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機械男神[未穿古] > 86.第 86 章

86.第 86 章

    訂閱不足50%,12小時后可見正文,碼字不易,請見諒!

    他離開的時候風且吟在修屋頂,判定地震時隨著屋頂一塊塌下來的可能性為百分之三十,而察覺到地震并及時躲開建筑物的可能性為百分之七十。

    然而等到紀珩回去的時候,他看到的只有坍塌的竹屋和籬笆大門。

    紀珩在附近掃描一圈,沒有發現風且吟。現場也沒有任何人類受傷的痕跡。

    他往返耗費的時間一共為30分45秒,而他和風且吟約定的時間……紀珩調出記錄,畫面中顯示,在他說完半個時辰也就是一個小時之內會回來那句話后,風且吟表示會等他回來。

    那么現在,那個人類是離開了?

    系統分析:并不排除發生地震后風且吟離開這里而去尋找自己的可能性。

    于是紀珩放出納米機器人去探查剛剛的地震源頭,自己則站在坍塌的竹屋前等待。

    五個小時后,根據納米機器人反饋回來的信息,紀珩發現地震的源頭并不在附近,而是在距離此地往南一千五百七十六里的海域之內。

    紀珩將視覺切換到已經飛上高空的納米機器人那里,用它的“眼睛”看到了千里之外的海域之內緩緩浮起一座小島。

    異常的是,這座小島上沒有任何海藻或者其他海洋生物,而是籠罩著一層云霧一般的物質,其中隱隱顯出精致的亭臺樓閣。

    紀珩命令納米機器人向那座海島靠近,然而就在納米機器人距離小島五千三百米的時刻,紀珩眼前一黑,徹底跟納米機器人失去了聯系。

    “n-001號,收到請回復!”

    “n-001號,收到請回復!”

    “n-001號,收到請回復!”

    連續三次呼叫都無法連接成功,紀珩才判定001號納米機器人已經被外力損毀。不過也并不是沒有任何收獲,在納米機器人和他失去聯系的前0002秒,紀珩成功接收到了阿寶傳播回來的訊號,雖然十分微弱,但已經足夠紀珩定位了。

    自從五年前空降到這個世界后,紀珩就一直無法與阿寶取得聯系,任務進展也一直為零,好在紀珩是個機器人,并不懂得寂寞和焦慮,要是正常人不知道能不能熬得下去。

    終于得到了阿寶的位置,這讓紀珩的運行速度快了001秒,但他并沒有立刻出發尋找阿寶,而是站在原地繼續等待。

    從上午等到下午,雨停了又下,又從下午等到午夜,雨越下越大,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午,大雨轉成小雨,那個答應過等他回來的人類始終沒有回來。

    “23小時59分50秒……59秒……24小時已到,等待時間達到上限。尋找阿寶的任務開始。”話畢,紀珩轉身,毫不猶豫地往南方行去。

    ==========

    ——云州城,聞風樓

    一身白色勁裝,長著娃娃臉的風六站在院子里,看向廂房的眼神里透出擔憂。“哥,你說把樓主一個人關在里面真的妥當嗎?”

    穿著一身青色箭袖長袍的風五道:“不妥當,所以需要我們在這兒守著。”

    風六支著耳朵聽著屋子里傳出來的動靜,一張俊秀的臉漲得通紅,他看向風五,“哥,要不,我們給樓主找個女人吧?”

    風五側頭看他,眉峰蹙起,“去哪里找?妓院?”

    風六卡殼了,皺眉眉頭苦惱道:“是啊,樓主的第一次起碼得找個清清白白的良家女子,可是……良家女子怎么可能讓樓主發泄?哎呀真傷腦筋。”

    見到弟弟這幅模樣,風五有些無奈道:“關鍵不是第一次的問題,是樓主的問題……”

    話音未落,那間廂房的門就被打開了。風且吟腳步虛浮,臉色發青地走了出來。風五風六連忙迎了上去。

    風六偷偷覷了一眼風且吟的下身,隨即笑道:“恭喜樓主解毒了。”

    風且吟滿臉陰沉道:“根本沒解。”

    “啊?”風六驚訝地叫出聲來。

    風五皺著眉道:“樓主,這是怎么回事?”

    風且吟咬牙切齒道:“那日我雖然殺了李飛才,卻中了他的五月**散。當時他拋出一張符紙,我用內力將之震開,符紙爆開后出現的卻是濃煙,當時我及時捂住了口鼻,卻依然中了毒。”

    風五的臉色也跟著凝重起來,“那些仙人的手段確實莫測,這次我們殺了李飛才,不知道他的那些師兄弟幾時會找上來,樓主,我們得盡早做準備。”

    “險惡狡詐之徒,算什么仙人!”風且吟銳利的眉眼間閃過一絲煞氣,“來多少我殺多少!”

    風六道:“樓主說的是,我們聞風樓的人就得有這樣的氣魄,管他是仙人還是妖人,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風五卻沒忘記風且吟之前說的話,他有些憂心道:“樓主的毒,還沒解?”

    提到這個,風且吟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這不是媚|藥,催情的部分應該只是副作用,真正棘手的是,它能蠶食我的內力和元氣,再來幾次,恐怕我連命都要被它吸走。”

    風六一聽后果這么嚴重,稚嫩的臉色也跟著嚴肅了起來,“這可怎么辦?這名字叫五月**,該不會是……五個月以后就要……”他越想越驚恐,急急忙忙往外走,一步一回頭道:“樓主您先歇著,我去把關老大夫請來。”

    眼見風六已經大步邁出了院子,樓主臉色還是十分難看,風五隱隱有所察覺,問道:“樓主,這毒,當真那般兇險?”

    風且吟點點頭,抬眼看向南邊,“只怕是關老大夫也沒辦法,只能去南方,找那一位了……”

    風五聽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點頭道:“我現在立刻去安排。”

    “等等。你帶我回來的時候,有沒有見到紀珩?”

    風五老實答道:“當時那間竹屋里只有樓主一人,附近也沒有任何人。”要不是因為雨下得太大,沖淡了樓主留下的信號,他早在前兩天找到他了。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風且吟險些把紀珩給忘了。他說過要等紀珩回來的,紀珩回去之后要是看不到他,會不會以為他發生了什么意外?他那樣老實善良的一個人……風且吟越想越擔心,顧不得還有些發虛的身體,抬腳就往外走……

    等到風且吟和風五趕到云州城外那片山林中的竹屋時,只見到一地的竹片茅草和木頭,那之前風且吟萬分嫌棄的竹屋和籬笆大門都已經塌得一塌糊涂。

    風且吟臉色一變,“這是怎么回事?”難不成紀珩被人欺負了,連家都被人拆了?

    風五如實道:“昨天接您回去的時候,突然發生了地動,您當時意識不清醒,地動沒過一會兒就停了,所以……”

    風五接下來的話不說,風且吟也明白了。他抿了抿唇,在附近又找了一圈,一直找到傍晚,都沒能找到人。

    風五見那陰沉的天空竟又下起雨來,便策馬到風且吟身邊,勸道:“樓主,紀公子好好一個大活人,應當不會無緣無故消失了的,這山下有個村子,我們先去那兒避避雨,等雨停了再出來找吧!”

    風且吟心中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紀珩實在心善得有點傻了,他心里總是放心不下。眼見雨越下越大,連身下的馬兒也有些不安起來,只能點頭。

    兩人在山下村莊前下了馬。風且吟本來對這山下的小村子沒有什么興趣,視線一掃卻忽然頓住了,村頭不遠處一座小木屋下,放著一捆柴,那種捆東西的手法,跟紀珩一模一樣!

    這時剛好村里頭走來兩個人,一個壯碩的年輕人和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家。兩人走到那捆柴火前,年輕人雙手用力將那捆柴火抱了起來。

    風且吟幾步上前,對那老人道:“老人家請等一等。”

    昨天地動一場,雖然老天保佑沒有死人,但損失還是不少的,因為這個昨天趙財主家的人也沒能來收柴火,李老頭這兩天也忙得很,因此便沒有注意到村門口來了兩個陌生人。

    聽到聲音,李老頭向前一看,眼睛便亮了一下,只見朝他走來的年輕人一身黑色勁裝,長身玉立,腰間佩劍,英姿颯爽,光是氣度就不是普通人能比的,再看看他的相貌……嘖嘖嘖,李老頭心頭感嘆,除了紀珩,他還真沒見過能跟眼前這郎君相比的人物。

    “老人家,您這兒的這捆柴火,可是一個叫紀珩的人送來的?”風且吟記得昨天紀珩出去的時候提著一捆柴。

    李老頭見這年輕人彬彬有禮的樣子,便沒有多想,“沒錯。”

    風且吟眼睛一亮,道:“我是紀珩的朋友,剛剛上山上沒找到他,您知道紀珩他現在在哪兒嗎?”

    李老頭恍然道:“原來你來找紀珩的?這就不巧了,紀珩早上的時候就離開了,說是去南邊找親戚,以后都不會再回來了。”昨天地動的時候,紀珩分明已經離開了,卻還趕回來村里幫忙,真是個好小伙兒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