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逍遙皇帝打江山 > 第402章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第402章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最重要是一個穩字?這讓唐寧有些詫異,他此番帶領大軍前往邊鎮自然是想著有一番作為。

    不說南山大營的將士們都叫囂著要一雪前恥,他自己也覺得去了邊關一定要打個大勝仗才能證明自己。

    但是老丈人現在卻囑咐他要穩,這讓他有些不解。

    容大人也看出了他臉上有不解之色,笑著解釋道:“我覺得你此番帶兵前往邊鎮,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掌過兵,沒打過敗仗,這相比大皇子和二皇子就已經算是脫穎而出。這便是資歷。”

    “我大周以武立國,最大的威脅便是西北邊鎮來自蠻族的侵擾,作為儲君,去過邊鎮掌過兵,這便是難得的經歷。”

    “這便是你勝在大皇子和二皇子的地方,而且誰都沒法反駁。但若是一旦有失利,那便為難了。”

    “若是有一分的失利,便是有十分的努力也挽回不來呀!皇上可是許下了三年之期。”

    “我也知道你有心氣,想著去邊關打一場勝仗來證明自己,但是這其中有著不小的風險,你要好好斟酌一番才是。”

    唐寧聞言不由也有些猶豫起來,他確實想領兵酣暢淋漓的打一場勝仗,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認老丈人說的確實有道理。

    打仗就意味著有風險,特別蠻族十分兇悍,要戰勝他們并不容易。而一旦失利,即便是皇帝想推他做儲君也將十分被動。

    正如老丈人所說,他帶兵前去邊鎮,只要無過便是一份耀眼的資歷。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只是去邊鎮看看都是一份資歷。

    若是理智的想一想,他所需要的正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因為他現在已經在儲位之爭中占據了上風,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穩妥,而不是劍走偏鋒的冒險。

    但是心里真的有幾分不甘啊。

    容大人也能看出來唐寧心里的猶豫,但是他也不能說太多,畢竟女婿不是兒子,不可能像對兒子一樣強硬。

    他也只能點出來,其他的還得讓唐寧自己去斟酌。

    容大人笑道:“雖然家里和邊鎮的將領沒什么來往,但是倒和有些文官十分親厚,你此去邊鎮,倒也不妨走動一番。”

    接下來容大人邊說起了邊鎮的文官,他說的十分仔細,將底細說的十分清楚明白,這樣也讓唐寧心里有所權衡。

    容大人在和唐寧說著的時候,內室里容夫人也和容萱說著呢。

    容夫人小聲囑咐道:“老爺的意思呢,姑爺此去邊鎮,最重要的就是一個穩字,不求有功只求無過。無過便是有功,只要去帶著大軍去邊鎮走這么一遭,那便是耀眼的資歷。”

    “但若是稍有過失,那便是十分的努力也難挽回。如今皇上心里應該是屬意姑爺的,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穩妥。”

    “而且穩妥好,也沒什么風險。姑爺是皇子啊,皇上難道還真舍得讓姑爺沖鋒陷陣不成?想必皇上也一定會暗里交待姚將軍的。”

    “但是我心里最怕的就是姑爺年輕氣盛,一心想著打一場大勝仗。但是蠻人兇悍啊!估計老爺這會兒也和姑爺說著這事呢,但是也不好深說,若是姑爺轉不過彎來,你一定要勸著點。”

    容萱聽的連連點頭,她知道這些都是父親要母親對她說的,而且她聽了之后也深以為然。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現在對夫君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穩妥。而且最重要的是,風險也最小。

    一路在回府的馬車上,容萱并未提及什么,一直到了要上床歇息的時候,容萱一邊為他寬衣,一邊笑道:“爹爹都說了些什么?”

    唐寧笑道:“說了些邊鎮的官員,主要說了三邊巡撫汪遠王大人,和巡御使馬蹇馬大人。”

    容萱笑道:“汪大人是祖父的得意門生,馬大人和爹爹是同年好友,也曾拜在祖父那里習過幾年文,和府里速來親善。而且,馬夫人是娘親的遠房表妹。”

    說完之后,容萱笑道:“我聽娘說,爹爹覺得夫君這次領兵前往邊鎮,最重要的便是求穩,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妾身聽了之后倒是覺得深以為然。”

    唐寧點頭道:“岳父說過,我也覺得岳父說的有道理。不過,去了邊鎮之后,終究還要看姚將軍的安排。”

    容萱將手里的一副掛了起來,反身抱著唐寧寬厚的胸膛,喃喃道:“皇上也一定會囑咐姚將軍的,夫君,你答應我,一定要穩妥為先,不要主動請戰。”

    “妾身不想要什么大功大賞,只想夫君順順利利平平安安的歸來。”

    唐寧笑著拍了拍她的后背笑道:“你放心,邊鎮素來都是固城而守,我又怎么會主動請戰?”

    原本唐寧確實打算會一會蠻族大軍的,但是聽到老丈人說了這些之后,他突然明悟了。

    老丈人既然分析的這么清楚,那皇帝又豈會不明白?也就是說皇帝很可能也是這么想的。

    那皇帝肯定私下里囑咐懷遠將軍,那懷遠將軍又豈會派他出戰?想明白了之后唐寧的興致也就淡了,說到底這次很可能就是去邊鎮鍍金的。

    接下來的日子,唐寧變得愈加繁忙了起來,而唐寧白天不在的時候,容萱倒是顯得比唐寧還要忙。

    容萱忙著和娘親一起出城進香求神,城外的各處神廟一個都沒落下,竟是讓容萱走了個遍。

    甚至就連府里容萱也開始燒起了香來,唐寧見此大為驚奇道:“當年京郊的那場刺殺就是神殿策劃的,東海城的時候又發生了一次,神殿的人恨不得將我抓去神殿點燈,你卻求神殿保佑我,你覺得靠譜嗎?”

    容萱連忙上來捂住了唐寧的嘴,嗔道:“不可以褻瀆神靈,神殿是神殿,神靈是神靈,神殿只是神靈的仆從,也不一定會代表神靈的意志。”

    見到容萱突然變得虔誠了起來,唐寧也只好聳聳肩表示無奈了。因為他知道容萱并不是真的虔誠的信仰神殿,她只是心里擔憂,期望他能平安歸來。

    說實話,唐寧心里是不信神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