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逍遙皇帝打江山 > 第356章 蠢哭了

第356章 蠢哭了

    “本宮這位大哥還真是蠢的可怕!”二皇子冷笑道。

    如今二皇子的臉上已經不見了淡定溫和的笑,而是顯得有些陰郁。以往無論何時何地,哪怕在自己的親信面前,哪怕在小太監、宮女面前,他都是一副淡定溫和的笑。

    但是如今的臉色卻有些陰郁,因為這些天的經歷實在讓他笑不出來了,至少他沒心情在親信面前,在小太監、宮女面前笑。

    自從被唐寧打了那一拳之后,他就笑不出來了。若是被人打了還能笑的出來,那才怪呢。

    特別是打人的人還逍遙法外,一點責備都沒有受到,甚至還邀請皇帝、長公主舉辦什么海鮮盛宴。

    這就更顯得他有些可笑,有些可憐!堂堂皇子被打了,打人的人不但沒有被皇帝怪罪,還歡天喜地的請皇帝一起游園。

    若是他還嘴角掛著淺笑,那成什么了?有病嗎?

    而真正讓他陰郁的是,他的婚事被擱置了。

    欽天監定下了幾日送到皇帝御前,但是皇帝看完之后就留中了,并沒有表態。反而唐寧的婚事熱火朝天的動作起來了。

    雖然他曾對林嵐說,等她心甘情愿的那一天,但是他心里并非真是這樣想的,先娶回來再說,免得夜長夢多。

    女人嘛,哄哄就行了。只要娶進門來,他有的是手段哄,總能討的林嵐的歡心。

    但是這樣他一直見不到林嵐,才讓他有力無處使。

    不順的事一樁接一樁,當初皇帝父皇千秋節的時候,他母妃驚鴻一瞥看到了唐寧,從而辨出了唐寧的身份。

    多虧她母妃當年偶然間曾經見過唐寧的母親,因此記憶深刻,一眼認了出來,要不然,他還被蒙在鼓里呢。

    但是即便是他知道了唐寧的身份,也默不作聲啊,不像大皇子那樣,鬧的滿城風雨,鬧得人盡皆知。

    這不是蠢貨是什么?當知道是消息是從大皇子那里流傳出來的時候,二皇子差點沒被自己這位大哥給蠢哭了。

    關鍵他自己犯蠢不要緊,這也關系到他啊!想必他這位大哥還蠢到認為唐寧沒有威脅,還做著拉攏唐寧兄友弟恭的美夢。

    如今他也不知道自己當初孤注一擲設計迎娶林嵐到底是對還是錯,但是他感到唐寧的威脅實在是太大了。

    他知道唐寧的母親就是純元皇后,他知道純元皇后在父皇心里的地位,他知道唐寧是嫡子,而且父皇還將自己潛邸時的別院賜給了唐寧。

    而且父皇還給唐寧賜婚容萱,他這位大哥苦求而不可得的容萱,這一切一切都讓他遍體生寒。

    他只是不想坐以待斃!

    二皇子有些陰郁的嘆了一口氣,他現在最需要的是蟄伏,等他被唐寧打了一拳的事漸漸淡去,等皇帝對他的不滿漸漸淡去,等林嵐對他的不滿漸漸淡去。

    所以對這場流言他只是冷眼旁觀,對唐寧的婚事他也只是冷眼旁觀。

    二皇子冷眼旁觀,但是大皇子卻沒有冷眼旁觀,相反他還覺得有些高興。

    這些流言傳開了也好,這樣以后他拉攏唐寧也能自然一些,他對唐寧示好也不那么突兀。

    因為到時候在外人看來他和唐寧就是兄弟嘛,兄友弟恭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既然已經確定了唐寧就是自己的弟弟,那給容萱添箱的事便也提上了日程。

    大皇子大婚也有不短的時間了,一開始還真有些濃情蜜意的意思。一方面他要讓皇帝看到他很樂于接受這門親事,另一方面皇帝所挑的大皇子妃十分出挑。

    才貌雙全,溫柔如水,大皇子畢竟也是血氣方剛的男子,一時間對皇子妃姣好的面容窈窕的體態愛不釋手。

    但是大皇子畢竟心里有刺,激情過后也就漸漸冷淡了下來,也談不上對皇子妃不好,只是冷淡。

    這是父皇賜婚的皇子妃,總要養著,就像是父皇賜下的花瓶,總要擺著。

    “殿下!”大皇子妃有些幽怨道。

    大皇子淡淡的點頭道:“先前還未大婚時,你經常參加詩會,應該和容萱十分相熟吧?”

    大皇子聞言臉色不由微微一變,這是她心底的一根刺,新婚時濃情蜜意她還不覺得什么。

    如今大皇子對她越來越冷淡,這根刺便在他心里越來越疼,但是兩人卻從未提及過容萱這個名字,沒想到如今大皇子竟然提了起來。

    大皇子妃幽幽道:“那時候臣妾確實參加了不少詩會,因為參加詩會的大家小姐很多,倒也沒有和容小姐認真說過幾回話,算得上相識,但也算不上相熟。”

    大皇子淡淡道:“相識也好,她八月就要大婚了,我已經讓人備上了禮物,你去看看她給她添箱。”

    大皇子妃聞言臉色大變,讓她去給容萱添箱?為什么?

    他們皇子府和容家可沒有什么來往,添箱都是親朋故舊才會添箱,大皇子為何讓她去給容萱添箱?

    是因為對容萱念念不忘嗎?

    要讓她去添箱,就必選讓她歡天喜地的去,而不能讓她帶著臉色去,所以必須要說開。

    大皇子揮了揮手讓宮女全都退下去,沉吟道:“我也不瞞你,當初母妃為我向皇上求娶容萱,是因為容萱的家世,而不是她這個人。”

    “你也知道我為長子,肯定志在儲君之位。當然,皇帝為你我賜婚,那也是你我的緣分,你我也應該同心協力才是。”

    “我為何要讓你去給容萱添箱?并非是你心里所想的那樣。外面的流言你應該也聽說了,而容萱馬上就要和他大婚了!”

    “雖然我和他有這樣那樣的不快,但是如今知曉了他的身份,那往事種種皆隨風散去!”

    “我,需要他的支持!”

    “不只是你要去給容萱添箱,等唐寧大婚的時候,我還會備上一份大禮親自給他送去!”

    “這很重要你知道嗎?難道你就不想有朝一日能母儀天下嗎?”

    如今京城里的流言她也聽說過,她才貌雙全也是冰雪聰明之人,當即就明白了大皇子的意思。

    原來是不是因為念念不忘,而是因為這個原因。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