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一二零七章 陰魂不散

章節目錄 第一二零七章 陰魂不散

    </p>

    洪門道轉眼間連殺兩人,那掌柜的睜大眼睛,還沒回過神來,洪門道便已經到了他面前,將酒壺遞了過去。</p>

    </p>

    那掌柜微微張嘴,猛地轉身要走,洪門道早已經提刀砍過去,他出手干脆利落,刀光閃過,人頭飛起,將手中帶血大刀丟在地上,淡淡道:“喝酒死了至少是個全尸。”卻是徑自往后堂去。</p>

    </p>

    齊寧心想神侯府的人出手果然是很辣干脆。</p>

    </p>

    沒過多久,卻見到洪門道手提著兩只大包裹出來,齊寧不用問也知道那包裹里面定然是路上的給養,此行路途遙遠,一路上總是要補充食物和水,端上來的食物和酒有毒,但去后堂搜找自然不存在這個問題。</p>

    </p>

    沒過多久,卻見到洪門道回到座中,臉色卻有些不對勁。</p>

    </p>

    “神候,那個人又出現了。”洪門道猶豫了一下,終于道。</p>

    </p>

    西門無痕也是皺起眉頭,冷笑一聲:“陰魂不散!”</p>

    </p>

    齊寧有些迷糊,問道:“五師兄,誰又出現了?”</p>

    </p>

    洪門道卻并無多言,西門無痕想了一下,才道:“你去弄些吃的,咱們連夜趕路。”</p>

    </p>

    洪門道答應一聲,去到后面弄了吃的過來,齊寧見到食物不少,自然不會再繼續吃那有毒的食物,而西門無痕和洪門道知道要走遠道,體力不可缺,所以三人悶頭吃東西,還沒吃完,卻聽到外面傳來一聲馬嘶,洪門道和西門無痕幾乎是同時抬頭,洪門道失聲道:“不好!”身形閃動,已經向門外搶了去。</p>

    </p>

    齊寧更是納悶,想瞧瞧到底是什么狀況,起身向門外走去,西門無痕也沒有攔阻。</p>

    </p>

    走出酒鋪大門,天色早已經暗下來,他扭頭看過去,驟然色變,只見到那匹拉車的駿馬此時倒在地上,恐怖的是駿馬的喉嚨已經被割斷,喉嚨處泊泊向外流血,那馬一時還沒有死透,在地上抽搐,馬血染紅了地面。</p>

    </p>

    齊寧背脊發寒。</p>

    </p>

    洪門道雙手握拳,臉色也是難看至極。</p>

    </p>

    齊寧四下里環顧,卻并無發現任何人的身影,實在不知道是誰竟然出手如此殘忍,竟然將一匹馬活活殺死。</p>

    </p>

    “酒鋪后院應該有馬。”身后傳來西門無痕的聲音,齊寧立刻回頭,只見到西門無痕再不是雙手攏在袖中,而是背負雙手,神色卻十分鎮定:“老五,牽馬來將車套上,我們立刻出發!”</p>

    </p>

    洪門道答應一聲,徑自去了后院。</p>

    </p>

    這酒鋪前不著村后不著地,出行不便,有一匹馬倒也是理所當然,只不過洪門道牽來的這匹馬實在有些低劣,比起被殺的那匹馬,顯然是差了許多。</p>

    </p>

    不過此種情況下也只能將就,否則便只能徒步而行。</p>

    </p>

    洪門道重新套上馬,先前那匹馬也已經不動彈,西門無痕和齊寧上了馬車,洪門道卻回到了酒鋪內,片刻之后便即出來,在前面趕車,行出一段路,齊寧忍不住從車窗探頭出去回望,才發現那家酒鋪竟然烈火熊熊,這才知道洪門道臨走時候一把火燒了那家酒鋪。</p>

    </p>

    他知道洪門道這是有意要銷毀痕跡,也許沒有人能查到西門無痕在這里停過,但一把火將這里燒干凈,自然更為保險。</p>

    </p>

    天色已經黑下來,車廂內沒有點燈,自然也是一片漆黑,齊寧依稀看到對面西門無痕臉部輪廓,但現在這老家伙臉上是什么表情,那還真是看不出來。</p>

    </p>

    “神候,天色這么暗,五師兄能看清楚道路?”齊寧道:“可莫夜里趕路迷了方向,越走越遠,到時候耽擱時間。”</p>

    </p>

    “不能走夜路,他也就沒有資格在神侯府當差了。”西門無痕淡淡道:“老夫給了他路線圖,他知道如何走!”</p>

    </p>

    “路線圖?”齊寧一怔,意識到什么:“如此說來,神候知道前往大雪山的道路,那么你老人家去過大雪山?”</p>

    </p>

    西門無痕并不回答,身體斜靠在車廂內。</p>

    </p>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齊寧迷迷糊糊都要睡過去,陡然聽到一聲馬嘶,馬車戛然而止,西門無痕沉聲道:“怎么了?”</p>

    </p>

    “神候,那個.....那個人又出現了。”洪門道聲音從車廂外傳來,“他.....他一直跟著我們!”聲音之中竟是略帶一絲慌張。</p>

    </p>

    洪門道是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一,能夠被西門無痕長期派駐潛伏在北漢,此人的心理素質當然非同一般,但此刻語氣之中卻顯出自己內心的驚慌,顯然是對那人十分忌憚。</p>

    </p>

    西門無痕冷笑道:“野獸就是野獸,跟了這么久,竟然體力還能堅持住,老夫倒要看看他能夠撐多久,難不成還要跟著我們一起去大雪山。”</p>

    </p>

    齊寧一頭霧水,只覺得事情異常蹊蹺,忍不住問道:“神候,難道.....你一直被人跟蹤?”但卻又覺得“跟蹤”這兩個字還真是有些不恰當,若是被人跟蹤,跟蹤之人當然是竭力掩飾自己的行蹤不被人發現,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明顯是對頭根本不在乎被西門無痕發現,那人在酒鋪外面殺馬,自然是明擺著向西門無痕示威。</p>

    </p>

    西門無痕貴為神侯府神候,江湖地位可說是無與倫比,即使是在朝堂,那也是帝國侯爵,如此人物,天下人避之還唯恐不及,怎可能還要招惹他?</p>

    </p>

    太歲頭上動土,只能表明對方的來頭著實不小。</p>

    </p>

    西門無痕依然沒有回答齊寧所問,只是吩咐道:“老五,不用管他,你走你的路,那野獸不敢接近過來。”</p>

    </p>

    齊寧皺起眉頭,心想西門無痕稱那人為野獸,卻不知道為何會如此稱呼,是憤怒之下辱蔑對方,還是對方就叫野獸?</p>

    </p>

    洪門道再次驅車前行,齊寧滿腹狐疑,嘆了口氣,道:“神候當真是將我當做囚犯嗎?你既然如此待我,當初為何又要戰櫻嫁給我?”</p>

    </p>

    西門無痕終于冷哼一聲,道:“你想知道是誰在跟著我們?”</p>

    </p>

    “我只是好奇這天下間有誰敢跟著你。”</p>

    </p>

    “你不用急,這畜生已經跟了老夫很久,瞧那樣子,除非我和那畜生有一個死了,否則他會一直跟著我。”西門無痕冷冷道:“你想知道他是誰,并不用著急,只要你在老夫身邊,總會見到他。”加了一句道:“你可比老夫對他更熟悉。”</p>

    </p>

    齊寧一怔,不明所以。</p>

    </p>

    車行轔轔,西門無痕既然不實言相告,齊寧也就不多問,斜躺在車廂內。</p>

    </p>

    他迷迷糊糊睡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地感覺到喉嚨似乎被鐵箍掐住,竟是難以呼吸,那種窒息感讓齊寧驚駭萬分,眼睛睜開來,卻發現西門無痕近在眼前,自己的喉嚨竟然被西門無痕一只手掐住,西門無痕那一雙眼睛在昏暗之中宛若野獸的眸子,充滿了嗜血的氣息。</p>

    </p>

    齊寧只覺得渾身氣力似乎正在一點點地消失,拼力掙扎,他不知道西門無痕為何會趁自己睡著對自己下毒手,此人明明要帶著自己前往大雪山,卻為何突然改了主意要取自己性命?</p>

    </p>

    他丹田被封,無法調運丹田之力反抗,這時候拼足了氣力抬起雙臂,抓住了西門無痕的手腕子,但西門無痕那只手卻如同鋼鐵一般,齊寧使出渾身氣力也無法撼動分毫,心中頓時發寒,暗想難不成老子竟然要被這老家伙活活掐死不成。</p>

    </p>

    他雙腿拼命蹬動,車廂內發出劇烈的響動聲,馬車忽然停下來,顯然是驚動了外面的洪門道,車簾子掀開,洪門道瞧見車廂內的情景,大吃一驚,驚駭道:“神候,你......!”</p>

    </p>

    西門無痕陡然扭頭看向洪門道,目漏兇光,洪門道驚駭萬分,瞧見齊寧掙扎的幅度越來越小,知道若是再不拉開,齊寧很可能要被西門無痕活活掐死,微一猶豫,終是搶上前來,抓住了西門無痕手臂,乞求道:“神候,這是.....這是小師妹的丈夫,您.....您老人家.....!”</p>

    </p>

    西門無痕呼哧呼哧喘著粗氣,卻不說話,洪門道拼力終于將西門無痕手臂拉開,西門無痕發出尖利聲音:“你找死.....!”一掌向洪門道拍了過去。</p>

    </p>

    洪門道足下一蹬,身體向后飄開,已經從車廂內退出,西門無痕卻是如影隨形追了出去。</p>

    </p>

    齊寧這時候卻是大口大口的呼吸,又連續咳嗽,心中惱怒不已,等順好了氣,這才起身出了車廂,卻發現置身在一片空曠的大地上,西門無痕此刻卻正向洪門道連連出手,洪門道的武功自然遠不能與西門無痕相提并論,而且他也不敢與神候真的動手,只能連連躲閃。</p>

    </p>

    齊寧看到西門無痕狀若瘋癲,猛然間意識到什么,叫道:“他.....他發病了!”</p>

    </p>

    西門無痕有病在身,齊寧自然是知道的,而且西門無痕所患之癥極為詭異,發作之時,性情大變,和平常完全不一樣。</p>

    </p>

    齊寧記得西門無痕此前發病之時,宛若癡傻一般,呆坐不動,西門戰櫻亦曾說過,有時候西門無痕呆坐一整天不吃不喝,而且似乎對外事一無所知。</p>

    </p>

    今日他突然逞兇,齊寧判斷定然是那詭異的瘋癥發作。</p>

    </p>

    洪門道聽得齊寧叫喊,似乎也明白什么,叫道:“爵爺,車廂內有一只羊皮袋,你....你丟給我!”說話間,西門無痕又是一掌拍到,西門無痕竭力閃過,卻有些狼狽不堪。</p>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