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機械男神[未穿古] > 87.第 87 章

87.第 87 章

    訂閱不足50%,12小時后可見正文,碼字不易,請見諒!  下一刻,他的眼睛也被捂住了!

    那是什么?是火!

    哪來的火?是仙人的法術!

    紀珩在干什么?他在保護他!這個傻子用身體護住了他!

    這些念頭電光火石般從腦子里閃過,風且吟被捂住的眼睛瞪得幾乎要裂開。他的身體被紀珩遮得嚴嚴實實,卻依然能感覺到那近在咫尺的灼熱溫度,那一瞬間,他的腦子里忽然閃過無數畫面,無一不是紀珩被烈火燒死的慘狀,艷紅的火焰蛇信一般舔舐上紀珩的身體,然后……然后……

    風五風六如今下落不明,他已經再也無法容忍身邊的人為他犧牲了!

    “啊!”困獸般的怒吼從風且吟的口中發出,像是忽然打開某個神秘的開關,他疲軟沉重的身體陡然被灌滿了力量,充盈的內力在經脈中流轉不息,似乎身體上的創傷瞬間消失了,他處在巔峰時期的內力統統又回到了他的體內。

    他掙脫紀珩的壓制,雙手按在他肩頭猛地一翻,將渾身著火的紀珩按進了泥水里。

    手忙腳亂地在紀珩身上拍打,他聲音嘶啞,語無倫次地重復道:“你怎樣?疼不疼?疼不疼……”

    紀珩一雙漆黑的眼睛看著他,緩緩搖頭。其實他正在吸收火焰的能量,然而現在都被風且吟拍掉了……

    風且吟好不容易將他身上的火焰都撲滅,卻發現他的腦袋左邊幾乎被燒禿了,而那張原本俊美白皙的臉,從額角到左眼往下一直延伸到下頜,布滿了被灼燒后難看的痕跡。

    風且吟攥緊的拳頭上凸起了可怕的青筋,他雙眼發紅,心中難以言喻的怒火幾乎要透過胸腔焚毀一切!

    就在這時,身后忽然傳來一陣破風聲,風且吟手一抬,單手就握住了身后襲來的東西。

    那是一枚小巧的冰箭,看上去像是剛剛凝結出來的,被風且吟握在手里后就慢慢融化了。

    風且吟轉身,冷冷地看著面前一身白底藍紋道袍的“仙人”。

    “你倒是比我想象的頑強一點。不過,今天你非死不可!”修士緩緩從半空中降下來,單手掐著法訣,數不清的冰箭在他周身浮現,如同暴雨般朝著風且吟疾射而去!

    風且吟護在紀珩身前,他雙拳緊握,猛地向前踏出一步,硬生生用內力在身前凝出了一道透明的氣盾,擋下對方射來的冰箭。

    以術法凝成的冰箭打在氣盾上,發出叮叮當當的脆響,同時響起的,還有那個修士的驚呼:“你已經引靈入體了?怎么可能!”

    風且吟不明白他口中的“引靈入體”是什么意思,也不需要明白!他只知道眼前這個修士明顯比君澤弱上許多,而自己現在的狀態根本維持不了多久,所以,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那個“仙人”,否則,他和紀珩,絕對在劫難逃!

    似有一道閃電在眼前劃過,裹挾著雷霆萬鈞之勢朝著修士撲去!

    剛剛從乾坤袋里掏出輔助符紙的修士驚愕地看著那個他原來不看在眼里的凡人突然引靈入體變成了一個修士,而后以一種他在御劍的情況下才能達到的速度沖了過來!這一切發生得太快,那個修士的法訣才掐了一半,他的脖頸就被眼前的年輕人劃開了……

    光滑的脖頸浮現出一條細細的血線,而后鮮血從中噴涌而出。修士瞪大眼睛,幾乎要突出眼眶的眼球里充斥著后悔懊惱和不可置信,后悔自己為什么沒有立刻解決掉這個凡人,不可置信自己千般手段都沒來得及施展,就被人割開了喉管……

    他瞳孔中留下的最后影像,是那個年輕人俊美卻令人見之膽寒的可怕模樣……

    轟隆!

    天空中一聲怒雷炸開!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落了下來。

    天色愈發暗了,失去月光的雨夜里,周遭所有的一切都只剩下一個模糊的輪廓。

    風且吟癱軟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聲完全被雨聲吞沒,他的身體里像是突然多了個漏洞,剛剛那些突然而來的力量一下子消失了個干干凈凈,好似剛剛他暴起殺掉仙人的那一幕完全只是他的幻想,但是眼前那具在雨夜里變得有些模糊的尸體告訴他,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單槍匹馬殺了一個仙人,救了他自己和紀珩!

    風且吟有些艱難地將匕首插回靴子里,慢慢爬回紀珩身邊,經過那具尸體時還憤恨地吐了口唾沫。

    上次殺李飛才的時候他急于避毒沒有多看……可如今看來,這些仙人除了會飛和強點,跟凡人也沒什么區別,死了還不是尸體一具,也沒見變成蝴蝶或者是熒光飛走,他這樣想著。心頭對這些仙人最后一絲隱約的畏懼煙消云散……

    ====

    當能量剩余百分之十四的時候,紀珩探測到了來自后方的威脅。

    那個棄劍追來的高級人類控制著四枚疊成三角狀的黃色符紙,分成四個方向朝著他和風且吟圍攏過來,05秒后,符紙同時爆開,其中突然竄起艷紅色的火焰,溫度是普通火焰的一倍。

    能量不足,中級防御模式啟動失敗!

    來不及躲開,紀珩肩膀和雙手同時施力,將背上的人類轉移到身前,而后向下一撲,用身體將對方保護起來。

    前后左右沒有出路,地面都是濕泥,有他的身體在上面擋著,火焰蔓延不到下方。

    在他將風且吟的身體完全遮住的下一秒,那些艷紅色的火焰就撲了過來。

    兩秒后,他覆蓋在機體上的衣服被燒焦了,25秒后,火焰完全與機體表層接觸,特殊材料制成的偽人體皮膚立刻做出反應,偽裝出被高溫火焰燒灼的痕跡。

    三秒后,他用來散熱的頭發被燒毀了三分之一。

    四秒后,火焰開始蔓延到左臉。

    45秒,被他壓在下面的人類突然潛能爆發,把他推進泥水里,然后,用了55秒的時間,擊殺了那個高級人類。

    在紀珩的檢測中,風且吟爆發出來的能量只有那個高級人類的二分之一,結果,高級人類死了,風且吟活著。

    高級人類失敗的原因是風且吟接近的那一刻他驚呆了……由此判定,人類的反應能力確實不靠譜。如果是一個機器人遇到了這種情況,絕對會在對方接近的前一秒將之轟殺,如果產生誤差,那一定是某個零件發生了故障。

    ====

    伙計說著說著搖頭嘆了口氣,“您說這好好的人不當,偏偏要去給妖魔當手下,這害了自己不說還連累了別人。”

    那伙計微微低著頭向前走,并沒有留意到身后“大漢”不住顫抖的手。

    紀珩看了一眼,忽然握住風且吟顫抖的手。

    風且吟一怔,側頭看著身邊的紀珩,對方神色漠然,目不斜視地往前走。他不著痕跡地深吸口氣,慢慢平靜下來。

    兩人被伙計引著出了城東的城門,來到郊外一片荒野中。

    伙計指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土包,對兩人道:“兩位大俠,那兩個人死了之后就埋在……”

    接下來的話沒能說出口,伙計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風且吟一個手刀劈暈了伙計,幾步跨到那個土包前,蹲下用手挖了起來。

    因為連日的雨水,這里的泥土格外濕軟,風且吟很順利地挖到了底部,然而當手掌碰到下面的人時,他卻頓住了,雙手顫得厲害,手下濕軟的泥土仿佛變成了堅硬的石頭,欲要再往下一寸都變得格外艱難。

    紀珩探測到附近的動靜,調低音量道:“有人往這邊來了。”

    風且吟雙手在泥土里摸索著一用力,就將下面的人拔了出來。

    一張微微發腫、生出綠斑的臉出現在風且吟面前,面部和脖頸已經有一部分開始腐爛了,即使看上去惡心至極,但五官依然能辨認出來。

    這是風六!是風六啊!

    風且吟眼眶發熱,他輕輕將風六放在身旁,彎腰繼續挖起來,然而這次將周圍好幾塊地方都摸索了一遍,卻沒有找到風五。

    紀珩將左眼調成透視功能,在地面掃了一圈,沒有任何發現。

    “不用找了,風五沒有被埋在這里。”

    “怎么會沒有?那伙計明明說他們兩個……”風且吟眼睛忽然一亮,“難道,難道風五還活著,他逃出去了!”

    紀珩:“有五成的可能性。”

    “有五成就夠了!”風且吟此刻拒絕去想任何風五已經死掉的可能。他絲毫不顧忌地將風六的尸體扛到了肩上,沖紀珩一點頭,兩人趁著還沒被人發現,帶著風六遠遠離開,只留下茶樓伙計躺在原地,一直到入夜才被人發現。

    =====

    紀珩和風且吟將風六葬在了遠離臨川城的一座小山下。

    風且吟用在木板上刻字的時候,紀珩調出了風六的記錄。

    這個人類才十八歲,娃娃臉,微笑時有兩個酒窩,性格活潑好動。經常找他說話,曾經去成衣店為他換來了兩套衣服。

    但是在這里,他的生命,并沒有得到尊重和保護。

    風且吟終于將木板刻好了。他將之穩穩地立在面前的小土堆前,充當了風六的墓碑。那上面寫著四個字,“隨意之墓”。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