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一二八零章 舍己

章節目錄 第一二八零章 舍己

    小蝶雖然戴著鬼面具,但齊寧卻分明看到小蝶眸中含著淚光。看書閣wwΔw.『ksnhuge『ge.co

    “你是小貂兒....!”小蝶聲音哽咽:“你真的是小貂兒。”

    齊寧心知自己雖然向小蝶證明過自己就是小貂兒,但畢竟沒有看到面龐,小蝶未必完全相信,至少心里還有一絲絲狐疑,但此刻看到樣容,那自然是確定無疑,雖然分別一年多,但小貂兒的樣容自然是深刻在小蝶的腦海中。

    齊寧恨不得立時將小蝶抱入懷中,但他雙手被鐵鐐鎖住,并不方便,唯恐鐵鐐傷到小蝶,更何況小蝶是未經人事的姑娘家,自己一把抱過去,只怕還會嚇著姑娘,柔聲道:“為何戴著面具?”

    小蝶忙道:“山上的人都戴著面具,互相之間也都不認識的。”

    “原來如此。”齊寧冷笑道:“地藏裝神弄鬼......!”微微一頓,嘆道:“只不過我還要謝她,當初她也算救了你。”

    “我不知道地藏是誰。”小蝶輕聲道:“不過.....不過童子說我們都是受地藏王菩薩保佑,要敬畏地藏王菩薩。小貂兒,你.....你為何得罪了他們?”

    “等回頭我會詳細解釋給你聽。”齊寧微笑道:“咱們不帶著勞什子面具,取下來。”

    小蝶猶豫一下,終是抬起手,將面具摘了下來。

    出現在齊寧面前的是一張清秀的臉龐,五官談不上精致,臉龐亦有些瘦削,但一雙眼眸卻十分水靈,比起赤丹媚顧清涵那些絕色美人,小蝶的樣貌自然是相差甚多,便是肌膚也略有些發黃,遠比不得那些美人水嫩白皙,齊寧心知小蝶吃了許多苦,愛憐心起,輕聲道:“等咱們離開這里,我定要讓你這輩子衣食無憂,誰也不能欺負你。”

    小蝶嫣然一笑,眸中還帶著淚光,輕聲道:“見到你,我....我便什么也不怕了。”

    齊寧牽著小蝶的手兒,輕聲道:“那位黎老先生被關在哪里?”

    “你跟我來。”小蝶忙道:“他離這里不遠。”轉身帶著齊寧進了石道,這石道十分狹窄,勉強能并肩走過兩人,里面也是十分的昏暗,但小蝶對這里的路徑異常熟悉,往前行了三十來步,左邊卻出現一條岔道,小蝶帶著齊寧轉進去,往前走出不到二十步,便從石道走出,進入一處石室內,這石室比齊寧先前那石室小上不少,前面一堵石壁,下方也有一個送入飯食的小孔,齊寧知道黎西公便在那石壁后面,急忙上去,低聲道:“黎前輩,我是齊寧,你現在可好?”

    里面很快便傳來黎西公的聲音:“謝天謝地,你終于成功了,老夫日夜期盼你能夠逃脫牢獄。”

    “多謝前輩指點,才讓晚輩恢復了功力。”齊寧感激道:“我這就想辦法讓你出來,你且往后退,莫讓碎石傷著。”

    “且慢!”黎西公沉聲道:“齊寧,老夫已經向小蝶姑娘問過,這處牢室距離出口很近,一旦有太大響動,很容易就被外面發現,你不要輕舉妄動。”

    齊寧頓時便想到,自己所在的囚牢深入山腹,距離洞口很有一些距離,發出響動還勉強不為外面聽見,可是這里距離外面的出口已經很近,誠如黎西公所言,真要是以天地之氣打開石壁,震裂之聲很容易被外面察覺。

    “你出來就好,不用再管老夫。”黎西公嘆道:“老夫四肢已經俱廢,經脈也已經開始萎縮,就算你救了我出去,我也活不了多久,最多再有一個月,也就大限已至。”

    齊寧皺眉道:“黎前輩,你莫這樣想,救你出來,我立刻派人送你去京城,唐姑娘得到你真傳,醫術高明,定能讓你痊愈。”

    “哈哈哈,那小妮子倒也算是得到了老夫的真傳。”黎西公笑道:“其實老夫真的很想念她,她從小和老夫在一起,若是知道老夫死了,應該會很傷心。”

    “是啊,黎前輩若是有個閃失,我也對不住唐姑娘。”齊寧道:“黎前輩,我先出去解決了那兩個守衛,回來再救你。”

    黎西公叫住道:“你聽老夫說。這里是地藏的巢穴所在,一旦驚動他們,誰也走不了。就算你救老夫出去,老夫一個廢人,反倒要礙手礙腳。”嘆道:“罷了,到了老夫這個年紀,生死已經看淡,也不想再折騰了。”

    “黎前輩,你.....!”

    “老夫有兩件事情要囑咐你。”黎西公道:“第一樁事情,便是拜托你以后好好照顧諾兒。她母親早亡,陰無極生死不明,那孩子也是苦命,不過她心地純善,江湖險惡,你要好好護著她。見到她之后,切莫告訴她老夫的生死,就說老夫云游天下,總有一日回去看她,讓她莫牽掛就好。”

    “黎前輩....!”

    “第二樁事情,便是大宗師的武功。”黎西公不等齊寧多言,立刻打斷道:“老夫早年就知道大宗師的武道修為登峰造極,那日一見,果然是了得。”微微一頓,才道:“可是那般的武學,卻違背天道,定會對人有極大的傷害,有什么傷害老夫一時半刻也想不明白,只是你日后還是不要踏上那一途。”

    齊寧心想黎西公果然了得,看出踏入大宗師境界會反受其害,輕聲道:“前輩放心,晚輩知道怎么做。”

    “如此甚好。”黎西公聲音頗有些虛弱:“還有一件事兒,不過.....便是苗家七十二洞,你受皇帝寵信,他日位高權重,還望你能對苗家人多照顧一些.....!”隨即嘆道:“罷了,苗家人生生不息,總是能夠逢兇化吉.....!”

    “前輩,你交代的事情我都會去做。”齊寧肅然道:“可是晚輩一定要將你救出來。”

    “你不明白,圣教分崩離析,老夫雖然早就退教,可是當年入教之時,就已經暗下誓言,與圣教同生死。”黎西公苦笑道:“阿云已經不在了,老夫也用不著再費盡心思去救她,而且老夫已經行將就木,就算活上一個月,那也救不了任何人。諾兒雖然醫術得我真傳,但老夫這狀況,他也無能為力的.....!”里面沉寂片刻,齊寧忙道:“黎前輩,你怎么了,為何不說話?”

    “老夫已經服下了快活散。”黎西公輕聲道:“快活散入腹,回天無術,可是死的卻不痛苦。”

    “快活散?”齊寧身體一震,失聲道:“前輩,你.....你為何要這樣做?你是在騙我,你被關在里面,地藏早就搜身,你.....你無法帶毒進去。”

    “傻孩子,老夫別的本事沒有,要帶毒在身上,易如反掌。”黎西公聲音溫和:“這幾日老夫的經脈一點點萎縮,多活一日,就多一日的痛苦,其實早幾日老夫就想服毒自盡,免受折磨,只是想著你或許還能用上老夫,所以才強撐下來,現在你既然脫身,老夫便放下心了.....!”

    齊寧知道黎西公所言十有*是真,無非是不想拖累自己,心中一酸,眼中淚水奪眶而出,哽咽道:“黎前輩,你幾次三番助我,可是.......! ”

    “你不必為老夫流淚。”黎西公聲音愈發的虛弱,聲音卻十分溫和:“老夫這一輩子救了無數人,卻沒有枉殺一個好人,死后應該不會下地獄,好孩子,你記著,活著的時候,多救人,少....少殺人,好好.....好好待諾兒......!”喃喃自語:“諾兒,師傅.....去了,你要好好.....好好的.....!”此后便再無聲息。

    小蝶眼淚也是順著臉頰滾落下去,心知黎西公已經毒發過世。

    齊寧跪在地上,沖著石壁后面的黎西公叩了三個頭,輕聲道:“前輩放心,我定會好好照顧唐姑娘,讓她平平安安。”又叩了三個頭。

    小蝶卻也是乖巧地跪下叩了頭,齊寧起身來,向小蝶道:“小蝶,我還有一個朋友要救他出來,你告訴他們被關在什么地方,我自己前往,你找個地方先藏起來,等.....!”他還沒說完,卻猛地拉住小蝶的手,向石道入口邊的墻壁貼過去,小蝶猝不及備,吃了一驚,正想問發生何事,看到齊寧神情肅然,對著自己微微搖頭,便不敢說話,很快,小蝶便聽到石道內傳來聲音:“童子,那老家伙就在這里面,每天都有人送飯,倒也餓不死。”

    齊寧心下一凜,想不到此刻竟然有人進來,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此時到來,他背貼洞口邊的石壁,卻已經全神戒備,很快,便見一人從洞口先進來,徑自往石壁那邊去,隨即從洞口跟進一人,齊寧一眼便認出,正是持寶童子。

    持寶童子從洞口出來走出兩步,似乎感覺到什么,扭過頭來,齊寧卻已經如同一頭獵豹一般,直撲過去,雙手上的鐵鐐,已經照著持寶童子狠狠砸了下去。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