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逍遙皇帝打江山 > 第53章 謀算

第53章 謀算

    錢易之并不知道昨晚具體發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他的小兒子和人搶包房被人打了,而且打人的是一個小小的驍騎衛指揮同知。

    他能猜到是他的小兒子惹的別人,但是那又如何?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小兒子被打了。

    這個最小的兒子最受妻子的疼愛,所以養成了紈绔的習性。昨晚老妻晚就跟他嘮叨個沒完,若是不能給那殺千刀的破落戶顏色看,就跟他沒完。

    當然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終的是顏面。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張臉,若是他這個尚書的兒子被一個小小的指揮同知打了,而那人卻一點事都沒有,那他算什么?

    呵,也許皇帝覺得這不過是兩個小孩兒打架,只是一件小事。但是于他而言,這卻不是一件小事。

    這事不能就這么算了,當然,他不能就這么去找皇帝理論,那樣他身為尚書重臣的氣度何在?

    “皇上,都察院僉都御使馬文遠求見。”

    “宣他進來吧!”

    “臣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馬文遠低著頭進了乾清宮行了跪禮。

    皇帝向后靠了靠身子,淡淡道:“平身吧,所為何事啊?”

    馬文遠起身恭敬道:“臣彈劾驍騎衛指揮同知唐寧。昨夜唐寧在聚香樓因為包房之事恃勇行兇,打傷十余人,其中就有禮部尚書的公子。”

    “皇上,此事在京里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唐寧身為朝廷命官,卻狂悖無禮,于大庭廣眾之下悍然行兇,使得京里議論紛紛,影響十分惡劣!”

    “想那唐寧出身鄉野野蠻粗魯不識禮數,雖然于武選之中奪得頭籌,但是朝廷取仕也當注重品行。”

    “如唐寧這種狂悖之徒,剛剛履任便悍然行兇,目無國法,豈能成為國之棟梁?”

    “臣竊以為,朝廷選任官員當才德兼備方可,唐寧有才無德,不能為朝廷命官。臣請罷其指揮同知之職,以正物議!”

    皇帝靜靜的聽完,淡淡笑道:“愛卿言過了,不過是兩個孩子打架罷了,京里哪天不發生這樣的事?”

    “都是十幾歲的少年,正是銳氣正盛的時候,打個架不算什么,無關品行,若是天下的少年連銳氣都沒了,那朕還如何指望他們為朕開疆擴土,守護江山社稷?”

    馬文遠不甘心道:“皇上,這并非是少年郎之間的拌嘴打架,而是朝廷命官恃勇毆打京中子弟……”

    正說著一個小太監輕輕的來到皇帝身邊小聲道:“皇上,禮部尚書求見!”

    大殿里的聲音戛然而止,皇帝聽了似笑非笑道:“禮部尚書?宣他進來吧!”

    錢易之進了大殿抬頭看到這情形愣了愣,仿佛十分詫異的樣子。錢易之行禮道:“臣不知皇上正在和馬大人議事,倒是臣來的不是時候了!”

    皇帝似笑非笑道:“哦,不知錢尚書是為何事而來?”

    錢易之兩忙欠身道:“皇上,因為一場大雨,貢院倒塌了不少房舍,為了今歲秋闈順利,臣請將貢院修繕一番。”

    皇帝點頭道:“秋闈在即,修繕貢院也是應當,朕準了,會讓工部拿個章程出來,盡快把貢院修繕了。”

    “錢尚書來的正是時候,馬御史剛剛說,聚香樓昨夜發生了一起打架斗毆事件。”

    錢易之聽了連忙跪了下來,請罪道:“皇上,昨夜聚香樓確實發生了打架事件,臣的犬子就是當事人之一!”

    “他昨夜去聚香樓赴宴,不知怎么惹到了驍騎衛指揮同知唐寧,被唐寧痛毆了一頓。”

    “犬子向來愚鈍老實,不會行事,可能舉止失措所以招惹了唐同知,臣想著弄清原委之后,讓犬子去向唐同知致歉,化干戈為玉帛!”

    “唉,只是唐同知的性子也太烈了些,一點小事,竟將犬子打的容貌盡毀,以后,以后,怕是見不得人了!”

    錢易之說到最后已經變得十分低沉,馬文遠聽了臉色也變了,沉聲道:“皇上,這事已經在京里引起了軒然大波,因為一點小事竟然將禮部尚書的公子打的容顏盡毀,這樣暴虐狠毒之人,品行不端,怎么成為朝廷命官?罔顧國法啊!”

    皇帝淡淡道:“暴虐狠毒?品行不端?朕印象里唐寧可不是這樣的人,朕前些日子微服出宮,倒是遇見了剛剛入京的唐寧,朕與他閑聊了許久,朕印象里這小子挺老實挺純樸的。”

    “昨夜聚香樓里到底發生了何事?因何起了嫌隙動了手?你們知道詳情嗎?說與朕聽聽!”

    跪在地上的錢易之微微色變,原來唐寧和皇帝竟然之前就有過一面之緣,而且給皇帝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怪不得皇帝會封唐寧為驍騎衛指揮同知,怪不得皇帝會將彈劾唐寧的奏折留中,原來都是因為皇帝見過唐寧,而且對他印象很好。

    真是好運氣啊!錢易之心里不禁感嘆,皇帝微服出宮竟然讓這小子給遇上了,而且還給皇帝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這簡直就是逆天的運氣。

    錢易之也感到了一絲難度,不過終究只是給皇帝留下了一點好印象而已,而印象是可以改變的。

    錢易之跪在地上沉聲道:“臣昨夜也聽犬子說起過,只是因為包房之事起了一點口角,當時唐同知一言不合直接就揮拳打了過來。”

    “犬子雖然也習過拳腳也帶了幾個護衛,但哪里是武狀元的對手,再加上唐同知帶著一眾將官,趁著酒興就將犬子和護衛暴打了一頓。”

    馬文遠沉聲道:“皇上,唐寧本是山野少年,只是因為初入京師被京城的繁華所懾,所以才貌似忠厚老實。如今做了驍騎衛指揮同知便原形畢露不知輕重,這樣的人實在不當為朝廷命官!還請皇上三思啊!”

    皇帝搖頭嘆道:“真是豈有此理!”

    馬文遠和錢易之聽了皇帝的嘆息全都心中一喜,看來皇帝是被他們說動了。

    皇帝淡淡道:“去,將唐寧召進宮里,朕倒要親自問一問他,為何要動手打人!”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