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逍遙皇帝打江山 > 章節目錄 第806章 人影

章節目錄 第806章 人影

    原本安靜的小街上一下子變得喧鬧了起來,周圍的街坊鄰居都恭謹的過來問候,唐寧十分溫和的笑著和他們閑聊了一陣,問了問小鎮這些年的近況。

    “鐵牛,你如今也是三個孩子的爹了!當初你可是說咋都不娶婆娘的。”唐寧取笑道。

    鐵牛有些憨厚拘謹的笑著,當初他就追著唐寧聽故事,跟著唐寧玩耍,甚至跟著唐寧去偷看寡婦洗澡。

    誰能想到,當初的孩子王竟然是皇子,做了龍庭!

    閑說了一通,唐寧也對小鎮的近況有了了解,其實小鎮一直十分安寧沒什么變化,無非就是誰娶了媳婦誰生了孩子之類的家長里短。

    來時唐寧還對小鎮抱著很大的期待,但是真的來了,心里卻有些悵然,一起都已經不同了。

    小鎮還是原來的小鎮,人也還是原來的人,但是,人和人之間卻真的不同了。

    閑說了一通,他們就忙著搬弄桌椅,殺雞宰鵝準備做菜。

    明月一直都坐在旁邊安靜聽著,間或聽到鎮上的街坊說起唐寧從前的事兒,就聽的特別入神。

    見到其他人都忙起來了,明月有些俏皮道的問道:“你不是一直念叨著吃豆腐西施的豆腐嗎?如今好不容易來了,難道又不吃了嗎?”

    唐寧笑道:“吃當然要吃,不過,還是要親自去買才有趣,就是不知道,那個小攤還在不在!”

    明月雀躍道:“那還等什么?我和你一起去買呀!”她對豆腐西施確實好奇的緊,倒也不是吃醋,就是十分好奇。

    如容萱、林嵐都是天香國色,甚至鶯兒、春草、纓絡等女也容顏清麗,非小家碧玉能比,而豆腐西施固然在算是眉毛出眾,也無法和她們相比。

    況且按照推算,豆腐西施的年齡要比唐寧大的多。

    唐寧也沒有拒絕,走出了小院突然掏了掏身上這才發現身上一枚大錢也無。

    別說大錢了,他身上連銀子銀票都沒有,也是,如今他貴為皇帝,身上又怎么會帶銀錢。

    明月見狀連忙從荷包里掏出了一疊銀票,唐寧有些無語。那些銀票的面額一看就不小,他倒是不舍得,而是知道豆腐西施一定不愿意接受,因為這像是施舍。

    洪誠上前兩步輕聲道:“皇上,奴婢帶著銀錢呢,有兩錠銀子還有幾個碎銀子。”

    唐寧點頭道:“嗯,就用碎銀子吧!”

    唐寧和明月肩并肩向青石長街走去,洪誠落后幾步跟在后面,另外幾個九品密衛落后十幾步貼著墻角跟著。

    慢悠悠并肩走在這安寧的青石街上,明月突然覺得很有意趣,側頭笑道:“你是不是經常走這條街去買豆腐?”

    唐寧笑道:“那是自然,晃悠悠走在這青石街上,手里拋著幾個大錢,見到豆腐西施調笑幾句,然后托著白嫩的豆腐悠哉悠哉的回來,真是逍遙自在啊!”

    說著說著,唐寧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豆腐西施的豆腐確實好吃,而豆腐西施又何嘗不是小鎮上一道靚麗的風景。其實每個男人成長的經歷里都有一道靚麗的風景。

    明月望著唐寧臉上的笑意問道:“說實話,你那時候天天去買豆腐是不是看人家長的漂亮,心里想著娶了人家卻不敢說出來?”

    唐寧笑道:“不敢說出來?我有什么不敢說出來的?我說過不止一次,要把她娶回家天天吃她的豆腐!”

    明月聽了不禁撲哧一聲笑了,有些臉紅的咯咯笑道:“就這樣跟人家說啊?人家沒打你?”

    唐寧摸了摸鼻子笑道:“怎么沒打?我跑的快啊!咱好歹也是高手!”

    明月咯咯笑道:“流氓高手嗎?跑了和尚跑不了廟,人家還不拿著掃帚上門堵你啊?”

    唐寧笑道:“哪有,我那時候還小,唇紅齒白很可愛的!”

    明月聽了更是咯咯笑了起來,兩人一邊閑聊一邊向小街深處走去,路上倒也遇到了不少人,他們都有些驚異的看著唐寧。

    小鎮上的人家也不少,加上唐寧那時候還小,認識小鎮上的人其實也不多,所以倒也沒有遇上十分相熟的人。

    而唐寧如今早已大變模樣,街上的人即便覺得面善也認不出他來,亦或者早已忘掉了他。

    唐寧走過一個肉攤不禁駐足,當初那個清秀的姑娘早已不見了蹤影,肉攤的人也早已經換了。

    這倒也不出他的意料,畢竟當初這里的那個屠戶其實是密衛裝扮的,那名密衛后來跟著他離開了小鎮,如今就在軍中。

    明月見到唐寧駐足不前,怔怔的看著那邊的肉攤,眼睛一亮好似想到什么,笑問道:“咦,難道是想起了那位翠花姑娘?”

    明月一副笑語盈盈的樣子,嘴里不乏調侃之意,顯然是聽林嵐說起過這翠花姑娘之事。

    唐寧沒好氣道:“什么翠花姑娘?她真名叫翠微,人在京城已經成親了,他父親是密衛。”

    明月恍然笑道:“哦!原來如此,皇上可是真是清楚啊!”

    明月嘴里的調侃之意他又怎么會聽不明白?他十分無語的白了明月一眼,他對翠花之事確實十分了解,倒不是對人家姑娘有什么企圖,而是那姑娘原本家境不錯,本該過著小姐的生活,卻因為他隨著父親在此過著平凡普通的生活,甚至為了掩飾身份還要操持家務。

    這樣想來他對人家自然有幾分歉意,所以他才打聽到翠微姑娘大喜的日子,送上了一份厚禮。

    唐寧不在關注謀生的肉攤,而是轉頭向前看去,笑道:“走吧,前面就是豆腐攤了!”

    原本他還擔心豆腐西施的豆腐攤已經不擺了,畢竟若是豆腐西施嫁人了,很可能不再擺攤了。

    此刻他已經看到了遠處的豆腐攤,看到了一個窈窕的身影正佇立在豆腐攤前,那道窈窕的身影他十分熟悉,過去了這么多年竟是一點都沒變。

    見到這道身影仍然佇立在小攤前,唐寧的心里有些復雜,他既希望這道人影仍然佇立在這里,又希望這里已經沒有這座豆腐攤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