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機械男神[未穿古] > 11|9|第 119 章

11|9|第 119 章

    戀上你看書網 630bookla ,最快更新機械男神[未穿古]最新章節!

    紀珩站在上千層的雙子樓下面, 仰頭望著上面的某一層。他在等人, 等待的時間里,忽然想起了找到風且吟之前發生的事情。

    時間對于一個人類來說太過久遠了, 但他是個機器人,只要沒有發生故障或者某個記憶存儲盤損壞,他的記憶就永遠不會變形褪色。

    他從那個修仙世界回到這個世界時的記錄,一直被他加密保存著,和風且吟那個文件夾用了不同的加密代碼。。

    那天……

    臨訣看著默然不語的紀珩, 嘴角勾了勾, 笑容漫不經心,“怎么?不愿意?”

    他以為紀珩會繼續用沉默來抗爭, 誰知道下一刻,他就抬眼直直和他對視,開口道:“是,我不愿意。我不愿意刪除有關于風且吟的那一段記錄, 我不愿意!父親, 我請求能保留這段記錄。”

    “如果我說不呢?”

    紀珩面色嚴肅,“如果您不同意, 我會立刻接通星網主腦, 以凌空主人的名義將自己已經覺醒人類情感的證據提交上去, 請求審判。主腦的管理者對此異常重視, 在不到三十秒的時間里, 它會發布全網通告, 五分鐘之后, 這里的機器人防護組織就會上門將我帶走。為了防止誤判,規定的審判時間有十天,而這段時間,足夠我將必要的記錄和數據傳送出去了。”

    臨訣漫不經心的模樣終于收了起來,他倒退了一步,認認真真地看著紀珩,確定他真是下定了決心后,忍不住伸手擼了一把他的頭發。

    紀珩那頭回來后就縮短到耳根附近的頭發被他揉得稍稍往左邊歪了歪。

    “凌空當年給你挑的材質真不錯,雖然只是散熱管,但摸起來跟真的頭發也沒區別了。紀珩,你長大了。”

    紀珩看著他,眼底銀光閃過,不明白他的態度為什么又改變了。

    臨訣道:“剛剛還說自己沒有緊張這種情緒,現在卻說要把自己覺醒感情的事情提交給星網。你不止是長大了還學會了說謊啊!你可知,如果你剛才不說話只是默默抵抗,或者不采取這種抗爭的方式而是哀求我不要刪除記錄的話,現在的你就不會記得有關于風且吟的一切了。”

    紀珩已經分析出了他的意思,卻仍是不太敢相信。因為臨訣這個人類太反復無常了,而且他的測謊程序對他根本沒有作用。

    見紀珩一副不相信的樣子,臨訣摸了摸下巴,“這么不信任我?那你知不知道凌空為什么在你身體里弄個病毒,還叫你跑到那個位面把病毒刺激出來?”

    紀珩沉默,他剛剛回來,凌空還沒來得及告訴他。

    臨訣又道:“你知不知道為什么病毒刺激源不是其他人,偏偏是風且吟?”

    為什么偏偏是風且吟?這個問題紀珩和阿寶討論過,得不出結果。

    “你見到雀鳴的時候是不是特別奇怪?”臨訣道。

    紀珩點頭。有很多謎團他還不知道,基于他不是個人類,很多事情更無法產生和人類共同的想法,見到臨訣退后幾步,又跟沒骨頭似的坐在沙發上,他便上前幾步,在他對面坐下。

    臨訣看他這手長腳長、高高壯壯的兒子,頗有些可惜地嘆了口氣,“雀鳴是凌空的作品之一,更準確地說,是我和凌空的作品之一。”

    臨訣繼續道:“當年我和凌空一心想要制造出一個具備人類情感的機器人,可惜一直沒有成功,一直到你。”

    紀珩規規矩矩放在膝上的手動了動,“可是0513,還有家里之前的那些智能產品都跟阿寶一樣有情感。”

    臨訣玩味一笑,“它們?0513不算是智能產品,至于阿寶?它的情感都是程序設定好了的,包括它對人類抱有疏離感,對你產生高度認同和親近,喜歡蘋果、話癆屬性,統統都是設定好了的。你不會真的以為,它僅僅靠著那套垃圾一樣的情感程序就能覺醒?”

    阿寶現在還留在紀珩的機體內,聽到這句話頓時懵了,之前就一直假裝啞巴,現在就更不敢說話了。

    “在雀鳴之前,我和凌空造了不止一百臺機器,沒有一個能成功覺醒情感。后來我倆琢磨著,路子應該是走錯了,就去了那個修仙位面,想著能不能借著那里濃郁的靈氣讓機器覺醒一個類似器靈的存在。雀鳴就是那個時候被制造出來的,可惜失敗了。”

    紀珩道:“所以,雀鳴就被留在了那里?”

    臨訣道:“失敗品還帶著做什么?只是誰也沒想到雀鳴在被扔在那個世界一百年后,居然覺醒了!后來我們調查了一下,才發現雀鳴當時吸入了那個煉器師的一縷魂絲。好巧不巧那一縷魂絲剛好掌情,雀鳴在那縷魂絲天長地久的滋養下,就那么坑爹地覺醒了。凌空當時的臉色不知又多難看。”

    紀珩:你和他共用一個身體,他臉色難看就是你臉色難看。

    “后來我和凌空又回來一趟,把你造出來,之后又去了一趟那個位面,打算挑個青年才俊要一縷魂絲。當初本來選的劍宗宗主,凌空卻嫌人家年紀大,我說年紀大不正好,很快他就駕鶴西去了,就好把魂絲取了。凌空那婆婆媽媽的,非得選個青年才俊,后來那青年才俊渡劫失敗,被雷劈死了,我們以送他順利輪回為條件,才把魂絲要了過來。這就是你以為的那個病毒。”

    紀珩問:“那個人就是風且吟?”

    臨訣:“更準確地說,是風且吟的前世。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這坑爹的孩子在我們身邊呆了那么久都不肯覺醒,凌空那家伙這才著急了,一算到風且吟已經長到十五歲了,就匆匆忙忙連系統都沒給你改一下就把你丟了過去,后頭才把阿寶召回來給你帶升級包。”

    見臨訣滿臉嘲諷,紀珩默默在自己的記錄板上打了一句話:其實凌空著急就是你著急。

    “那為什么,要制造一個有感情的機器人?”紀珩一直無法理解,當初他還未產生感情時,凌空就命令他不能喊主人要喊父親,他當時無法理解,主人既然命令了他就照做,后來他覺醒情感了,更加無法理解。

    臨訣忽然站起來,傾身問他,“你覺得是讓一臺機器去管理幾個宇宙合適,還是讓一個有著機器的身體、只要有零件更換就永遠不會死亡、不會誤判且具備情感意識的類人存在去管理比較合適?”

    任何人都會選擇后者,只是紀珩不明白,他的認識有限,甚至不知道他所在的世界只是偌大輪回空間的一部分,更不知道在他的將來,在臨訣和凌空的過去,他是偌大一個輪回空間的管理者,手下掌管數百個宇宙位面的興衰存亡,成千上萬的輪回者拼盡全力只求得到供他驅使的機會。

    臨訣微微一笑,伸手在他肩上一按,低聲道:“你以后會知道一切的。現在,該說的都說了,你得為爸爸好好干活了。”

    也不見臨訣做什么,只是轉動了一下目光,紀珩的背后突然出現了一個空間旋渦,他伸手一推,就將紀珩推入那個旋渦之內。“到過去的時光去玩玩吧!代我去看看那個未成立的輪回空間是什么樣子,然后建立輪回空間,成為管理者。”

    話畢,看著紀珩的身影越來越小,臨訣十分滿意,他轉身正要走,腿上忽然一痛,低頭一看,只見一條爪鏈咬住他的小腿,鋒利的抓鉤緊緊抓住他的褲子,甚至將他的腿部抓出兩道血痕來。

    臨訣眉梢微挑,仔細一看,那條爪鏈的另一頭連在紀珩手上,此刻紀珩正緊緊抓著這條爪鏈,一邊硬扛著時空漩渦的引力,一邊飛快往他這里爬。

    臨訣本想將這個不爭氣的坑爹兒子一腳再踹下去,可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停下來,眼睜睜看著紀珩爬上來半個身子。

    紀珩剛剛爬上來就見到臨訣變了眼神,面上玩味的表情變得溫和淡然,這是凌空,他道:“何必嚇唬孩子?”

    眨眨眼,又換成了臨訣出來,“我可沒有嚇唬他。”

    他蹲下來和他目光持平,一只手按在他肩上防止他再往上爬,“好兒子,你到現在還沒用大炮轟我,爸爸我表示十分高興。但是,風且吟要死了你知道嗎?”

    紀珩動作一頓,停在了那里。

    臨訣:“現在只有我能開啟時空穿越的通道,你如果還想回去救風且吟,就給我好好去過去當輪回空間的管理者。”他盯著他,目光銳利,“你建立輪回空間后,把那個為國殉葬的我召回去變成輪回者。等凌空出現后,再找合適的機會讓他把你制造出來,完成循環,那時你再回來,還能來得及救下風且吟。如果你做得不好,那我和凌空為了完成循環,就只能再制造出一個‘紀珩’,到那個時候,可不會有人理會你的風且吟。”

    紀珩眼底銀光閃爍,終是平靜下來,他松開爪鏈,任由自己跌入時空漩渦之中……

    在那之后,他在過去度過了數不清個千年,終于熬到臨訣和凌空出現,熬到他們開始制造“管理者”。而那時的他,實力早就不是以前所能比擬的了,他沒有等待他們的制造結果(反正結果在未來他已經知道了),便自己劃了時空通道,回到了未來。

    然后,在他急匆匆要去救“快死了的”風且吟時,突然發現風且吟就坐在他的臥室里,對著自己的保養油動手動腳。

    紀珩:……

    ===

    “風先生,外面有人找。”

    “不見。”

    “可是他說他叫紀珩。”

    風且吟刷得一下站了起來,整了整衣領,對助理道:“你怎么不早說。”

    助理見怪不怪,目送他出去了。

    風且吟走出辦公室,在電梯內等待降到一樓時,不經意見到自己在電梯門上的倒影,頓時一怔。

    銀色的電梯門倒映出一個穿著鉛灰色西裝、長發松松系在腦后的身影,電梯門畢竟不是鏡子,映出來的人有些失真,模樣看起來特別蒼白,不像現在的他,倒像數百年前,躺在長醉峰病得要死的他。

    那個時候,他真是以為自己要死了啊。身體被毒素日漸侵蝕,日漸虛弱,連神智也越來越模糊。

    拿出東西對董敬之交代后事時,他真的感覺到自己大限將至,即將身死道消,可是眼珠子一轉,他就看到了窗外的兩只黃鸝,本來想笑著去死,一見到那兩只小鳥,笑容就僵了。

    明明意志消沉,神魂也即將歸入地府,可他心里陡然涌起一股強烈的不甘,連那么渺小的鳥兒都能交頸恩愛,他和紀珩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憑什么就要一次次地生離死別?憑什么……憑什么!

    如果他就這么死了,紀珩也許過個幾年就會把他忘了,一想到紀珩也許會跟其他人恩恩愛愛,就像眼前這兩只小鳥一樣!那他……那他……他決不允許!

    那一瞬間也不知道哪來那么大的怒火和怨憎,硬生生把自從他結丹后就再也沒有一點反應的血脈傳承激發了出來。

    當那道血色蘭草紋路從他心臟一路蔓延出來,霸道鯨吞所有在他體內肆意叫囂的毒物、最后凝成一枚紅色的種子落進他的識海內時,他也終于明白,為什么風家這么多代下來,沒有一個有修仙天賦,沒有一個得到血脈傳承,偏偏他就有。為什么火獄里那只風靈獸連確認都不需要就立刻認他為主,將它僅剩的靈力全部心甘情愿地獻給自己。

    因為他就是風家那位曾經修至渡劫的祖先。

    只不過是轉世罷了。他找回了曾經作為渡劫巨擘的記憶,卻無法跟自己的前世感同身受,等到平靜下來后,他才發現那個渡劫巨擘是真真正正消失了,留下來的,只是他風且吟。

    而后,他就在那份記憶里發現了紀珩的存在,連同那位他口中的父親。

    一直到現在,風且吟仍舊記得自己得知真相那時的心情,真是百般滋味,不可一句道盡。

    那時候,他雖然活了下來,金丹卻廢了,修為也徹底沒了。好在他有了渡劫巨擘的記憶,宗門又不吝惜提供修行資源,他才一步一步重新修煉了回來,雖然過程比前一次更加艱苦,好在,都一步步熬了過來。

    之后他磕磕絆絆地修行到渡劫期,迎來飛升天劫。饒是有了前世的記憶,做足了準備,等真正迎來天劫時,他還是被劈得奄奄一息。

    幸好,終于是捱了過去。

    然而等他飛升以后,才發現并沒有什么天庭仙人,世界之外又是其他的世界,那些所謂的仙人,不過是更強大的修行者罷了。

    他飛升之后,一個世界一個世界地尋找,終于在一個非常奇特的世界遇見了紀珩的父親,然后追著他回了紀珩的家,剛剛進紀珩的房間沒多久,紀珩就回來了。

    那么那么的巧,簡直像是命中注定!

    后來風且吟想了想,世上本就沒有什么命中注定。

    如果沒有紀珩的堅持,臨訣根本不可能由著自己跟蹤,也許在半路上時,剛剛飛升修為尚弱的他就會被臨訣解決掉。

    如果沒有他臨死前那股滔天的憤怒和怨憎,就不可能會刺激到血脈傳承,他也不可能得到前世記憶,不可能活下來找到紀珩。

    能有現在的結局,是他和紀珩共同努力的結果!

    一想到這個,風且吟的嘴角又微微翹了起來。電梯停在了一層,風且吟一邁出去,就見到了等在門口的紀珩。

    他背后的懸浮車川流不息,身影在黃昏的余光里看起來特別溫暖。

    “等很久了?怎么不跟我發個訊息?”風且吟走上前,自然而然地牽住他的手,兩人也不坐車,就這么慢慢順著馬路走。

    紀珩:“沒有,我剛剛來的。有件事一直沒有問你,你在修仙世界發生了什么?聽父親說你當時快死了,怎么回事?”

    風且吟道:“也沒那么夸張,就是被人陷害中了毒,去了半條命,后來董先生給我治好了。然后我又覺醒了前世記憶,順順利利飛升上來找你了。你都不知道,那些以為我變成廢物的人后來看到我飛升時眼睛都驚得掉了。”

    紀珩:說謊。

    風且吟并不知道紀珩已經暗暗給他下了判詞,他側頭問:“我還沒問你呢?我去你家之前你去哪兒了?”

    紀珩道:“父親讓我買東西,沒想到剛剛回來就見到了你。”

    風且吟:說謊!凌空明明都告訴他了。

    每次他只要想起紀珩孤零零留在過去不知多少歲月,就心疼得不行,可每次紀珩說謊他就不忍心往下問,紀珩不想讓他難受,他就當做不知道好了。只是要加倍彌補紀珩才行。

    紀珩:風且吟不想讓自己知道,自己就假裝不知道好了。只是以后要加倍彌補風且吟。

    都在說謊卻莫名達成默契的兩人對視一笑,眼里都是暖意。

    慢慢走著,兩人一路走一路聊,從黃昏走到了華燈初上。

    紀珩:“你還想回家鄉看看嗎?”

    風且吟有些猶豫,道:“再過些日子吧!”

    紀珩問:“跟那些害你生病的人有關系嗎?那個連心的結局呢?”

    風且吟:“我飛升之前讓掌門將她放了。”

    紀珩:“為什么?你難道不怪她?”

    風且吟道:“雖然我當時不知情,可還是間接害了連心姐姐的性命,她為姐報仇無可厚非,但要說我心里沒有半點疙瘩,實在有些牽強。”當年的心境他還記得,雖然明知不能全怪連心,可當他躺在床上等死的那段日子,他每日都會暗暗生出怨恨,恨連心給自己下毒,恨裴鈺帶了有毒的丹藥給自己。可是后來,等他渡過劫難,慢慢好轉時,這點恨意就越來越淡了,最終消散于無。“我不會去報復她,一是因為我知道失去親人有多痛苦,倘若是我,做得再狠毒都不為過。二是,她剛剛筑基就被關進地牢,壽命也就區區數百年,我飛升之前她已經剩不了多少壽命了,何苦還揪著當年那點恩怨跟她計較?”

    紀珩沉默了片刻,看著他道:“你很好。”

    風且吟被他看得臉上發熱,移開目光笑道:“我可沒你說的那么大度,要不是看那女人只剩下幾十年可活了,我肯定再讓掌門關她幾年。”

    紀珩若有所思地抬了抬頭,隨后道:“那你還是很好。”

    紀珩的眼睛不像以前那樣微微泛光了,可看起來更加幽深溫柔,風且吟只覺得臉上更熱了,他急著找話題聊,好不讓自己對著紀珩犯癡,忽然眼睛一亮,道:“對了,有件怪事要跟你說!我今天在辦公室里坐著無聊,就上網翻小說看,你猜猜我看見什么了?”風且吟決定在這個世界定居之后,就自覺身為一個男人要擔起養家的重擔,尤其紀珩每年的保養油和零件更換都要耗去不少錢財。

    原本他打算做科研,研究出一種能讓機器人像人類一樣有各種味覺嗅覺觸覺等的機器,可惜他在這方面實在沒有什么天賦,只好琢磨了一陣后開了間公司,賺了錢之后就往這方面的科研砸錢。前不久研究室傳來消息,說已經制出來了,等測試完畢后就給他送過來,可把風且吟高興壞了。

    可這好心情在看到網上那篇小說時頓時散了大半。

    風且吟道:“也不知道那個作者是什么來頭,竟能把咱們以前的事全寫出來。只是結局實在不好,他竟然把我給寫死了!明明后來我活過來了!我給他留言說要尊重事實修改結局,結果他居然刪掉評論!實在太無禮了!”

    看風且吟氣憤的樣子,紀珩立刻連上網絡,輸入他們兩個的名字作為關鍵詞,沒過多久就找到了那篇小說,看完后,他停頓了兩秒,道:“之前那枚存儲記憶的芯片不是丟了嗎?也許被這個作者撿到,他看完以后寫成小說發了出來。”

    風且吟恍然大悟,找到紀珩之后,有了真人在,那枚只是存放回憶的芯片便沒什么用了,但風且吟仍是將之好好放了起來,只是不知道哪一天忽然不見了。

    他道:“說起來,當初吃那些有毒的丹藥時,我便隱隱有所懷疑,只是不知為何,每當起了疑心,那點懷疑沒過多久便不知不覺消失了,簡直就跟中了詛咒一樣。該不會真像那本小說寫的,被仙人轉世的墨易明詛咒了?我現在也等同于他們口中的仙人,可我沒這能力靠一張嘴就把人說死啊!”

    紀珩道:“小說只是小說,有藝術加工的成分,有可能是作者覺得你中毒太莫名其妙,于是就編造了這么一段來增加合理性。但也有可能那個作者不是撿到了芯片,而是真的有渠道知道那些事情,這些都需要調查。”

    風且吟道:“這個好證明!咱們找時間回去一趟,用回光鏡看看不就一清二楚了?”

    紀珩點頭,“也好。”

    風且吟一笑,正要說話通訊忽然亮了,他點開一看,見是那個研究室發來的郵件,說通感器已經測試完畢,可以帶機器人過去試試。

    “太好了!紀珩,以后你吃東西就能嘗到味道了!”風且吟興奮地在大街上狠狠抱了紀珩一下。

    紀珩點點頭,同樣摟住了對方。

    “快!咱們這就過去!”

    “嗯。”

    風且吟拉住他的手,也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飛起來,而是帶著一路跑到停車場開懸浮車。

    紀珩任由他拉著跑,他稍稍比他落后半步,然后,默默給他的背影拍了一張。

    這樣的照片已經占滿了他十幾個t的存儲盤,而以后,只會越來越多……

    他們也會一直在一起,一直到……一直到一起化作宇宙的塵埃。

    ——完結。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