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昨日之門 > 章節目錄 072 從負翁到富翁(上)

章節目錄 072 從負翁到富翁(上)

    ( )翌日清早,余杉是被關門聲吵醒的。他揉了揉眼睛,摸過放在床頭的手機看了眼,這才六點五十。房間里靜謐一片,媳婦已經走了。他爬起來拉開臥室窗簾,歪著頭往外看去。沒一會兒,就瞧見媳婦趙曉萌挎著包往小區外走去。

    花了兩秒鐘余杉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個窮逼,車倒是有,大陽電動車。所以媳婦每天上班就得步行一千多米,倒兩趟公交,花費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才能到單位。

    余杉下了床,進了衛生間洗漱。衛生間光線有些暗,余杉按了半天開關又反應過來,因為拖欠電費供電局給自己家斷電了。

    這種窮逼日子,余杉是一分鐘都忍不了了。他草草洗漱一番,從衛生間出來一眼就瞧見那副被自己隨意丟在鞋柜上的畫卷。幸好啊,幸好帶了這幅畫回來。余杉拿起自己的聯想破手機,翻找號碼本回想著誰能幫著自個兒出手這幅畫。

    正這時候,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鈴聲嚇了余杉一跳,好懸沒把手機掉地上。來電顯示是蘇眉,這么早蘇眉給自己打電話有什么事兒?

    余杉遲疑了下,按下了接聽。

    “喂?”

    蘇眉語速極快的說:“我在你們家小區門口的早餐店呢,你趕緊過來,我一會兒還得上班呢。”

    “啊?”

    “啊什么啊,過期不候啊。”不容余杉追問什么,蘇眉火急火燎的掛了電話。

    蘇眉大清早的跑自家小區門口的早餐店等著自己……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心里頭納悶,余杉不敢怠慢,三兩下換了衣服,拿了鑰匙就出了門。大清早的,陽光明媚,小區里頭鳥語花香,很是怡人。可這改變不了余杉堵得慌的心理,他瞧著樓前的停車位怎么瞧怎么覺著別扭。曾經他住五號樓的時候,門口停的的都是私家車。好家伙,莫名其妙變成了三號樓,瞧瞧停車位里停放的都是什么玩意。

    面包車算是高檔的,旁邊挺著箱貨,箱貨旁邊是拉貨的電動三輪,再往旁邊瞧,好幾輛自行車排在一起生生占了一個車位。再看草坪就更鬧心了,也不知道誰那么沒公德心,好好的草坪愣是改成了菜地,上頭種了兩壟小蔥。雞鳴聲傳來,余杉循聲望過去,咦喲,對面四號樓一樓的住戶竟然在窗戶底下搞了個雞窩。

    余杉總算弄明白一四年書香名苑房價為什么跳水了,就沖眼前的景象,不跳水都沒天理。悶著頭走出小區,余杉進了早餐店。

    七點鐘剛過,這個點正是上班高峰期,小小的早餐店里人頭攢動,余杉張望了半天才找到角落里喝豆腐腦的蘇眉。

    遙遙的沖著蘇眉打了個招呼,余杉跟老板要了豆腐腦、油條,大步流星走過去坐在了蘇眉對面。蘇眉一勺勺的喝著豆腐腦,一言不發,目光盯著余杉。余杉被盯得發毛,尷尬的說:“你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

    “余杉,你說實話啊。”

    “行。”

    “是不是我不給你打電話,你就把今天的事兒給忘了?”

    “呃……”余杉心里無數羊駝奔過,啥事兒啊?到底啥事兒?想了半天,余杉也沒想起來。

    事到如今,余杉只能裝傻充愣。“沒有沒有,忘不了。你給我打電話那陣,我剛要打給你。”

    白了余杉一眼,蘇眉放下勺子,翻找著從包里抽出個牛皮紙袋,沉默著遞給了余杉。

    余杉不好開口詢問,接過來打開,抽出里面的內容快速的翻閱了一遍。發現這是一份數據庫設計說明書,余杉更懵了,這是讓自己設計數據庫?

    這時候蘇眉張口說:“圖書館原始數據庫設計書我可給你拿來了,我跟館長拍了胸脯保證,你肯定能完成數據庫升級。”

    數據庫升級?余杉開始撓頭,他開始仔細看設計書。看了半晌他才搞明白蘇眉到底是什么意思。齊北市圖書館的數據庫檢索系統開發于2005年,至今已經過了十年之久。十年時間,不論是服務器還是裝載其上的數據庫檢索系統,都已經不堪重負,軟硬件都要更換一新。這就需要涉及到數據庫的遷移與更新,原本這活兒應該歸圖書館管服務器的家伙干,但很顯然,那哥們兒是個二把刀,否則也輪不到他余杉接手。

    圖書館用的數據庫是oracle,余杉沒接觸過,但他接觸過db2與sqlsever,只要肯花心思跟時間,熟悉oracle不成問題。

    說明書的后面,是對數據庫新的要求,增加了檢索條件、目錄,其他雜七雜八的要求挺多,但實施起來并不困難。

    見余杉放下了說明書,蘇眉又說:“領導給的預算是七千,你還得找個工商注冊的公司掛靠,開張一萬二的發票。”說完,蘇眉緊張的看著余杉的反應。

    預料中的皺眉、煩躁、不耐煩全都沒有,她對面的余杉深吸一口氣,笑著說:“行,我試試看。多謝你了,蘇眉。”

    蘇眉很詫異,奇怪的盯著余杉。自打余杉經商被坑,就好似變了一個人一樣,變得頑固、偏激,將一切朋友伸過來的援手,全都當做是對他的施舍。就剛才的那活兒,還是蘇眉好說歹說才勸說余杉答應下來見上一面的。眼前的余杉突然一下子又變回了原本的余杉,而且比從前更加沉穩,這讓蘇眉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了,不認識我了?”余杉笑著問。

    “是啊……余杉你受什么刺激了,怎么又變回來了?”

    “啊?哦,沒有的事兒,我就是想開了而已。”

    蘇眉有些莫名其妙,確認余杉不是在開玩笑后,她忍不住說:“你現在還欠多少錢?我手頭還有點私房錢……誒,你先別忙著拒絕,你借別人錢,有利息不說,人家還催著你還。我的錢放我手里就躺銀行里發霉,你有難處就先拿去用唄,我要用的時候再找你要不就完了。”

    “真不用了,別急眼,你聽我說啊。”余杉說:“魯海鵬那小子找著了,近期我那錢差不多就能回來。”

    “找著了?能拿回來多少錢?”

    “恩,找著了,曉萌她大哥說的。至于錢,全額是別想了,能剩下三、五十萬我就燒高香了。”

    蘇眉狐疑的看著余杉,似乎有些懷疑余杉是在撒謊安慰她。但余杉淡然的樣子,又讓人不敢確定。好半天,蘇眉才說:“這樣啊……好吧。總之,遇到難處千萬要告訴我。”說著,蘇眉看了看腕表:“喲,我得上班去了。”

    蘇眉風風火火的走了,余杉送走了蘇眉,返身回來一個人把早餐吃完。起身招呼老板結賬,結果老板告訴他,賬已經結過了。

    余杉心里五味雜陳,一頓早餐都要搶著結賬,那背后真心實意的關切讓余杉既溫暖又……惶恐。

    往回走的路上,余杉琢磨著得盡快把那卷畫出手,趕緊結束負翁生涯。掏出手機翻找了半天,一眼瞧見了熊海。誒?熊孩子路子野,找他準沒錯兒。

    想到做到,余杉撥打了過去。

    響鈴幾聲,電話接通,還沒等余杉說話,電話那頭還沒睡醒的熊孩子就叫上屈了。

    “杉子哥啊,你知道我情況,這不正跟我們家老爺子冷戰呢嘛。老爺子這回犯了恨,一分錢不給,尼瑪昨天我找人打電話說我被綁架了,你猜猜我爸什么反應?一句話沒說,直接掛電話,回頭還把我電話號碼拉黑了。哥哎,兄弟我現在也困難。但杉子哥你的事兒我不能不管,這樣,我手頭還有幾千,先援你三千行不?要是行,我現在就給你送去。”

    “說什么呢,熊孩子?”余杉哭笑不得的說:“不找你借錢,我打電話是問你點事兒。”這特么叫什么事兒?貌似原本熊孩子一直問自己借錢吧?好家伙,這回一報還一報,變成自己找熊孩子借錢了。

    電話那頭的熊海明顯松了口氣:“哎呀哥啊,兄弟我說實話啊。我最近境遇不太好,你一打電話我都哆嗦。不是不想幫,是有心無力。”

    “得,甭廢話,我知道你有心了。問你啊,你認識收藏字畫的么?”

    “什么意思?”

    “我手頭有幅畫,打算出手。何家寧的《暮春》。”

    電話那頭沉默了半天,熊孩子沒好氣的說:“嘖,杉子哥你這就沒意思了。我跟你說,現在玩兒字畫的一個比一個精,黏上毛兒就是猴兒。你整個贗品打算懵誰?就算有冤大頭,你也得專業點兒,起碼整個鑒定書吧。”

    哎呀我去,余杉這個氣啊。他更沒好氣的說:“熊孩子,合著你余哥在你眼里就是這樣人?你余哥我什么時候騙過人?”

    電話那頭的熊海想了半天:“我想想啊……你高一的時候騙我說一起搶點兒錢去電腦房玩兒紅警,尼瑪你一拍肩膀我沖出去了,結果你跑了。這也就罷了,等我戰戰兢兢剛喊了句‘打劫’,尼瑪你繞了一圈兒跑出來兩腳給我踹溝里,這事兒有沒有?”

    余杉很尷尬。當時他為了引起蘇眉的注意,特意自導自演了一場英雄救美。結果冰雪聰明的蘇眉一眼就看破了珠璣,整個高一下半學期都沒搭理余杉。

    “咳咳,除了這個之外呢?”

    “我再想想……恩,好像還真沒有。”

    余杉長出一口氣,說:“趕緊起來,開車過來接我,咱倆一起找個地方鑒定鑒定,看看畫是不是假的。”

    “嘶……聽這話的意思,余哥,你搞到真跡了?我余大爺牛逼啊,還藏了副何家寧的真跡。”

    “跟你余大爺沒關系,那畫是我的。”

    “啊?”

    “給你二十分鐘,趕緊過來啊。”說著,余杉掛斷了電話。

    (今日思路順暢,再丟出來一章~)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