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絕代名師 > 章節目錄 第361章 第二場結束

章節目錄 第361章 第二場結束

    咻!咻!咻!

    四支羽箭襲來。

    顧秀珣拔劍連斬,而孫默直接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孫默,那個團長是我的!”

    顧秀珣警告:“你別跟我搶!”

    “讓給你!”

    孫默本來已經出現在了程秀面前,聽到這話,身形又一閃,撲向了旁邊那個鄒河。

    “好快!”

    顧秀珣誘人的紅唇一撇,透著一些小哀怨,你這到底是什么身法呀,這么快!哼,祝你在床上也這么快!

    三下,不,一下就完蛋!

    “好快!”

    季錦元心臟一緊,他們這些祖祖輩輩生活在山里的土著,以打獵為生,箭術和眼力那都是相當出眾的,甚至可以在黑夜中視物,可是剛才,他竟然失去了孫默的蹤跡。

    這得有多塊?

    “真是狂妄!”

    程秀的肺都要氣炸了,你們當我是什么?經驗大禮包嗎?

    他是個男人,不屑和女人爭斗,但此時瞄向孫默的長箭直接指向了顧秀珣。

    咻!

    箭矢破空。

    顧秀珣揮劍,將羽箭斬成六段,隨后對上了程秀,快攻開始。

    “我淦你,為什么找我?”

    鄒河欲哭無淚,孫默突然出現在身前,把他嚇了一跳,沒辦法,只能拔出短刀格擋,不過也是以守為主。

    “二打四?好危險!”

    李芬吞了一口口水:“咱們要不要去幫忙呀?”

    “放心,這家伙死定了!”

    李子柒很淡定。

    “不要太樂觀!”

    張延宗提醒。

    “一共三個目標,老師可不是胡亂挑選的,在剛才的對峙中,這個男人的戰意最不強,那么說明開戰后,他也是以防御自保為主。”

    李子柒解釋:“咱們老師那攻擊力,你們是見過的,要是對方對攻,還能撐一下,要是防御!”

    “直接就被打爆了!”

    贏百舞接了一句。

    就在頭鐵少女話音落下的瞬間,那個鄒河整個人便吐著血飛了出去,撞在了一棵大樹上。

    他的右臂和左腿不規則的扭曲著,胸口凹陷,顯然是被打斷了。

    “……”

    一群中州生不知道該說什么,雖然已經見識過孫默老師的厲害,可是這也未免強的太離譜了吧?

    簡直是獨一檔呀!

    “勿用震驚,喊六六六就可以了!”

    木瓜娘拍手鼓掌。

    三位山悅的老師卻是驚呆了,這小子什么鬼?燃血四次的鄒河被瞬秒,這也太假了吧?

    難道這家伙是瞞報了年齡的大齡參賽者?

    不過跟著,他們就沒時間震驚了,因為孫默殺到。

    一交手,季錦元就急了,因為孫默太強,他瞪大了眼睛,全神貫注的盯著孫默的一舉一動,可是使盡全力,都無法擋下他的攻勢。

    季錦元感覺自己就像暴風雨中的小船,正在被瘋狂的摧殘,隨時都可能被蹂躪致死。

    砰!砰!砰!

    孫默連擊,今古遍照、恒沙無跡不停地轟在季錦元的頭上,打出一片片金色的書頁。

    這家伙竟然會一部天極絕品的劍法,難怪這么自大好戰呢。

    “我淦!”

    季錦元想哭,他現在超級后悔,要是剛才沒攛掇程秀攻擊這些人該多好!還有自己的歸元劍法是假的天極絕品嗎?

    不然這攻擊力為什么會比對方弱那么多?

    砰!

    季錦元被打飛。

    剩下的最后一個老師,直接縱躍,退后了三十多米,他本能的用長弓瞄準了孫默,不過在孫默的目光看過來后,他又趕緊放下了長弓,示意自己沒有敵意。

    抱歉了,程秀團長,還有諸位學生,不是我不拼命,是真的打不過呀!

    孫默聳了聳肩膀,吩咐了一句:“去救治他們吧!”

    最后的那個老師如蒙大赦。

    只剩下程秀了。

    “別戒備了,孫默不會出手的,你的對手是我!”

    顧秀珣說完,又加了一把力。

    程秀很想說你們一起上,我不怕,可是話到嘴邊,還是沒那個底氣。

    “秀珣,你這戰斗經驗不少呀!”

    孫默驚嘆,觀察抖m,這大長腿躍動起來,好性感。

    “額!”

    聽到孫默當著學生的面,突然叫自己的名字,顧秀珣一分神,差點被傷到,然后她就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孫默,注意場合!”

    顧秀珣提醒。

    “大師姐!”

    鹿芷若戳了戳小荷包的胳膊:“我怎么感覺他們之間的關系不對勁兒呀?”

    “你感覺錯了!”

    李子柒反駁,但是心底很緊張:“老師,你這是要準備兩開花了嗎?”

    程秀幾乎氣死,你們居然打情罵俏?

    當我不存在的嗎?

    然后程秀的腦袋就挨了顧秀珣一腳!

    的確,有沒有都一樣!

    ……

    第二場比賽的終點并不在白露城,而是在碧波湖旁。

    這是黑暗大陸第一層一個比較著名的景點,圣門將終點定在這里,看似是為了這里宜人的風景,事實上是為了對外保持圣門聯賽的形象。

    第二場比賽,肯定會有廝殺的,戰損也在所難免。

    當這些殘存的學生團回到白露城,被那些普通民眾看到后,他們會怎么想?

    出于宣傳考慮,圣門要留給民眾的是最正面的形象,是高大上,是成了名校生就是人上人。

    還有一點,不管是老師和學生,都應該是堅強的,如果露出脆弱的一面,會讓民眾失望的,也會讓他們失去敬畏。

    ……

    碧波亭,是一座有數百年歷史的建筑,欄桿上的浮雕也不知道是什么黑暗物種。

    有的人說是真實存在的,也有的人說是靠著幻想畫出來的。

    各所學府的校長為這事吵了兩天,不過隨后關注的話題就變了,一邊等待學生團回歸,一邊借著這個機會商談各種合作事宜。

    比如參觀交流!

    比如資源互換!

    不過當明韶的學生團回來的時候,這種交流就中斷了,看著明韶校長淡定的勉勵他的學生們,這些校長們都是一番嫉妒在心頭。

    這個逼,又讓老明給裝了。

    “張校長,明韶今年的冠軍,怕是十拿九穩了!”

    魏瑪的魏校長心懷鬼胎的調侃了一句。

    論實力,魏瑪要差明韶一些,而且魏校長的目標是晉級優先,冠軍靠后,所以他就想擠兌天蘭的張校長。

    只要天蘭和明韶死磕,那魏瑪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力了。

    “你這話該和老衛去說!”

    張校長想要冠軍,但是他不會上當。

    哼,這些糟老頭子們,一個個壞滴很!

    當然,他們耍心機,都是為了讓本校爬的更高,畢竟上面的位置,是固定的,有人晉級,就要有人降級。

    “和我說什么?”

    衛校長是個暴脾氣,聽到有人聽到他,立刻就叫了起來。

    “老魏說,壓制明韶,就全看你們海舟的了!”

    張校長呵呵一笑。

    “哼!”

    老衛神態高傲的一哼,等著瞧吧,這一場就讓你們大開眼界,衛廬,你可給我爭氣一些呀!

    “也不知道第二支回來的學生團會是哪一所學府?”

    有校長猜測。

    “天蘭吧,畢竟實力擺在那!”

    “你們說有沒有可能是中州學府?他們上一場表現不錯。”

    “有可能耶!”

    校長們議論紛紛。

    衛校長聽到這話,不開心了,直接開懟:“得了吧,就中州學府的底蘊,偶爾吃一頓餃子就不錯了,還能頓頓大魚大肉?也不怕噎死!”

    “也對,海舟今年實力很強,說不定下一支就是海舟學生團。”

    有聲音恭維。

    衛校長聽到這句,頓時笑了起來,謙虛了一句:“第二不敢說,但是前五,肯定有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些學校安排在終點線附近的監視人員回來報告了,說山悅和中州學生團在距離終點前三里地的地方打了起來。

    “什么鬼?”

    張校長皺眉。

    “肯定是狗咬狗,一嘴毛唄!”

    衛校長呵呵,大家看了這么多年的比賽,什么狀況沒見過?

    山悅和中州肯定是想養精蓄銳,通過截殺一支捕獲了黑暗物種的學生團來完成任務。

    但是兩支團隊,投鼠忌器,都擔心為對方做了嫁衣,那么只能先打一場了。

    “衛校長,你這話就過分了,萬一是山悅或者中州完成了任務呢?”

    明校長皺眉,他不喜歡這個糟老頭子。

    “我沒記錯的話,這兩支團隊的任務目標都是花鯉,山悅都是山民,會個屁的水性!”

    衛校長嘴角一撇:“你問問山悅的校長,他自己出場估計都沒自信抓到花鯉!”

    “那還有中州呢!”

    明校長冷哼。

    “呵呵!”

    衛校長看了看終點線那邊,如果是某支團隊完成任務回來,那么會有禮炮響起。

    其他校長議論著,也覺得衛校長的分析有道理,那可是花鯉,水生黑暗物種,難抓的很。

    “快中午了,吃飯去!”

    衛校長雙手背在身后,準備走了,可是就在此時,砰砰兩聲,兩枚拖著紅色尾焰的火球便升上了天空,跟著爆開成絢爛的禮花。

    有學生團完成任務,回來了!

    衛校長的臉色,瞬間一白,這說明他剛才的判斷完全錯誤了,尤其是看到一些校長看過來,滿臉戲謔,他的表情,就更難堪了。

    真他么丟人!

    張校長和魏校長面色陰沉,因為他們的學校,不是第二!

    沒有互相邀約,大家不約而同的邁步,走向了終點線,想看看到底是哪一支學生團拿到了第二名。<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