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二八二章 黑鱗旗

章節目錄 第二八二章 黑鱗旗

    ( )齊寧知道豪言壯語固然容易出口,可是真要做到,卻實在是不容易。

    黑鱗營的重建,既是一個天大的機會,卻又是一個天大的挑戰,一旦黑鱗統領之職被其他兩人任何一人奪去,不但是對隆泰的一個重大打擊,對錦衣侯府來說,更是沉重打擊。

    雖然齊景過世,齊家似乎正在走下坡路,但是兩代錦衣侯打下的威名,至少讓人們聽到“錦衣侯”三字之時,還會想到萬馬千軍,還會想到這是大楚當今第一武勛世家。

    憑心而論,即使是在軍方,依然有著眾多齊景的擁簇著,大楚的各支兵馬,無數將士聽到“錦衣侯”,依然會肅然起敬。

    可是如果此番黑鱗營統領之位被其他人奪走,那么這些必將為之一變。

    在許多人眼里,齊景當年一手打造出來的黑鱗營是錦衣侯的旗幟,當這面旗幟改成了別的姓氏,也就宣告著錦衣侯齊家從軍方退下了舞臺。

    而且新的錦衣侯連黑鱗營統領之位都不能奪下,此事一旦傳揚到各支軍隊,錦衣侯的威名勢必也會一落千丈。

    錦衣侯如今已經不比從前風光,如果再經此挫折,即使有隆泰信任,可是齊寧知道錦衣侯的招牌在朝中的地位將會更加落魄,甚至有可能會被大楚朝堂邊緣化,這雖然不是隆泰和齊寧想看到,卻是忠義侯和淮南王最希望看到的結果。

    他當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可是他也知道,瞿彥之固然不好對付,江隨云恐怕更不好對付。

    江隨云今日在御書房表現的十分沉著,這倒也罷了,只是淮南王明顯是要提拔起江隨云,忠義侯提出的比試內容全都是瞿彥之所擅長的武斗,沒有一陣是比拼文采,淮南王竟然是出人意料的沒有提出反對意見,這就表明淮南王對江隨云充滿了信心。

    齊寧其實也想不明白,以江隨云的身手,如何能夠與瞿彥之較量。

    北人騎馬南人乘舟,江隨云出身于東海,常年生活在海濱,若說騎術了得,實難讓人相信。

    而且騎射功夫絕非口上說說那么容易,有些人要在馬背上執起長弓,只怕就要花上一年半載的功夫,能夠在騎馬射箭,便需要人和馬渾然一體,這不但要有精湛的騎術,而且還需要人和馬的協調性和默契,此外更要有一等一的射術,缺一不可。

    出身于商賈之家,齊寧很疑惑這江隨云難道真的花費了極多的時間在騎射之上,可是善于騎射之人,往往臂力極強,肩寬膀圓,而江隨云卻明顯并非如此。

    可是淮南王既然沒有提出反對意見,便可見江隨云確實有奪帥的辦法,究竟為何,齊寧一時間也是想不透。

    反倒是他自己,雖說騎術尚可,但要說騎射功夫,簡直是一竅不通。

    莫說短短三天時間,就算是再給自己一年時間,在騎射功夫之上也不可能勝過瞿彥之。

    能夠取勝的機會,也只能是在兵刃功夫和拳腳功夫。

    兵刃功夫,也就只能指望劍圖中的劍術,忠義侯只是較量兵刃,卻沒有規定究竟是使用何種兵器。

    自己有大光明寺的毗盧劍在手,再加上劍圖中的劍術,倒也是大可一試。

    雖說劍圖的招式齊寧尚未學全,不過對其中一些相較而言簡單一些的招式卻已經是記憶猶新。

    至若拳腳功夫,齊寧心知自己前世帶來的散打功夫定然不成,好在不久前遇上那中年怪人,教授了自己一套推山手,招式實用有效,亦是可以一搏。

    接下來這兩日,齊寧倒是足不出戶,日夜苦練劍圖中的招式和推山手,顧清菡見到齊寧日以繼夜不是練劍就是練拳,一天睡不上兩個時辰,心中大是憐愛,可也知道齊寧這是為了錦衣侯府爭奪前程,也不能勸說,只是每日里按時派人送過去飯菜,補充齊寧的體力。

    到第三天一大早,齊寧梳洗過后,正要往院子里練劍,剛一出門,迎面就見到兩人正在院內等候,怔了一下,隨即眉頭舒展開來,笑道:“你們回來了。”

    在院內等候的正是段滄海和趙無傷。

    見到齊寧手握毗盧劍出門,兩人忽地跪倒在地,默不作聲,齊寧皺眉道:“怎么了?什么時候回來的?”

    段滄海抬頭道:“侯爺,我們是昨天半夜回來,得知侯爺安好,這才放心,是我們護衛不周,請侯爺降罪!”

    “我現在好好的,降什么罪?”齊寧笑道:“而且上次的事情也和你們無關,先起來說話。”

    段滄海道:“侯爺,我們不是因為上次的事情跪在這里,而是......!”頓了一下,也不起身,道:“侯爺,三夫人將事情已經告訴了我們,我們知道侯爺明天就要去比武奪帥,黑鱗營重建一直是大將軍的夙愿,也是......也是我們這些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只是我們從沒有想過,黑鱗營真的有朝一日可以重建起來。”

    趙無傷默默不語,手里卻是捧著一件東西,此時小心翼翼放在地上,緩緩打開,齊寧只見到那是一張殘破不堪的錦布,隨著趙無傷一diandian攤開,竟發現是一面旗幟,旗幟上繡著六片鱗形圖案,組合在一起,便成了一塊完整的鱗甲。

    只是旗幟有些殘破,一看就很有些年頭。

    “這是.......黑鱗營的旗幟?”齊寧猛然醒悟過來。

    段滄海神情肅然,七尺漢子眼圈竟然有些泛紅,“侯爺,這是當年黑鱗營的將旗,三將軍當年是黑鱗營統領,我和趙無傷就跟在三將軍身邊沖鋒陷陣,與血蘭軍那一場搏殺,飄在空中的黑鱗營將旗便是這一面。”

    齊寧知道三將軍就是顧清菡已經戰死疆場的丈夫,緩步走過去,蹲下身子,伸手輕輕撫摸黑鱗旗。

    旗幟雖然已經殘破,上面甚至沾著早已經發干的血跡,可是這面旗幟依然給人一種威嚴而肅穆之感。

    齊寧知道,多年之前,就是在這面旗幟之下,黑鱗營進行了最后一場慘烈的征殺。

    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當年名震天下的黑鱗營已經煙消云散,而這面旗幟卻還印記著當年那段輝煌和鐵血。

    “黑鱗營從來都沒有消失。”段滄海緩緩道:“我記得三將軍說過,只要這面旗幟在,哪怕黑鱗營只剩下一個人,也終究會有一天重新征戰在沙場之上。”他眼中竟然泛著淚光,“這么多年來,我一直在等著那一天,我一直相信,在我死前,也一定會看到這一天。”

    齊寧知道黑鱗營對這兩人意味著什么。

    無論是段滄海還是趙無傷,他們的血管里流淌著黑鱗營的血液,每一寸肌膚也都烙著黑鱗營的印跡。

    他伸手拍了拍段滄海寬厚的肩頭,道:“你們先起來說話。”

    段滄海道:“侯爺,黑鱗營就是我們,我們就是黑鱗營,如果黑鱗營不在了,我們就沒有活下來的必要。”

    趙無傷終于道:“侯爺,我們當年幸存下來,也算是茍且偷生了,可是這并非代表我們怕死,而是三將軍囑咐過我們,只要有一絲機會,就要活下來,等著黑鱗營重建的一天。當年黑鱗營全軍覆沒,沒有人再敢提重建黑鱗營之事,便是大將軍在世的時候,也......也不好向朝廷提出來。”頓了頓,才道:“大將軍讓我們留在侯府,也是相信終有一日黑鱗營會重現曙光,我們留在這里,也一直是在等著這一天。”

    齊寧微微頷首,道:“我知道你們的心意,不過......!”

    “侯爺,我們知道明日的比試很是艱難。”段滄海沉聲道:“可是黑鱗營是大將軍一手創建,更是三將軍帶著大伙兒在刀光血海之中走出來,黑鱗營是大楚的,更是錦衣齊家的,被別人奪走黑鱗營統領,黑鱗營就不再是黑鱗營,也真的徹底消失。”閉上眼睛,感嘆道:“如果是這樣,我們也就沒有活下去的必要,只能到九泉之下向三將軍請罪!”

    齊寧一怔,立即皺起眉頭來。

    段滄海武人出身,說話十分直接,這話的意思也是十分清楚,那意思明顯是說如果明日黑鱗營統領落入別人之手,這兩個家伙便不會活下去。

    他心下有些著惱,罵道:“你們兩個狗東西,是在逼迫我嗎?什么不能活下去,要是老子真的拿不下統領之位,你們還真的要自殺?”毗盧劍刺出,ding在了段滄海咽喉處,冷笑道:“既然想死,我現在就刺死你!”

    段滄海卻毫無畏懼之色,反倒是看著齊寧,不驚反笑:“侯爺這是沒有自信嗎?侯爺是覺著一定爭不過其他人?若是如此,現在死在侯爺劍下,倒也無話可說,免得見到侯爺失敗。”

    他這話已經頗有些大逆不道,齊寧怔了一下,忽地收回毗盧劍,笑道:“老子知道你們是什么心思,是想在激將嗎?”抬腳踢在段滄海肩頭,罵道:“老子還要用你們激將,別像娘們一樣流鼻涕,你們想死,等我失敗了再說。”轉身往屋里走去,也不回頭,只是道:“趕緊滾過來,商議如何對付他們。”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