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機械男神[未穿古] > 83.第 83 章

83.第 83 章

    訂閱不足50%,12小時后可見正文,碼字不易,請見諒!

    董敬之又問:“風且吟是你的同伴?他為何要殺害一名靈宗弟子?”

    紀珩道:“風且吟說,那個靈宗弟子害了很多無辜女子,于是他替天行道把他殺了。”

    “替天行道?”董敬之笑了笑,“這個說法倒是有意思。”

    董敬之將一層半透明的綠色藥膏涂在紀珩被燒得面目全非的后背和頭臉上,而后用特制的繃帶將傷口裹上,以防感染。

    “這樣傷口放在凡間早就沒救了,你這小子幸好遇上了我。”董敬之將傷口包扎好,而后道:“就算感覺不到疼痛,這幾天你也不要到處走動,乖乖趴在床上,等個七八天,傷口就能完全痊愈了。”

    紀珩道:“謝謝您,請問我可以曬太陽嗎?”

    董敬之道:“可以是可以,只是接下來一個月,也都不會有太陽了。”

    一個月?被云層削減掉大部分的陽光所能提供的能量十分有限,而他剩下的能量只有百分之十三,如果再發生有人類追殺這樣的意外,那么他只能被迫關機了。

    董敬之包扎完傷口,順便用用神識掃了一遍紀珩的根骨,心中嘆息,可惜了,有機緣卻沒有修仙的資質。

    “你好好休息,不要隨便動彈,我去看看那個小伙子。”

    話畢,他搖搖頭,到隔壁去看另一個年輕人了……

    ===

    風且吟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了。

    他躺著的地方是一張只鋪著一層草席的竹床,不遠處擺著幾把木凳子,靠墻的地方有一張方桌,上面擱著幾只藥罐子。

    透過這間屋子的窗子,還能看見外面枝繁葉茂掛滿果子的杏林。

    這是哪里?剛剛睜開眼睛的風且吟對著這完全陌生的環境還有些迷茫,但下一刻,之前的經歷復蘇,他立刻完全清醒,身體一下子就從床板上彈了起來。

    紀珩呢?他明明背著紀珩要去找藥看大夫,然后……然后呢?

    之后的事情他完全沒有印象,風且吟擔心焦急地往外走,剛剛跨出門口卻被一個表情冷漠的大漢攔住了。

    他還以為這大漢是來抓他們的,下意識就出手了,等到那表情冷漠的大漢被他一掌掀翻在地,他才發覺這看起來人高馬大的漢子似乎……弱了點?

    正當他猶疑不定之際,不遠處忽然傳來一個老人不滿的抱怨,“我這仆從費心費力照顧你,反倒被你打了一頓,你這小伙子當真是好沒道理。”

    風且吟循聲望去,只見一個穿著灰色長袍,一頭花白頭發用木簪束著的老人正悠閑地躺在一把搖椅上,一只手伸到頭頂的杏樹上,摘下一枚杏子慢悠悠吃著。

    風且吟目光一轉,頃刻間便猜出了前因后果。立刻彎腰歉意地將倒在地上的大漢拉起來,而后朝著那躺在樹下的老人拱手道:“是老人家您救了我嗎?您可看見同晚輩在一起的另一個年輕男子?”

    董敬之側頭看向風且吟,見這年輕人雖然臉色蒼白,但雙目有神,言行從容恭謹,不由多了幾分好感,便道:“沒錯,是老夫救了你們,跟你在一起那個年輕人老夫給他上了藥,現在就在你旁邊的那間屋子里休息。”

    風且吟聽了這話眼里立刻露出喜悅來,卻按捺下跑過去探望紀珩的沖動,恭恭敬敬地朝老人作揖道謝。

    董敬之擺擺手,不甚在意道:“不必如此,救死扶傷本就是醫者的責任。”

    聽到老人家說起醫者,風且吟目光一動,他掃了一眼山上果實累累的杏林,心里忽然冒出一個想法,脫口而出道:“請恕晚輩斗膽,您可是醫仙董先生?”

    聞言,董敬之搖頭道:“醫仙不敢當,不過是略通幾分醫術罷了。”言罷,他頓了一下,從搖椅上坐起身,看向風且吟的目光里帶上幾分嚴肅,“難道帶著信物進來的人是你?”他上下打量了風且吟幾眼,越看越覺得像一個人,不禁道:“莫非,你是風不度的兒子?”

    風不度正是風且吟父親的名諱。

    即使已經過去數年,但是當風且吟再次從別人嘴里聽到父親的名字,尤其念出這個名字的還是父親的故交時,他的眼眶依然熱了。

    身上的衣服雖然已經被人換過了,但是東西都還在身上。風且吟從懷里掏出他一直放在身上的東西,雙手捧著呈給董敬之看。

    那原本是一柄削鐵如泥的寶劍,現在卻只剩下一個黑色的劍柄。

    坐在搖椅上的老人卻沒有接過去,只是看了一眼便嘆了口氣,語氣里帶著幾分感慨,“我原本以為是你們兩個之中有人與老夫有緣,所以才能被杏林接納,沒想到竟是故人之子。”

    風且吟年紀尚幼時,便時常聽到父親向他講述年少時遇到醫仙時的事跡,對這位存在在他父親口中的神醫一直萬分向往,也一直牢牢記著父親跟他講過的地方,此次南下就是想要找這位傳說中的神醫為他驅毒,原本以為要耗費不少時日,沒想到陰差陽錯,他和紀珩反倒被對方救了下來。

    此刻聽見對方的感慨,想起記憶中一直待自己如珠如玉的爹娘,風且吟眼底浮現幾分凄楚,又很快壓了下去。

    這時,又聽董敬之道:“對了,你父母如今可安好?”

    風且吟頓了頓,壓下心底翻涌的恨意,才帶著幾分黯然道:“家父家母,五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推開竹屋的門,風且吟站在竹屋前,往左一看,見到紀珩在那間簡陋的廚房里煮粥。

    風且吟湊過去看了一眼,發現果然又是非常干凈的白粥,真的是非常干凈,連放點蔥花青菜都沒有,這讓素了整整兩天十分想吃肉的他有點小小的郁悶。

    他往小小的廚房里掃了一眼,發現這個廚房比表面上看上去的還要簡陋,灶臺看起來是臨時搭的,唯一的食物是微微泛黃的白米,旁邊一張小桌上放著幾只陶碗和一只陶罐,風且吟揭開陶罐的蓋子一看,里面只有兩勺粗鹽。

    風且吟有些心疼,紀珩過得這么清苦竟然還愿意把他這個人救回來白吃白喝,果然和當年一樣善良得有點傻啊!

    “粥煮好了,你現在要吃嗎?”紀珩在他身后道。

    風且吟回頭,一眼看到紀珩身上打了不少補丁的衣服,那點心疼立刻就變成了心酸。

    五年前他雖然不知道紀珩是什么身份,但是看當時紀珩身上穿著富貴人家才能穿得起的錦衣,日子應當過得不錯,怎么才五年不見,他就落魄成這個樣子?難道……是因為總是發好心救人救多了,才把錢財都散光了?

    想起自己也是散光紀珩錢財的罪魁禍首之一,風且吟罕見地有點不自在起來。不過他現在已經殺了仇人為父母報了仇,手里也有幾個賺錢的鋪子,紀珩作為自己的大恩人,他怎么可能虧待了他?

    他的手下差不多該找過來了,到時候帶著紀珩一起走。

    風且吟一邊想著該如何安置紀珩,一邊把紀珩遞過來的粥幾口喝光了。

    喝完粥,他見紀珩要抬著個梯子就要爬上去修屋頂,連忙道,“慢著,我來修。”他連忙走過去按住要爬上梯子的紀珩。對他道:“你幫了我那么多次,總不能讓我光坐著看我的救命恩人忙上忙下吧!”

    紀珩似乎有些猶豫,他道:“可是你的傷還沒好。”

    風且吟毫不在意地拍了一下自己受傷的地方,微微有點疼。他毫不在意道:“嘿,這有什么,我現在可不是當年那個嬌貴的小少爺了。你就坐在那里等著,我去給你修屋頂。”

    話音未落他幾下就爬了上去。

    紀珩站在下面,抬頭看著風且吟,漆黑的瞳孔透過衣服掃描了一遍他的身體,確定他的傷口都沒有裂開之后,便十分放心地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他將灶臺下的火焰熄滅,而后提高兩格音量,對著蹲在屋頂上的風且吟道:“我要出去一趟,半個時辰之內會回來……”

    正在修屋頂的風且吟聽到紀珩的喊話,回過頭道:“你去吧,我在這里等你回來。”他此刻蹲在屋頂上,從上往下俯視著仰頭看他的紀珩,覺得一貫表情冷淡嚴肅的紀珩這會兒竟然變得可愛了,不由笑了一聲。笑完之后又覺得奇怪,心道,紀珩看起來比自己還要高兩寸,他竟然會覺得他可愛?難道真是因為角度問題?

    暫時想不明白的問題風且吟向來是直接拋開的。當下也沒有深思,低頭就繼續修起了屋頂。

    紀珩的這座竹屋的屋頂都是用竹片、木頭和茅草一起蓋起來的,前兩天雨太大,把其中一塊沖壞了。風且吟修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

    “不對啊,我完全可以在城里給紀珩買座帶花園的大院子啊,干嘛還要在這里修屋頂?難道以后還讓紀珩住在這小破屋里?”自覺自己已經想清楚的風且吟把手里的工具一丟,直接從屋頂上跳了下來。

    自從下了決定要給紀珩換個住處,風且吟再看這建在林子里的屋子就覺得處處都不順眼。由于連續下了三天的大雨,地面被雨水澆得濕漉漉一片,他那雙靴子一步踩上去就變了個顏色,圈住院子的籬笆參差不齊,看著歪歪斜斜,大門只是用兩塊木板拼起來的,風且吟覺得自己力氣稍稍大點那道門就要散架了。

    風且吟越看越覺得不順眼,沒等他再挑出別的毛病,那本就陰云密布的天空就又淅淅瀝瀝下起雨來。

    他想起每次見到下雨就表情嚴肅的紀珩,忍不住又牽起了嘴角。意識到這點,風且吟拍了拍自己的臉頰,一搖一晃地向竹屋走去。

    “剛剛報完仇,就遇上了紀珩,甚好甚好。”他一腳跨進屋子,身子一轉就在那張鋪著一層薄毯的木床上坐下,決定就在這里等著紀珩回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