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一二六九章 天地之氣

章節目錄 第一二六九章 天地之氣

    陰無極似乎并無意與花想容多費唇舌,冷聲道:“她要不要做皇帝,與我何干?便是做了皇帝,也是不能讓黑蓮教俯首聽命。”掃了地藏一眼,見地藏正怔怔出神,似乎并沒有聽到幾人的對話,沉聲道:“想要留下我,也要瞧瞧你們有那本事沒有。”轉身便走,攔在前面的那幾人都是呼喝出聲,早有一名使刀的中年青衣人率先沖上來,刀光如電,照著陰無極便砍了過來。

    陰無極見得那刀光襲來,不避不閃,竟是朝著那刀光直迎上去,那刀客吃了一驚,卻猛地感覺腹部一陣劇痛,陰無極卻已經是一掌拍在他腹部,刀客甚至都沒有看清楚陰無極是如何出掌,那股掌力已經將他擊飛出去。

    刀客飛出去之時,邊上一名干瘦的漢子早已經是一拳往陰無極打過來,拳風呼呼,異常剛猛。

    “汝陽六合拳?”陰無極低喝一聲:“原來汝陽程家也成了走狗。”竟是看出那人的身份,身體只是微微一側,那人一拳便即打了個空,陰無極不等那人拳頭收回,左手五指已經搭上那人的手腕,便聽得那人慘叫一聲,陰無極抬起一腳,踢在那人小腹間,那人頓時也直飛出去。

    陰無極幾乎是在瞬間就將兩人擊飛,端的是威猛無比。

    齊寧看在眼中,暗想只有撇去大宗師,才能看出這些絕頂高手的實力來,陰無極的武道修為固然遠不及大宗師恐怖,但他這些年苦修玄麟功,如今的修為早已經是江湖絕頂高手,面對地藏手下這幾位嘍啰,自然是輕松碾壓。

    剩下那人手中長劍被齊寧所奪,空手無劍,出手最慢,等兩個同伴都飛出去,哪里還敢靠近,竟是不攻反退。

    陰無極三招之內便擊退攔阻,足下一蹬,已經躍出數丈遠。

    他自知地藏是大宗師,自己便萬萬不是對手,根本不作停留,只想就此逃離這是非之地,身在空中,卻感覺身邊一道身影如影隨形,心下一凜,轉手就是朝著那身影一掌打了過去。

    那身影飄忽不定,一掌拍出,卻瞬間消失,陰無極落地之時,已經感覺背后勁風襲來,又是足下一點飄開,身在半空,卻已經一個扭身,知道背后來敵,想也不想,又是雙掌齊齊拍出,可是掌力打出去,卻感覺迎面也是一陣勁氣如同巨浪般涌過來,可面前卻分明沒有人影,他心下駭然,這時候又感覺從周身左右似乎都有強勁的勁風壓過來,就宛若是數名高手從四面同時向自己攻過來。

    陰無極大喝一聲,雙臂如同飛鷹展翅般向兩邊猛地擴開,空氣中頓時隱隱發出嗡嗡之聲。

    突然向陰無極出手的,自然就是地藏。

    陰無極擊退攔阻,要突圍出去之時,齊寧便看到本來并沒有動彈的地藏身影一晃,竟是在眨眼間已經跟上了陰無極,那速度當真是駭人聽聞,若非親眼所見,很難讓人相信如此典雅雍容的絕色美婦,竟然有如此恐怖的身法。

    陰無極出掌之時,齊寧看到地藏一團身影飄離開,隨即就瞧見陰無極周身的空氣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變化在扭曲。

    他當然知道,這正是大宗師恐怖的地方。

    此刻不單黎西公和軒轅破大驚失色,便是花想容等人也是變了顏色,似乎之前他們也并無親眼見到地藏出手。

    在場大都是武道修為不弱的高手,對于武道的強弱,自然是一眼就能看明白,此刻大家都能看到,地藏并無接近到陰無極身邊,竟然就可以對陰無極形成強大的攻勢。

    如果是換做普通人,從周身四面涌過來的勁力,幾乎就可以將肉身撕扯的粉身碎骨。

    齊寧在大雪山腳親眼見識過教主對古象甲士出手時的情形,扭曲的空氣將無數的古象甲士輕易撕成粉碎。

    普通人在大宗師面前,與螻蟻并無任何區別。

    陰無極不是普通人,更不是螻蟻。

    在他雙臂展開的一瞬間,從他的身體內也迸發出強勁的氣息,與從四面壓過來的空氣結結實實地撞擊在一起,那“嗡嗡”之聲,正是兩股強大內力撞擊所產生。

    以人體修煉之強勁內力與天地之氣相抗!

    齊寧知道這種時候根本由不得自己作壁上觀。

    陰無極固然神勇,但人體內力終究有限,天地之氣卻無窮無盡,教主先前沒有立時解決陰無極,固然是因為想從陰無極口中得知當年更多的細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教主在大雪山與逐日法王一戰損耗太重。

    大宗師雖然可以操控天地之氣,但終歸只是以自身的修為來借天地之氣為己用,若是自身的精力沒有達到一定的境界,想要操控天地之氣又談何容易?便如同一位劍客有玄妙莫測的劍法,可是連長劍都無法握起,又如何能施展出絕妙劍術?

    但地藏顯然不同。

    地藏有備而來,操控天地之氣對她來說自然不是難事,陰無極雖然神勇,可是終究不可能擊敗擁有操控天地之氣能耐的大宗師,或許能撐得一時,但結局卻已定。

    而地藏一旦擊敗陰無極,接下來的矛頭必然是對準齊寧,這一點齊寧自然是心知肚明。

    齊寧心知只要陰無極一敗,即使自己與軒轅破聯手,恐怕也遠非地藏的對手,只有在陰無極落敗之前,與陰無極聯手,或有一線生機,沉聲道:“軒轅助我!”卻已經是雙臂微抬,目光如刀,直盯住地藏。

    軒轅破也知道是生死存亡之際,更不猶豫,雙全握起,便在此時,卻見到齊寧身前的空氣竟然也微微扭動起來,就如同一點墨汁落入水中,那扭動的空氣慢慢擴散開去。

    軒轅破睜大了眼睛,他看到地藏出手,就知道地藏武功深不可測,可萬沒有想到齊寧竟然也會這一手。

    地藏顯然已經察覺到這邊的動靜,微扭頭過來,臉色微變:“天脈者!”

    齊寧此時正是以教主傳授的方法操控天地之氣。

    他心中知曉,操控天地之氣的法門固然厲害,卻是后患無窮,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可踏足此路,否則終身將首其害。

    但他更加清楚,在眼下的情勢下,自己也只有這一條路可走。

    他在大雪山第一次學會操控天地之氣的法門,但在教主的勸說下,心中已經是打消了修煉此門手段的心思,今次他迫于無奈祭出這殺手锏,但畢竟是初學不久,根本不可能如大宗師那般隨心所欲地駕馭天地之氣。

    從四周涌過來的空氣在他的身前越積越多,形成一個強大的氣息團,隨即向地藏迅速逼近過去。

    花想容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江湖比拼,兵器相殺,拳腳相交,那自然都是司空見慣,一些頂尖高手內力對決,那也不是沒有過,但像此等身體互不接觸,卻能夠操控勁氣攻擊對方,當真是見所未見。

    花想容那張嫵媚嬌艷的臉上顯出驚駭之色,倒是不敢靠近齊寧,而是后退兩步,喃喃自語:“他.....他難道也是大宗師?”

    陰無極以內力抵御從四周涌過來的勁氣,本以為以力對力,全力以赴能將四周壓迫過來的勁氣逼退,但很快他就知道實在是大錯特錯,從四周壓迫而來的勁氣綿延不絕,就似乎是無窮無盡,他雖然內力深厚,一開始足以抵擋四周過來的勁氣, 但如如此下去,內力消耗實在是巨大,抵抗之力越是越來越弱,一旦四周勁氣形成壓倒性的優勢,自己的身體只怕要被四周勁氣活活壓成肉醬。

    他心下駭然。

    他與教主先前交手,倒也沒有處于絕對的下風,自以為就算勝不過大宗師,也足以自保,此時才知曉,教主并沒有顯露出真正的殺招,自己能從教主手底下活命,實在是僥幸。

    陰無極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齊寧控制的天地之氣也在瞬間就已經逼近地藏,也便在此時,齊寧忽地感覺到胸口憋悶,隨即周身經脈也出現一種極為強烈的擠壓感,心知在自己操控天地之氣的時候,自己的身體其實也已經成為天地氣息的一部分,當天地氣息遭受到阻力甚至打擊,那么自己的身體也就立刻會有反應,這時候已經不敢多想,按照教主教授的法門,盡可能地聚集更多的天地之氣向地藏發起攻擊。

    當他凝神之際,便感覺經脈那股擠壓感稍稍得到舒緩,但很快那種擠壓感又再次增強,看到自己操控的天地之氣雖然逼近到地藏邊上,卻并無讓地藏受到任何傷害,知道地藏此時定然也已經調動氣息來抵擋,也便是說地藏此時實際上是以一敵二,而且絲毫不落下風。

    這本就是齊寧預料之中的事情。

    地藏既然能夠輕易操控天地之氣,那便是修煉多年,隨心所欲,而自己此番才是第二次使出這樣的殺招,無論是修為還是經驗,自然不能與地藏相提并論。

    這就如同兩名劍客同樣都知曉一套高明的劍法,一人苦練多年,而另一人則是剛剛接觸,這自然還是有高下之分。

    天地之氣無窮無盡,但是大宗師當然不可能將所有得天地之氣全都掌握在手中,否則那便不是大宗師,而是古神。

    此時地藏所操控的天地之氣,一部分用來對付陰無極,而另一部分則是用來對付齊寧,正好分而化之,無論是陰無極還是齊寧,都不是承受地藏的全力攻擊,否則若是地藏全力對付其中一人,兩人只怕都無法支撐。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