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逍遙皇帝打江山 > 第240章 狹路相逢

第240章 狹路相逢

    隨著都司大人去參加圍獵,一方面可以見見世面,另一方面這也算是露臉的機會。

    唐寧很隨意,對此并沒有多重視,但是南山大營的將士們卻十分重視。

    待唐寧離開了之后,孫護望著眾將火熱的目光,有些頭疼道:“你瞧瞧你們,一個個就跟幾年沒挨著女人身子的壯漢去了窯子似的。”

    一個指揮使有些撓頭道:“可不是嘛,咱們這些人都好幾年沒參加過圍獵了,都好幾年沒再皇上面前露臉了。”

    孫護正色道:“既然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所以大家心態也要放開。既然都司大人沒有欽點,那咱們就抓鬮吧!落選的人等下次機會,如何?”

    這算是公平公正,眾人自然也都沒有意見。入選的將領固然高興,落選的將領倒也沒有沮喪,還有下次機會嘛!

    隨駕雁山圍獵的消息傳開,整個南山大營的將士都感到喜氣洋洋。唐寧帶著人出營門的時候,都能覺察到今天箭樓上的守衛挺胸挺的特別直。

    感受到身后的將領興高采烈的意味,唐寧不禁有些無語,有那么高興嗎?總之唐寧是感到興趣缺缺,而且本來他就心情不好。

    身后的將領們也有些納悶,隨皇帝圍獵啊,多么榮耀的一件事,怎么都司大人看起來仍然十分低落呢?

    這樣可不行,到了皇帝的面前,若是被皇帝看到都司大人這副樣子那怎么能行?

    指揮使曹貴縱馬上前落后唐寧一個碼頭,笑道:“大人是不是有什么煩心事?”

    唐寧道:“確實有些心煩,碰到一件惡心事,一朵鮮花就要插到牛糞上了。”

    原來大人是英雄難過美人關,曹貴笑嘻嘻道:“不瞞都司大人,末將的妻妹,年方十二,十足的美人胚子,小小年紀就出落的極為水靈。雖說是出身小門小戶人家,但是嫻淑可人,若能做大人的妾侍……”

    后面的將領們頓時都哄笑起來,曹貴臉紅著解釋道:“我這也是為大人著想,大人身邊沒個知冷知熱的怎么行?”

    另一個指揮使哼道:“知冷知熱?你妻妹不過是十二歲的小丫鬟,哪里知道什么是知冷知熱?要知冷知熱還是得十四五歲年紀,身子初長開,人兒也正是嬌羞的時候,不瞞都司大人,末將有一個堂妹,剛過豆蔻年華……”

    他們都以為唐寧是因為看上了哪位姑娘,結果卻和心儀的姑娘失之交臂,所以才出了這些主意。

    還有一個指揮使仔細思索了一番,卻沒想到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妻妹、表妹、堂妹能給都司大人做妾的。

    于是他幽幽道:“你們也不想想,你們覺得都司大人以后要娶的夫人是誰?你們膽子倒是不小!”

    這一句話如同一盆冷水,瞬間將他們都潑醒了!曹貴最先打哈哈道:“哈哈,哈哈,開個玩笑而已,何必當真?”

    “就是,就是,閑聊而已,為都司大人逗個樂!”

    唐寧見此不禁樂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娶誰,這些將領們怎么倒是都知道了。真正知道他會娶誰的,怕是只有皇帝。

    唐寧笑道:“你們還知道我要娶誰不成?說來聽聽!”

    幾人頓時都打起了哈哈,只是笑不說話。其實唐寧也能猜到他們心里所想,無非就是筱筱或者林嵐。

    筱筱的話肯定不可能,因為他和筱筱是表兄妹。至于林嵐,似乎也不太可能,因為鎮遠大將軍在軍中的威望實在是太高了。

    經過這一番插科打諢,唐寧的心情倒是確實好了不少。因為皇帝要來雁山圍獵,所以禁軍已經將雁山戒嚴了。

    唐寧帶著這一百多人到了雁山附近就開始受到層層盤查,不過所遇到的禁軍將領對他倒是都極為客氣。

    他們盤查其實也只是盤查陌生人,像唐寧這樣的高級將領不過帶著些親兵,自然不會多嚴苛。

    不過這一路終究還是慢了下來,等快到了雁山腳下的時候,唐寧他們的身后有一支騎兵正在疾馳而來。

    二百余騎兵,不算多,但是速度卻提了起來,跑起來也頗具氣勢。唐寧勒住馬匹有些好奇,不知道是哪位牛人竟然這么橫沖直撞而來。

    要知道唐寧這個敢刀劈錦衣衛指揮使的猛人都沒有帶著手下提起速度狂奔。

    這一路上唐寧也沒遇到誰狂奔而過,后面疾馳而來的倒是頭一個。即便是鎮遠大將軍也不會這么橫沖直撞吧?

    來人越來越近了,唐寧看清了不禁恍然,原來疾馳而來是那一坨牛糞。

    唐寧不禁嘖嘖稱嘆,皇子就是了不起啊!比不了,比不了。

    金燦燦的蟒服十分顯眼,禁軍的將士遠遠看到就放行了,并沒有上前查驗。所以大皇子才可以帶著侍衛一路疾馳。

    在唐寧看到大皇子的時候,大皇子也看到了唐寧。雖然大皇子這些日子頗有些春風得意的感覺,但是看到唐寧還是感到厭惡。

    在他眼里唐寧就像是一個跳蚤一樣蹦來跳去,沒什么作用,卻十分惡心人。

    往事一樁樁,大皇子始終都沒有忘記過,如今看到唐寧就在眼前,即便是他感到春風得意,心里也還是十分不爽。

    原本疾馳的大皇子開始逐漸減速起來,唐寧見此不禁眉頭一挑,他和大皇子的恩怨他可一直都沒有忘記。

    如今大皇子貌似在減速,肯定不是要和他打招呼嘮嗑。唐寧淡定的立在馬上,都已經和大皇子決裂了,他也沒什么畏懼的。

    他不怕大皇子來明的,只警惕大皇子來暗的。真把他惹急了,大皇子也打得!打了也就打了,大不了被皇帝打板子。

    況且在皇帝眼里他和大皇子是兄弟,兄弟嘛,打個架不是很正常的事兒嗎?

    但是大皇子心里肯定不是這樣想的,今天既然碰到了唐寧,怎么也得先出一口氣再說。

    吁聲四起,大皇子的人馬帶著一路煙塵在唐寧面前停了下來。唐寧抬起手來泰然自若的扇著撲面而來的煙塵,顯得很是隨意。

    (本章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