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昨日之門 > 章節目錄 第227章 達摩克利斯之劍與保護傘

章節目錄 第227章 達摩克利斯之劍與保護傘

    被四個陌生劫匪綁架,隨時有可能丟掉性命,余杉心里畏懼過么?沒有,從來就沒有。余杉往返穿梭于九八年與一五年之間,他花費了幾個月的個人,抽繭剝絲一般慢慢推理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就是曾經的好友喬思。是的,僅僅是推理,沒有任何直觀證據。

    在九八年的時空里,余杉既法與喬思面對面,也法拿出有效的證明。他只能確定兩件事,首先,喬思不知在這個時空里過了多久,但一定有極其強大的能量;其次,余杉的一舉一動都在喬思的算計當中。

    也是基于這種推測,余杉謀劃著創立了的復仇基金。既,一旦余杉遭遇意外,不論失蹤、死亡,只要是失去聯絡超過四十八小時,復仇基金就會啟動,為了懸紅而來的殺手會前赴后繼、想方設法的干掉年輕的喬思。

    于是在此之后,余杉每一次穿梭時空,九八年延3W.LEDU.M續而來的新生線里,他與喬思都處于兌子狀態。不是喬思先死、余杉后死,就是余杉先死、喬思后死。而在這之前,為了促使余杉不停的往返穿梭,每一次,喬思都會促使悲劇發生在余杉親友、家人、愛人身上。奇妙的是,這些隨機性極強的悲劇或者轉折點,每一個都處于余杉離開九八年點的將來。也就是說,這些轉折點都是可以彌補的;在這期間以及之后,喬思僅有一次報復是直接作用于當前上。那一次,讓余杉多了一條法抹去的傷疤。

    除此之外喬思一直遵循著原本的原則,既:一切打擊報復都作用于將來,而非現在。喬思是個謹慎的人,他很清楚時空門的規則。作用于未來等于一切都可以挽救,而作用于現在等于一切都法挽回。

    當余杉也擁有了復仇基金之后,喬思更是停下了一切小動作。余杉雖然還是想不通追查劫案為一定假手于他,但余杉敢肯定一點,在余杉沒有將劫案處理清楚之前,在喬思解決掉余杉的復仇基金之前,喬思不敢動余杉。不但不敢動,喬思也不允許余杉出現任何意外。

    你瞧,余杉的一舉一動都在喬思眼里,喬思不允許余杉出現意外,于是一切都順理成章了。被綁架的十幾個小時里,余杉心里一直在偷笑。他想著此刻的喬思一定黑著一張臉,一邊咒罵該死的劫匪,一邊罵能的警察。然后指示手下人繼續盯著時態發展,隨時準備介入其中。

    余杉覺著這事兒很有意思,他從沒有想過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有一天反而會成了他的保護傘。

    四家子村,余杉與梁子等人還處于昏迷狀態。狹小的村子里,突然涌入了幾輛汽車。那些車看似隨意的停在路邊,卻將那孤零零的房子圍攏起來。車上下來人,有的去了小賣店,買了包煙就開始打聽;有的走街串巷,打聽的過程里時不時的看向那所房子。

    小坤從空氣中嗅到了危險,他丟下筷子,將見了底的啤酒一飲而盡,會了賬戴上手套就走。步行到了村口,小坤找出藏起來的摩托車,推了一段路,確定沒人注意他之后這才跨上摩托車,發動之后準備跟梁子會和。

    上了縣道之后,小坤是越騎越快,恨不得將身后布滿警察的村子下一秒就從視野中甩開。車速很快就到了七十,前面就是彎道。小坤回頭看了一眼,見沒有車輛跟,心中稍稍放心,他捏下剎車準備降速。一捏,沒反應,再捏,還沒反應!

    剎車壞了?小坤還保持著冷靜,他松了油門,準備一有情況就棄車。小坤騎了幾年摩托,也算有經驗,前面的彎道也不算急,他琢磨著等車速降下來應該能平穩過彎。

    摩托車進入彎道,剛開始轉彎,車速保持在六十,恰在此時從道邊兒突然躥出來一群羊。小坤第一反應本能的又開始捏剎車,等到意識到剎車已經失靈,第二反應是閃避。當輪胎接觸到道路兩旁堆著的積雪,摩托車不可避免的失控,連人帶車沖下了路面。

    摩托車越過壕溝,狠狠的撞進了道路右側的防護林。小坤的胸口狠狠的撞在了一棵一人粗細的楊樹上,倒在地上,立馬就吐了血。過了片刻,趕羊的羊倌走,矮下身探了下小坤的鼻息,起身之后四下看了看,然后迅速消失在田埂間。

    ………………………………

    “醒醒,醒醒!”

    余杉感覺有人拍了拍的臉,也不知是不是那香甜氣體的作用,余杉感覺不到臉上的疼痛,只能感覺到腦袋晃動引起的頭痛。而呼喚他的聲音猶如從天際傳來,縹緲而虛幻。

    余杉努力睜開了眼睛,入目的是一片模糊,眼前不再是熟悉的世界,而是一片恍惚的光影。光影之間,余杉依稀能分辨出眼前站著一個人影。

    那人影見余杉睜開了眼睛,伸手捏住了余杉的下巴,另一只手則翻了翻余杉的眼皮。沒法形容余杉的感覺,他感覺不到下巴被捏的疼痛,就好像整個人被注射了麻醉劑。余杉曾經有過這種感覺,那是大一時候暑假回家做的粉瘤手術,注射麻藥之后就是這種感覺。

    “能聽見我么?”

    余杉的意識慢慢復蘇,卻仿佛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他必須用極大的力氣睜開眼皮,就更逞論抬起一只手了。

    “你是誰?”余杉極其虛弱的說。

    “很好,看來你能聽得見。”

    余杉能分辨得出那人的聲音不是喬思,于是極其緩慢的說喬思派你來的?”

    那人置若罔聞,拖著捆著余杉的椅子到了爐子旁。然后猛地一推,余杉連人帶椅子摔倒在地。那人蹲下身瞧了瞧,微微調整了下位置,讓椅子的靠背接觸到燒得通過的爐子。

    余杉能聞見焦糊的味道,他疑惑的說你要干?”

    過了一會兒,那人拉動椅子,說好了,你趁機燒斷了繩子。”間,那人胡亂的扯掉余杉上半身的繩子。

    跟著,那人走到依舊昏迷的梁子身旁,摸索著,在梁子腰間抽出了那把俄制手槍。回到余杉身邊,那人將手槍放在了余杉不遠處。

    蹲下身,那人從口袋里摸索出香煙,也沒用打火機,而是湊到燒得通紅的爐子上,幾秒之后余杉就聞到了香煙的味道。那人深吸了一口,說雖然我不明白為要這么做,但我的雇主說你一定會明白。劇情是這樣,冬天封閉空間使用爐子,致使所有人一氧化碳中毒。而你處于靠近窗戶的位置,所以第一恢復了。你挪動椅子,利用火爐燒斷繩子,搶了手槍。床上那個癱瘓的家伙,死于一氧化碳中毒,另外兩個家伙則會被你擊斃。恩……倉促,大概情形就是這樣,如果有疏漏的地方,雇主說你會主動完善。啊,差點兒忘了。那個叫小坤的家伙不用擔心,如果沒有意外,他已經因為酒后超速駕駛摩托車把撞死了。”

    那人起身,隨手將半截香煙順著爐子頂部的孔洞丟了進去還有最后一件事,大概十分鐘之后這倆家伙就會蘇醒,而你五分鐘之后就會恢復體力。槍已經上了膛,只要你不是真想死,你會選擇正確的做法。本來雇主是讓我親手制造意外,可我覺著好像用不著。得,該說的都說了,我走啦。”

    那人說完轉身就走,挑開門簾的瞬間,清冷的空氣涌進來,余杉的精神為之一振。那人停在門后,轉頭對余杉說差點忘了。這個……你主動燒繩子的時候,連帶著后背稍稍有些燒傷。可能以后會留下疤……”門簾放下,隔絕了室外清冷的空氣,那人這回真走了。

    倒在地上,余杉的力氣在一點點的恢復,思維也漸漸清晰起來。毫疑問,那個看不清面孔的家伙,那個救了的家伙,絕對就是喬思派來的。

    喬思還是一如既往的謹慎,沒有選擇直接干掉那幾名劫持了的匪徒,而是選擇制造各種意外。酒后超速撞死、一氧化碳中毒以及即將發生的槍擊,喬思請的這個人,將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

    過了片刻,余杉感覺到了的雙手,雖然雙手一片酥麻,但已經可以動了。于是他在第一伸出雙手,抓住了那把俄制手槍。又過了片刻,余杉已經徹底恢復。身上的酥麻不再,視線也清晰起來。

    他費力的試圖解開捆著雙腿的繩索,與此同時,不遠處的梁子輕輕的發出了一聲呻吟。糟糕,要醒了?余杉拉扯著繩子,卻那繩子也不知是弄的,比結實。

    余杉嘆了口氣,他明白,喬思雇請的家伙真的是把一切都算計好了。逼著余杉將兩名劫匪擊斃,從而繼續藏匿行跡。

    余杉可不是好好,的命與兩名打算宰了的劫匪相比,顯然更為重要。他不再徒勞的試圖解開繩索,而是雙手握著手槍,槍口在梁子與瘦猴之間游移。

    半分鐘之后,梁子哼哼著,雙手撐住地面試圖爬起來。

    “砰!”

    “砰!砰!砰!”

    斗室之內,槍火不停的閃現,映著余杉那張面表情的面孔。余杉的視線里,梁子與瘦猴的棉衣上綻放出一朵朵的棉花,絲絲的棉絮飛舞起來。他不停的扣動扳機,想象著中彈的就是該死的喬思。(未完待續。)

    第227章 達摩克利斯之劍與保護傘

    第227章 達摩克利斯之劍與保護傘是 由【*】【小-說-網】會員手打,

    </iv>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