巾,又摘下了面具,這才看著田雪蓉,柔聲道:“夫人,是我,不要害怕,我是齊寧!”

    夫人嬌軀瑟瑟發抖,聽到齊寧聲音,這才緩緩抬頭,那張漂亮的臉龐便即顯露出來,一雙似秋水般的眼眸兒此時滿是驚恐,等看清楚齊寧的臉龐,先是呆了一下,隨即喃喃道:“我....我不是在做夢吧?”

    齊寧也不廢話,先以寒刃割斷了捆住她雙腿的繩子,隨即轉到后面又割斷了捆她雙臂的繩子,這才到得夫人面前,看到那張漂亮的臉蛋上沾著污垢,發髻凌亂,便是衣衫也不整,而美婦人雙眸滾動著淚水,齊寧心下憐惜,伸出手過去,用大拇指輕輕拭去婦人淚水,田夫人這時候再也控制不住,忽地撲到齊寧懷中,齊寧單手環抱住夫人,柔聲道:“沒事了,沒事了,我來了。”

    “我.....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夫人腴美柔軟的嬌軀依然在瑟瑟發抖,在如此地方見到齊寧,不但有絕處逢生的感覺,更有許多復雜的情感一時間匯集在一起,這時候也根本不去想什么顧忌,雙臂抱著齊寧脖子,倒似乎是擔心自己一松手齊寧便會消失一般。

    齊寧能夠體會夫人現在的心境,輕拍夫人玉背,寬慰道:“我現在就在你面前,一切都過去了。”

    片刻之后,夫人似乎才意識到什么,松開手,有些尷尬,齊寧輕聲問道:“身上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夫人動了一下,隨即“哎喲”輕叫一聲,蹙眉道:“我....我腿上好麻.....!”

    齊寧道:“你長時間未動,所以血流不暢,沒什么大問題。”起身來,將那火折子插進巖壁的一處小縫隙,這才在夫人身邊蹲下,輕聲道:“我幫你順順血。”

    夫人看著齊寧,輕嗯一聲,齊寧雙手小心翼翼地抬起夫人一條腿,將那條腿順直,又如法炮制將夫人另一條腿也順直,這才看向夫人道:“得罪了!”當下雙手圈住夫人的玉腿,上下推拉,幫助夫人活血。

    夫人腿兒滾圓有彈性,被齊寧這般上下推拉,有些難為情,但齊寧這般一弄,卻也讓她感覺先前那種酸麻感卻是好了不少。

    “侯爺,你.....你怎么到了這里?”夫人輕聲道:“這里.....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齊寧知道夫人在這里長時間不動,雖然活血,但一時半刻倒未必能立刻行走,看向夫人道:“這是在東海的一座島上。”

    “島上?”夫人蹙起秀眉,明白過來:“是了,我.....我在船上的時候,聽到了海浪的聲音,原來.....原來真的是在島上。”又道:“可是他們為何....為何要抓我到這里?是不是.....是不是盧家在背后所為?”

    她知道在東海藥行商會上,自己與盧家發生了爭端,齊寧更是當眾痛毆盧子恒,盧家對自己和齊寧定是恨之入骨,他們不敢對齊寧動手,但自己一個柔弱婦人,自然成了他們報復的對象。

    齊寧搖頭道:“按照我的判斷,這一次應該不是他們做的,他們還沒有那個膽量。”看著夫人的眼睛,輕聲道:“這次是我連累了你,對方不是為了你,而是要利用你引誘我到這座島上。他們知道如果你在他們手里,我一定會想盡辦法找到你,故意留下線索,將我引到了這里。”

    田雪蓉花容微微失色:“侯爺,你....你是被他們騙到這里?”她不是尋常婦人,頭腦精明得很,齊寧一說,她便明白其中的關竅,一只手不自禁抓住齊寧胳膊:“那.....那你帶了多少人過來?”

    “除我之外,還有一人。”齊寧道:“我正準備過去和他碰頭。”

    田雪蓉更是吃驚道:“就.....就你們兩個人?侯爺,你.....你怎么能為了我以身犯險,這.....這要是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那如何是好?”

    齊寧見她關切之情溢于言表,心下一暖,柔聲道:“且不說你是因我受到牽累,就算真的與我無關,我也不會置之不理。我對你說過,只要你遇到危險,我總會在你身邊,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總不能不算數。莫說這只是一座小島,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照來不誤。”

    田雪蓉低下頭,輕聲道:“侯爺,你....你對我這樣,我.....我又如何能夠報答.....!”聲音卻已經因為感動而哽咽起來。

    田雪蓉對自己的位置一直有很清晰的認識,她知道自己與齊寧的地位懸殊太大,從察覺到齊寧對自己似乎有好感之時,她心里就篤定這小侯爺不過是看上自己頗有風韻的美色而已,這種事情她見的多了,心知在齊寧的眼中,自己無非只是一個玩物而已。

    雖然此后齊寧的所為讓她大有改觀,但卻也從沒有想過齊寧是真的對自己有什么精神的喜歡。

    但此番齊寧不顧自己身份尊貴,孤身犯險,這自然是讓她心中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感動,畢竟不顧自己安危營救他人,便是普通人也未必能夠做到,更何況是一位身份尊貴的侯爵。

    齊寧見她臉上沾著污垢,情不自禁伸手過去,想要拭去她臉上的污垢,快要碰上,卻不知為何,還是停下手來,田雪蓉感覺到什么,微抬頭,看到齊寧那只手就在自己的臉頰邊上,卻并沒有碰上來,她美麗的眼睛微微睜大,眼眸中先前那恐懼之色漸漸消失,長長的睫毛微微閃動,忽然抬起手,握住齊寧的手,輕輕帶過來貼在了自己的臉上。

    齊寧有些意外,但看到那霧蒙蒙迷人的眼眸,明白這婦人對自己的感激,露出一絲微笑,一根手指在夫人臉龐上輕輕撫動,雖然臉上沾有污漬,但夫人的肌膚依然緊致光滑,齊寧柔聲道:“現在害怕不怕?”

    夫人輕搖頭,低聲道:“你在我身邊,我.....我便什么都不怕了。”

    這婦人樣容嬌美,嫵媚之間卻偏偏又帶著一絲楚楚動人,特別是那一雙如同霧氣般的迷人眼眸兒,天然就有一種勾人魂魄的魅力,雖然身處困境,但齊寧看著那迷人的眼眸,卻還是情不自禁湊過去,吻在了夫人的香唇上,夫人這一次并沒有絲毫抗拒,一只玉臂抬起,勾住了齊寧的脖子,回應著齊寧的輕吻。

    -----------------------------------------------------------

    ps:還有一更晚點送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