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絕代名師 > 章節目錄 第135章 我,贏百舞,不認命!(4更,為掌門lhy宇加更)

章節目錄 第135章 我,贏百舞,不認命!(4更,為掌門lhy宇加更)

    雖然孫默什么話都沒有說,但是作為一條久經社會歷練的老狗,李工知道,他肯定是來找自己的。

    等了一小會兒,確定不會被同事聯想到自己和孫默有關系后,李工出門了,立刻跑向倉庫區的臨時休息室。

    果然,孫默已經等著了。

    “孫老師!”

    李工走了過來,滿臉堆笑,瞬間從老狗變成了哈巴狗。

    “我把楊才打了個半死。”

    孫默看著李工的眼睛,注意他的情緒波動。

    “嘖!”

    李工直接比了一個大拇指:“其實我早想揍他了,那家伙就是個人渣!”

    “這幾天,他應該就會去校長那里投訴我了,你把材料都準備好。”

    孫默吩咐。

    “好的!”

    李工點頭應諾,不敢怠慢,等到孫默要走的時候,他才忍不住,問了一句:“我的腿?”

    “你覺得我治不好?”

    孫默反問。

    “不……不,我是說……”

    李工本想問孫默什么時候可以給自己治療,但是話到嘴邊,又不敢說了,深怕惹惱了孫默。

    “李工,腿這種事情,是小事。”

    孫默走到了窗戶口,看著天空。

    李工點頭,但是心中埋怨,瘸的是我呀,一個瘸了十多年的人的那種心情,你是不理解的。

    尤其是滾床單的時候,連那些下賤的私娼都不愿接自己的客。

    不過仔細想一下,孫默有神之手,自己的瘸腿對于人家來說,的確是小事。

    “你要往遠的看,這一次,搞死了楊才,你說誰會接替他的職位?”

    孫默反問。

    “呃!”

    李工愣住了。

    學校中,安心慧、張翰夫、王素三股勢力爭奪,像后勤部長這種肥差,肯定誰也不想放過。

    “部長的位子,我不敢說,但是副部長的,我還能給你爭取一下。”

    孫默倒不是瞎說的。

    小孩子,看對錯,而成年人,則只看利益。

    李工肯定不是一個好人,但是這家伙有才能,看他能當上工頭,把后勤處那一幫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就知道這條老狗很有幾把刷子,把他留在身邊,咬人也不錯。

    是的,李工肯定得罪不起那些老師,但是給他們添堵,就像狗屎一樣惡心他們,還是能做到的。

    李工的眉頭一跳,心臟不可遏制的劇烈跳動了起來,如果真是那樣,自己可就飛黃騰達了呀!

    “你跟著張翰夫,混的再好,拿到這個位子也就頂天了,可是跟著我,這只是一個起步點。”

    孫默輕笑。

    李工是一個識趣又果斷的人,看到機會,根本不會猶豫,會直接撲上去。

    噗通!

    李工跪了下來,咚咚就是三個響頭。

    “我老李這條命,從今天起,就賣給孫老師了!”

    李工磕的極其用力,額頭都有些發青,但是他不疼,反而非常興奮。

    孫默這是要干什么?明顯是奪權呀!

    別忘了,他可是安心慧的未婚夫,這所中州學府,是人家安家祖宗創立的,是人家的私有物。

    孫默一旦娶了安心慧,就不只是老師了,算是半個主人,有了插手學校事務的資格。

    孫默現在,可是孤家寡人呀,自己如果投靠,那就是他的第一個部下,為他打下了這座江山,將來論功欣賞,在學校中,怎么也得是一個部長的位子吧?說不定還能更高。

    “很好!”

    孫默離開:“我期待你的表現哦,一定要讓那個楊才死透”。

    “放心吧!”

    李工拍著胸脯保證。

    陽光灑在孫默的身上,為他披上了一層金黃,加上天青色的教師長袍,讓孫默渾身都彌漫著一股儒雅瀟灑的氣質,可是誰又能知道,這家伙其實是一個腹黑的心機狗呢!

    “好可怕!”

    李工突然打了一個哆嗦,原本以為孫默是一只人畜無害的舔狗,沒想到人家不僅要娶安心慧這個大美女,還要把學校都拿到手,這才是梟雄做派呀。

    自己當初居然還想著通過打壓孫默來博得楊才的好感,進而一步登天,真是太可笑了。

    沒把孫默玩死,真的是謝天謝地。

    想到這里,李工慶幸之余,又是一頭冷汗,真是多謝孫默不殺之恩了,然后他又告誡自己,以后得罪誰,都不要得罪孫默。

    叮!

    來自李工的好感度+30,友善(5/000)。

    “什么鬼?”

    突然聽到系統的提示聲,還是這么大的好感度,孫默有些懵逼。

    “你現在在李工心中的形象,就是一個大魔王!”

    系統笑噴。

    “這家伙到底腦補了什么東西呀?”

    孫默無語,他之前說那些,就是給李工一個甜棗,利誘著他全力以赴,別事到臨頭縮卵。

    ……

    三天后,大半個身體都裹著繃帶的楊才,出現在了贏百舞的家里。

    贏鐵瘸著腿,一臉賠笑的迎了上來。

    “楊部長有何貴干?”

    贏鐵話剛說完,臉上就啪啪啪挨了十幾個耳光。

    嘴角都見血了,可是贏鐵連個屁都不敢放,而是直接跪了下來,磕頭認錯。

    沒辦法,這種大人物,他惹不起呀,現在全家還指望著人家給一口飯吃呢。

    “贏鐵,你可真是教了一個好女兒出來呀!”

    楊才咒罵,一腳踹在了贏鐵的臉上。

    “那個賤女干什么了?我去打死她!”

    贏鐵一臉憤怒,其實他明白,搞不好是楊才想睡自己的女兒,結果沒成功,才把怒氣灑在自己身上。

    真是豈有此理了,睡一下又不會死,而且萬一能給楊才做外室,這輩子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還不是美滋滋?

    “你過來!”

    楊才把贏鐵叫到了身邊,仔細吩咐了一番:“聽明白了嗎?”

    “嗯!”

    贏鐵點頭,不就是陷害人么,這種事,我熟!

    “好好干,等這件事了,我在學校給你安排個輕松的活計。”

    楊才知道想讓馬兒跑,就得讓馬吃飽,所以給出了誘餌。

    “那就先謝過楊部長了!”

    贏鐵毫無節操。

    “嗯,這里是一百兩,先拿去用。”

    楊才說完,轉身離開,這種臟亂拆的貧民窟,他是一秒鐘都不想多待。

    “謝楊部長賞!”

    贏鐵高叫了一聲,一直把楊才送到街口,然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拿了錢,敲開了一家私娼的大門。

    先來一發,去去晦氣,然后再去賭館大殺四方。

    贏鐵覺得,自己今天一定能贏。

    ……

    天色黑了下了的時候,贏百舞提著一塊臘肉、一斤牛肉回家了。

    今天在鐵匠鋪干完活,贏百舞告訴老板,他要走了。

    老板很遺憾,別看贏百舞是個女孩,掄起大錘來,不比那些男人差,而且從不偷懶,每天下工,身上的衣服都會被汗水濕透。

    這么肯干又吃得了苦的女孩,說實話,絕對是良配,要不是出身太差,父母一個是好吃懶做的賭鬼,一個是妓女,他真想給兒子說下這門親事。

    “哎,可惜了!”

    老板嘆息,贏百舞全都被那個家毀了,他也沒什么可給女孩的,就把今天買的牛肉和去年曬得臘肉,給贏百舞帶了一些。

    “娘親!”

    贏百舞推開了門,看到母親坐在院子里,為了省錢,不舍的點油燈,靠著月色刺繡,她的心便猛地一疼。

    “舞兒回來了?”

    這是一個憔悴的女人,身形消瘦,幾乎和皮包骨差不多,據說當年,她可是秦淮河的花魁,美譽整個江南,聽她彈個小曲,就要花費幾千兩。

    “娘親,都說了多少次了,你身體不好,不要做這些活兒了,錢,我會努力賺的!”

    贏百舞把針線拿走,又開始顯擺:“看,今天吃牛肉!”

    說這話,贏百舞起身去了院子的角落,那里有一個土灶,開始生火做飯。

    “哎,娘親沒用呀,你都十三歲了,該進學校了,可是娘親卻湊不出學費。”

    看著懂事的女兒忙前忙后,一張臉上全都是疲憊,贏母心疼又難過,直掉眼淚。

    “上學有什么用?我不上學,一樣比那些人厲害!”

    贏百舞撇嘴,借著拉泔水的活計,她經常去蹭課,愣是靠著自己的努力,在沒人指導的情況下,鍛體成功。

    只是每天都要干活賺錢,修煉的時間實在太少了,所以贏百舞還只是鍛體二重。

    “你的人生,本該不是這樣的!”

    贏母看著女兒,唉聲嘆氣。

    “不管什么人生,只要和母親在一起,我就是最幸福的那一個!”

    贏百舞抬頭,朝著母親微微一笑。

    沁涼的月光如水,灑在少女的身上,如詩、如畫,只是片刻后,這幅溫馨靜逸的畫面便被破壞了。

    砰!

    渾身酒氣的贏鐵一腳踹開大門,看到贏百舞回家了,二話不說,沖到她身邊,拿起燒火棍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猛砸。

    “你這個賤女,我讓你好好干活,你怎么有得罪楊才了?”

    贏鐵大罵,連踢帶踹。

    “是她喝醉了,要強暴我!”

    贏百舞抱著頭,吼了一句。

    聽到這話,贏鐵一愣,贏母卻是渾身一震,眼淚瞬間劃破了臉頰。

    “你個賤女,你怎么不趁機爬上他的床?這么好的機會,簡直白瞎了。”

    贏鐵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想起下午挨得那頓耳光,他手中的燒火棍又重了三分。

    “別打了!”

    贏母沖了過來,去攔贏鐵。

    “滾開!婊子!”

    贏鐵一巴掌抽在了老婆的臉上,把她打了個跟頭。

    看到這一幕,一直被動挨打的贏百舞突然撞向了贏鐵:“別打我娘!”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