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八章 風中桃花嬌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八章 風中桃花嬌

    ( )楊寧一招便即弄斷五爺的腿骨,更是將六爺頭上打出血來,這才起身整理了一下孝服,出了門來。

    靈堂內兀自傳來兩人叫喚聲,三老太爺急道:“快進去看看。”

    邊上有人沖進去,很快就沖著外面叫道:“了不得了,五爺的腿被打折了,六爺.....六爺也不好了。”

    三老太爺又氣又急,吹著胡子叫道:“還不快抬他們去瞧大夫,快,不要耽擱......!”

    幾人沖進靈堂內,先是抬了五爺出來,又有人扶著六爺出了門來,見到六爺額頭上已經往下流血,三老太爺又急又怒:“是誰動手的?”他方才急著跑出來,并無看到楊寧動手。

    楊寧在旁已經道:“是我!”

    “你?”三老太爺臉色鐵青,指著楊寧道:“就是你老子在世,也不敢如此胡作非為,齊寧,你這是自絕于齊家。”

    楊寧翻著白眼道:“他們要破壞靈堂,家父過世,尚未下葬,怎容得他們在遺體前胡作非為?別說是他們,就是輩分更高的人在這里鬧事,我也絕不甘休。”

    他這話更是直接,只差指名道姓。

    三老太爺身體發抖,指著楊寧,手指發抖,“好.....好......!”轉過身去,大聲道:“咱們走,這事兒.....這事兒咱們不管了......!”氣呼呼地領著一干人離開。

    這幫人一走,院子里頓時靜了下來,楊寧冷笑一聲,忽聽背后顧清菡幽幽嘆了口氣,道:“寧兒,雖說他們不對,可是.......哎,三老太爺畢竟是長輩,你也不該這樣沖他說話。”

    “為老不尊。”楊寧啐了一口,“這幫家伙根本不是來幫忙的,是來惹事的,三夫人,你難道看不出來?他們想要欺負你,那是做白日夢,只要我在,誰也不能欺負你。”轉頭過去,見顧清菡就在自己身旁,顯然是聽到了自己的話,顧清菡漂亮的眼眸子里顯出一絲欣慰之色,隨即蹙眉道:“你這孩子,剛才叫我什么?”

    “啊?”楊寧一怔,心想這下子可差事了,這“三夫人”應該是府中仆人們對顧清菡的稱呼,自己既然是世子,應該是另一個稱呼。

    可是他此時卻實在不知道顧清菡在錦衣侯府的位置,雖然能看出來她是錦衣侯府舉足輕重的人物,卻無法判斷她是否就是錦衣侯齊景的妾侍。

    瓊姨娘必然是齊景的妾侍,若顧清菡也是齊景的妾侍,被眾人稱為“三夫人”,那就很有可能比瓊姨娘還要晚入門,在府里的地位應該還在瓊姨娘之下,可是看剛才的場面,顧清菡在瓊姨娘面前絲毫沒有卑下之態,無論氣勢還是言辭,讓人感覺她的身份明顯比碧姨娘要高出不少,如果都是妾侍,正常情況下顧清菡斷不敢如此待瓊姨娘。

    楊寧后悔在進京途中沒有多問問。

    他對齊寧的性情不了解,只知道這位世子爺腦子不靈光,若是自己的路上詢問過多,擔心會惹起段滄海等人的懷疑。

    楊寧現在對段滄海可沒有絲毫輕視之心,此人在祠堂那邊,輕易判斷出當時發生的一切,甚至判斷出黑刀營的來歷,這些除了眼力,自然少不了見識和經驗。

    顧清菡見楊寧發愣,只以為又犯病,忙道:“可別胡思亂想,你愛叫什么就叫什么,三娘都由著你。”

    楊寧心想原來是叫她“三娘”,他雖然身軀只有十六七歲,可是這內心靈魂可不比顧清菡年輕,這“三娘”的稱呼還真是叫不出口。

    “三夫人,世子,我已經讓人重新收拾。”邊上傳來一個謙恭聲音,“瓊姨娘那邊,我也已經勸說他們先回去。”

    楊寧扭頭看過去,見說話的正是長著八字須的胖子,自己進靈堂時,這人叫過自己一聲,后來爭論之間,站在一邊卻是一句話也沒說。

    “不會出門幾天,連邱總管也忘記了吧?”顧清菡拉過楊寧的手,往不遠處瞧了一眼,只見齊玉此時正扶著瓊姨娘,兩人都是用極為怨毒的目光瞧著這邊,隨即轉身離去。

    楊寧也不去理會那兩人,打量邱總管幾眼,直接問道:“你是邱總管?剛才他們欺負三.....三娘,你怎么一個屁也不放?”

    他說話直來直去,那邱總管聽在耳中,卻想著這世子果然又犯傻,陪著笑臉道:“世子爺,我雖然是錦衣侯府的總管,可是在.....在他們面前,也只是個下人,那種場合,哪里能輪到著我說話。”

    “段滄海不是說話了嗎?”楊寧沒好氣道:“你是總管,在府里地位比段滄海還要高,就不敢出頭?”

    邱總管神色尷尬,顧清菡已經道:“邱總管,靈堂這邊先安排人收拾一下,三老太爺那邊,你還是親自去一趟,畢竟這樣的大事,他們不會真的不管。我一個婦道人家,不好過去,世子回來了,太夫人那邊還不知道,我先帶世子過去見太夫人。”

    邱總管立刻道:“三夫人放心,一切我自會處置妥當。”

    顧清菡這才向楊寧道:“寧兒,咱們去見太夫人!”

    顧清菡的玉手膚白似雪,軟若無骨,卻又光滑如同瓷器一般,手感極好,若是四下無人,楊寧還真愿意一直牽著這只柔荑,可是府中仆從眾多,他總覺得這樣被一個女人牽著走有些不合適,輕輕掙了掙手,顧清菡一愣,但她冰雪聰明,立刻明白過來,嫣然一笑,嬌美無比,輕聲道:“寧兒長大了,知道害羞了?”

    楊寧心想我臉皮厚得緊,若是四下里無人,便是抱著你狂親狂啃那也是毫無羞臊之心,就怕到時候你臉皮薄,不過這府里那么多人,老子好歹是個男人,被你牽著走來走去,實在煞威風。

    顧清菡也不多言,在前帶路,楊寧跟在后面,此時夕陽尚在天邊,陽光從枝葉間透射下來,留下斑駁的光影。

    楊寧跟在顧清菡身后,看著眼前的倩影,愈發覺得這三夫人嬌艷動人。

    那豐腴有致的嬌軀并沒有因為穿上孝衣就遮掩了它的風采,玲瓏浮凸,走動間更是搖曳生姿風姿綽約,使得原本就動人無比的**線條平添了一份動感魅力,真是活色生香蕩人心魄,猶如夕陽之下一朵嬌美的桃花。

    特別是那豐滿圓潤的臀兒,被衣服裹著,渾圓飽滿,形成一個美麗的弧度挺翹而起,隨著走動,腰肢款擺,帶動豐滿臀兒左右搖曳,蕩出讓人心癢的臀波,透著成熟少婦特有的性感韻味,讓人眩目心搖。

    一陣風過,一股淡淡的幽香從顧清菡身上散發出來,鉆入鼻中,沁人心脾,讓人心蕩,楊寧知道這種時候,顧清菡連妝容也沒怎么收拾,更不可能在身上涂香,八成是她身體自帶的體香,美人就是美人,連體香也是那般讓人陶醉。

    楊寧自問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且他也沒有什么好忌諱的,畢竟他是個冒牌貨,與錦衣侯府并無半毛錢關系,與眼前這個美貌少婦也沒有任何血親關系,可就算如此,卻也不好一直盯著人家屁股看,畢竟邊上時不時地就有家仆出現,被別人瞧見世子爺盯著三夫人的屁股不眨眼,總是不好。

    他偶爾瞟一瞟那豐滿翹臀兒,滿足一下眼欲,但更多時候則是四下張望,看看這侯府的格局。

    錦衣侯府不愧是貴族府邸,宏闊寬敞,亭臺樓閣都是十分精美,假山邊上小橋流水,長長的走廊似乎沒有盡頭,便是府中每一道門,都是各有講究,或是弧形拱門,或是六角棱門,又或是一個大圓門,楊寧心里盤算著整座府邸少說也占地數千平米,這要是自己的那個時代,這個府邸就是一座金礦,不過整座府邸到處都是銀裝素裹,一片哀幽之境。

    穿過幾座院子,又經過一條長廊,前面便出現一個四四方方的小院子,四下里幽靜異常,顧清菡推門而入,回頭看了楊寧一眼,輕聲道:“寧兒,見著太夫人,不要多說話,她老人家如今正傷心,莫惹她難過。”

    “三娘放心,我不亂說話。”楊寧對著眼前美人兒嘻嘻一笑,顧清菡微點螓首,兩人到了院內,楊寧見到院子當中有兩棵金絲菩提樹,墻邊則是繞了一圈藤蔓垂下來,微風拂動,絲絳般的藤蔓隨風微微蕩漾,一股淡香混合著顧清菡身上的幽香飄蕩而來,讓人心曠神怡。

    推門進到屋內,楊寧立刻聞到一股檀香味,屋內頗為昏暗,楊寧一眼便瞧見屋子中間供奉著一尊佛像,一個佝僂的背影正對大門,顧清菡走近過去,回頭做了個動作,示意楊寧關上門,楊寧轉身關門,這才聽顧清菡已經柔聲道:“太夫人,世子回來了!”

    楊寧看那佝僂身影幾乎縮成一團,心想原來這就是錦衣侯府的太夫人,見顧清菡向自己招手,走近過去,站在那背影身后,看清楚果然是個老婦人,身上披了一件黑紗,如同雕像一樣,一動不動。

    屋內先是一片死寂,片刻之后,才聽一個蒼老的婦人聲音道:“脫下上衣!”

    楊寧和顧清菡都是一怔,對視一眼,顧清菡湊近太夫人輕聲道:“太夫人,是世子,世子回來了!”

    “脫下上衣!”那老婦人重復一句。

    楊寧皺起眉頭,心想你這老太婆還真是古怪,自己的親孫子回來了,不說歡喜異常,最起碼也該拉著自己的手絮叨絮叨幾句,這下子倒好,一句話沒說,進屋就讓脫衣服,這葫蘆里又賣的什么藥?

    ----------------------------------

    ps:繼續求收藏,求月票,感謝大家的支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