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三三一章 身敗名裂

章節目錄 第三三一章 身敗名裂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這是張九齡的《望月懷遠》。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這是《天凈沙秋思》。

    “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這是杜甫的《望岳》,一如齊寧此時俯瞰眾人。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這是李商隱的詞。

    片刻之間,齊寧已經是連續吟出二十多首詩詞,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從齊寧口中冒出來的詩詞,他們一句也沒有聽過,可是每個人都知道,那些都確確實實是極其美妙的句子。

    齊寧所吟出來的詩詞,顯然已經沒有約束,看起來真是信手拈來,瀟灑無邊,最為恐怖的是,這二十多首精妙絕倫的詩詞,每一首之間,甚至都沒有停頓,齊寧偶爾放緩,無非是看見小瑤書寫跟不上而已。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齊寧吟出第三十六首詩詞之后,感覺喉嚨有些發干,向瓊林書院那邊招手示意拿水,可是瓊林書院的姑娘們也都呆住,一時間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整個會場,鴉雀無聲。

    便是西門無恨和卓青陽,臉上也都寫滿了震驚和不可置信。

    古往今來,能夠寫出妙詞佳句的文人墨客其實也不在少數,世間的奇人異士頗多,但能夠一口氣寫出三十六首詩詞,而且氣不喘心不跳,古往今來,恐怕是從未有過。

    在場許多人固然寫不出高明的詩詞來,但是卻能夠辨別出詩詞的好壞。

    毫無疑問,齊寧當場吟出來的三十六首詩詞,任何一首拿出來,都是能夠傳之四方的頂尖佳作。

    可是這位小侯爺竟然像在田里拔蘿卜一樣,一個接一個地丟出來,雖然這些詩詞之中難免有個別奇怪的句子,那是因為在場眾人并不知道另一時空世界存在的典故,但所有人卻已經被驚駭的腦中發懵。

    感覺到四周一片寂靜,齊寧環顧一圈,發現無數雙眼睛盯在自己身上,幾乎每張臉上都充滿了驚駭,這樣的表情其實也在齊寧的預料之中,他本不想這樣,但這幾個老家伙讓他很不爽,一直以來,齊寧都遵循著一個簡單的人生哲學,當別人讓他不舒服的時候,他會讓對方更不舒服,所以他當眾像下餃子一樣丟出了三十六首詩詞。

    他知道已經足夠。

    安靜,死一般的安靜,似乎沒有人敢率先打破這樣的安靜。

    齊寧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背負雙手,轉過身去,面朝云山書院院長蕭莫,淡淡一笑,問道:“蕭院長,方才這些詩詞之中,不知道有幾首是屬于你的作品?”

    蕭莫臉色蒼白,他的身體竟然已經開始顫抖起來,猛然之間,喉嚨里發出奇怪的聲音,抬起手虛空抓了抓,眼珠子一翻,向后便倒,好在身后有人急忙搶上去,在蕭莫倒地之前,一把扶住,云山書院眾弟子急忙擁上前去,紛紛叫道:“院長院長!”

    齊寧冷小一聲,轉身去看殷士奇,卻發現殷士奇不知道何時已經癱坐在地上,神情僵硬,張著嘴,卻是說不出話來。

    “我說過,寫詩作詞,不過是文道而已,有些東西并不需要去經歷,依然可以用文字表現出來。”齊寧嘆了口氣:“文字的優美,就在于天馬行空,可以融入無邊的想象,如果呆呆板板,還想寫出妙作,無疑是癡人說夢。你們都是大書院的院長,教書育人,從一開始連自己的道路都走錯,又如何能讓門下弟子走對路?”

    聽到齊寧這番話的人,頓時卻都已經毫不猶豫地相信,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去經歷,依然可以演變成優美的文字。

    如果說先前眾人還視齊寧為剽竊詩詞的文賊,但這一瞬間,扣在齊寧頭上的帽子,根本不需要再去辯解一句,也已經從齊寧頭上悄然逝去。

    能夠一口氣丟出三十六首絕妙詩詞的天才,難道還會去剽竊蕭莫的一首詩詞?這就像一個能寫出巨篇大作的文人,還會在意書中幾個段子的是非?

    反倒是蕭莫和殷士奇,不需要任何證明,大多數人對這兩位文壇前輩都投去了鄙夷和不屑的目光。

    在場的都不是笨人,如果齊寧沒有這三十六首詩詞,齊寧就算千般解釋,那也難以改變局面,必定要被扣上文賊之名,可是這三十六首詩詞丟出來,所有加之在齊寧頭上的污蔑和陷害也就瞬間澄清。

    許多人腦子一冷靜下來,便即能夠才想到其中的蹊蹺。

    眾所周知,八大書院對瓊林書院素有偏見,今次京華盛會,眼見得齊寧帶領瓊林書院驚艷四座,甚至有奪冠可能,八大書院自然是坐不住。

    雖然之前有極少數人心里還疑惑,為何蕭莫一首并沒有流傳開來的詩詞為何會被齊寧獲得,但畢竟蕭莫和殷士奇在文壇的地位和威望讓人確實無法對他們起疑心,所以眾人對這兩人還是信任有加。

    這時候卻恍然大悟,這兩人顯然正是想要利用自己在文壇的地位和威望,對齊寧甚至是瓊林書院下死手。

    如果今日不是齊寧這三十六首詩詞丟出來,后果必將不堪設想。

    有人心下暗想這兩個老院長也都是當世名儒,卻想不到竟然做出如此下作之事,竟然冒著身敗名裂的風險誣陷齊寧,也算是膽大包天了。

    齊寧能一口氣寫三十六首詩詞,當然不可能剽竊蕭莫的詩,那么蕭莫和殷士奇只能是說謊,眾人心中既是鄙夷,卻也憐憫,知道這兩個老家伙半生積攢下來的清名,今次已經毀于一旦,晚節不保。

    八大書院其他幾位院長本來也都想看瓊林書院的好戲,卻想不到形勢逆轉,心下暗自慶幸,幸虧方才沒有摻和進去。

    不過這樣一來,蕭莫和殷士奇也算是身敗名裂,而且連累了云山書院和穹廬書院為世人所恥笑。

    龍池書院的薛丹青也是暗自后怕,心想幸虧剛才說的不算多,否則龍池書院只怕也要跟著倒大霉。

    大家都是明白人,蕭莫惱羞成怒,昏死過去,云山書院眾弟子臉上無光,尷尬異常,這時候哪里還有心思繼續下去,只能七手八腳抬著蕭莫迅速離開。

    穹廬書院見云山書院眾弟子離開,便都簇擁到殷士奇身邊,殷士奇面如死灰,在齊寧三十六首佳作之前,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爭斗的底氣,而且此刻云山書院都已經撤走,也沒有面目再留在會場,當下被穹廬書院一眾弟子圍在當中,也是匆匆離去,甚至都沒有臉面去向袁寧庵等評委辭別。

    眨眼之間,八大書院之中有兩大書院狼狽而去,空出了不少位置來。

    四下里這時候一片低聲議論,話題無非有二,要么是在驚嘆于齊寧的天縱奇才,要么就是在嘲諷堂堂八大書院院長竟然勾結誣陷齊寧,做出如此下作卑鄙之事,如此一來,留下來的幾大書院也都是有些尷尬。

    此時此刻,對于齊寧的才氣,再也無人懷疑。

    許多人也都聽說過關于錦衣傻子的傳言,今日見到真人,都是訕然一笑,心想聞名不如見面,曾經污蔑齊寧是錦衣傻子的那些人,顯然是有人別有用心造謠生事,故意抹黑錦衣侯府。

    若是一個傻子能夠破解殘棋古局,能夠一口氣寫出三十多首詩詞,而且每一首都是絕妙佳品,那么八大書院的弟子和全天下的讀書人豈不是連傻子都不如?

    在場親眼見識過齊寧文采的人,心里都確信,往前一百年固然沒有這般文壇奇才,只怕往后一百年,也不會有任何人能超越錦衣候。

    薛丹青半天回過神,多少還是有些尷尬,高舉雙手,示意眾人靜下來,勉強笑道:“諸位,第三輪比賽結束,大家也都看在眼里,這第三輪,小侯爺小侯爺天縱奇才,讓我等大開眼界,所以!”

    他話聲未落,人群中已經有人叫道:“薛院長,今日書會,看來也沒有必要再比下去了,瓊林書院連續三輪,輪輪出彩,自然是本次書會的冠軍。”

    此人一叫,四下里頓時一片叫聲連起來,無論眾人對瓊林書院在這座女子書院是否有偏見,但今日三輪過后,齊寧的表現已經深深折服了在場所有的讀書人,瓊林書院奪得書會桂冠,那已經是眾望所歸。

    薛丹青連續揮手,但方才他為蕭莫出聲,雖然并沒有被完全卷入進去,但威信多少還是折損,一時間竟無人理會。

    直待袁寧庵起身來,眾人這才靜下來,薛丹青等眾人靜下來,才無奈道:“諸位,無規矩不成方圓,書會還沒有結束,大家稍安勿躁,或許第四輪小侯爺還能給我們帶來驚喜也未可知。”

    眾人聞言,頓時倒真的來了興致。

    今日書會前三輪,齊寧每一輪都給所有人帶來驚奇,這最后一輪比試畫技,卻不知道齊寧又能帶來什么新奇的東西。

    其實到了這個份上,齊寧就算有些出人意料的表現,眾人也已經不會再覺奇怪。

    小瑤此時已經將書寫下來的詩詞小心翼翼整理好,捧回到齊寧那張案上,等齊寧回到座中,瓊林書院的姑娘們都是用一種敬慕的眼神瞧著齊寧,便是蘇紫萱,眼神也變得與從前大不相同。

    齊寧卻是從容淡定,目光在會場掃過,倒是瞥見了坐在人群之中的江隨云,江隨云這時候也正瞧向齊寧,二人目光一接觸,宛若刀鋒相撞,冰冷滲人。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