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二十章 傷人害己

章節目錄 第二十章 傷人害己

    ( )楊寧幾乎要哭出來。

    怨天怨地怨命運,他本以為三天都過了,木神君應該早已經離開,即使還在山中,茫茫山嶺,兩個人遇見的幾率也一定很低。

    可是他萬沒有想到,自己剛從石室出來不到一個時辰,這老妖怪就如同幽靈一樣出現在自己身邊,就像在自己身上安裝了跟蹤器一樣。

    木神君披頭散發,衣衫僂爛,雙目赤紅,狀若瘋子一般,那一雙眼睛刀鋒般盯在楊寧身上,聲音已經嘶啞:“老夫看你還能上天遁地?**神功耗費了老夫兩年時光才得手,豈能讓你小子占了便宜。”低吼一聲,已經探手向楊寧抓了過來。

    楊寧大叫一聲,轉身就跑,木神君說到就到,楊寧已經感覺到一陣勁風自后襲來,他知道命懸一線,便在這一瞬間,腦中靈光一現,身體忽然一個半旋,一個步子便即滑開,正是逍遙行的步伐。

    這幾天他幾乎無時無刻不在練習那套逍遙行,步伐已經了若指掌,此時可說是下意識地一個步子掠過去,卻恰恰避過了木神君自后一抓。

    木神君顯出詫異之色,顯然沒有想到楊寧能夠躲過這致命一抓,但心下卻只以為是楊寧湊巧而已,身形如鬼魅,枯木手再次向楊寧抓了過去。

    楊寧躲過之后,腦中卻是想著逍遙行步伐,第一步踏出去,第二步便自然而然地走出來,木神君第一抓失手,本以為第二抓萬無一失,誰知五指眼見得就要抓在楊寧身上,楊寧的身形如同鬼魅般忽地掠到了一旁。

    木神君“啊”了一聲,十分吃驚,等連續數次都不能碰到楊寧身體時,他臉上已經顯出驚駭之色。

    之前他其實已經探過楊寧身體,知道楊寧并無任何內功根基,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普通小子。

    可是此刻楊寧的步子卻顯然是高明玄奧,雖然看上去如同喝醉了酒一樣東倒西歪,但是步伐的變化出人意料,讓人很難捉到路數。

    楊寧其實也不知道木神君究竟是什么路數,他只是悶頭走步,感覺木神君在自己身邊飄來蕩去,心下其實緊張無比,身在其中,其實還并不知道自己的步伐已經讓木神君驚駭萬分,更不知道自己正是依靠逍遙行步伐躲過木神君十余招。

    木神君心驚不已,可他畢竟不是泛泛之輩,卻也看出楊寧雖然步伐玄妙,但似乎動作并不是那么利落,心下便知楊寧只怕是剛學不久,猛然厲喝一聲,宛若雷鳴,那是動了內功。

    他這一聲厲喝,卻讓悶頭走步的楊寧心下一驚,便是這一下子,動作便遲緩了一些,眼角瞥見木神君一只手抓過來,楊寧大驚失色,一下子竟然忘記接下來該走哪一步,只能隨意踏出一步,竟是撞在了一棵樹上。

    等他再想走,肩頭一緊,木神君一只手已經搭在了他肩頭,冷笑道:“哪里走?”

    楊寧步伐一亂,木神君看出破綻,本可以瞬間將楊寧斃于掌下,可是他見得楊寧步法玄奧,心中已經有了覬覦之心,心知這小子很可能是走了狗屎運,那是有心要將楊寧這套步伐路數逼問出來。

    楊寧心如死灰,剛剛死里逃生,想不到最終還是難逃這老妖怪魔手,苦笑道:“木老,你好!”

    “廢話少說,你這套步法,從何而來?”木神君眼中現出貪婪之色,“老實招來,還能饒你一命。”

    楊寧心想事到如今,自己必死無疑,死了也不能讓這老妖怪還占了便宜去,想到自己穿越到新的世界,這才短短十天時間不到,心情沮喪,淡淡道:“什么步法?你看走眼了,那是我自己胡亂走出來。”

    “你有這本事?”木神君眼中現出不屑之色,冷笑道:“看來你這小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老夫就讓你知道厲害。”搭在楊寧肩頭的枯木手內力吐出,那是有心要讓楊寧痛苦不堪,好從他口中逼問出步伐路數。

    木神君內力吐出,楊寧自然有感覺,肩頭似乎壓了千斤重擔,隨即便覺著一股洪水般的力量從肩頭沖進自己的體內,從肩頭開始的血管經脈一時間就如同要膨脹爆炸一般,那比之皮肉之痛還要難受十倍不止。

    楊寧雖然韌性十足,但這樣的痛楚,還是讓他痛苦地叫出聲,木神君神情冷峻,冷聲道:“說不說?”

    經脈血管那種要撐裂的感覺,讓楊寧幾乎要失去意識。

    他只覺得左肩頭經脈里就像是充氣一樣,而且越來越膨脹,那股氣如果不放出去,經脈和血管必然要爆炸。

    可是肩頭之上內力不絕,如同海浪般一浪一浪席卷進來,無法自上排出,下意識地,腦中便即想到**神功中關于左肩紅線那幅圖,那幅圖的起點穴道正是從肩頭的缺盆穴開始,經中府,然后移至神藏穴,再蔓延到靈墟、神封二穴,最后自神封穴進入胸口的膻中穴。

    此時他幾乎要暈厥過去,但是腦中念頭想到那條紅線,而此時明顯感受到缺盆穴有股內力在活動,想著要將缺盆穴那股內力移到中府穴,或可減輕經脈膨脹的痛苦。

    說也奇怪,他閉著眼睛這樣想,缺盆穴那股內力竟似乎真的開始在移動,就似乎自己可以調動那股內力一般,一開始那股內力似乎還在抗拒,但是只一瞬間,那股內力猛地傾瀉而下,直往下面的中府穴灌入進去。

    那股內力從缺盆穴沖到中府穴之后,肩頭諸多經脈那種欲裂的感覺立時消減不少,但是中府穴邊上的經脈血管卻似乎又開始膨脹起來。

    楊寧感覺自己似乎能操控那股內力的走向,再不猶豫,立刻順著**神功關于肩頭紅線的走向,將那股內力從中府穴移至神藏穴,繼而經過靈墟、神封,最后灌入膻中穴。

    木神君顯然還沒發覺自己的內力已經被楊寧引入膻中穴,依舊往楊寧體內灌入內力,想著讓楊寧撐不住求饒。

    一開始聽到楊寧痛苦叫聲,木神君臉上還是顯出不屑之色,但是很快,楊寧的叫聲停止下來,木神君心想難不成這小子支撐不住,已經暈厥過去,若說剛瞧見楊寧他恨不得一掌斃殺,但是看到楊寧的逍遙行步伐之后,他卻已經改了念頭,自然不想讓楊寧死去。

    此刻也不過是想給楊寧苦頭吃,逼問楊寧逍遙行步伐路數,倒沒有想著立刻殺死他,見楊寧不吭聲,只以為楊寧支撐不住,便即準備收了內力。

    可是當他運功想要收回內力,卻發現自己的內力就像決堤河水,非但無法收回,而且兀自不停地向外泄出。

    木神君皺起眉頭,想要收掌,可一下子竟然沒有抬起手來,傾瀉而出的那股內力,就像黏住了他的手掌,動彈不得。

    木神君驟然色變。

    他此時兀自不知道自己的內力已經按照楊寧所想打通了一條路,正源源不斷順著那條經脈通道往楊寧的膻中穴注入進去。

    實際上楊寧一開始調動肩頭內力,所過之處十分困難,而且速度極慢。

    楊寧沒有任何內功根基,對于內功高手來說,他的經脈就像淤泥堵塞的河道,想要將這些經脈完全打通,楊寧非但要修煉內功,而且至少要積攢數年的功力才能夠打通。

    可是今日木神君本意是要讓楊寧吃些苦頭,卻不想他這股內力就如同澎湃洶涌的激流,灌入了堵塞的河道,給了楊寧天大的幫助。

    而楊寧正是借助這股激流般的內力,引導至自己想要的道路,輕松地將這條道路上的經脈穴位完全打通。

    如果說一開始內力還只是如同涓涓細流般緩緩流淌到他胸口膻中穴,等到這條經脈道路打通,順暢無比,內力就像洪水一樣涌入過來。

    內力越流越快,木神君感覺自己的內力就像江河決堤一樣往楊寧體內注入,大驚失色,臉色慘白,幾次想要抬手,可自己的手就像與楊寧的肩頭連成一體,根本無法抽開,他雖然見多識廣,在武學上的造詣不淺,可是目下這種情況,卻是前所未見,一時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知道,如果這般一直持續下去,自己的內力必將耗盡,目露寒光,雖然一時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想著禍源定是楊寧,只要殺死楊寧,一切自然迎刃而解,當下厲喝一聲,一股更為強大的內力猛地灌入楊寧體內。

    此時保住自己要緊,也顧不得楊寧那套步法,按他想法,這股內力灌入進去,莫說楊寧這樣的普通人,便是一般的內力高手也會經脈爆裂而死。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這股內力沖入進去,楊寧非但沒有任何慘叫聲,而這股內力就如同石牛沉入大海,消失得無影無蹤。

    楊寧此時雖然沒死,卻并不好受。

    木神君灌入他體內的內力,被他引入膻中穴,固然疏解了其他經脈的壓力,可是大量的內力進入膻中穴之后,楊寧便覺的膻中穴內翻江倒海,如同烈火燃燒一般,內力注入越多,那種烈火焚燒的感覺就越加明顯。

    這就像一個腹中空空的饑餓之人,看到一桌大餐,一開始吃的時候渾身通泰,可是到了后來強撐吃下去,每多吃一口,就難受一分,已經毫無舒適之感可言,此時的楊寧便是如此,他只盼木神君立刻收手,卻不知道木神君此時雖然想收手,卻也由不得他自己了。

    --------------------------------------

    ps:新書期,各種數據蠻重要,大家順手收藏,有紅票和月票的幫忙投一下,經濟許可捧場個一塊兩塊也是感激不盡,多謝諸位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