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一三九章 陰鬼附身

章節目錄 第一三九章 陰鬼附身

    ( )楊寧聽到“淮南王”三字,心下微驚,問道:“你服侍過淮南王?”

    真壁道:“我在淮南王府待過兩年,其實主要是服侍淮南王世子。”

    “淮南王世子?”楊寧奇道:“你既然是御廚,怎么會到淮南王府去?既然到了淮南王府,又怎地跑到大光明寺來?”

    真壁臉上顯出唏噓之色,嘆道:“如果不是師傅,我只怕早已經死了。”

    “師傅?”

    真明小和尚知道楊寧對寺中許多事情不知道,解釋道:“真壁師兄是凈善師叔的弟子,凈善師叔主管五觀堂和寺廟內的各處倉房采購。”

    “原來如此。”楊寧道:“真壁師兄,你說你沒有進大光明寺就早死了,這又從何說起?”

    真壁道:“齊師弟有所不知,我本來是在宮中的御膳房當差,對廚藝倒是頗有天賦,御膳房的大師傅看我天賦不差,所以親自教我,對我也十分關照。我記得那次圣上在宮中賜宴,我做了一道群芳齋,都是素食,淮南王嘗過之后,便說我做的好,非要見見我。”

    “我明白了。”楊寧道:“淮南王定是覺著你做菜很好,所依從圣上那里將你要過去。”

    “齊師弟果然聰明。”真壁嘆道:“不是吹牛,如果留在宮里,我也不是今日這番模樣,就算不是御膳房大師傅,最少也是二師父。淮南王對我的手藝大加夸贊,圣上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思,沒等他開口,就讓我去淮南王府當差,我.....我自然不能抗旨。”

    楊寧微微點頭。

    皇帝本來就一直在安撫淮南王,對淮南王隆恩浩蕩,在皇帝的眼里,御膳房里一個廚子和一只蒼蠅也沒什么區別,既然淮南王看上,送出去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到了淮南王府,王府的廚房上下可也有不少人。”真壁道:“我雖然是宮中御廚,可到了王府就是后輩......!”顯出憤怒之色:“那幫家伙看我不順眼,處處找我茬子,我那時候也才知道,淮南王看上我,正是因為我擅長素菜,王府里的那位世子,一日三頓,只吃素食,不沾絲毫葷腥。”

    楊寧奇道:“堂堂淮南王世子,錦衣玉食,竟然不沾葷腥?”

    真壁壓低聲音道:“一開始我也不明白,可是后來才知道,那位世子可能是被臟東西纏上,為求佛宗保佑,祛除身上的陰鬼,自幼就開始以素食為餐,我擅長素食,所以淮南王才讓我進了王府,專門為世子負責一日三餐。”

    “陰鬼纏身?”楊寧笑道:“這怎么可能,且不說世間有沒有陰鬼,就算真的有陰魂,王府又是什么地方?他們是皇親貴胄,王府自有王氣,也不是陰鬼敢進去的。”

    “話是這樣說,可事實真的如此。”真壁做著手勢,輕聲道:“我親眼見過,淮南王世子有時候被陰鬼附身,就會在王府里瘋瘋癲癲跑來跑去,而且滿嘴胡言,有時候手里還拿著刀劍,有一次我親眼看他發瘋的時候,差點一刀砍死一名王府的下人......!”雖然事過境遷,可是真壁臉上兀自顯出一絲恐懼來。

    楊寧看他表情,知道這家伙所言只怕是真,皺眉道:“淮南王世子是個瘋子?”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真壁十分肯定道:“只有陰鬼附身的時候,他才瘋瘋癲癲,世子平時是個謙謙君子,為人和藹,對下人也很好,可是個大好人。”苦笑道:“若是世子不被附身,一直伺候他,倒也不是什么苦差。他雖然是王爺世子,可是并不挑三揀四,就算下人有些疏忽,他也一笑而過,并不在意。”

    “那你又是怎么來到大光明寺?”

    真壁又露出惱怒之色,道:“還不是廚房里的那些人,我在王府呆了兩年,王爺和世子對我都很滿意,后來提拔我做了廚房的二師傅。我記得那次世子突然又開始被陰鬼附身,淮南王不知如何請到了師傅.....就是我現在的師傅凈善大師,師傅到王府誦經為世子驅鬼......!”

    楊寧笑道:“原來大光明寺的大師們也還會做法驅鬼。”

    真壁有些尷尬,道:“那天我做了素餐送過去,可是.....可是素餐里面竟然出現一只雞頭......!”看著楊寧,解釋道:“就是大公雞被活活剁下頭來,放在餐盒里,血淋淋的,打開的時候,世子受了驚嚇,王爺大是惱怒,下令要將我活活打死。”

    楊寧道:“那自然是廚房里有人故意要害你。”

    “不錯,就是有人想要置我于死地。”真壁不忿道:“淮南王聰明得很,應該知道我就算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在餐盒里放雞頭,可是他當時惱怒不已,非要治我的罪,幸好師傅在場,對淮南王說看我有佛緣,想要帶到大光明寺禮佛參禪,淮南王不好不給師傅面子,答應讓我離開,我這才撿了一條命來。”

    楊寧道:“若真要這么說,凈善大師對你還真是有救命之恩。”

    “是啊。”真壁感慨道:“所以我跟隨師傅進了山,師傅知道我擅長廚藝,問我愿不愿意到五谷堂做事,我這條命都是師傅救的,師傅既這樣問,我自然愿意。從那以后,我就一直在五谷堂做事,直到今日......!”

    楊寧倒想不到真壁以前有這番經歷,豎起拇指道:“難怪你做的菜味道確實不差,原來是在御膳房待過。”

    真壁眼眸之中微顯幾分得色,道:“齊師弟,不是吹牛,這些年我在五谷堂歷練,日夜都是與素菜接觸,廚藝大大精進,真要讓御膳房的那些御廚來和我比素餐,我未必會輸給他們。”

    “這個我信。”楊寧道:“不過真壁師兄,你既然和我敞開說話,我也有幾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你說!”

    楊寧道:“你以前也是被人排擠過,也被人欺負過,甚至差點丟了性命,既然有了切身體會,在這大光明寺內,又何必欺負其他師兄弟?都是入山修行,湊在一起,也都是緣分,其實也沒有必要分彼此。”看了真明小和尚一眼,道:“我很奇怪,你們為何要針對真明?”

    真壁更是尷尬,與真癡對視一眼,才訕訕道:“齊師弟,這個.....這個是我們不對,以后.....以后不會再有此事發生。”

    “你們還沒有回答我的話。”楊寧道:“我是問你們,為何要針對真明,是因為他年紀小?”

    真壁猶豫一下,終于道:“其實.....其實是我師傅和.....和凈純師伯有些矛盾,我聽人說,年青的時候,凈純師伯幾次讓我師傅難堪,所以......!”

    楊寧道:“我就猜到是這么回事。我說真壁師兄,這里是大光明寺,號稱天下第一寺,佛法普照,咱們就算是做飯的,也該有空讀兩本佛經吧。凈純大師和凈.....和你師父的恩怨,他們自己只怕早已經都忘記了,虧你們還記在心里,出家人還有爭強斗勝之心,那可真是不該啊。”

    真壁抬手抓了抓腦門子,道:“齊師弟說的是,是我們的不是,以后.....以后不會了。今天的事情,齊師弟就不要放在心上,是了,齊師弟是要留在山上修行,還是只在這里短修?”

    楊寧道:“問這個做什么?”

    “沒什么沒什么,就是從明天開始,我會派人給你們送飯菜過來。”真壁笑道:“齊師弟不是在山上養傷嗎?身體不便,我專門給你做病號飯,你就不必來回辛苦了。”

    楊寧心想這當然不是什么壞事,笑道:“這.....這樣不大好吧?是不是搞特殊啊?”

    “沒事。”真壁立刻道:“我來安排,我來安排。”向真明小和尚道:“真明小師弟,以前師兄如果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可莫放在心上,以后的飯菜,保證你吃飽吃好。”向楊寧笑瞇瞇道:“齊師弟,你們慢慢用,天黑了,不好在這里打擾,回頭找機會再聊。”

    他倒也恨識趣,領著真癡出了門去,臨走時甚至連院門也小心翼翼帶上。

    真明小和尚到楊寧對面坐下,道:“原來他們給我飯菜很少,是因為師傅當年和凈善師叔有嫌隙。”

    “有其果必有其因。”楊寧道:“什么事情發生,總不會無緣無故的。不過你師父當年看來老是給他們師傅難看,也算很牛了。”壓低聲音問道:“小師兄,我到這里,一直都是你照顧的嗎?”

    真明小和尚點頭道:“是啊,怎么了?”

    “哦,我記得我醒過來就躺在那張床上。”楊寧回頭指了指身后那張床,“你好像說過,我在這里躺了兩天兩夜。”

    “是啊。”真明小和尚道:“你是師傅親自領人帶過來的,當時師叔伯已經幫你療傷,你還沒醒過來,就先在床上休養,師傅當天夜里就下山去了皇宮,臨走時囑咐小僧好好照顧你,另外等你起來傳授你清經......,小僧都按照師傅的囑咐做的。”

    “那.....那你可發現我身上的一只包裹?”楊寧猶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問道:“用黑布包著,里面是圖紙,你可見到?”

    真明小和尚搖頭道:“沒有,寧師弟,你丟了東西嗎?這里并無外人,小僧也沒有碰過你的東西。”

    楊寧知道這小和尚應該不會撒謊,心下更是郁悶,暗想那些劍圖到底被誰拿走,該不會是被給自己治傷的老和尚拿走了吧?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