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他出去的時候,董敬之還坐在樹下的搖椅上,雙目闔著似乎在假寐,風且吟本想輕手輕腳地走過,誰料剛剛踏出一步,老人家就開口道:“廚房就在房間后面,只是許久未開火做飯了,你要用的話還得先清理一下。”

    風且吟未料到還未開口對方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他又一次抱拳道謝,卻沒有立刻去廚房,而是問道:“董先生,紀珩身上的燒傷很嚴重,不知道以后……”

    “以老夫的醫術對付這點燒傷還不算麻煩,最多再過五日,他就能痊愈了。至于靈宗的人,你們也不用當心,便是看在你父親的面上,我也會為你們擋著。”

    風且吟心中感激不已,卻也知道現在的他根本沒有能力報答,感謝的話說太多次也失了味道,只得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禮,將這份恩情放在心上……

    風且吟來到廚房后,才知道董先生說的“許久”未用真的是許久未用!

    這山上的幾間屋子都是青磚黑瓦的結構,墻面涂得雪白干凈,周圍沒有圍墻,而是被一棵棵杏樹圍了起來。

    房間后面的廚房也是用磚頭砌起來的小房子,上面蓋了一層瓦片。

    廚房內灶臺廚具、鍋碗瓢盆一應俱全,角落里還放著一捆干柴,只是這些東西上面全都積了一層厚厚的灰,看著只怕有好幾年不曾用過了。

    風且吟心道:也對,董先生也是仙人,餐風飲露不食人間煙火,所以這廚房就一直沒用也不足為奇。

    風且吟將這個念頭拋開,在廚房里找到一塊抹布,又從廚房門口的兩口大缸里弄來水,來來回回無數次,一直從上午忙到傍晚,才算把廚房里里外外都打掃干凈。

    好在他常年習武,身體康健,身上的傷又都被董先生治好了,要不然這么忙還真吃不消。

    然而等到要生火做飯了,他才后知后覺地意識到,這間廚房里竟然一點可以吃的東西都沒有!

    眼看天已經擦黑,肚子餓得一直叫,他倒是可以摘幾個杏子應付過去,可是紀珩呢?總不能讓他跟著他一起啃果子吧!

    就在風且吟開始發愁的時候,早上讓他一掌打翻在地的壯漢提著一袋東西走了過來。

    風且吟見到這個他從紀珩那兒出來后就不見人影的大漢,臉上帶了幾分歉意道:“早上是我魯莽了,真是對不住。”

    大漢似乎完全沒有聽到他的話,只將手里的一袋東西遞給他,然而就轉身走了。

    風且吟打開袋子一看,眉梢立刻染上幾分驚喜。

    這個袋子拎著頗沉,里頭裝了一袋大米,還有一些糖和鹽,以及一大把蔬菜和蔥。

    他抬頭沖已經走遠的大漢喊了聲謝,而后立刻抓著袋子進了廚房開始生火做飯。

    雖然沒有做過飯,但風且吟向來自詡天縱奇才,想來做個飯肯定不是難事。

    如是搗鼓了半個時辰,他終于煮好了一鍋蔬菜米粥,且賣相甚佳。

    風且吟興沖沖地盛了一小鍋再拿上兩個碗就要送到紀珩那里去,一轉頭卻發現廚房門口站著個白色的身影,對方從腰部往上的地方纏滿了繃帶,只露出大半張臉,一只沒被繃帶裹住的黑色眼睛正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風且吟吃了一驚,連忙放下手里的東西過去扶住對方,“你怎么出來了?肚子餓了?我送過去就好了,你自己走過來也不怕哪里碰了摔了?”

    人類的語速十分快,表情急切又擔憂,這表示他在關心自己。盡管紀珩覺得他的關心是因為對自己的身份產生誤會,但他還是調整了一下語氣,說道:“謝謝關心,我身上一點兒也不疼。董先生說我已經可以下地走動了。”

    聞言,風且吟想到董敬之被他父親說的神乎其神的醫術,又仔細地觀察著紀珩的表情,確定他真是一點問題都沒有,才放下心來。

    “肚子餓了吧!來,喝粥。”風且吟帶著紀珩在廚房里一張擦干凈的木桌前坐下,分別盛了兩碗,一人一碗。

    塞給紀珩一把勺子,風且吟直接捧著自己那碗往嘴里灌,畢竟他也餓了一整天了。

    然而一口下肚,他的表情頓時一僵,那白粥的滋味竟咸得發苦,叫他險些吐出來!

    余光瞥見紀珩拿勺子舀著開始吃了,他立刻奪過對方的勺子,對上紀珩看過來的目光解釋道:“額,我突然想起來忘了加點蔥,我現在就放點蔥再熱熱……”

    紀珩道:“不用麻煩了。”

    隨后,風且吟就看著紀珩面不改色地吃下了兩碗米粥,還向他道謝說十分好吃。

    風且吟沒有半分感動,反而十分擔心,他覺得紀珩的味覺一定出了問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