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昨日之門 > 章節目錄 第221章 周旋

章節目錄 第221章 周旋

    捷達車里,余杉被兩個家伙夾在后座的中間,手上戴著手銬。透過前面的后視鏡,余杉能清楚的瞧見開車人的樣子。那人穿了一件藏藍色的棉大衣,頭發很邋遢,嘴上全是胡子茬。

    余杉不畏懼警察,他仔細回想了一下,確認沒有任何把柄落進警察手里,而且就算有把柄又如何?作為一名投資者,在這個年代總會受到一些特殊的對待。只要不是大是大非的問題,一般情況下政府方面都會睜一眼閉一眼。讓余杉奇怪的是,這些警察到底找到了把柄?齊北警方又會同意逮捕?

    他深吸了一口氣,說我想打一個。”他頭一個想到的是打給秦部長,在秦部長的過問之下,就算有問題也會從輕處理。

    先前攔住他的那名短發警察笑了打?嘿,港片看多了吧?小說網不少字”

    余杉開始皺眉你們???小說 3W.EDU.OM是哪個分局的?”

    “你管我們是哪個分局的,我們是警察,你是犯人,不讓你你就得閉嘴。”

    碰上這幫不講理的警察,余杉到底還是閉了嘴。這年頭執法比較粗暴,余杉多少有些了解。他悶聲被夾在后座,大約過了幾分鐘,余杉眼瞅著捷達開過了市局門口。他開始察覺出不對,不管這幫警察是從哪兒來的,要提審也得在市局吧,能過門不入呢?回想起來,余杉剛才也沒有任何反抗的舉動,如果是警察的話,會拿槍對著余杉的腦袋?

    如果這幫人不是警察,那會是誰派來的?喬思?不,以喬思的聰明,肯定能猜到余杉也會籌建復仇基金,貿貿然綁架了余杉對喬思好處都沒有。綁了,見一面再放了?那有必要?喬思不會選擇這么費事的方式只為了嚇唬人,如果選擇見面,喬思絕對會大大方方的走出來,出現在余杉的面前。

    排除了喬思,那會是藍彪、伍國平?也不太像,既然埋伏丁大侃的人是馬老改,跟藍彪、伍國平沒有關系,那就說明對方還沒余杉在針對他們,也就沒了綁架的理由。

    又排除一個之后,余杉想到了另外一個人選——俞光州。問題是俞光州是有能力辦到這一切,可他用這么下作的手段對付余杉有目的?那份黑材料是交上去了,按照計算差不多有關部門也該收到了,可余杉用的是轉寄的方式,俞光州就算有天大的能耐,這么短的里也不可能查清楚舉報信的來源。難道這家伙僅僅是因為當初余杉威脅式的一句話?

    不,不太可能。俞光州這個人盡管從事的是不正當的生意,可歸根結蒂是個生意人,他的處事方法有著商人的油滑,他絕不會用這種簡單、粗暴卻未必有用,一旦暴露了就會承受極大風險的方式。

    余杉將猜測的三個可能全部排除,那么就只剩下了一個可能……這幫人是與前三者毫關聯的劫匪,真正的劫匪。

    余杉心里開始苦笑,這年頭的齊北還真是危險啊。難怪頭一批發家致富的人都很低調、內斂,講究財不外露,敢情是在防賊啊。

    仔細一琢磨,這個可能性極大。樂果集團入駐南市郊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基本上齊北人全都。只要留心觀察,就能順著張銘晟找到余杉這個真正的大老板。這幫子劫匪也,綁架個職業經理人沒用,要想來錢還得綁大老板。

    想過了這些,余杉開始琢磨自救的辦法。他開始裝作痛苦的皺緊了眉頭,沮喪的說到底犯了事兒啊?警察同志,能不能透露點兒?我到現在都不犯了事兒。”

    那短發警察戲謔的笑著犯了事兒都不?看來你犯的事兒不少啊。甭廢話,到了地方你就了。”

    “能給我根煙么?我想冷靜冷靜。”

    短發警察想了想,從余杉口袋里摸索出了煙盒,掃了一眼槽,玉溪啊。我一共也沒抽過兩回。”

    短發警察給余杉叼上一根,掏出一次性打火機打著。余杉裝作身子隨車顛簸的樣子,煙頭始終觸碰不到打火機上的火苗。過了能有十幾秒,余杉總算點著了香煙,吸了一口,嘆氣說是不是……是不是老疤那事兒?”

    短發警察笑得愈發戲謔,說喲,想起來了?”

    “哎,警察同志,這事兒真不怪我……”余杉用余光掃了兩下,左右兩邊的人已經放松了警惕,沒有一個人盯著他。他話說的一半,舉手拿下香煙,猛的朝那短發警察的眼睛戳了。車子略微顛簸了下,余杉探出去的煙頭失了準頭,一下子戳在了那人的側臉。

    “啊……”

    那人慘叫一聲,余杉趁著短發家伙失去攻擊能力,掄起右胳膊肘突然砸向右邊的小眼睛。砰!砰!連砸兩下,余杉身子一矮,伸出戴著手銬的雙手一下拉開了捷達的車門。整個人橫的余杉,使出了全身的力氣,一邊用肩膀頂著右側的家伙,一邊用雙腳踹著短發的家伙。

    挨了余杉兩肘子的小眼睛被砸得有點兒懵,感覺到身體被往外推,緊忙伸手四處亂抓。他倒是抓住了前座的椅背,可是手一滑,整個人驚呼一聲被甩出了車外。

    “臥槽!快停車!”

    這個時候前面的兩名劫匪也反應了,路面全是積雪,司機也不敢急剎車,只能慢慢減速。副駕駛的家伙倒轉了身子,伸出手就抓向余杉。與此同時,臉上被燙了個煙疤的短發劫匪也反應了,撲抓住了余杉的雙腿。

    余杉的雙腿依舊在胡亂的蹬著,這讓短發劫匪一不知如何是好。余杉手疾眼快,一把薅住副駕駛劫匪伸的右手,反向一擰,頓時讓那家伙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臥槽尼瑪,撒手,撒手!”

    控制住了副駕駛的劫匪,余杉雙腿終于抽了出來,猛的一拉副駕駛劫匪的胳膊,余杉腰腹用力,雙腿一下子箍住了短發劫匪的脖子,用力一擰,頓時讓短發劫匪趴在了后排座椅上。

    余杉心急如焚,尋找著脫離的機會。正這個時候,那敞開的車后門被一陣風一吹,咣的一聲關上了。余杉心里咯噔一聲,真是破屋又逢連夜雨,這下子不好跑了。

    局面僵持中,開車的劫匪緩緩降速,陡然從后腰抽出一把手槍,停了車上膛轉頭對準了余杉槽尼瑪,你再動一下老子斃了你!”

    后座上的余杉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方才的格斗耗盡了他全身的力氣,被手槍指著,沒了逃生的希望,余杉感覺全身的力量在迅速流逝。趁著余杉一松緊,短發劫匪掰開余杉雙腿,抽出搶指著余杉,猙獰著叫道我特么整死你!”

    余杉放開了副駕駛的劫匪,樂了別說得跟真事兒的似的,你費這么大事兒,現在就殺了我,上哪兒找贖金去?”

    短發劫匪喘著粗氣,半晌后沖著副駕駛的劫匪說去看看樂子咋樣了。”

    副駕駛劫匪推門下車,過了一會兒,扶著小眼睛劫匪回到了車上。

    小眼睛臉色很糟,一直捂著的后腰,看起來剛才被推出車外,落地后應該是撞到了。

    短發劫匪問樂子,咋樣了?”

    “腰……抓心的疼。落地硌了下磚頭。”

    短發劫匪瞇著眼惡狠狠的看著余杉,摸了下右臉上的煙疤,絲絲拉拉的疼痛讓他頓時火氣,倒轉了手槍,掄起槍柄朝著余杉的腦袋就掄了去你大爺的!”

    余杉只感覺眼前一黑,頓時人事不省。

    ………………………………

    急促的剎車聲中,隸屬于市、委的桑塔納停在了市局辦公樓前。

    市局局長早已等候在了門口,車門打開,秦部長一臉凝重的走了下來。

    “秦部長。”

    二者之間沒有隸屬關系,但因為余杉這個人,秦部長不得不親自過問。

    “老魏,跟省廳聯系了么?”

    魏局長說聯系過了,省廳表示沒有向我們這兒派遣辦案干警,其他周邊市的單位也問過了,都說沒有。”

    原本進了門的秦部長停住腳步沒有?”

    “秦部長,看樣子我們得做最壞的打算了。”

    秦部長張張嘴想說,卻話都沒說。有些話不是該他說出口的,齊北亂成這個樣子,以至于重要的投資商光天化日之下被劫匪綁架,這都不是一個兩個人與事兒的問題。齊北的問題,往大了說是積重難返。國家政策指導下,目標轉向沿海,東北老工業基地面臨轉型,原有的格局徹底打破。舉個簡單的例子,同樣是毛紡廠,齊北市有,下屬的縣也有。

    從前國家的產業布局,是按照打世界大戰準備的。產業分割成一個個小塊,星羅棋布,確保遭到核打擊之后,其余地區依舊能保證生產。

    這種效率低下,成本超高的產業格局,完全法適應開放后的競爭,東北能做的僅僅是保留拳頭產業,遺棄其他產業。這樣做的后果就是失業率居高不下,社會閑散人員增多,治安問題突出。(未完待續。)

    第221章 周旋

    第221章 周旋是 由【*】【小-說-網】會員手打,

    </iv>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