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絕代名師 > 《絕代名師》 金陵第一名師 616章 大佬的賞識

《絕代名師》 金陵第一名師 616章 大佬的賞識

    叮!

    “恭喜你,以能力和德行得到李鐵和劉毅的尊敬,獎勵黃金寶箱一個!”

    叮!

    “恭喜你,幫助夏園頓悟名師光環,并得到其極大的敬佩和認可,獎勵神秘大寶箱一個。”

    獎勵二聯。

    “你能不能不要在這種時刻發布獎勵?”

    孫默皺眉,獎勵給的晚,我認了,可是總是關鍵時刻響起聲音,這誰受得了呀?

    擂臺上,軒轅破和丁二已經開打。

    孫默觀察。

    丁二,十五歲,煉神境。

    來自神秘莊園,全身銘刻過數種靈紋。

    這些靈紋,在平時,可以增加靈氣的汲取量,以及吃下食物后,增加能量的吸收率,從本源上強化身體。

    而戰斗時,可以讓身體爆發出數倍的戰斗力。

    潛力值,極高。

    備注,因為靈紋的不穩定性,一旦靈紋破損嚴重,會導致靈氣流動出現紊亂,進而造成損傷。

    備注,哪怕是這些靈紋依舊存在缺陷,但仍然是令人驚艷的佳作,值得學習。

    孫默看過了丁二的各項數據,差軒轅破一個檔次,但是遠超大多數同齡人,更讓孫默驚訝的是,那位白院長,已經開始關注食物的能量轉化了。

    要知道,中土九州的土著,頂多知道食補這種概念,并沒有形成理論,而像現代運動員,飲食都是經過了嚴格調配的。

    吃什么,吃多少,什么時間吃……

    這是將身體當做了一架精密的機器來保養。

    “這個龍靈莊園,有丶厲害呀!”

    孫默驚嘆。

    戰斗,有些變得像之前軒轅破對陣丁五時的樣子了,丁二打不過戰斗鬼,只能激活全身的靈紋。

    只是這一次,不用孫默操心了。

    三分鐘后,擔任裁判的佟一鳴,叫停了比賽。

    “怎么了?”

    丁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眼神不善的盯著佟一鳴,他的爆發最多持續五分鐘,現在浪費了時間,他贏得幾率更小了。

    “這一場,軒轅破勝!”

    佟一鳴直接宣布。

    “憑什么?”

    丁二吼了出來。

    “如果這些靈紋是你的親傳老師給你紋上去的,那么不算違規,但是再打下去,你不死也要殘了。”

    佟一鳴語氣嚴厲:“64強戰,是為了演示教學,是為了給其他考生及其弟子們以激勵,并不是為了冠軍,殺個你死我活。”

    “誰說我會殘廢?我明明就要贏了!”

    丁二不忿,說著,就要再度沖向軒轅破,還想再戰,不過佟一鳴一個閃身,擋在了他身前。

    “他的老師呢?出來,把他帶走!”

    佟一鳴呵斥。

    “戰局態勢還沒有出現明顯變化,主裁判就干擾比賽,這如何讓人信服?”

    裁判席上,蔣知佟開口了。

    他并不在乎丁二的死活呢,只要能給孫默的親傳帶來麻煩,他就開心,要是能打個半死,就更好了。

    說實話,就連蔣知佟看到軒轅破,都在覬覦,想要挖人,一想到這家伙是孫默的學生,就希望他快點完蛋。

    “蔣師,你身為主考官,之前有一個學生,靈紋反噬而亡,你難道沒聽說嗎?”

    梅雅芝神色不渝:“至于這兩位學生的比賽,孰強孰弱,難道大家心中沒個數嗎?”

    怎么又是你?你難道看上孫默了?

    蔣知佟郁悶,嘴巴上也繼續爭辯:“這是一個少年一生中僅有的一戰成名的機會,你們隨口這么剝奪掉,不覺得太殘忍了嗎?”

    “要是他死了,你負責嗎?”

    梅雅芝冷笑,我連你爹蔣維都不怕,還在乎你?

    蔣知佟被嗆得噎住了,這種責任,沒辦法擔的,不過他也是混了這么久的圣門的,很狡詐,很機智。

    “那就讓他的老師決定吧?”

    “荒謬!”

    梅雅芝受不了,直接起身:“梁副門主,這就是你選的主考官?以私利誤大義?”

    梁宏達立刻陪笑:“梅師,消消氣,我想蔣師不是這個意思!”

    梁宏達說著,還給梅雅芝遞上了一杯茶,又不著痕跡的給了蔣知佟一個眼神,你趕緊給我閉嘴吧。

    這一刻,梁宏達很想把蔣知佟吊起來抽,我知道你不爽孫默,想給他添堵,但是能不能換個場合?

    你這么心胸狹窄,也是沒誰了。

    蔣維那么和善大度的人,怎么就生出了你這么個玩意?

    “這種人做主考官,我羞與為伍!”

    梅雅芝沒有接茶杯,起身就要離席,這主考官,她不做了。

    “梅師,梅師,消消氣!”

    “這是要鬧哪樣呀,不值得!不值得!”

    “蔣師,你愣著干什么?快道個歉,勸勸梅師呀!”

    裁判席的幾位大佬,立刻開始勸說,攔人,一時間手忙腳亂。

    三萬多觀眾愣住了,這是搞什么?而混名師圈的考生們,則是驚呼不已,孫默這臉可真夠大的啊。

    梅雅芝竟然為了他,再一次怒懟蔣知佟,而且還要憤然離席,我的乖乖,這兩個人到底啥關系呀?

    要知道蔣知佟本身除了三星名師的頭銜,更是蔣家下一代的頂梁柱,得罪他,就是得罪蔣家了。

    為了一個孫默,值得嗎?

    一時間,不止現場的考生,就連那些擔任其他工作的名師們,都對孫默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有梅雅芝這種級別的大佬照拂,孫默那以后的小日子絕對過的舒服死了。

    其實大家都誤會梅雅芝了,她是對孫默有好感,但是現在出聲,更多的是為了圣門的名譽。

    真要讓蔣知佟再這么搞下去,那是會寒了寒門子弟的心的。

    “我為什么要道歉?”

    聽到有大佬讓自己道歉,蔣知佟的臉色瞬間鐵青。

    砰!

    有人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這個主考官,我也不做了!”

    一位六星大佬離席,然后緊跟著,又有三個人加入了進來。

    身為名師,他們的節操可是滿的,講究公正,而且早對蔣知佟這種仗著家世肆無忌憚的家伙不爽了。

    “這大庭廣眾之下的,你們搞什么呀?”

    梁宏達氣的吐血,沒辦法了,朝著蔣知佟開口:“蔣師,我看你臉色不太好,先去休息一下吧!”

    這已經是委婉的說法了,總不能直接說你給我離席退場,那就得罪死人了。

    蔣知佟的拳頭瞬間攥緊了,不過鬧到這種程度,他也的確沒有臉坐在裁判席上了,于是轉身就走,甚至還抬腳,砰的一下踢飛了椅子。

    “梅師?你這下滿意了吧?”

    梁宏達苦笑。

    “梁副門主,我知道你的想拉攏一些勢力,爭奪門主的位子,但是蔣知佟這種人,會給你抹黑的呀!”

    梅雅芝搖頭,坐了下來。

    “喝茶!喝茶!”

    梁宏達郁悶,把諸位大佬都拉著坐了下來,梅雅芝,已經是煉丹大師了,而且十年后,有八成的幾率晉升大宗師,這種重量級的人物,梁宏達腦子壞了也不會得罪的。

    只能委屈蔣知佟了。

    “該死的!”

    “該死的!”

    私人休息室中,蔣知佟把東西砸了個遍,其實他也知道,自己的發言,不合時宜,可是他一向為所欲為慣了,也沒受過挫折,可誰知道今天,栽在了孫默身上。

    這可是人生第一次的挫敗。

    “梅雅芝,孫默,你們給我等著!”

    蔣知佟對于孫默,越發的恨了。

    丁二下場,軒轅破獲勝,比賽繼續。

    沒有人覺得有黑幕,甚至還覺得圣門公平公正,畢竟軒轅破打的可是一個身上銘刻了靈紋的家伙,

    在大家心中,這就是走捷徑,要被鄙視的。

    白院長看著跳下擂臺的軒轅破,目光癡迷,恨不得立刻在他身上銘刻靈紋,這絕對是最完美的實驗體。

    “我看梅大師,是把你當女婿看了。”

    顧秀珣看似調侃,可是眼睛卻盯著孫默,觀察他的表情。

    “別瞎說,會毀了子魚的清白。”

    孫默提醒。

    “子魚!”

    顧秀珣撇嘴:“叫的好親切呀!”

    “你想哪去了?”

    孫默無語:“我不是也在叫你秀珣嗎?”

    “你這么一說,我突然心理平衡了!”

    顧秀珣輕捶了孫默一拳,猶豫了一下后,還是放低聲音,勸了一句:“孫默,別管梅雅芝看上了你的顏值,還是看上了你的才華,她這種大人物,你一定要抱緊了呀,別矯情,別自傲,這種機會,不是誰都有的。”

    寒門子弟想要出頭,太難了,說不定權利的一次小小的任性,你就完了。

    就像剛才,如果不是梅雅芝開口,佟一鳴說話沒分量的,那軒轅破還要和丁二打下去。

    最終的結果,丁二肯定要殘廢的,而軒轅破也不好受。

    丁二或許現在恨梅雅芝沒給他機會,但是等以后,他就會明白,梅雅芝其實給了他將來。

    “謝謝!”

    孫默能聽出顧秀珣的關心:“不過呢,我這人不喜歡抱大腿,而我會自己成為最粗的那條大腿!”

    “嘁!”

    顧秀珣比了個食指,這是和孫默學的,不過她覺得中指不雅觀,便換成了食指。

    坐在角落的柳慕白,看看梅雅芝,再看看孫默,感覺就像喝了一百年的老陳醋似的。

    真酸!

    第一輪的比賽,就這么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第二天到來。

    江冷對上了桂家榮。

    “哎呀,這家伙的眼神好可怕呀!”

    鹿芷若用力攥住了李子柒的衣襟,都沒心思吃瓜了。

    “還好,他對上的不是百舞!”

    小荷包也是心有余悸,這個家伙是單石的親傳弟子,想必有幾把刷子。

    “先聲明,我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你如果現在不棄權,待會兒被我打殘了,可別后悔!”

    桂家榮神色猙獰,手中的長劍,泛著詭異的黑色光芒。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