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逍遙皇帝打江山 > 章節目錄 第890章 猶豫

章節目錄 第890章 猶豫

    一眾將領們雖然圍了上來,但是并沒有沖上來動手,就連林向南也沒有出手,畢竟有閣主在。Ω Δ看書 閣kanΩshuge

    雖然一顆心已經沉到了谷底,但是裁決司司座并沒有放棄,閣主確實名揚天下,被認為是天下第一高手。

    但是,誰證明過呢?

    司座沉聲道:“一直聽聞閣主是天下第一高手,今日倒要領教一下!”

    說罷,司座一臉鄭重之色的攻了過來,他心里有些遺憾,遺憾的自己的劍不再身邊。

    劍閣的劍名揚天下,閣主的劍更是被天下傳頌,但是司座自認為自己的劍不弱于任何人!

    如今閣主就在眼前,若是自己的劍就在身邊,正好領教一下閣主的劍。只是此時劍不在身邊,倒是有些吃虧。

    司座的掌像是排山倒海一般攻來。

    閣主并未拔劍,并指為劍直刺閣主的手腕。

    勢若奔雷,快若流星。

    閣主和司座在大帳里交起手來,圈子越來越大,周圍的將士們看的目眩神迷,不知不覺間就悄悄后撤。

    兩大最頂尖的高手化繁為簡,招招讓人心旌神搖。

    唐寧也看的入神,不過心里卻在嘀咕,這又不是在比試,用的著棄劍不用,反而并指為劍嗎?

    直接拔劍殺了了事!省得夜長夢多!

    不過閣主并沒有,而是并指為劍,即便如此也占盡了上風。

    大帳里的將領們看的心旌神搖,裁決司司座果然是天下最為頂尖的高手,甚至隱隱有超脫九品之勢,不過,在強大的閣主滿前卻處處受制。

    果然,閣主才是最強的!

    大帳里的將領們看的心旌神搖,卞青豆和那位神官卻看的心驚膽戰。

    閣主竟然強大如斯。

    噗。閣主的兩指戳在了司座的肩上,司座連退數步站穩,臉色凝重而又陰沉。

    剛剛閣主的這一指雖然已經被他趁勢卸掉了力道,不過還是讓他受創不輕,左臂近乎廢了。

    原本他就不是閣主的對手,如今遭受重創,讓他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司座沉聲道:“盛名之下,果然無需,閣主不負天下第一高手之名,拳腳上本座甘拜下風,倒是想請教一下閣主的劍道!”

    閣主還沒開口,唐寧已經從座上站了起來,笑道:“司座是來行刺朕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司座是來比試的呢。”

    司座眼神一凝,微微笑道:“你一個不入流的九品,又怎么會理解高手的寂寞,天下間能與閣主一較高下的還能有誰?”

    閣主沙啞道:“你師兄算一個,你,不算!”

    司座臉色微微一沉,雖然閣主一直壓著他打,他也受了傷,但是并非不堪一擊的普通九品。

    閣主沙啞道:“既然你要領教我的劍,好,給你機會,劍來!”

    一直站在唐寧身邊的三師兄趕緊奉上了閣主留下的劍。但是并沒有人給司座送上劍。

    司座沉聲道:“本座的劍留在了大帳外,這樣,閣主如何領教我的劍道?”

    閣主沙啞道:“你的劍道?我不感興趣!”

    司座聽了臉色大變,剛要說話,突然感覺整個天地間全都是劍,一把劍。

    閣主的劍動了,看起來快若閃電,又慢若千鈞,卻又讓人無法閃躲。

    劍氣縱橫,大帳里的將領們汗毛都豎起來了,雖然閣主的劍不是殺向他們,他們卻有種感覺,仿佛下一刻就會立即死掉一般。

    不可敵!若是閣主的劍殺向他們,他們就只能引頸就戮。

    大帳里的將領們都是*品的高手,此刻才真正感受到閣主的強大!

    別說他們了,即便是曾經感受過閣主強大的唐寧都忍不住汗毛直豎。

    而真切的感受到閣主強大的是司座,只要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了劍在手的閣主是何等樣的強大。

    不過,他也不會坐以待斃!

    原本他還希望激一下閣主,持劍放手一搏,沒想到閣主竟然如此瞧不起他!

    司座怒吼一聲,撤步向后,同時左手猛然一扯。

    噗!

    劍花中綻放出了血花,美的讓人心寒。僅剩的神官慘叫一聲,身子在閣主的劍下爆裂開來。

    司座竟然十分狠心的抓住了身后的神官來擋下了閣主的這一劍。

    血花與斷肢之中,司座的眼睛大亮,原本后撤的身形猛然向前突進,右手的手掌如同毒蛇一般穿過血花于斷肢直奔閣主的咽喉。

    嘭!

    閣主的左手化掌攔住了司座的這陰險殺招。

    司座的眼睛并沒有黯淡,反而變得愈加明亮,左手如影隨形,直奔閣主的心臟而來。

    閣主棄劍。

    嘭!

    司座后退。

    閣主右手接劍,劍光乍亮,穿過血花直奔司座而去。

    那名神官被司座扯來擋住了閣主的劍,如今閣主的劍再度襲來,司座的已經退到了卞青豆的身側。

    這一切都落在了卞青豆的眼里,自從閣主和司座交手,卞青豆就一直呆呆的看著。

    看著司座落在了下風,看著司座將她身側的神官扯來在閣主的劍下化作了漫天血雨。

    如今閣主的劍再度席卷而來,而司座大人已經推到了她的身側。

    但是卞青豆卻仍然呆呆的看著,并沒有動。

    死了也是一種解脫。

    司座的手抬了起來,卻又猛然頓住了。

    噗噗!

    閣主收劍而立,司座繼續退后了兩步,胸前兩道深深的劍痕,鮮血噴涌而出。

    卞青豆呆呆的眼神中有些詫異,她看到了司座的手上的動作,只是不知道為何司座最終卻頓住了。

    如果司座像扯神官一樣將她扯過去的話,應該能擋住閣主的這一劍,只是司座最終卻猶豫了。

    望著鮮血噴涌的司座,卞青豆心里說不清楚是什么滋味,之前她心里對這位師叔頗多埋怨。

    埋怨她策劃草原兵變,策劃大周兵變,以致形勢一發不可收拾。也埋怨他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師兄的身上,以至于師兄死了還要背負罵名。

    但是如今司座卻挺身而出,悍然行刺大周皇帝!雖然她覺得這十分愚蠢,但是卻不得不被司座的決然所動容。

    司座不會不知道這其中的兇險,這幾乎是慷慨赴死,無論成功與否都幾無生路。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