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機械男神[未穿古] > 85.第 85 章

85.第 85 章

    訂閱不足50%,12小時后可見正文,碼字不易,請見諒!  前來抓捕他的兩個人竟然就踩著一柄劍,從他藏身的灌木叢上空悠悠飛過。風且吟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讓自己震驚地喊出聲來,他的心臟砰砰砰劇烈地跳動著,卻連大口呼吸都不敢。

    感覺到那兩個人已經走遠,風且吟才慢慢活動著早已麻木的四肢,小心翼翼地要站起來,然而下一刻,遮住他身影的灌木叢被人扒開了。

    這個時候的風且吟宛若一只驚弓之鳥,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能叫他失去控制,見到灌木叢被人扒開,以為被那兩人發現的他想也不想就拔出身上的匕首刺了過去。

    這一下自然沒有刺中,那個人十分靈活地避開,同時閃電般按住他拿著匕首的右手。這一下也讓風且吟看清了對方的臉。

    發現這人并不是那兩人中其中一個這一點讓他松了口氣,但下一刻他的戒備又提了起來。

    然而還沒等他想好如何應付眼前這個突然出現、不知是敵是友的人,這邊的動靜卻引起了那兩人的注意。當聽到那種飛劍破空而來的聲音,風且吟臉色大變,轉身立刻就逃,還沒跑出兩步卻被身后那個人拽住胳膊往前一帶,兩個人就滾進了斜坡下一個被藤蔓掩蓋住的洞穴里。

    那個人力氣極大,將他牢牢按在身下不得動彈,眼神卻示意他安靜下來,專心注意外面的動靜。

    當時他緊張到了極點,頭腦一片空白,只能被動地按著他說的去做。

    “可惡,又讓那小子跑了。”

    他聽到外面有人大聲地抱怨。

    “這片山林統共就這么大,除了一個出口,另外幾面都是高山峭壁,我不信那個小子能插上翅膀飛出去。我去那邊找找,你守著出口……”

    那兩個人商量完畢,聽動靜似乎是已經分開行動。直到外面安靜了好久,對方才放開他。

    這個山洞不算大,但容納兩個人綽綽有余。風且吟一得了自由,立刻拿著匕首對準了對方,像一頭戒備的小獸伸出了自以為是的利爪,“你是誰,為什么要救我?”

    在經歷滅門慘禍和孤立無援的痛苦后,現在的風且吟對任何人都懷有濃濃的戒備,即使這個人剛剛救了他。

    對方低頭看著他,昏暗的洞穴里看不清他的臉,風且吟聽著對方認真道:“第一個問題,我是紀珩。第二個問題,你還是一個孩子。”

    不知道為什么,明明是十分簡單的回答,風且吟周身的戒備卻不知不覺放松了大半。

    之后的兩天里,那兩個人一直沒有離開,風且吟和紀珩就在洞穴里躲了三天,期間一直靠著紀珩冒險出去采摘的果實充饑。

    等到第三天,風且吟看著紀珩摘回來的三個青果子,有些哽咽道:“你先吃吧!”

    “我已經吃飽了。”每一天,紀珩都是這樣回答他的。

    可是風且吟知道這個人根本就什么也沒吃。他以前經常來這片山林玩,靠著對地勢的熟悉才不被那兩個人發現,卻也因為唯一的出口被他們堵住了而無法出去。

    他并不信任眼前這個人,在第一天對方說要出去找食物時,他就偷偷跟了上去,知道他在把果子拿給他之前,根本就沒有動過一點。而這片貧瘠的山林里,根本就沒有多少能吃的果子,對方每天能找到的幾個,已經是極限了。

    他默默把果子推給他,“我知道你根本沒有吃東西,你吃吧,我不餓。”話音剛落他腹部就發出一聲轟鳴。

    怎么可能不餓?每天都得躲避仇家追擊,這兩天他們藏身的地方已經換了好幾處,連睡覺都不敢放松,精疲力盡,饑腸轆轆。而在過去十五年的生命里,他這個被寵著長大的小公子從來就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困境。有好幾次,他差點在不得不忍饑挨餓和擔驚受怕的情況下哭出來,但是想到先后慘死的爹娘,想到為了掩護他逃走而尸骨無存的家仆,他只能咬著牙,將眼淚逼回去。

    紀珩沉默地看著他,毫不猶豫地將果子又拿到他面前,平靜道:“你餓了,吃吧!”

    風且吟搖頭,眼睛緊緊盯著他的臉,“你自己為什么不吃?”

    紀珩表情十分冷淡平靜,但在這種情況下,在此時此刻的風且吟眼里,則顯得既從容又冷靜,讓他緊張的心情也慢慢平靜下來。

    對方搖搖頭,還是那句話,“我已經吃飽了。”

    風且吟壓低聲音,狠狠道:“你騙人!”

    紀珩依舊十分認真地回答,“沒有騙人。”

    風且吟一個字都不信,他們這次藏身的洞穴太小了,兩個人不得不緊緊挨在一起,說話的時候呼吸甚至會噴到對方臉上或者脖頸上,如果對方已經吃過了,他說話時的吐息應該帶有食物的味道,可是無論他挨得多近,都聞不到半點味道。

    除了水,他十分確定對方這三天沒有吃過任何東西,就算武功再高強的人,三四天沒有吃東西也絕對撐不下去。更何況,他根本不知道外面那兩個家伙會守到第幾天,如果他們一直不走……

    他已經失去所有家人了,他不敢想象,如果紀珩也倒下去,如果紀珩也倒下去的話……

    視線昏暗的洞穴里,紀珩靜靜地看著他,似乎在確定什么,半晌后,終于從那三個果子里挑出來一個咬了一口,輕聲道:“我吃一個,剩下的你吃了。你現在還小,不多吃點東西,撐不下去。”

    風且吟餓得腸胃都開始絞痛,他一直盯著紀珩,直到看到他把那個果子吃下去,立刻抓起一個果子咬了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個果子太青太澀,他的心里也開始發酸發澀,低頭咬著果子,他心里想著,紀珩,總有一天我會報了這恩情……

    ============

    紀珩冒著雨把那個男性人類帶回了他暫時安身的竹屋里。竹屋外圍著一層一人高的籬笆,院門虛掩著。

    他拿著劍的那只手推開門,攬著風且吟進了竹屋。

    這會兒天已經漸漸亮了起來,雨卻還沒停,雨水打在屋頂上啪啪啪地響。

    屋子不大,里面只有一張竹床和一張桌子兩把椅子。

    紀珩把風且吟身上濕漉漉的衣服都脫了,傷口都包扎后,雙掌開始發熱,一掌捂著人類的后心,一掌將他的頭發烘干,最后將人用被子一裹,平放到了床上。

    之后他再一次檢查了一下這個男性人類的身體狀況,對方恢復狀況良好,但是體能損耗過度,需要休息兩天才能恢復行動能力。

    紀珩看了一眼外面陰沉的天空,確定一個月之內都不會有太陽出現后,決定找個角落關機保存能量。

    在關機之前,他照例更新了記錄。

    他想起來了!那不是夢!紀珩還拆出棉花墊在他被綁著的地方,只是他掙扎得太厲害,有些地方還是留下了痕跡。

    那么,紀珩他……現在……風且吟感覺自己剛剛平靜的心又劇烈跳動起來,他從床上坐起,掀開被子就要往外走。

    剛好門被人由外推開了,董敬之手里拿著一碗藥走了進來,見狀便道:“你剛剛解完毒不好好躺著休息還想跑去哪里?”

    被董先生這么一說,風且吟才發現自己身體虛乏無力,只能坐回床上,接過藥道了聲謝。

    他一口將整碗黑乎乎的藥汁都灌了下去,末了抹了抹唇,問董敬之道:“董先生,我現在的毒,是已經完全解了嗎?”

    “沒錯。”董敬之點頭道:“不過你身體損耗頗大,還要再修養幾日,恢復些許元氣。”

    “恩。”風且吟抱拳道:“先生之恩,沒齒難忘。”

    董敬之擺擺手,“不必了。你說你要是個修士就好了,偏偏是個凡人,承受不了丹藥的藥力,要不然直接一粒解毒丹下去就行了,哪里需要費這么大力氣?”

    “修士?”風且吟之前在那君澤口中聽過這個詞,但一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此時聽董先生說了,不由露出疑惑來。

    董敬之道:“你先休息幾日,恢復好元氣之后,我再將這些東西解釋與你聽。”

    “是。”風且吟恭敬地應了一聲,猶豫了一下,眼見董敬之就要走了,他才問道:“董先生,紀珩他,現在……”

    董敬之絲毫沒有察覺到風且吟的異樣,聞言便道:“他去給你洗衣服去了,你昏睡了一天,想必也餓了。我去叫他給你弄點吃的……”

    董敬之是什么時候走的風且吟已經忘了,他喃喃念著“洗衣服”這幾個字,想著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臉一下子就紅了。

    明明身體還是虛乏無力,然而精神卻很亢奮,躺回床上怎么也無法入睡,仿佛有一個小人一直在他心上爬呀爬,弄得他心頭癢癢的又舍不得把他抓下來。

    就這樣在床上躺了半天,風且吟忽然聽到吱呀一聲門被人由外打開的動靜,緊接著,是一竄熟悉的腳步聲。風且吟竊喜的表情立刻收了起來,繃著臉閉上了眼睛。

    來人似乎將什么東西擱在了桌上,然后一步步走近。

    風且吟感覺自己的心跳稍稍快了一些。只聽對方道:“要起來吃飯嗎?”他忽然覺得紀珩的語氣特別柔和。但他依舊緊緊閉著眼,同時控制著呼吸平穩,身體一動不動,假裝自己還在沉睡。

    “已經醒了為什么不起來吃飯?你是在賴床嗎?”紀珩低頭看著風且吟,不明白人類為什么總是愿意做一些毫無意義且浪費時間的舉動。

    被毫不留情拆穿的風且吟只好睜開眼睛,紀珩顯然已經吃了董先生的丹藥,現在頭發都長好了,整整齊齊梳成一束扎在后面。對上他看過來的眸光,風且吟頓時有些尷尬。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